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與分析-「馬漢戰略思想」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個題目顯然是下的太大了,但就已一個基本的概述來說倒是可以,馬漢的戰略思想向來被評為雜亂無章,套句鈕先鍾教授的評語,馬漢是一個宣教家。那麼馬漢有多少戰略思想可供學習與探討?以下將對此作一簡單的分析,筆者不擬討論鈕先鍾教授的評論,僅就個人觀點進行分析。

一、地略學先驅

這是包含鈕先鍾老師教授在內多人對馬漢的見解,認為他在當時提出了極具洞見的地略概念,筆者對此亦深表認同,但台灣似乎有很多朋友不了解這種概念,還以陸地的思維去思索馬漢的海權概念,自然會得出馬漢的地略學很粗淺又無價值的結論。事實上以一款經典老遊戲「XCOM」為例子,一代是陸地為主,擊落的飛碟就掉到海裡去不見,二代是深海潛伏,從開飛機去追飛碟變成開潛艇,但是整體的地圖概念可是完全不同,因為一個是在陸地與空中,另一個是海底跟沿岸,大體上可以解釋成,把字體反白後可以看到的狀況,這用說的不清楚,下面實際表演一下範例。

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
陸陸陸陸陸陸陸陸海海海海海海海海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
陸陸陸陸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
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
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海海海海海海海海海陸陸陸海海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
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海海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
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陸

請把以上反白,就可以看出筆者所要表達的意義,基本上海洋與陸地的差別,就是這麼單純,複雜的地方往往是沒有弄清楚一個狀況,那就是人類住在陸地還是海洋?那海權重要的地方在哪?這答案其實很單純,海洋是一種較為單純的交通線,具體來說就是不管風向、洋流這些問題,海洋在風平浪靜時基本上都是一樣的,也就是交通手段的時間、費用等基本上是跟距離成一個單純的關係,但陸地上就恰恰相反,高山河谷自古以來就是截斷交通來往的天然利器,例如挪威就是極佳的範例,兩個距離不過河谷十數公里的河谷,往來最方便的手段就是坐船,不然翻山越嶺或是在內陸繞一大圈根本就浪費時間。換句話說,海洋最大的用處就是其較陸地單純許多的交通,更別提許多國家之間唯一的交通管道也是要利用海洋,所以掌握海洋的意義其實就是掌握交通,這也是馬漢地略概念的根本,意即哪些地方具有最佳的形勢,可以成為優良的控制交通要地,這個控制手段有很多,包括海峽兩案上的岸基防禦火砲,或是海峽出口附近的島嶼,又或者地理位置優越的深水良港。但這些要保護的是所謂的交通線,馬漢在巴拿馬運河竣工前,不斷的強調美國兩洋艦隊的問題,以及提到密士西比河與佛羅里達半島的用意,其實就是一種保持交通線暢通的想法,這其實代表著馬漢想的並不是純然的艦隊決戰等老掉牙的戰術概念,他在乎的是陸地上的人,也就是如何利用海軍艦隊,保持交通線的暢通,來確保國內經濟、對外貿易等等的利益所在。就算是他大力讚揚的英國,焦點也是放在其殖民地等等的獲取與運用,不是關注特定的海戰帶來的影響。

用現代的想法來說,就是當貿易成為一個國家的命脈,那麼截斷這個國家的經濟來源,遠比開軍隊打進去來得有用的多。那這跟地略學的關係所在?基本上馬漢在探討美國利益的時候,就是完全從地理方面去思考這個問題,美國瀕臨兩大洋,是優勢也是劣勢,有綿長的海岸線,是優點也是缺點,而且當巴拿馬運河開通後,要保持美國的優勢,那在加勒比海獲取必要的基地就是必然的。說穿了不過就是距離的暴虐,從舊金山經過巴拿馬運河到紐約,遠比經合恩角要快的多,不論這對經濟上的幫助或是軍隊集結的速度,既然海洋在某種程度上的交通成本在哪都是一致的,那麼縮短距離就是理所當然的作法。如何保持這個距離的優勢也是其必然的方向。

