2008總統候選人政策與特質評析之三(青年政策)

Posted on

 
四、青年政策 

筆者很重視這一項政策,關鍵因素在於,台灣現在這一代人,是教育水準最高,也最沒有歷史包袱的一代,就算你要倚老賣老的稱這些人是爛草莓,也不要忘記草莓醬跟草莓汁的價錢,一點都不比自詡核桃跟豆腐的低(不相信的就去超市繞一圈,看看是一盒中華豆腐,還是大湖草莓一盒比較貴)。這不是說草莓很好,這只是說明時代變了,人也都變了,與其罵人家還不如想看看有沒有可供其發揮的機會,再怎麼爛的草莓,在職場打滾兩年也是會醒的,醒不過來的一樣會被淘汰,何必擔心? 

回到正題上,馬蕭的青年政策,筆者看了很倒胃口:

一、台灣小飛俠計畫:召喚青年投入海內外志工服務 
二、青年創業「滅飛」計畫:活化政府資源,幫助青年創業 
三、青年就業接軌計畫:提高就業率,保障工作權益 
四、青春寄居蟹計畫:協助大專學生解決住宿問題
五、萬馬奔騰計畫:擴增青年的國際交流機會
六、青年充電計畫:創造青年進修的誘因與環境
七、青年壯遊計畫:鼓勵青年認識鄉土,行遍台灣
八、青年安心安親計畫:抒解青年後代教養的壓力
九、青年政策大聯盟:促進青年參與公共事務 

看起來是很具有雄心,但請讀者自行閱讀施行細節,筆者想到的是幾十年前的電影場景,國家推出各種青年政策,要求年輕人全數參與,最後每一個人都舉著納粹標語高喊希特勒萬歲。這種比喻當然太過火了,但這表示一個很嚴重的問題,那就是馬蕭陣營仍然把青年當作需要指引的一群。

以投入海外志工運動來說,政府何必去作這件事?有心的年輕人自己會去找慈濟、世界展望會等等,政府介入這種志工事務是想要幹嘛?如果這政策是認真的,那麼這種國家推廣志工的計畫,一定有一個目的,不然無目的的推廣,不如交給民間機構去實行,但有目的的推廣,豈不是跟前蘇聯的共產國際一樣,到處派共產黨工推行社會改造跟建設?還是說再一次發生南亞海嘯,政府可以用這種方式動員百萬青年大軍去成就台灣的善心?看看慈濟在印尼的大愛村,當地人有因宗教因素排斥嗎?加爾各答的每個人都稱呼已故的德蕾莎修女為母親,難道是因為他傳教有功?這個政策本身就很莫名其妙,拿成立區域和平志工團的錢捐給慈濟還比較有意義。再者,滅飛計畫無異凱因斯主義的政府擴大支出,只是多了幾個緩衝的方式,這還不如乾脆把蚊子館出售求現,認為有開發價值的企業自己會接手,用不著政府事必躬親。萬馬奔騰計畫就跟清末送留學生出國沒兩樣,這還不如舉辦國際電玩大賽,更可以刺激文化交流,台灣現在已經進入已開發國家,不能在用開發中國家那種學習先進國家的心態處理教育問題,真要提振宏觀視野,筆者建議政府投資城邦文化事業,要求每個月定量翻譯國外期刊論文,並且依照不同程度與範圍編輯成冊,低價或免費供應各級學校。日本的英文程度可不算頂好,但是人家的翻譯書籍多如山,就算沒有外文程度,也沒有出國遊覽,誰敢說日本人的國際觀低落,視野狹小目光如豆? 

至於青年充電計畫,不如鼓勵大專院校去學習麻省理工的課程上網計畫。而「青年政策大聯盟」何不從改革國民黨自己的組織開始?大量任用青年才俊,將70歲以上所有黨籍幹部一律強迫退休或轉任榮譽顧問,並不得插手黨務違者開除黨籍,並使立法委員年輕化,規定所有政黨比例選出的立委,必須全部由青年擔任,若嫌這太激進的話,那強迫規定所有立委助理、黨團助理全數任用青年領袖,培養他們瞭解實際政治運作,這豈不是比說要讓全民參與更有效?民主政治是政黨政治,政黨高層不改革、中層不長進,就希望下層民眾可以直接有效參與,簡直是笑話。 

