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業主義的疑惑?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幾天,不光是在網路上,工作上也常跟人聊,最常聊到的當然就是現在我們偉大的政府,但很多人也對筆者的說法感到疑惑。

專業主義?

難道專業是錯誤的?這是很多「專家」聽到筆者這樣說的第一個反應,這不奇怪,畢竟我們現在的社會事事都要求專業,不專業就等於沒有地位、沒有收入、沒有尊嚴。

筆者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專業,而是指我們不能受到一種類似「三民主義」那種近乎「神秘」的教條影響(有唸過三民主義的,大概對那種情景記憶猶新),把現在各行各業的專業當成一種主義去膜拜。

專業沒有錯,一個理髮店老闆聲稱根據他用刀多年的經驗,所以可以替你動手術,你一定會覺得他是神經病。但一個聲稱他從做生意多年的經驗中,得到了擔任台灣經濟發展總舵手資格的政客,卻還得到不少支持者。甚至連筆者的友人都可以根據他在wiki上面的解釋,對筆者宣稱他已經懂了量子力學,很奇怪的是,還真的不少人這麼認為。

筆者摸過不少經濟學的書籍,也看過很多大師著作,更因為筆者個人本科關係,數學程度比這些老師強,所以筆者現在有本事可以去意識型態咖啡館踢館?保證是有命進去無命出來。筆者懂那些高深的數學,看的懂很奇怪的圖表,這都不能做為筆者是一個「專業的經濟學家」的根據。筆者不過是因為研究戰略的需要,必須要對經濟學有點概念才去念,而且經濟學很多概念還蠻有趣的,所以一方面是需要而另一方面是興趣。但要筆者去念一個經濟學位?別鬧了。

說到底,台灣的專業主義,問題出在撈過界太多上。一個專家很容易對自己的能力有過度的評價,尤其以自然科學相關的人特別嚴重,這原因無他,一個理科的學生,數學程度通常要比經濟系的學生強的多,而經濟系學生的數學平均程度,在社會科學領域中已經算高了,對於一般自然科學出身的人來說,自然會覺得很多社會科學的概念,可以很簡單的被「算出」與「畫出」。若真是如此,那些哲學大師都該去死了。

筆者自己是理科出身,對於理科生在想什麼有很深刻的認識,又因為從小大到的興趣(也算是先父的職業),對於社會科學也有相當的涉入,這些年又一頭栽到戰略的領域中,對雙方面都有一些認知與瞭解,也大概知道了雙方的落差到底在哪。

就以軍購案來說好了,台灣要不要潛艇國造,跟能不能潛艇國造,其實是不同的命題。筆者在這方面上請教過不少人,就以技術層面來說,台灣根本就沒有自製的能力,但說台灣「有」能力自製的人,若不是中船中鋼的相關人士,就是那些念社會科學的人。反過來講,以國際關係來說,台灣要不要潛艇國造,其實涉及到的是美中台的三邊關係,在這種複雜的議題上,會認為台灣「一定要」或是「一定不要」的人,多半都是自然科學出身的。

很詭異吧?

這其實就是專業主義過頭的毛病,都自認為自己瞭解也可以去研究其他領域的玩意。社會組的人,對於現代科學與工程的瞭解實在太少,就算他們自認為懂,說難聽點最多不過就是大學程度的皮毛,一個正常的理科大學生,可不會跑去跟他的博士學長說,根據他在wiki上的資料…所以他懂了某個東西,但是社會組的人卻會。自然組的人,對於社會科學中的歷史資訊等的背景極度欠缺,就算他們自認為看很多,但最多不過就是大學生程度的常識,一個正常的文科大學生,不會去認為電視上的名嘴「學養豐富」,但自然組的人會。

很神奇吧?

筆者大學就看過,助教天天晚上收看李X大哥大的節目,並且從中衍生出對國家大事的「專業見解」,而且還深信不疑他的功力很高,那些OO部長都是笨蛋。你說這位助教程度很差嗎?他可以某國立大學博士,程度強的很,不過他對於社會科學的知識,全部都來自於電視跟報紙。

筆者必須說,並不是看了幾本科普雜誌跟書刊,就表示你懂了科學,看過幾本政治學原理跟經濟學概念,更不代表你真的懂政治學跟經濟學,同樣的唸過幾本戰史也不代表你懂戰略。這些東西之所以看起來很簡單,是因為越偏向社會科學的根本,就越難以加以數學的量化,要加以比較分析不是不行,但你如何去評斷「柏拉圖」與「孟子」的思想孰優孰劣?你要從何處去判斷「海耶克」跟「凱因斯」的程度比較高?就算我們知道「楊振寧」跟「朱棣文」的天分不一樣,但兩者的領域不同,你又能如何的去評斷誰比較「強」?

這是撈過界的缺點,但有另一種缺點更加的可怕,那就是只許專家擔任政務官。

這是我們社會的習慣,總認為找對專家去作專業的事情,國家就會上軌道。但事實上常常找了專家擔任高官,結果卻慘不忍睹,事後探討才發現這位專家的用人眼光有問題,心胸太過狹隘或是不懂得打好人際關係。一個領導者所需要的氣質,並不是「專業」可以培養出來的,專業可以培養出這門專業的領導者,但不能培養出一個國家、一個社會的領導者。位居高官者需要的領導能力,可能是他的胸襟、魄力、行動力,也可能是他的用人眼光、勇於任事、協調能力,專業能力有助於這些能力,但很難培養出來。

簡單來說,為什麼歷年來的警政署長,沒人升上去當內政部長?但海軍司令可以變成國防部長?

讀者若能夠對這有所瞭解,相信對於現在時局的「神奇」程度,也就不會感到意外了。

============================================================

ps:麻煩某位仁兄,不要再叫我去寫經濟學的東西了,我可以就戰略學的角度判斷經濟問題,但我不能從經濟學的角度判斷經濟問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