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與分析-「脆弱的強權」

Posted on Updated on

本書「脆弱的強權」為謝淑麗(Susan K. Shirk)所著,由於成書時間是2007,現在很多狀況都改變了,所以一些書中的猜測也都變成了現在進行式,這就有待讀者自行參閱。作者本身的學經歷相當完整,也常訪問中國,具有的實務經驗跟一票從未實際去過中國的中國專家大不相同,但也陷入了某一種「中國通」的陷阱,作者本身應該是知道自己要避免這種問題,從書中作者力求持平的努力就可看得出來,但這事實上仍有很多的討論空間。

本書的章節如下:1.外強中弱的中國;2.中國的經濟奇蹟;3.國內的威脅;4.民族主義的傳聲筒;5.負責任的大國;6.日本;7.台灣;8.美國;9.中國的弱點,美國的為顯。基本上從章節就可以看出,這是前後呼應的寫法,第一章就破題表明了中國是個不完整的強權,之後的章節都是在解釋這種論點的由來,在後段解釋美中台三方的關係時,更是處處可見結合前半段的論調,然後在最後指出中國與美國的關連性,以及其危險與影響世界和平的可能。以筆者的看法是,這本書對於台灣讀者來說,許多方面都太過「現實」了,這會讓許多沈醉在幻想的台灣民眾大吃一驚,所謂的現實並不純粹是單指某一陣營,事實上這本書是兩邊都打嘴巴,把台灣本身的國際地位與處境,很現實的揭示在讀者面前,筆者猜這本書在「媒抗」或是「海國」等論壇中的評價大概好不到哪去,但反過來說這本書揭露強權的本質,中國其實相當的脆弱與不堪一擊,這又是那一些相信中國即將崛起為霸權的幻想家所相信?相信這本書若在某些小妹大或是某廣播電台老闆的專欄下,一定是只有一個面向的說法,決不會弄清楚這本書的真正價值,是在於他提供了以美國利益為角度的觀點,這點是每一個人都知道,但是卻很難理解的一點。

一、強權的本質
謝淑麗在一開始就說明,中國是一個強權沒錯,但這個強權崛起的太快,以致於矛盾越來越多,矛盾不僅僅是對外,外國對於中國的快速崛起,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屢屢表現在媒體前面;對內則是市場經濟發展與威權政治統治的不協調,造成一種很特有的東方特色。當然,謝淑麗很清楚中國的強盛是貨真價實的,武器現代化的表現以及快速的經濟增長,這些都不是媒體的宣傳伎倆,但其政治上的脆弱結構也是真的,領導階層強求對外一致的表面和諧,其實內部暗潮洶湧,追求國力增長的同時面對到的是必然的民意需求。所謂的矛盾是中國一手建立起來的,為了維繫政權鼓動的民族主義,雖然有效的抒解內部的政治改革需求,但也造成了中國對外政策越來越不具妥協性,這又因為中國經濟與軍事的成長,更加造成民眾的錯覺,致使這種一手建立的民族主義,反倒阻礙了中國領導階層苦心經營的對外政策,而這一切又隨著長征世代的逝去而更加劇烈,現在的中國已經不存在一言九鼎的強人,集體領導需要的是對外一致,但相對的就是所謂的逃避現實,這對一國的政治來說是絕對的不利。