二、戰略指導

馬漢的戰略指導,這往往不受重視,其理由也很簡單,因為對馬漢海權觀念有興趣的,多半都是海軍那方面的人士,而現在在台灣,先不論這種奇怪的島國對內發展思維,看看商業人士的想法,這實在是荷蘭的翻版而不是英國的重現,這麼說某種程度上是很沈痛的,但這又有一個實際上的因素在。筆者說這些話是要引出馬漢的一個概念,那就是他的戰略指導是一種「目標專一」的概念,簡單說就是有一個優先目標在,然後以這個目標為方向,用盡方式去達成它。這聽來很簡單,好像沒什麼特別的地方,但這關鍵處是在於要如何的使自己的心靈認清現實。以荷蘭為例子,荷蘭當年與英國爭奪海上霸權的時代,荷蘭完完全全是依靠貿易為生的國家,國內土地可以養活的民眾不足荷蘭的一半,所以對外貿易是唯一的活路,但真的到戰爭臨頭前,荷蘭聯合省的各地區富豪仕紳才很勉為其難的拿錢出來整備海軍,結果這場戰爭最後造就了荷蘭的沒落,最慘的時候荷蘭街道上到處都是乞丐,若是多數荷蘭人及早認知到,自己的命脈完全必須靠貿易,商船隊的存亡又必須依靠強大的海軍,那麼那麼怎麼會犯下這種錯誤?

這其實就是人心最弔詭的地方,商場精明的人往往會精算各種利益得失,即使他們很清楚海軍是保護荷蘭商業的關鍵,但還是會習慣性的去精算投入的成本,而人心是很微妙的,一旦和平的日子長了,危機存在但還沒到來,人總是會想多賺點錢而少投資在軍備上,但等到危機來臨,這也就都來不及了,畢竟海軍的建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就算法國用國家力量傾力建造,三五十艘戰列艦也還是要花三五年才能建成。所以這種小地方精明卻在大地方糊塗的事情在歷史上真的是屢見不鮮。那麼這跟目標專一又有何關連?這道理其實很簡單,當一個國家的命脈在貿易上,當貿易的手段絕大部分依靠商船,當商船需要海軍保護,那麼國家命脈的最直接關連,當然就是在海軍上。所以就算要省錢,也不應該本末倒置,為了開更多店賺多錢,所以在商船上投資更多,但因為海軍無法生產、無法運輸,所以對賺錢沒幫助,故不值得投資。目標專一就是瞭解目標,訂立方向,然後徹底實行,這是很基本也很簡單的戰略指導,但馬漢會提出這類概念,說穿了就是美國當時的性格跟政策所致。

當時美國普遍有一種對內的想法,畢竟廣大的西部才剛開墾完,似乎國內的寶藏無窮無盡,對外的發展就相對沒那麼重要,馬漢看到的是一個有綿長海岸線但是卻沒有多少防禦的國家,他想到的是歐洲列強一旦處於和平狀態,那要渡海而來對美行動,不僅沒有困難,也不會遭遇到危險,因為美國海軍相對弱
小,而且還分佈在兩洋與加勒比海中,不僅沒有集中的優勢,就算集中了恐怕也打不過別人,而且海岸多無設防,要被侵入實在是過於簡單。一旦被侵入,那麼美國所擁有的一切也會隨之消失,這是很簡單不過的邏輯,但美國大眾似乎沒有意識到這種關連,而且過度天真的相信和平。這種問題不僅僅在當年有,現在依然也是如此。

目標專一是很簡單,但也是很難做到的事情,因為人通常很難想像到較為未來的事情,多半多注重在眼前的利益上,而且會想盡辦法催眠自己,這一切的危機都不會發生。

小結

基本上馬漢的著述都很雜,而且多半是評論式而非論述式,馬漢強調交通線,但他只是拿約米尼的概念加以應用,本身並無提出特別不同的海上戰略模型,這是其思想中很致命的地方,因為他的思想變得沒有可以綜整的概念,只剩下「傳教性」的評論可以供人參考。例如富勒習慣以技術性角度看待戰略,所以富勒的著作有一種蠻強烈的「科技史觀」,約米尼強調作戰線,而且重視後勤補保等觀念,看他的著作就如同回顧拿破崙戰爭實況一樣,克勞塞維茲的戰爭論更是以研究戰爭的哲學為主,這些名作都有單一、直接而且可以貫穿思想的概念,但馬漢的著作就顯的雜亂無條理,很像是知名評論家而不是知名教授的言論。但這無損其先知的地位,畢竟在那時代,能夠看出海權的重要性的人實在不多,能夠整理出掌握海權的各種要素的人更是少之又少,馬漢也許不是最好的,但他起碼是那年代第一個。

這其實標榜了戰略家的一個條件,你不需要是一個方面的專家,也不一定是要在特定職業上發光發熱,戰略家最重要的是一顆可以洞察未來的心靈,換一個現代角度去說,研究戰略的重點在於科際整合,而不是一門叫做戰略的專門系所,更不是國際關係所、歐美所或是政治所可以教出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