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叫做「你看看他貪污洗錢」? part2

Posted on Updated on


又來了,陳水扁下午被聲押,晚上就接到電話,話筒對面傳來的是:「嘿,你看陳水扁終於被抓了。」

是啊,他被抓了,全台灣新聞台都在報導,你來跟筆者說幹嘛?

照例,這位關心的親戚,還是說了一些安慰話,要筆者不要太難過之類的。

幹,陳水扁被抓,關我屁事,筆者幹嘛難過?莫名其妙。
==============================================================

以上是真實事件,讓筆者一肚子火的,不是誰被抓不被抓,坦白說陳水扁今天到這地步,死活已經對台灣沒有什麼影響了,但顯然就以情緒上的毒品來說,陳水扁抓不抓,對雙方來說都具有某種程度的快感。

不過,這說到頭來不過就是一種心理學的問題,小人物試圖藉由大人物的醜聞來顯得自己偉大的卑屈心態。當一個人不能藉由肯定自己獲得自由,必須要藉由獲得同儕、鄰居或「自己人」的肯定才能得到快感,這個人並不算是自由人。

罵完了,開始掉書包。因為筆者想到,台灣之所以一堆人瘋樂透,還會買算明牌的程式回家,這種腦袋瓜不知道在裝什麼玩意的人還真不少,難怪台灣現在只有立場,黨同伐異的結果得利的都是操作的政治人物。邏輯糨糊的結果就是什麼都不會,只憑爽來看事情,難怪連教育都失敗、科技沒發展、工業不進步。

不知道讀者有沒有在高中學過「機率」,高中數學都會上到排列組合,把機率的概念講授給同學聽。照道理說,自然組都唸過機率,應該要比社會組的更有邏輯才對,但今天筆者看到一堆沒邏輯的笨蛋,自然組出身的反而比社會組的多,這是怎樣?

以丟銅板來當例子好了,我們都知道銅板只有正反兩面,所以每一次丟銅板,每一次丟出正面或反面的機率,都是各二分之一。丟第二次的狀態,一樣是正反面機率各半,但是若要把第一次的結果列入「整體」計算,那麼第一次正面且第二次也正面的機率就是四分之一了。簡單的把圖畫在下面

第一次          第二次                                 第三次
                                                                   正面1/2正面正面正面 1/8)   
                      正面1/2正面正面 1/4)        
                                                                   反面1/2正面正面反面 1/8)   
正面1/2      
                                                                   正面1/2正面反面正面 1/8)   
                      反面1/2正面反面 1/4)   
                                                                   反面1/2正面反面反面 1/8)   

                                                                   正面1/2反面正面正面 1/8)      
                      正面1/2反面正面 1/4)         
                                                                   反面1/2反面正面反面 1/8)   
反面1/2      
                                                       &nb
sp;           正面1/2反面反面正面 1/8)   
                      反面1/2反面反面 1/4)  
                                                                   反面1/2反面反面反面 1/8)   

相信這多數讀者都看的懂,但還是稍微說明一下。
基本上,每一次丟銅板,機率都會是獨立的,也就是說個別丟的每一次,正反面機率通通是1/2,但是把丟兩次當作一個整體來看,就會產生四種結果,也就是說連續兩次正面的機率是1/4,先反面再正面也是1/4。連續三次當作一個整體,那就會有八種結果,每種可能性都是1/8。

再看下面的例子,如果一個大前提是,每一個事件的成立「可能性均相等」。

馬英九十月           陳雲林來台與否                    陳水扁貪污被收押與否
遠見民調滿意度                                                                                                    
                                                                         
押了1/2超過來了押了 1/8)   
                             
來了1/2超過來了 1/4)        
                                                                        
  沒押1/2超過來了沒押 1/8)   
超過三成1/2      
                                                                          
押了1/2超過沒來押了 1/8)   
                             沒來1/2超過沒來 1/4)   
                                                                          沒押1/2超過沒來沒押 1/8)   

                                                                          押了1/2不到來了押了1/8)      
         &nbsp
;                   來了1/2不到來了 1/4)         
                                                                          沒押1/2不到來了沒押 1/8)   
不到三成1/2      
                                                                          押了1/2不到沒來押了 1/8)   
                             沒來1/2不到沒來 1/4)  
                                                                          沒押1/2不到沒來沒押 1/8)   

在這三次事件中,唯一發生的事情是「不到-來了-押了」,所以機率是八分之一。今天如果要把馬英九民調有夠低,怪到陳水扁沒有收押,那麼你必須先證明這其間的關連性,一旦證明後,機率也就不會是平均相等,而會是完全正相關,有可能民調超過三成會跟陳水扁收押有99%的關連性。

如果你認同這種論調,你就輸了。因為這還是沒有任何相關性可言。首先,筆者排列這三個事件,就是依照時間點來排的,民調是十月做的,陳雲林才剛走,阿扁剛剛才被收押。那麼時間點的條件不同,你如何判讀其相關性?根本就不能。除非你能在做馬英九滿意度民調的前半天,把陳水扁抓起來,才能對這個相關性做出合理的解釋。換句話說那些名嘴鬼扯的理由,就是因為他們拿一堆沒有關連的事件,來佐證民調問題,簡稱亂講。