最讓筆者搖頭的就是青年寄居蟹計畫,外宿認證這個多所學校早就在辦了,筆者當年念大學的時候,學校教官就有一本他們實際訪查認證的優良宿舍名單,安全住宿率要到100%,那不如政府主動替「所有」大專院校興建宿舍,並且讓退伍軍官轉任管理,這絕對比解決租屋紛爭有效。事實上住宿安全是經濟問題,不是學校不肯蓋宿舍或是政府無能,筆者在台北唸書的住宿問題,因為學生太多而宿舍太少,所以才導致外宿品質低落,因為一所大學加上兩三所專科,起碼有兩萬人的住宿需求,但學校了不起就只有五千個位子,周邊頂多也只能提供不到一萬個房位,這自然鼓勵房東提高租金,降低安全水準,違法改建房屋結構。但以桃園中央大學為例(央大周圍空曠的很),或者以彰化、雲林的大學作範本,不僅僅租金便宜,安全設施還特別多,因為學生少而空屋多,房東若不改善租屋環境,例如高速寬頻網路、免費第四台接線、大的停車格以及電梯等設施,根本就沒人會住。筆者曾看到有推出「頂級」配備的學生宿舍,電梯網路第四台一應俱全,宿舍內部還有獨特中庭設計(雖然說不大),並配合嚴格的身份管理(刷卡感應還附加房東在大門口的親切笑容),十坪大的空間只收你七千塊(同樣的價碼你去東吳城中部問問看),更不提筆者的中學同學在彰化唸大學時,可以用一萬塊租到三層樓的透天別墅(含庭院),同學一起合租一個月就不到兩千塊。這是經濟問題,不是有沒有嚴格管理的問題,在僧多粥少的狀況下,你就算一間大學配一百個教官天天出外查訪,筆者保證一樣毫無效果,除了做做樣子上新聞外別無意義。就這點來說,淡江大學的作法有可參考的地方,校方弄了一棟學生宿舍,還用專車定時接送(現在還有沒有筆者不知),這當然都要從繳的學費出,而且租金並不便宜,但總是一個可以參考的方案。

那麼長昌的青年政策呢,簡單明瞭四大項:

1.
          人人有工作、生活有著落 
2.          人人有屋住、住者有其屋 
3.          解放債務奴隸 
4.          平穩物價、調控供需 

說實在的,沒有什麼可以評論的地方,是因為講的太少,不是不夠清楚,但這並
是青年問題,這是全國問題,更不是照顧不照顧財團或是弱勢的問題。拿台北高雄的房價來比較,這道理就跟你拿桃園跟花蓮作比較一樣,只不過一樣都是直轄市,看來好像可以比較。但不可諱言的,長昌的實際辦法是可行多了,包括興建青年住宅及公共住宅,先租後售、租售雙軌,限定對象租售,以及25-35歲的青年人10年內,一生享受一次,第1、2年租金打6折,第3、4年租金打8折,以減輕其住屋負擔,年輕人首次購屋應給予無息貸款。並且承諾要讓青年人的月租金<10%月收入,月房貸<25%月收入。 

這些實際的建議,的確可以一試,但筆者認為只有短期的效果,等到五六年的時間過去,這就會跟之前的國宅政策一樣,對青年造成的負擔也小不到哪去。這道理很簡單,興建青年住宅,並限制對象租售,這實際上就是一種社會主義的考量,但正如長昌指出青年是弱勢經濟的入門者,除非你能在全國各地製造一個「量」足夠大的住宅區,讓青年可以自由轉租,不然這不過是變相的把青年綁在一個地方,使青年成為某些工廠或是某些企業的奴隸,青年正因為弱勢,這也正是為什麼青年轉業的數量如此龐大的原因之一。對於科技人來說,幾千塊的租金也許不是極為嚴重的負擔,但對於只能拿兩萬多的中低學歷青年來說,幾千塊可是生死攸關的數字,所以這些工廠的年輕人,多半都住在家裡以避免房租問題,不然就是在有提供宿舍的工廠工作,他們會為了兩千塊的薪資差異很快的跳槽,但一個區域內的工廠薪資水準都差不了太多,所以他們多半只能忍耐,撐個幾年變成有經驗的勞工,再去另謀出路。若要作跨縣市的流動,若非是有親戚接濟,工廠的宿舍,再不然就是結婚去,兩個人一起負擔。

為何說是短期影響?因為短期內這對於現階段的勞工有絕大的助益是殆無疑問,但如果一個地方的工作環境優越,使得全國青年勞工都競相前來租房子,那這必定會有一個飽和量,晚到的就吃虧,只能在選擇比較貴的房子與比較低的薪資選擇其一,更不提這種租屋方案,也是提供雇主一個降低薪資的理由,大量青年瞬間少掉不少房租負擔,也等於提供了雇主殺價的空間,因為這同時代表了一個地區內的求職人口變多,長期來說這會達到一個平衡,跟原本沒有做過這政策有一致的結果。那麼對於貸款方案呢?筆者有更嚴厲的批評。首先就是用政府的力量強行介入放貸業務,這等於是拿全國納稅人的錢去補貼青年購屋者,因為銀行不肯貸款的理由,並不是他們殘暴不仁,而是他們衡量利害,發現貸款給這年輕人有很高的風險會收不回來,政府介入就等於要承擔這個風險。在經濟一片大好的狀態下,政府或許會覺得錢不是問題,但當經濟面臨不景氣,銀行都在緊縮銀根的時候,政府強行介入就等於提高銀行倒閉風險,但又不能讓銀行真的倒閉,那只好拿錢挹注銀行金庫,這還不是用納稅人的錢出?再者,長昌並沒有提到一個根本性的問題,那就是房屋市場的供需平衡,在現在的台灣是否已經有問題?高雄捷運已經蓋好,在前幾年已經吸引了不少業者在捷運周邊大興土木,這代表的不是這些業者唯利是圖(企業的基因99.99%都跟獲利有關),而是因為這代表了交通的便捷實質降低了購屋人的成本,使他們願意在遠一點的地方居住,若非如此這些企業財團也不會搶著在捷運旁邊搞土地投資。 

