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經濟學主要學派與其理論(二)

Posted on

西方經濟學主要學派與其理論()
走過石油危機與冷戰
2005/06/25 by lucifer 
凱因斯學派的瓶頸


 

 

        70年代,不管是哪一學派,只要出自凱因斯就遇到了無法解決的事態,在70年代發生了經濟嚴重的滯漲,滯漲就是經濟停滯與通貨膨脹,但在傳統的凱因斯學派裡面,照道理說,經濟停滯是不會跟通貨膨脹同時發生的,這時候各國都束手無策。當然有人會提出很多原因,從越戰到石油危機等等所稱的非經濟因素所引起,但真實的情況卻並非如此簡單。

        經濟學並不是教條的理論,要解決現實絕不能屈從理論,現實的問題就要去面對,為此出現了許多學派,大聲批判凱因斯主義,並且提出自己的看法,事實上,這也的確解決了當時的危機。危機並不是摒棄凱因斯主義,或是修正凱因斯主義來解決的,而是碰到了無法解決的問題,就現實的面對並處理。這時候因應而生的有幾個學門,包括貨幣主義、預期學派與供給學派等等。 


貨幣主義


 貨幣主義並不是為了打擊凱因斯產生的,貨幣主義的原始思想,在大戰後就產生了,主要人物Friedman弗里德曼不斷提出其構想,並在六零年代完備了理論。貨幣主義並不是從石頭迸出來的,這是有長久歷史淵源的想法,弗里德曼自己也表示過,貨幣數量論就是現在的貨幣主義,當然其他學者贊不贊同是一回事,但也正說明了貨幣主義的一些基本思想。貨幣主義嚴格說並不是完整的學派,有許多不同國家的經濟學者都有不同的主張,但其根本有兩大思想,其一是通貨膨脹是一種貨幣現象,其二是凱因斯主義對通貨膨脹的理論區域已經失敗了。 

        在瞭解貨幣主義的實質內容前,要先理解一下其中心思想,經濟學對於政府的作用分為兩種,凱因斯主義為主的思想,是認為政府需要介入干預,而自由主義者則偏向不應該讓政府干預。貨幣主義的思想是屬於自由主義的,也就是自由放任的措施對經濟來說比較好,基本上就是在說,人民有自由儲蓄、投資的自由,並且擁有私人財產,這是經濟自由的根本,並且通過市場機制,而不是政府干預的方式調節經濟。弗里德曼本身的政府的功能界定的很狹窄,他認為政府的功能是抵禦外敵,保護老幼婦孺的生存權,至於經濟?麻煩政府少碰。

        至於實際的政策,弗里德曼反對政府干預,他認為要取消關稅,取消出口限制,取消最低工資,取消社會保險。現在聽起來好像是某種優秀人種的自我膨脹,不過這是有其背景的,在70年代的美國,一整串的福利政策,包括退休金、養老金、失業保險、醫療保險嚴重增加政府負擔,但是這並不能有益於經濟,實際上這些領取福利的人,胃口反而越變越大,就好像現在台灣的狀況,政府好像不給民眾一堆鈔票就是爛政府一樣,加上民主制度會迫使政府亂開福利支票,這導致了很多狀況。其一就是社會有一大群人根本不工作,完全依賴政府,表面上造成政府負擔,背面就是浪費自己的能力,導致雙重的經濟負擔,其次是政府為了不加稅又要開一堆支票,只好不斷發行公債,結果凱因斯原本預期的經濟榮景可以打消赤字,卻在這種無限循環下破滅了。政策的具體主張是全盤取消福利方案,但由於根本不可行,所以只好實施負所得稅的暫時方案,所謂的負所得稅,並不是說政府要發錢給你,白話文的說法就是繳稅的「免稅額」、「扣繳額」,某種收入之下的人可以依照一些標準不必繳稅,只有超過的人才需要繳,這既可保障社會有最低的工作價值,促進工作效率。

        貨幣主義對市場的看法相當單純,就是市場會自我調節,也就是說短期內的波動難免,但長期來看則是均衡的,所以政府想要挽救失業,推行一連串的就業措施,反而是干預市場,讓原本會自我調節的經濟,無法經由失業過程來達成其均衡,所以政府就是破壞均衡的元兇。基本上貨幣主義算是一種實證經濟學,他不去預測一百年後的狀況,他只從現實發生的情況,在一個範圍內去作合理的預估,也就是說只有依靠經驗與實踐,才具有說服力。這也反映了貨幣主義當時的狀況,不能在等一個完美的理論出來,現在的經濟已經很糟了,是該行動而非喊口號。 

