災難性的領導

Posted on Updated on


有人說美國總統小布希這八年,是一場災難式的領導,布里辛斯基就在他的新書中比較了近三任總統的行事風格。但為何說是災難性的領導?這不外乎牛仔性格、不顧國際輿論的行事等等,但這種批評適當嗎?不管要說是美國獨斷專行還是小布希個人風格強烈,這都可以歸咎到一個原因上,那就是道德宣示性的領導。小布希在九一一後說過很多話,包括「緝拿要犯、不論死活」,「不是我們這一邊,就是恐怖份子那一邊」,換言之就是把一件牽涉極廣的國際問題,簡化成反恐聖戰,這其實犯了國際戰略的大忌,意即不論客觀利益考量,用道德化標準去執行對外政策。把話說的坦白點,當年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也是自以為符合道德與正義。

沒想到今天台灣行政院長上任第一天就幹了這種事,請參照這篇新聞連結

劉:壞文官 我一輩子不會用

有沒搞錯?我有沒有看錯?

承接扁政府的八年施政,劉兆玄坦言,他觀察到文官體系被摧毀的很嚴重,科層文化被破壞殆盡,很多的政務官因顏色而被提拔。「但這些被提拔的人中,很多是壞人壞人怎能當大官,有些人甚至是我一輩子不可能錄用的。」未來劉內閣必須很快解決這些問題。

這是哪國的邏輯?政務官隨執政黨不同更換是極為正常的事情,因顏色而被提拔是錯在哪?科層文化被破壞殆盡這更是鳥話,公務員本就有其系統,今天若是可被指定的政務官更迭,那麼這沒話可說,除非劉院長指的是中下層官員人事管道也被徹底破壞,不然說這些話意義何在?更糟糕的就是壞人這句話,請問一下劉院長,什麼是壞人?怎樣叫做壞人?一個在大學當過校長的學術界大老,居然會用人類學家白女士的「好人、壞人、不是人」三段論來解釋任官問題?

一個人如果當了官之後,貪污舞弊任用私人至公眾利益於不顧,這當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這是要有法律標準的啊,如果是前內政次長被判刑送去關,我們可以說他犯法,但只能說他是犯人而不能說他是壞人,壞是形容詞不是名詞,用壞人這種道德式的宣示來執行政策,這根本就是徹徹底底的民主倒退,要回到古中國那種道德指控的黨爭去。我們可以接受劉院長指責某些前顏色不同的政務官、公營機構董事長,在他們任內公家機關行政效率低落,執行成效不彰,公營企業年年虧損,民營化成果為少數人把持。這些都是可以去查證或是列資料比較的。行政效率可以比較,執行成效也可以比較,國營企業的損益可以用財報來看,是不是被少數人把持這也可以查證。若是劉院長可以提出這些資料佐證,用來表示他絕不會再犯下同樣的錯誤,那我想不會有人對他有意見,但就是不能說某些人是壞人」!

災難的領導,最常發生的就是用道德標準來衡量可以具體評估的事件,因為這會讓人失去理智的判斷,更容易變成政客的工具,歷史上太多的流血與衝突,都是這種置道德於最高的結果,因為我們無法定義道德標準,來衡量哪些人是壞人,哪一些人不是壞人,我們只能從法律上去制訂,來決定哪一些是違法的人而哪一些是不違法的人。

劉院長,你真的對未來的工作準備好了嗎?上任不到兩天,為何盡是這種會造成災難性領導的言論?不過很顯然的,台灣民眾還很吃這一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