這回歸到基本的供需法則上,就是我們不應該再提供「購屋貸款」了,這等於提供民眾誘因,去負擔一個他們可能負擔不起的東西,變相的使房屋市場居高不下,為何說這是一個負擔不起的東西?每一個買房子的人都有類似的經驗,那就是會衡量一下可能的通貨膨脹,以及各家銀行提供的利息水準,做出一個符合最大利益的方案,這種計算在經濟景氣的時候沒有問題,大家都預期自己薪資成長速度超過通膨,所以貸款的利益是可以預見的,就算我手頭上有現金也不一定要直接付清。但萬一經濟不好呢?景氣總是有循環起落,相信景氣會永遠在高點,那是政客灌輸民眾的幻覺,一個簡單的計算,假如台灣景氣十年一輪,那麼你貸款三十年,是不是就代表著你會遇到兩次以上的危機?一次危機就可能讓你失業回家吃自己,倘若你房貸每個月兩萬塊,一個薪資原本五萬的人,或許靠存款可以咬牙稱過半年,等待找到一份薪資三萬的工作,然後期待景氣變好。但如果是一個原本薪資只有三萬的工人呢?這代表他存款量也少,度過危機能力也低,他很有可能會被逼到賣車子賣房子來應付銀行的催繳。但通貨膨脹加上不景氣的低房價,他很可能用當年的一半價格賣出,頂多讓你剛剛好還完貸款,這可好了,努力十年的成果就是零,不提那些還繳不清的,等於他十年努力是負成長。 

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提供貸款,貸款與否由銀行自行衡量決定,由於涉及回收的風險,銀行會考量當事者的能力以及預期的能力,還可以給出比較符合當事者利益的貸款額度。這是著眼供需市場的調節,一旦沒有政府拿納稅人鈔票給青年貸款買屋,房屋價格將會持續的下跌到符合市場需求上,對一個青年來說,一棟在郊區的房子或許要三十分鐘的通勤時間,但是只要一半的房屋價格,可以讓他將釋放的購買力(反過來說就是減少他的貸款壓力)轉到買一台新車上,或許讓房子的裝潢更漂亮,再弄一台高級電腦,若是有老婆的話,兩個人將會有更多購買力,也更願意生養子女,更有錢投資在子女的教育上,就以十年以上的長期趨勢來說,這只是會苦了建商(土木業者),但卻有利全國百姓。當然會有人指出次貸風暴,驟然降低房價將會毀滅國內經濟,筆者對此無反駁,因為確實可能如此,但這個大方向一定要作,因為這種補貼政策只是拿納稅人的錢給建築相關行業(只要看跟建商有關的民代怎樣爭取這些補貼跟購屋貸款就知道這種政策對誰最好),再者,美國次貸嚴格說不能算是毀滅性危機,美國畢竟還是全球的終端市場,全球不景氣是一種連動關係,在現今沒有出現第二個可能取代美國的超級大市場的可能下,次貸風暴在長期戰略眼光下,只是一種對不正常金融流動的整理。台灣要作的,是儘量以漸進式的方法去作,但速度越快越好,請讀者注意一件事情,房價突然減半,對於有錢買兩棟房子的人來說,並不會讓他跳樓上吊,但房價居高不下造成的危害,會讓一個辛苦的勞工,在一次經濟的危機中失去一切,而且終身都可能翻不了身。

整體來說,兩方的青年政策,都是空談居多,實際可行性小,就算是長昌的政策較為有實質效益,但也是短期而不是十年以上的長期利益,很殘酷的現實是,讀者不要對短期利益有過多的期待,經濟現象是一種流體現象,黏滯係數太低就沒有太多魚類可以生存,就算是鮭魚可以逆流而上,產卵也還是要到平緩的河流中才可進行,相反的黏滯係數太高,的確可以保留一大堆魚苗,但每一個都會要死不活,而且通通長不大。  筆者很重
這一項政策,關鍵因素在於,台灣現在這一代人,是教育水準最高,也最沒有歷史包袱的一代,就算你要倚老賣老的稱這些人是爛草莓,也不要忘記草莓醬跟草莓汁的價錢,一點都不比自詡核桃跟豆腐的低…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