那麼中國的脆弱在哪裡?謝淑麗並沒有「明講」,筆者傾向作者本身並不知道,因為謝淑麗雖然已經是一個對中國專精的專家,但畢竟不是我們這些在中國文化圈長大的背景,以致於許多的判斷有一種過度「現實主義」化的描述,而這種現實主義又是相當的「上個世紀」,這要如何去說明呢?筆者舉書中p26來說明,謝淑麗認為這種經濟榮景可以持續二十年下去,因為勞動大軍可以輕易的轉進中國內陸,事實上這也真的在發生,但若是如此,那為何現今沿海地區的外資,轉進內陸的比例大不如之前最初進入中國的順利?謝淑麗認為中國有極為豐富的資源,龐大廉價又高素質的勞動大軍,這種認知的建立根據何處?坦白說筆者認為作者的這種想法過度一廂情願,事實上外資並未大舉從沿海轉進內陸,這有很多重面向的考量。首先就是外資進入中國設廠,並不是要幫助中國發展,而是要利用中國的廉價成本,這種作法當年台灣與韓國都幹過,中國不過是青出於藍罷了,現在越南等東南亞後進國家更是可以吸取中國的失敗教訓,這正是所謂的「後進國的優勢」,如果謝淑麗對於現代產品的產業鍊有更加深入的理解,就可以明白中國的優勢在沿海最大,也只有沿海這一區塊可以跟後進國作同等的競爭,這是極基礎的運輸成本問題,這些大量的廉價商品要能獲取最大的利潤,唯一的方法就是靠海運,轉進內陸是說來簡單,再者現在沿海有上億的農民流動,這些人就完全符合謝淑麗所言「廉價又高素質」的評語,那外資何必重新「轉進」內陸?第二點就是所謂的生產成本,謝淑麗本人也引用了中國的說法,中國每單位鋼鐵的消耗能源是美國的四倍(p30),這事實上代表的是極大的工藝水準差距,並不單純只是耗能或是工人訓練的問題。讀者若有在工廠實務工作經驗的話,一定會認知到為何有些引擎、幫浦就是「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台灣製造的等級就是差了一截,更遑論中國製造的水準。(以下是工科的人可以明白的,文科請跳過。引擎跟幫浦的特點都是「轉動」,要讓轉子跟腔壁能發揮最大的效率,又不會產生高熱,這需要非常高精密的製造與組裝,這其中差別就可能是運轉一萬小時跟只能運轉一千小時的差別。意思就是同樣的時間消耗,一萬小時的價值是一千小時的十倍,當然就以賣家來說汰換率越高越快越好,但這實際上只是在消耗整體產業的產出而已)

謝淑麗指出的一個重點,就在於人口老化的問題,在p27就提到中國一胎化的後果,坦白說這是所有先進國家的問題,但人口問題絕對不是數學問題,台灣兩千萬人人口老化問題,就不會比日本一億兩千萬的嚴重,日本一億兩千萬的嚴重程度也絕不若中國十三億的誇張,雖然就以執政者的角度來看都很頭痛,但實際上這種人口老化造成的資源耗損與工作效能產出降低,根本就是等比級數的成長,謝淑麗提到這一點,但是卻沒有進行更為深入的研究,這顯示了其外交與國際關係研究的基礎,仍然是現實主義考量,所謂的「主流派」。謝淑麗真正想說的是,一個已經「鑲嵌」進世界的中國,其興盛榮枯都絕非中國自己的問題,如果事情這麼簡單的話,那一切都好解決,問題在於中國的政治環境是屬於集體領導的威權體系,會影響政權延續的所有可能都比所謂的國際關係、國際責任來的重要,說的簡單一點就是,台灣的領導人出了錯,最慘就是下台一鞠躬,換人作作看,在中國被抄家滅族都是可能發生的,這要政治領導怎樣冷靜的把所謂「政治領導階層安全」跟「國家長遠利益」脫勾?民主化國家都常有為了短期選舉利益,犧牲長期國家利益的鳥事了,中國為了維繫共產黨政權領導,什麼事情都幹得出來。這也是整本書的真正重點,中國國內威脅的嚴重性,會讓中國領導階層忽視國際壓力、責任,選擇跟民族主義沸騰的民意站在同一邊。

從p69-80都是謝淑麗對中國內部「騷亂」的簡單評析,整體概念就是中共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降低政治動亂」的可能性,就是「穩定壓倒一切」的口號,共產黨政權穩定壓倒一切的意思,也就是說中國可以為了政黨生存不顧一切,具體的作法就是想盡辦法維持經濟成長率,創造大量就業機會,只要人民吃的飽,就不必擔心動亂的問題。不過現實上環境災難、經濟風暴、或是國際危機引起的政治紛爭,最終會使得中國領導人選擇用最糟糕的方式面對美國、日本與台灣(p86)。這理論上來看絕對沒有錯,但也是筆者前面所提到的最大矛盾,請讀者參照p97的一位學者所說,「中國若有新聞自由,他會時常遭到批判,因為溫和穩健從來就不受到公眾青睞。」很可惜的是中國需要的就是溫和穩健,這種內生的矛盾就是中國是一個脆弱強權的最大理由。