        基本上貨幣主義的理論蠻數學的,但結果很簡單,跟凱因斯主義相對的是,凱因斯認為消費是靠著收入與邊際效應決定,但弗里德曼卻認為收入是恆定的。為何如此說?凱因斯的認知是,收入低就會儲蓄低,收入高就會儲蓄高,所以要用累進稅率把有錢人的存款抽光,但貨幣主義認為這沒有必然關係,低收入未必只有低儲蓄率,高收入也未必會高儲蓄。舉例來說好了,你投資股票讓自己比上個月多賺了一萬塊,你認為現在是投資的好時機,所以把錢拿去銀行存或者是搞股票弄基金,這就等於收入增加等同儲蓄增加,但如果這些投資是非本國性的,也就是說外資,那麼原始的投資並非來自自己,所以這並不會影響民眾自己的消費行為,你會把你多的錢拿去消費,所以儲蓄的成長未必等同收入。這更具體的說法就是,經濟消費有示範作用,台灣常常有哈日風,所以經常性的會消費一些「無益」的產品,甚至是借款消費,這種消費跟收入有關係嗎?至少不是凱因斯所說的絕對相關。

        貨幣主義的中心思想是貨幣,最早的貨幣論可以推到李嘉圖去,基本上就是說,通貨膨脹的形成,是因為新大陸的貴金屬流入歐洲,但貨品沒變多,所以物價就上漲了。到了二十世紀,包括劍橋學派都有人提出貨幣數量論,無論如何,這些數量論的結論都很簡單,那就是不管貨幣的功能是現金交易的支付作用,還是手頭上的現金效應,若在貨品數的不變速率來使用,當貨幣數量提高,物價就一定會上漲,就是通貨膨脹。

        弗里德曼的貨幣數量理論,本質上與傳統的沒有差異,但他經過一些修正後,得出的結論是,依照凱因斯的作法,改變利息率就會改變貨幣需求,根本上是錯的,影響貨幣數量的是恆常收入,基本上他是依照美國的統計資料作的結論,也就是說貨幣存量的總數跟民眾的收入長期來看都是增加的,但是貨幣的流通率並沒有隨之增加,也就是說凱因斯認為的貨幣變動快速是不對的,在長期來看,貨幣的流通速率基本上是相同的。這要如何解釋?比較通俗的講法,就是在以前沒有線上網路交易前,你要讓貨幣去流通的速率就是那麼快,也就是說運鈔車從馬車到汽車到火車到飛機,基本的速率提升沒那麼快,但是美國的經濟增長速率可不是貨幣傳遞速率可以比的。總之,通貨膨脹的現象是一種貨幣現象,影響價格的並不是對貨幣的需求,而是供給量。所以要抑止通貨膨脹,就要控制貨幣數量的增長率,換言之就是不要沒事就在印鈔票。

        但這實際上有一個問題,就是貨幣主義與凱因斯主義,在貨幣的觀念上有基本差異,凱因斯認為收入跟投資有關,投資又跟利息率有關。但是貨幣主義認為這太籠統也太簡單,實際上影響收入的,是很直接的訊息傳遞,也可以說這等於一種心裡學,具體說就是人都會在手上留點現金,以方便處理日常雜事,但是拿到手中的錢可不會因為通貨膨脹就跟著變多,所以民眾會拿這些多的錢去幹其他事情,也許是購買貴金屬,也許是購買可以保值的東西,所以產生了過度消費,自然影響價格。換言之就是對於傳遞訊息的機制認知不同。 


貨幣主義的政策與問題

        貨幣主義對問題的政策,有幾個特點,第一點就是不應該限制失業率,因為實際上是存在結構性失業與自願性失業的人,這種失業率是自然的,並非人為造成,若是政府想要降低失業率,就擴大政府支出,增加就業,短期上來說有效,但長期是無效的,因為貨幣增加導致物價上漲,工人的工資若趕不上物價增加的速度,就等於降低工人薪資,進而也要提升工人工資,結果等於什麼都沒作,也就無限循環下去。