要與銅板丟擲的問題做比較,就是你「同時」閉上眼睛丟兩顆銅板,在你無法確認兩顆銅板的狀態下,將兩枚一模一樣的銅板丟出,這時候的可能性就會比較單純。

第一次
正面正面 1/4)
正面反面 1/4)    反面正面 1/4)    
無法判斷銅板的差異,兩者狀況視作相等。     
反面反面 1/4)  

換句話說,雖然是兩枚銅板,但因為同時丟又無法分別其差別,正面-反面與反面-正面的結果我們無法區別,所以機率變成1/4+1/4=1/2。這就是改變其相關條件的作法,讀者若看的懂,就會發現這其實跟上面的一次次丟銅板,本質上是「不同」的題目。也就是改寫成為下例

馬英九民調超過三成 與 陳水扁收押與否
超過收押 1/4)
超過沒押 1/4)    不到收押 1/4)         
不到沒押 1/4)

但是,讀者一定會發現到邏輯的弔詭。究竟是因為民調超過三成所以沒收押,還是因為不到才收押?簡單說,這邏輯上的詭異,出在於時間點「根本不可能」同時發生,一個人再怎麼樣接收資訊都是有差的,一個對馬英九賭爛但更希望陳水扁被抓的民眾接受民調,那麼他在看到陳水扁被抓的新聞前後做的調查,結果可能就是對馬英九滿意或是不滿意的差異。一個本身就對痛恨馬英九的民眾,不管你陳水扁抓還是沒抓,對他來說只有不滿的可能性。

簡言之,當機率扯上事件,每一個事件只要不是丟銅板如此單純,對於個別民眾,每一個民眾都必須視作「獨立事件」,而且時間點再怎麼接近,也會對結果產生很重大的影響。筆者可以在這邊告訴讀者,事後解讀很簡單,那是因為事情已經發生了,在事件發生後,此事件之機率就等於一。一個確定的事件,你當然可以倒推回去,得到理所當然的結果。真正的關鍵在於「事前判斷」,只有在還沒有發生前,這些
事件的機率才會「獨立」存在,至於可能性的高低,就比較是偏向所謂的資料蒐集,資料越多越可以對可能性大小做出判斷,自然會比較精準的預測到結果。

簡單說,那些電視名嘴鬼扯的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們怎麼會知道「特偵組」偵辦的狀況,從何得知陳雲林幾號幾點到台灣,又怎麼瞭解遠見民調怎麼做的?在他們事先不知道的狀態下,所做的一切預測,都叫做「瞎猜」,就跟你矇著眼睛猜骰子丟出來的數字,理論上你隨便猜,六次中會答對一次。顯然那些爆料立委、名嘴,其答對機率遠比丟骰子要低的多。所以根據「例外可證明通例」的原則,這些名嘴或是立委爆料神準無比,你該擔心的是他們怎麼會知道那麼多,很多資料是他們「業務上不可能得知」的,例如某調查局內部資料出現在某立委手上。

例外可證明通例

這是一個很powerful但是很少人會去注意的概念,例外可以證明通則,這其實違反一般人的直覺,因為多數人總會用例外來推翻通則,不是嗎?

以生物學的經典案例來說。在動物界中,「通常」雄性體型會比雌性大,體積的大小跟其後宮數量有正相關。這是因為有後宮的動物,雄性都會為了爭奪生殖權力大打出手,體型大小往往是勝負關鍵,故體型大的雄性比較有機會把基因傳給下一代,自然容易傳遞體型大的基因,所以一代接一代,雄性的體型就越來越大,雌性沒這種競爭壓力,也就不會增加其體型。但是有一些「一夫一妻」的動物,例如一些水鳥,兩性的體型就不會差距太大,這就是可以用「體型沒相差太大-一夫一妻」的例外,去反證明動物界多半都是雄性的體型比較大的例子。(更有趣的是,通常這種一夫一妻制的動物,偷情的未婚生子女特別多,證明這類動物通常是用搞人妻,而不是登門搶親的方式增加基因傳遞機會。更可以證明雄性不需要增加體型的理由)

好吧,這跟政治有什麼關係?我們拿之前有陳青天之稱號的法務部長陳定南為例子。如果這個政府機關、司法系統與情治單位,都是「剛正不阿」、「潔身自愛」、「守身如玉」的奉公守法,那麼何需要青天大老爺?這豈不是另一個「例外證明通則」的範例?(哇哈哈)

事實上,當你用一個「代表人物」來證明「我方」的清白與自持,通常也是代表「你方」根本也就沒什麼人可以提。當你不斷的說「我方」有誰很誠實廉儉,大概也代表「你方」除了他以外,每一個人都沒這標準。

結論就是:台灣人都是一堆假道學。哈哈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