二、負責任的大國
當然,筆者也樂見中國成為負責任的大國,但顯然現實上這不大可能發生,謝淑麗的認知要比較白話文的解釋,就是中國必須在「美國秩序」下擔任重要角色,但這很顯然的作不到,作不到的理由絕對不是中國領導階層笨,而是中國民眾笨。以武力解決問題向來是國際解決紛爭的最後手段,但民族主義興起卻使得這個「最終選擇」變成一種琅琅上口的符咒,謝淑麗在第四章中分析了民族主義的興起與煽動,其實是起源自天安門事件後,中國為了轉移國內對於政治訴求的焦點,所做的一種聲東擊西政策,畢竟一群窮農民要暴亂好解決,一群唸過書、有組織能力、又熱血衝腦的大學生上街組織暴動,則是另外一回事,那不如就讓這些無腦憤青去發洩吧,反正最高原則是共產黨領導穩定壓倒一切。換句話說,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排外民族主義正是一切的禍根(p98)。謝淑麗對這些有另一種解釋,所謂的中宣部操作了民意與輿論,因為中國的新聞自由不夠,記者必須寫出符合上意的報導,而且中國廣大民眾除了官方媒體外也真的沒別的管道可以接受訊息,在這種狀況下,形成了一種「正向回饋」,也就是新聞製造民族主義,民族主義份子越來越多,領導階層必須加以重視,新聞媒體投大眾之所好,平心而論台灣也是一樣的作法,但這有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新聞自由度的問題。在台灣雖然新聞媒體各有其立場,與總編與老董相左的記者跟編輯很可能要回家吃自己,但新聞自由讓有不同立場的媒體可以各據山頭,以現實的狀況來說,支持台灣要統一的根本就沒市場,要直接獨立的也不多人,絕大多數都是維持現狀派,這只要分析一下各家新聞台的報導重點就知道,煽情與有廣告效益的比較重要,至於統一還是獨立比較好,根本就沒多少人在乎,政論節目說歸說,但仔細分析其立論,多半都不會超出台灣民眾多數的期望值。那麼中國呢?

顯然,謝淑麗的分析欠缺一個根本性的要素,那就是中國不具備新聞自由才是主因,就算民族主義高漲,在多數人都想要經濟成長下,這種「顧肚子」的需求會超過那些憤青的口號,作者也說了網路憤青多半都是極端意見,那麼新聞自由會造成多少「嚴重後果」?例如民族主義宣傳過頭造成戰爭?別忘了台灣媒體就算一面倒的支持某種現象,但絕對不會完全忽略反面聲音,這並不是這些媒體有平衡報導的職業道德,而是這麼做有新聞價值。中國若有新聞自由,不再是由上而下的指導式宣傳,這將會是短空長多的現象,長期以後將會提供中國領導階層更實際的民意平台,中國領導階層也將不會因為這種極端民族主義而陷入了零和的政治鬥爭,畢竟多元化的民意基礎,可以提供政客多種選擇,就如同馬英九當選後也不能說其他五百多萬人的意見都不重要,就算選舉算票數是如此,他也不會公開這樣說。中國成為負責任的大國還有很漫長的路要走,重點在於其民族主義的問題,而不是領導階層不夠聰明,只要民眾能夠理解到成為大國並不適代表「予取予求」,責任與義務往往伴隨著權力,那麼中國要能夠確實的「正常化」才有可能。

這種分析陷入了一種矛盾,作者謝淑麗本身似乎沒有注意到,那就是既然中宣部有操作輿論,來反向對中國領導階層進行攻擊,成為另一種政治工具,那何以中宣部可以如此大膽?領導階層難道沒有對中宣部進行干涉,甚至是各立山頭加以對抗?如果實際上中國的集體領導是有效的,那麼要求中宣部開始放手進行民族主義的反宣傳,這是最可能的一種作法,如果集體領導根本就是幌子,實際上各權力人士都無不處心積慮進行干涉,那麼中宣部的宣傳就不可能如現在這樣「表面一致」。顯然中宣部與政治局等高層政治機關,都沒有這方面的跡象,那麼最可能的結果有兩種,第一種就是中國高層本身就支持這種作法,第二種結果就是中國失去了改造的時機,只能極力控制民族主義,而不在能夠駕馭。作者的認知是後者,畢竟如果結果是第一種,那麼這本書後面半段都可以燒了。作者在第五章負責任的大國後段,將焦點放在多邊組織與會議上,例如上海合作組織(p151)、多邊軍事合作(p153)六方會談(p154),這些會議的重點並不是作者要描述的,作者依然要描述一種矛盾的現象,就是中國到底要與美國為敵還是為友?這說回原點去就是經典的歷史範例「帕羅奔尼薩」戰爭,雅典在波斯侵略後崛起,使得斯巴達寢食難安,中國的崛起勢必會讓美國心懷疑慮,正如同80年代日本將要買下美國,或是冷戰時期美蘇將會同歸於盡,這種真實的恐懼才是中國要成為負責任大國的問題。