        貨幣政策只應該控制貨幣供給量,因為貨幣跟產品數量是相關的,產品沒有增加就增加了貨幣數量,必然導致物價上漲,但這等於是沒有用的,因為能買的還是那麼多,所以政府要控制貨幣數量用以控制物價。弗里德曼用統計方法證明,每次的通貨膨脹都是因為政府急遽增加貨幣供應量,大蕭條則是急遽降低貨幣供給量,所以政府的任務應當只是控制在均衡的狀態。

        貨幣主義簡單說就是反對政府干預市場經濟,但是從以上的政策與理論,不難發現一件事情,那就是貨幣主義很有「現象學」的味道,也就是看到什麼說什麼。這當然會有問題,最大的問題就在於,貨幣主義把商品從屬於貨幣,也就是說可以用貨幣來控制商品,但這嚴重忽略貨幣的基礎功能,也就是「價值衡量」的功能,某種程度上這是倒果為因的說法。其次的問題是過度簡單詮釋通貨膨脹,通貨膨脹的發生,並不是那麼單純的由貨幣數量來決定,實際上的狀況更為複雜難料。更何況這種鼓吹全面自由開放的政策,與徹底破壞社會福利制度的作法,根本就不可行,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的恐懼還在不少人的心中留存,就要放棄凱因斯的干預主義,走回老路的這種想法,根本上就讓不少人反對。


預期學派

        預期學派是70年代美國的少數學者組成的,但在根本性質上,他們算是以自由主義觀點進行宏觀經濟研究的。具體來說預期學派並沒有完整的理論,但還是可以從這些美國學者的觀點中找出其論點的依據。首先就是面對無能解決滯漲問題的凱因斯學派,加上也解決不了問題的貨幣主義,等於經濟困境無解,所以可以肯定走以上兩條路行不通,必須從其他角度來看。預期學派與凱因斯大不相同的地方,在於凱因斯預測經濟的宏觀經濟,並不會在乎一個人的想法,但預期學派則相反,他們認為一個人的心理是很重要的因素。

        具體的解釋可以這樣說,一個人對於經濟活動是會加以預測的,他會在他的能力範圍內,對他所能獲得的利益做出最大預估,簡單說就是你會在把錢存起來跟把錢花掉之間找出一個你自己預期的最大效益,至於這效益的根據那是看個人。放大到企業上來說,可以這樣講,一個產品若很好賣,那麼大量生產似乎可以賺大錢,但是又不可能生產的超出所有人的購買數量,你總不能因為牙刷一定會賣就一次生產各一百億支吧?通常企業都會精算出這種價格與數量的效益,所以達到均衡的時候,就是賣方與買方各付出了他們認為最大的效益點。就以勞動來看,工資越高代表工人的勞動效率也會越高,因為來應徵的人多,工作效率差是會被開除的,換言之工資越差,想要幹的人也越少,就算去作了也不見的會有效率,所以工資與勞動內容、工作人數等等是相關的。這些都不是凱因斯學派可以去「計算」出。

        政府的政策,看起來都會有他的效果,但實際上卻不可能一定有效,唸過書的都看的懂字,看的懂字就會瞭解歷史,也就是說,一個政策十年前有用,現在就未必了,因為民眾會記取教訓,在過去的經驗上來獲取他們預期的最大利益,所以重複的政策往往沒有效果,甚至國外可行的政策也會因為資訊傳播而讓民眾有心理準備。進而讓預期的政策都達不到效果。基本上預期學派可以說跟心理學有很大的關連。

        預期學派的假說,是建立在民眾是理性的,會深思熟慮所有訊息,然後做出其判斷,並不會因為某種政策就照作,因為社會的變化是緩慢的,民眾的想法也很難跟著政策徹底改變,所以有所謂的上有政策下有對策,而且國家的運作無可避免的會比個人的行動要慢,所以通常都是由民眾來迫使政府妥協政策,政府就算一時之間可以用欺瞞的方法,把民眾都騙過去,進而達成其效果,但這都是短期的,畢竟騙得了一時騙不了一世,民眾吸取教訓後就會把這類的政策手段當作下一次的預期資料之一,所以無法再重施故技。

