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總統的挑戰

Posted on Updated on


選舉選完了,不過顯然還沒吵完,樓下便當店老闆娘繼續罵民進黨,雖然我不知道罵民進黨對他的生意有沒有幫助,但從一個只作這方圓一公里內生意(主要還是我們社區)的便當店來說,開放觀光跟兩岸三通,對他們顯然沒什麼影響,但卻心情High成那樣,好像一切都解決了。

是嗎?

問題可多了,自從該死的賓拉登唱起「世貿雙塔垮下來」,世界整體景氣就沒好過,要不是次貸風暴讓美國堅強的外表現出原形,恐怕大家還在做景氣大好的幻夢。不提媒體的鬼扯,目前台灣舉債狀況是比較嚴重一點(但也沒到會亡國的地步),而且因為政治因素壓制的物價恐怕是沒辦法撐了(更加水深火熱),這個選舉行情過完了,總是要面對現實一下。

國際問題

1. 石油暴漲:
石油從一年半前的一桶四十美元到現在的一百美元,足足漲了兩倍半,對於不產油的台灣來說,這簡直就是惡夢,石油不僅僅只會拿去作汽油,石化產品以及電廠需求也是很龐大,馬總統要面對的石油問題,顯然不是靠信心就可以解決。

2. 糧食短缺:
由於石油高漲產生的連鎖效應,以及全球氣候變遷,這些因素所導致的全球糧食外銷量下降問題,也不是台灣可以獨立解決的,以稻米跟蕃薯等台灣自產糧食作物來看,並不存在糧食短缺問題,但國民生活水準提高帶來的飲食習慣改變,台灣短期內還是無法改變進口糧食作物的事實。

3. 原物料上漲:
石油上漲導致運費過高,加上金磚四國近年來強力的內需要求,所引發的金屬、貴金屬原物料上漲,這顯然也不是台灣可以解決的問題。若考慮稀有金屬的保有量,日本已經著眼中國關系的惡化可能,提前儲藏了十年以上的用量,台灣的稀有金屬戰略存量在哪?一旦中國開始限制出口,沒有存量的台灣產業勢必任人宰割。

4. 主權爭議:
目前台灣有主權爭議的地方,例如釣魚台、南沙海域,這都無一例外的與中國有重疊性關係,目前除了日本有戰略考量外,比較可以跟台灣擱置爭議的談合作,南海海域的諸國根本就對台灣不加理會,除非要主動放棄太平島的要地,不然與中國的協商合周邊諸國的談判絕對避不了。日本就算了,中國可能與台灣談論主權問題?

5. 海域資源:
釣魚台附近大陸棚被認為有豐富儲量的石油、天然氣,姑且不論其發掘與開採可能,日本現為實際海域控制者,台灣也無能力與之對抗,唯一可能就是拉美國與中國進來展開對談,但實際上以中國之前的冷處理,台灣要拉中國上談判桌,勢必直接衝突美日關係,要拉入美國就會直接抵觸中國的利益。扣除物料資源,漁業資源現在也處於冷處理的狀態,眼下唯一可能還是要與日本展開對談,馬總統要面對的是起碼台日中三邊關係的糾葛,難度高但至少有迴旋空間。南方海域目前唯一有能力進行干預的,除了台灣就是中國,若非顧及國際關係,菲律賓根本算不上是對手,但要實際上談判桌,台中之間的主權關係勢必會被菲律賓等南海諸國當作攻擊籌碼,並藉以取利。馬總統的海洋政策指出要擱置爭議進行談判,顯然沒那麼單純。

國內問題

1. 憲政體制:
依照我國目前憲政體制,總統與行政院長權責並不相符,但在目前國民黨絕對優勢下,這四年間絕不會有嚴重衝突,但考慮到未來府院關係,必需要對總統制做出明確的修憲結果,全民直選總統有最直接的民意基礎,斷無虛位總統的道理,馬總統若天真的以為可採用法國雙首長慣例,那顯然太過於自信,也表示其人治色彩依舊濃厚。

2. 政黨慣例:
舉凡先進國家的政黨政治,多半重視政黨利益之分配,今日國民黨以絕對多數取的優勢,但不代表要依照往例全盤通吃,至少對民進黨釋出善意,避免零和政黨政治的不斷循環。以現下的情況民進黨也不可能接受內閣席位,但在立法院中,若刻意忽略民進黨立委,無視其仍有四成民意支持的事實,那麼這四年蜜月期一過,恐怕只會讓台灣未來更加無寧日。