讓我們回到一個老問題,為何日本的經濟起飛在亞洲引不起多少恐懼,反倒是雁行理論風行一時,直到中國改革開放後才讓這理論壽終正寢,反倒是日本軍事正常化,反倒讓周邊國家疑慮不已?但再怎麼疑慮也都只是表面上,台面下大家都很清楚日本的軍事化不過是美國在後撐腰,實際上真的擔心的國家反倒沒那麼多,但中國的經濟崛起卻讓東南亞國家心痛不已,軍備擴張讓人心懷憂慮?這其實是一種比較性的說法,日本的經濟成長是遙遙領先周邊國家,換言之日本成為「核心」國家之際,台灣跟韓國才剛剛從「邊陲」進入「半邊陲」國家,更別提其他連邊陲都算不上的地方,這更重要的一點是,日本軍力受到極大的壓抑,美國海軍執行海上警察任務多年,這個「秩序」從未被打破,那麼何需擔心日本?但中國的崛起就幾乎斷送掉如孟加拉的紡織加工業,東南亞國家的許多模仿南韓與台灣的加工出口區,代工廠模式完全被中國的「世界工廠」徹底擊潰,更不提中國的建軍幾乎就是瞄準美國海軍而來,那麼我們以當事國的立場去思考,海上警察從美國換成中國的好處在哪?東南亞國際秩序從美利堅帝國換成大中華帝國又差在哪?認為這些都不是問題,可以很簡單的從中國提供更優惠的利益就可取而代之,那可真的是錯的徹底。「距離上帝太遠、離美國太近」這句中南美洲諺語決不是左派的夢魘,而是地緣政治關係的具體現象。只要是一個國家,大體上都希望獨立自主,離美國太近的意義就是喪失很大的獨立自主權,但如果中國
可以提供大把鈔票跟援助,那美國的存在是否重要,就是可以討論的問題,反正多明尼加或是海地不需要擔心中國海軍陸戰隊出現在首都附近,這反過來說也可以是用在東亞上,美國的影響力可以被壓低一點,但不代表可以被取代,最起碼美國一營海軍陸戰隊登陸海灘跟中國遠征軍一個師進入內陸,這是完全不同等級的狀況。

中國要成為負責任的大國,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周邊國家的疑慮,柬埔寨需要擔心的是美國要求建立軍事基地,但不會擔心成為美國的一個州,霸權對象換成中國就是完全不一樣的概念,怎麼能確定中國對我方沒有「併吞」的野心?讀者要瞭解一點,美國雖然絕不是和平的善男信女,但對美國周邊國家的實際領土要求,上百年都沒有出現過,就算是跟墨西哥吵美墨戰爭,也不過是歷史問題而不是現實問題,現在哪一個墨西哥人物會宣稱德州是墨西哥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或是美國政治人物宣稱墨西哥應該要併入美國?相反的中國呢?中國當然有很好的理由要收回香港澳門,也有很多的理由要統一台灣,但對於周邊國家來說會怎麼看待?美國是新興國家,並未有歷史包袱,所以根本上沒有固有疆域的問題,中國的固有領土要求到底極限在哪,這才是真正會讓周邊國家心懷疑懼的問題,既然「歷史上」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那麼越南、寮國這些曾經是古朝代勢力範圍乃至於領土的地方,究竟會怎麼想?中國要想的,應該是美國百年以上未「併吞」他國領土,現在也沒多少國家會認為美國要併吞他們,但多半的人都會相信建立美國的「勢力範圍」是一種現在進行式。中國對於領土的要求要到何種程度?中國國民當然有自己的一套看法,但決定現實上的領土問題,還是要看當事兩造決定。

回到主題上,謝淑麗的看法其實很簡單,請參照p175錢其琛的說法,「中國輿論與中國富建設性外交政策之間的矛盾。」中國領導階層很清楚一些問題的關鍵所在,但被民族主義教育的民眾可不如是想,這反過來壓迫到了領導階層施政的空間,這些問題在之後幾章節都會突顯出來。