&nbsp
;       預期學派的假說,可以說跟以往的學派並無不同,從凱因斯到貨幣主義,都有強調民眾的預期心理,但是要注意到時代問題,凱因斯的年代,有知識能力作判斷的人不多,但70年代的美國,可是有普及教育的,在這種狀況下把民眾當作資訊不發達的愚民,簡直無法想像,更別提現在你上網就有千萬筆資料可查的時代。所以預期學派的最大作用與貢獻,就是讓宏觀經濟學進行其微觀基礎的改變。

        預期學派並不贊同任何一家的通貨膨脹對策,他們有自己的一套說法,著名的菲力普曲線,是新古典凱因斯學派用來推論貨幣與失業率之間的關係,但是預期學派在根本上徹底否決此種說法。因為貨幣當局無法長期欺騙民眾,所以這種剛性的貨幣工資關係,根本上也就不存在。簡單的說,就是無論政府作了多少,民眾永遠有他預期的對策。換言之,貨幣只能影響名義上的價格,但影響不了失業率跟產品數量。 

預期學派的政策與問題

        預期學派認為,既然政府穩定經濟的作法會被民眾預測出來,那麼所有的政策都不會有其效果,那不如乾脆一點,政府放棄「相對應」的經濟政策,讓市場自己去調節,這反倒會讓市場趨於自然平衡。就好比說政府減稅來刺激消費,但再次減稅的時候,民眾就會預期政府必須舉債度日,遲早會再次增稅,那還不如乖一點去存錢好了。

        雖然預期學派的理論乍看之下很有道理,但是不難發現,他們的基礎假設太過樂觀,就算在今天的台灣,也一樣有幾百萬人不會上網,那更別提獲取資訊了,那既然並不是普遍的有知識的人,那也自然不會有普遍的預測效果,更別提瞬息萬變的國際社會,動輒天災戰爭一大堆不可預期的因素,這在在的降低了其論證基礎。

        但無論如何,預期學派的最大貢獻,就是讓經濟學人性化多了,不再把經濟行為當作無意識的舉動,因為那等於讓每個人都是模擬城市下的一員,真實世界哪有那麼簡單。 

供給學派

        對雷根很熟悉的人,就應該會知道雷根的經濟政策,這也是供給學派獲得實踐的年代,也可以說是將西方帶離滯漲的學派。雖然供給學派的理論並不完整,但是從具體的政策還是可以看得出來。雖然多數學者強力批判,認為這種政策先於理論的作法,根本上是膚淺而危險的,但這也再次表明了經濟學的特性,並不是教條理論。 

        供給學派認為要恢復薩伊定律,認為凱因斯的說法,需求會創造供給是錯誤的,需求增加不見得會讓產量增加,這很可能只是讓貨幣量增加,意思就好比當一架二十萬的鋼琴需求增加,不見的會讓人去大量生產鋼琴,實際狀況搞不好是鋼琴價格飆到兩百萬,換言之就是影響物價上漲,讓貨幣量增加,儲蓄能力減低,進而讓政府提高利息率,這又對投資造成影響,當需求的增加超過生產的速度,那就無可避免產生通貨膨脹,而且讓生產速度降低,形成滯漲。

        那為何要恢復薩伊定律?因為需求的唯一來源是供給,你不可能從小叮噹的口袋拿出你要的東西,你一定是有一樣產品,才會拿錢去買,所以是供給自行創造需求,而非是凱因斯所說的相反,沒有供給就沒有需求,所以只要政府減少干預,市場就會自行調節到供需平衡的狀態。 

        供給學派最著名的就是拉斐爾曲線,也就是稅率與稅收的關係,具體來說,就是政府如果抽百分百的稅,那麼就不會有生產,自然也沒稅可以抽,所以收入為零,若是稅收為零,那收入也是零,要政府何用?所以會形成一個依照稅率變動產生的山型曲線,如果稅率超過山頂,那麼生產就會開始減少,自然稅收也減少了,所以山頂以上的區域是禁區。這種理論就是批判累進稅率的基礎,大量的累進稅率逼使企業逃稅或乾脆搬到國外,這要不就是逼人上粱山,要不就是根本把企業趕走了,而且富人的儲蓄能力本來就比窮人大,你少抽富人稅,自然他們也會存的多,儲蓄的多自然投資就熱絡。減稅的最大效益就是增加儲蓄,刺激投資,供給增加。那麼減稅會不會造成貧富差距?供給學派認為不會,因為窮人會因為稅便少而增加工作效率,進而提升收入,那富人也是一樣的,所以這種貧富差距比率並不會增加。