3. 黨內利益:
老中青各世代與派系全力支持馬總統,這在國民黨歷史上是異常而非常態,若以之前國民黨老一輩的發言來對比,顯然並未放棄對權力的要求,這與青年世代需要開始進行訓練與接班是絕對的不利,若不能趁目前馬總統有絕大民氣之時機進行改革,國民黨的分裂恐非台灣民眾之福。要促使國民黨內加速流動,馬總統若不能強力壓制老世代的權力慾望,並以中生代強行全面性的接班,那麼一定會造成青壯階層的反彈,這種反彈處理不好,不需等到四年後,下一任立委就可能又翻盤了。

4. 地方利益:
本屆立委什麼人都有,美其名是代表地方利益,講難聽點就是打算要對公有資源「競租」,本次總統大選地方勢力全力支持與輔選,選後必定會要求回報,獨厚任何一方都將產生不滿的一方,更何況台灣沒有那麼多資源可供揮霍,這種優先次序的選擇若沒做好,將會嚴重衝突國民黨的基礎。此外台灣整體發展問題絕非地方勢力眼光可及,若不能以宏觀視野調控,甚至是強行壓制地方「競租」之要求,這對國家全體發展絕無助益。

總結

俗話說的好,勝選是問題的開始,民進黨四年前勝選,代價卻是與國民黨地方利益進行結合,如同邱義仁所言之割喉戰,絕不是選舉花招,而是實際的利益交換。但這種交換也間接導致了這四年,民進黨對地方利益無法開刀的結果,更不提這些原本就是牆頭草的樁腳,一看馬英九有機會就立即轉向,這顯然不是很單純的換誰比較好的問題。誠然政治都具有地方政治的色彩,但台灣的地方政治非常不成熟,所有的利益分配幾乎都是建立在犧牲全體以及他人的基礎上,一旦馬總統要實現其政策,那麼許多會衝擊地方的政策要加以推行,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要如何擺平利益分配的問題,這是一門藝術,端看國民黨高層的打算,究竟是以國家為先重視長期,還是以勝選優先短視近利,這四年是很好的實驗。

此外,國際問題更加的無解,石油、糧食與原物料的飆漲,這絕不是台灣可以單獨解決,想要依靠中國也要先看看中國也深受其苦的困境,全球的終端市場目前陷入衰退,在無第二可接手的終端市場出現前,台灣要能依靠內需就提振經濟,簡直是痴人說夢。這兩個月已經有一個問題浮現,台幣兌美元不斷升值,但是原物料進口價格卻沒有因為台幣的升值而下降,這若不是代表國內的經濟體質已經出現根本上的問題,就是代表台灣現在的進口對象已經代換成非美元貨幣之市場,但這些市場無一例外都深受美元貶值的困擾,這意即台幣的實質購買力並未提升,但出口競爭力卻直線下降。

筆者無意唱衰新總統,畢竟不是光唱衰就真的一定會衰,要是如此陳水扁更有充足理由為自己辯護。實情就是全球經濟目前處於低迷的情況,誠然某些國家看起來仍然是一片大好,但在最終消費市場持需衰弱的現在,台灣要逆勢上漲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任務,除非台灣的產業結構已經徹底倒退,不然光依靠中國想要打開一條活路,就只能祈禱中國在四年內會一躍而成非生
活必需品的最大消費國。

現實很殘酷,筆者也很無奈,但與其沈醉在美好幻想中,不如早點思考怎麼作會比較好。筆者完全不認同要迎回凱因斯的主張,認為台灣經濟沒有過熱,所以依然可以靠政府投資提振內需,這跟用信用卡向銀行大筆借款沒兩樣。筆者認為現在是需要緊縮而非擴張,產業的重整與轉型要優先於擴廠與移動,這就像一場馬拉松比賽,要求從頭到尾都用跑百米的速度跑是不可能的事情,總是需要配速以及休息,若台灣民眾太習慣用百米賽跑的方式跑馬拉松,還認為這種作法理所當然,那八年、十二年後,可能中產階級都要用腳投票來反應現實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