三、中國對美日台的關係
從第六章到第八章依序是日本、台灣、美國,這也是這本書的最大問題所在,那就是作者描述了問題但沒有作答,提出了治標方案但沒想出治本方法(雖然他本人認為有),這讓這本書變成了一種現象描述的專書,而不是實際解決問題的政策,但這無損這本書的價值,只是讀者要明白謝淑麗本人對於美日台的看法相當的保守與被動,完全是現實主義的觀點。

日本這章節,以媒體作為貫穿主軸,實際上日本雖然考慮自中國撤資,但實際上的數字表示日本還是再加強投資,畢竟賺錢不分對象,但日本民意對中國的疑慮確實是越來越深刻了,要對這部分簡單下注解,就是日本人的真誠道歉,中國人不相信,中國人的誠摯建議,日本人也不相信。完全沒互信的兩國國民,與建立在國民基礎上的政府,要能夠展開什麼對話,那還真的是很困難。作者提到了日本至今沒有負起戰爭責任的問題,這種說法過度簡化現狀,現實上是日本花了大把鈔票,輸出大量技術實際幫助了二戰時期的被侵略國家,但要日本人放下面子道歉,這才是真的問題,這就是另一種矛盾所在,一方面日本自認付出了相當多的戰爭代價(這是真的),但就以前被侵略的國家來說,日本也從未真誠道歉過(這也是真的),所以雙方都認為自己盡到了責任,但也都認為對方沒有盡到義務,從這裡可以看出,鄧小平等領導者,至少擁有可以壓倒一切的影響力,放手經營對日關係,但繼承者江澤民完全沒有這種水準,又害怕統治基礎被侵蝕,所以愈發的鼓動民族主義,越鼓動就越造成政策的欠缺柔軟度,這造成了現在對日關係的窘境。其實有在觀察日本網路的讀者,應該可以發現到日本民眾根本就不怎麼在乎這些問題,尤其是歷史問題,現今一代的日本人覺得這父祖輩的事情,真的是關他們屁事,他們看到的是選出的內閣總理大臣,卑躬屈膝的向中國輸誠,送出了大量的資金、物資援助,換來的卻是中國持續的羞辱與恫嚇,你要這些人怎麼想?謝淑麗完整的敘述中國民眾對於日本的想法,卻忽略掉了日本其實也是一樣,這實在是讓人覺得很不可思議,如此聰明的作者居然會沒注意?

如果說「互相互相」這種俗語是實際的,那麼中國對台政策可以說是天馬行空的代表,只是作者本人沒這種意識,讀者在閱讀這三章節的時候可以發現到,中國民眾的民意趨向、媒體動向被敘述的最多,這不讓人意外,真的有趣的是對於美國民眾的述說不少,日本的講一點點,台灣則是完全沒有,換言之本書最大的缺點就在於作者本人雖然是個中國通,但並不是一個日本通或是台灣通,所以他的建議與分析角度,就以我們這些當事者來看,很多都是「不可理喻」的奇怪。在台灣這章節裡面,謝淑麗的分析焦點完全在於「統獨」上,意思就是李登輝上台後省籍情結被激化,陳水扁加速了這個過程,雖然他在開頭(p224)就說明,僵局的造成是台灣主體意識的抬頭,與江澤民亟欲建立自己歷史地位,強迫性的把共黨政權存續與台灣獨立問題綁在一起。作者在這一篇裡面,許多對台灣的觀察都有失偏頗,而且根本就不重視台灣民眾的實際想法,但另外的一個重點倒是說對了,那就是台灣對中國根本就不那麼重要,重要的是台灣這個問題純屬內部政權考量,在p229就提到有中國專家說的話「關於台灣的輿論完全是被五十年共黨宣傳機器創造出來的。」簡單的說,就是作者很清楚,真的問題在於「一個中國原則」上(p245),毫無轉寰餘地的僵化教條限制了中國領導人,所以根本就提不出吸引台灣的條件,換言之除非台灣領導人口頭接受一個中國這個咒語,但這麼說就等於在台灣政治自殺,反過來中國領導人放棄這個堅持,也等於是政治自殺,簡單的說這是一種零和賽局,非彼即此。就以作者的現實主義背景來說,這麼做簡直愚蠢到家,理論上李侃如的中程協議符合現實,但實際上中國民眾不可能會接受。