        供給學派也反對國家干預,並認為大量的法規加重企業負擔阻礙進步,簡單說就是為了多付了與生產無關的費用,也就減低了企業研發的經費,自然降低進步速度。供給學派認為要削減政府支出,尤其是軍事與福利預算,除了必要的赤貧救濟,停辦其他項目,避免讓民眾樂於失業。 


供給學派的政策與問題

        最著名的政策,就是87年的美國稅制改革,大幅降低所得稅,並乾脆的用減稅來取消稅制優惠,這一連串的措施劇烈衝擊了美國的經濟模式,並且也連帶影響西方各國,而且實際發生的作用從雷根連任就可以看得出來。

        話雖如此,供給學派的理論也有問題,首先就是減稅問題,雖然拉斐爾等人堅稱美國的稅率已經進入禁區,所以需要減稅,但是實際上這種理論的曲線是否符合現實?根本就沒有一個明確答案,此外減稅讓人莫名其妙多出一大筆錢,會不會產生過度需求的災難?反而造成物價上漲?而且減稅若不能配合削減政府支出,根本上會讓赤字拖垮國家,具體例子就是星戰計畫,美國的赤字可是弄到柯林頓才被打消的。此外減稅有利於窮人的說法也大有問題,因為減稅的比例下降,但實際抽的款項反而是收入越少的越多,這好比說賺一百萬的人,抽的稅從10%變成5%,就是從繳十萬變成繳五萬,等於少繳了五萬的稅,窮人賺了一萬
卻只少繳了五百,五百塊能幹嘛?等於沒減嘛!所以這根本就無法改變貧富差距。更慘的是,供給學派要恢復金本位制,因為供給學派的理論根本,其實是需要一種貨幣標準來穩定的,但是恢復金本位制?最實際的就是黃金的產國,根本就不是這些西方國家,要把脖子給其他國家掐住嗎。

        但並不是說供給學派一無是處,事實上歷史的變動很有趣,也有他的必然性,30年代的大蕭條起因是生產過剩需求不足,70年代是相反的需求過度供給不足,所以產生一種與凱因斯截然不同的理論也是正常的。更重要的是美國的經濟也的確被挽救起來,這更讓供給學派在美國政策中佔有影響力。別的不提,布希最近不又在提減稅嗎?但對比於供給學派的成功與預期學派的說法,結果倒很值得玩味。 

回顧70年代

        其實說穿了就是連串的改革史,從以上三家學派的理論,可以看得出來經濟學隨時代變遷改變的特色,更看得出來對凱因斯主義的全盤反定或修正,若是對比時代的變化,其實也可以看得出來,當進入電腦與網路時代後,這些理論的根本性問題也會出現。

        對於貨幣主義來說,現在是一個信用時代,使用大量的信用卡已經是常態,這種無形的信用對傳統的貨幣有多大衝擊?供給學派的理論,面對現代的社會有一個大問題,現代社會很講究環保等等所謂的企業責任,這無形中阻礙了供給學派的實用性,更慘的事情是,這導致了企業會把這些非現代化的生產線搬到落後國家去,簡直就是古典重商主義的翻版。預期學派在面對無限的網路時代,到底能預期發揮到什麼程度?是會讓大家都有普遍知識,還是根本上就讓知識也產生貧富落差,產生了更不可預期的狀況?

        無論如何,從70年代以來,西德、瑞典都有其各自獨特的經濟學派,自由主義也在海耶克的詮釋下有了不同風貌,熊彼得與羅斯托作為二十世紀的經濟學家也各成其一家之言,接下來會對這些比較獨立特性的經濟學派作一些說明。

 70年代,不管是哪一學派,只要出自凱因斯就遇到了無法解決的事態,在70年代發生了經濟嚴重的滯漲,滯漲就是經濟停滯與通貨膨脹,但在傳統的凱因斯學派裡面,照道理說,經濟停滯是不會跟通貨膨脹同時發生的,這時候各國都束手無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