坦白說,作者陷入了一個混亂而不自知,p256-p258中作者列出了中國對台的工作方法,這些方法也許作者並不覺得特別,但就跟中國交手過的台灣來說,這種「對台工作」不過就是以前國共內戰的「內部分化」伎倆,稍微有點概念的台灣民眾都知道中國這種作法的意義在哪,更加現實的一點是,也許台灣農民亟欲把農產品賣去中國,但不代表這些農民會因此把票投給「支持統一」這類的政黨,事實上台灣農民大部分還算是泛綠的支持者,中國這麼做的最終目的,是要讓台灣民眾到最後「別無選擇」,政治人物也「別無選擇」的只能接受中國的統治,不管是間接的還是直接的,這絕非作者所想的爭取民心如此簡單,筆者相信中國領導人絕對清楚,無論對台灣再如何的示好,都不可能讓台灣主動「回歸」祖國懷抱,現在台灣民眾要的不光是有錢就好,光是民主與自由這一些台灣現有的,中國就無法提供,更別提一國兩制在香港實施的狀況,台灣民眾有多少人能夠相信中國的
意?謝淑麗認為要有更進步的思維,這是沒錯,但實際上這關鍵並不在台灣身上,以小事大需要智慧,以大對小需要寬容,台灣領導人也許沒啥智慧可言,但中國領導人對台絕對沒有寬容可言,寬容是要當事者認同,不是天朝上國自認的恩賜。

至於美國這一章,筆者必須說「了無新意」,跟其他美國學者所提的並無二致,差別只在於作者對中國比較瞭解,可以從中國內部的問題來分析,但這也對此章形成負面影響,筆者只要告訴讀者,這一章的重點在於這十幾年美中發生的衝突,以及中國媒體、美國國會的角色,剩下的讀者多半都可以拼湊出答案。此章最大的問題就在於所謂的美中貿易逆差,也就是謝淑麗的觀點,美國需要中國,中國也需要美國,所以中國任何的風吹草動都會極大的影響到美國。筆者必須說,作者對中國評價過高了,的確就短期上來說,持有大量美國公債的中國具有一定的影響力,也對美國經濟擁有很大的操縱能力,但要真正的評價兩國的絕對性依靠程度,只要作以下的假設就好,今天美中兩國建立起絕對壁壘,也無法藉由第三國進行往來,哪一國的下場會比較慘?許多美國工廠都外移到中國,這是事實,但在移到中國前這些工廠多半都是先移到中南美洲去,之後才轉進到中國,這是商人本能,但這也代表著中國今天被斷絕往來後,這些美國企業的選擇會是哪一個,但相對的中國卻幾乎沒有選擇可言。作者的理論是類似MAD的相互毀滅保證,也就是彼此依賴程度導致的互相傷害,但就以最基礎的經濟學概念來說,美國的進口替代選擇遠較中國為多,這並不能從貿易數字去觀察,要看貿易的商品種類,沃爾瑪可以把工廠從美國移到墨西哥、移到孟加拉、移到中國,但美國並不需要中國提供的技術,相對的來說中國的能源生命線也是被美國掌握在手上,在這種情況下依賴程度的真實情況,要作很大的修正,純然的從貿易數字去看待,只會得到很大的錯覺。當然這是現實主義者的習慣,讀者不需要感到意外,微調整才是他們擅長的領域。

四、總結
要筆者如何評論這本書?筆者會建議讀者買一本回去看,翻印一本並不划算,350頁的書賣到380已經夠了。這本書的內容具有現實感,很多朋友對國際關係的概念極端欠缺,並不是他們笨,而是他們沒有理解到別人怎麼看待台灣,就以泰國來說,1996年危機的時候,泰國率先表示這是「中國內政問題」,你要罵他們沒道德沒脊椎嗎?拜託,如果是日本,那日本當然要當心台灣被統一後,日本生命線一半以上要經過紅色中國,這種恐懼感可不是泰國可以想像的。

說穿了,作者在最後一章提出的解套方案,根本就是說了等於沒說。中國的內部挑戰極為嚴苛,貧富不均已經侵蝕共產黨統治基礎,醫療公衛體系基本上已經瓦解(這是整體性而言),這些社會主義的特質已經消失,在銅臭味十足的資本主義下要維持共黨統治,這真的是很艱鉅的任務。在p313中就提到,中國最大的挑戰是自己,中國領導人自己把自己逼到牆角,就算與美國、日本、台灣政府和平共存最符合利益,他們也在內部輿論的壓力下不得不強硬起來。作者的建議很簡單,停止煽動民族主義,並培養正面的民族主義,但說真的什麼是正面的民族主義?作者認為就是別在搞那一套「受害者意識」(p314),中國已經是一個強權,你有聽過美國抱怨自己被英國統治的時候多麼慘絕人寰?還是整天恐懼古巴入侵美國本土?其次是要提供私營企業主權力,但這種權力要放到多大?要讓這些新興的企業主進入權力決策中心雖然符合現實政治需求,但並不符合中國共產黨的教條需求。再者要文官領導武將,這就是台灣常講的軍隊國家化的原則,但以黨領政的專制政體,必然需要有支撐政權的根本性力量,毛澤東說的槍桿子出政權可是共產黨的真理,要求軍方服從文官領導,其實是需要定義文官的角色,除非能夠改變中共即中國的思維,不然這必然有根本性的矛盾存在。接著是要鬆綁媒體,坦白說筆者認為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在p316中謝淑麗提到民族主義跟傳媒的關係,但鬆綁媒體真的有用?難道不會產生比民族主義更為嚴重的後果?意即民眾接受到真實資訊後,選擇幹掉共產黨?這一條就抵觸了作者在本書開頭所提到,中共領導階層重視政權存續壓倒一切的基礎。最後是與台灣政府展開對話,對話一定是好的,作者引用中國內部說法,認為只要台灣獨立,中國共產黨必然會垮台,但說實在話,槍桿子出政權的基礎沒變,中國領導階層只要出現強人,可以統一口徑對外,那些憤青的言論又能如何?天安門不會是最後一次,如果領導人判斷鎮壓這群憤青有利,而軍方也支持經濟發展優先,那麼管你台灣獨不獨立,這批上街頭的憤青死定了。問題在於現在中國並未存在如毛鄧的強人,而拿台灣的獨立與否掛勾在共黨存續,其實是很愚蠢的事情,但一個中國原則已經成了「符咒」,要中國領導人務實以對,不預設前提與立場展開談判,簡直是拿自己的政治前途開玩笑。作者認為中國內部必須要先行暖身,因為若這狀況持續下去,美國與中國勢必因為台灣起大規模衝突,這難道就是維持政權存續的好方法?

作者也對美國有所建議,第一就是引導中國與國際合作,收斂跋扈之氣,這理論上沒錯,但前提就是要中國接受美國霸權體系,就算美國對中國不施加任何壓力,不管國會的民意輿論施壓,放任中國自我漸進式的改革,中國怎麼看待美國才是重點,這其實跟中國怎麼看待台灣一樣,大國對相對的小國作任何事情,自己的感覺絕對不是重點,重點往往是在小國是否可以接受大國的「恩惠」與「寬容」,而不是大國自己認定,小布希這八年不也是單方面認定自己的立意良好,但別人完全不領情嗎?作者在這方面的想法顯然沒有貫穿在一起,使得這項建議變得極不具實際意義。其次是保持美國的壯盛軍力,說穿了就是面對中國,還是要拿一根大棒擺在背後,光這一點就不可能讓中國心服口服,就算可以讓中國的鴿派有理由解釋,軍備競賽的下場將會跟蘇聯一樣,但這重要嗎?筆者常常講的,就是絕對性的實力並非民眾觀感,相對的比較才是痛苦的根源,即使讀者理性思考,把標準拉大一點,可以得出中國這個世紀要打敗美國還是幾乎不可能,但就以中國民眾來說,看到自己國家經濟成長、軍力提升,難道不會有一種優越感?一種認為中國是強權,無須看人臉色的優越感?觀諸近年中國輿論走向,不難發現中國民眾這種想法越來越強烈,好像只要強大了就可以為所欲為,一如美國的作法一樣。但作者自己就提到,中國媒體選擇性的報導,從來不解釋美國對外用兵的理由,所以怎麼看就像是一群貪婪的土霸主在欺負人,中國民眾只要一天沒有意識到,成為強權的先決條件是要願意負擔起責任,正如同前幾個世紀,當英國與美國前後成為海上霸主後,自然會收斂海盜行為,盡力促成航線安全與區域穩定一樣,中國領導階層一定有此認知,但若不能讓民眾理解,那麼這種強權大國夢,就會比前蘇聯的共產國際更加的夢幻不實
作者顯然對孫子兵法相當的認同,在加強美國軍力的同時,又要美國不要動不動炫耀武力,這是不是前後矛盾?如果今天美國並非全球霸主,那麼這當然是正確的,但美國創造了這個單極體系,自認為世界警察,那麼你見過警察成天說自己武力落後,面對匪徒不堪一擊?我們在電視上哪一次是看到警政署廣告在努力說服民眾,警察的武裝薄弱、士氣低落…..這種警政署長必然下台一鞠躬,因為民眾就是希望能看到警察發揮其威嚇力阻止犯罪,謝淑麗在這個軍事問題上,犯了最常見的毛病,錯誤的引用時空條件不同的狀況,若今天是日本跟中國對峙,那麼降低衝突的最好方法就是彼此收斂,這種論點絕對正確,但不能用這種十八世紀維也納式的多極和平狀況套用在現在的單極世界,除非作者不認為有單極世界,但這就跟作者全書要表達的概念不一致。

在對外關係上,作者認為不要扶植日本成為軍事強權,坦白說這種立論一樣有問題,理論上來說謝淑麗批評布希政府,用責任與權力均攤的概念處理日本軍事再武裝是錯誤的(p322),但現實上來說這可能做到嗎?如果美國是一個地區強權,那麼大量駐軍日本,直接替代日本的軍力豈不是更直接?但問題美國是全球強權,光伊拉克就讓美國現在疲於奔命,難道幫助日本不是一種上算的作法?反正日本不可能形成對美國威脅,更不可能與中國成為盟友,那麼降低東亞的軍力來增強中東難道不是正確的作法?謝淑麗似乎忘記了「一般均衡」的原理,成為筆者對此書最大的批評之處,也就是一個中國通認為世界只有東亞關係(當然筆者不相信作者如是想,但若這本書只提中國的相關關係,可能就不會這麼糟糕,偏偏作者想要提出實際作法,這些作法就是很標準的挖東牆補西牆)。至於兩岸議題,作者顯然對美國有更不切實際的想法,的確就以中國的立場來說,不預設立場對台談判是很上算的選擇,但美國必須在兩岸對談前把話講清楚,美國的基本立場是怎樣,作者就認為2006年美國國務院要求陳水扁遵守四不一沒有,並以不讓陳水扁過境美國做為懲罰,是一種正確的作法,但相反的來說,中國不遵守其諾言美國要如何懲罰,顯然謝淑麗沒想到,這完全是現實主義的考量,因為中國比台灣強的多,所以美國要跟中國談判台灣問題,至於台灣要不要跟美國協商中國問題,就沒那麼重要了。這種作法台灣民眾會接受?作者很清楚台灣民主化後越來越難預料,卻又提不出實際的解決方法,遂讓這種「兩岸對談」的建議流於空談(這當然是廢話,難道兩岸不想談?就是因為有很多問題才談不起來)。換句話說,謝淑麗認為中國被冷落一百年,現在是應該還給中國應有的尊重,卻在同時認為台灣被冷落了二十年,一點尊重都不需要給,反過來說這也正好證明了美國中東政策的問題,猶太人被冷落兩千年需要被尊重,阿拉伯人被冷落了八百年卻不需要,都是標準的大美國主義,作者在其他國家的立場上可以提出共同標準,但在美國立場上就沒有轉圜空間。若要跟中國展開戰略對話(p326),這前提就是中國不把美國當敵人看,前蘇聯也是在經歷過柏林危機、古巴危機後才發現,跟美國打一場毀滅世界的大戰實在很愚蠢,坐下來談談比較好,中國今天的狀況不同於前蘇聯,前蘇聯是平行的大國,降低敵意大家坐下來,中國是崛起的大國,將任何制約中國的外在力量都視為敵對中國的勢力,在這種狀況下要如何能夠展開戰略對話?

筆者對本書的評價相當高,主因是在於提供了完全不同市面上一堆鳥書的選擇,這本書也沒有泛泛之論,因為作者不僅有實務經驗,更有堅實的學術基礎,但筆者也認為,作者太過自信於對中國的瞭解了,以致於本書最後的結論部分,收尾收的實在很難看,單方面的期望高過於實際的實行可能,這也讓筆者在下筆的時候,不得不認為作者謝淑麗教授,是徹頭徹尾的現實主義者,對未來的幻想力極度缺乏的中國通,試圖在現有架構下微調整中美關係,這雖然有利於美國利益,但這絕不符合美國長期利益,因為中國的崛起,就長期來說就是直接衝撞美國秩序,美國有做好這種應對?作者並沒有這方面的說法,筆者也就只能當作作者沒有這種體認了。

最後,還是推薦讀者買回家看,多瞭解一下別人怎麼看待台灣,比自己坐井觀天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