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汁政治學

Posted on Updated on


嗯哼…什麼是墨汁政治學?別想歪了,筆者只是純粹回應一下一些道德高尚的聖人君子而已。

近來不管是電視媒體還是街坊耳語,好像陳水扁該死到極點,早點抓去關關就好。不過扣掉這些「大眾輿論」,筆者身邊認識的「專業人士」往往見解差十萬八千里。簡單說,念法律出身的對這次的檢察官體系冷笑看出醜,情治單位相關的憂心忡忡的看爆料,說白一點就是,「誰管你陳水扁怎樣」。

陳水扁要死不活很重要嗎?真的那麼重要,為什麼不乾脆一點,把他們家抄九族算了,全部拖去槍斃一了百了,省得看了煩心。不過就算真的誅九族,目前的社會、經濟乃至於教育、產業等等的問題,解決的了嗎?筆者只看到一般人的無能與自大心態,太喜歡當道德法官判人生死,根本就不在乎一個制度長遠性的建立,以及尊重文官系統獨立性。

回到墨汁上來,什麼是墨汁政治學?別把問題想得太複雜,我們先假設有一個魚缸,魚缸中裝滿著清水,假設這個狀態是一個社會最完美無瑕的原始狀態,雖然這種狀態從來就不存在,但為了討論方便,就先當成有吧。稍微唸過擴散原理的就知道,你在一缸清水中滴一滴墨汁,這缸清水會變的怎樣,就算沒唸過也好,等等去裝一碗水,滴一滴醬油進去看看,保證顏色比想像中的要深的多。

實際上的台灣社會,也根本就不會是清澈見底的一缸純水,人性中有許多的貪婪與缺陷,如同七大罪般的烙印在我們每個人身上,這缸水打從我們出生就不是乾淨的,只是顏色有沒有那麼糟糕而已。我們的政治制度,在這缸水中扮演的角色,充其量不過是兩點,第一點就是保障進入這社會大染缸的每一個年輕人,都可以處於相對這缸水比較乾淨,第二點就是循環馬達馬力要夠,讓整缸水儘量可以混合均勻。

只是,當小孩子也都是這缸水中長大的,我們又能怎麼辦?所以透過適當的教育,等於是在水缸旁邊加裝一個濾水系統,可以保障水質可以獲得適當的清理,但政府機關會不會懂得照時間更換濾心?這就是考驗我們的選舉制度了。

好吧,這種墨汁政治學太簡單到白吃的地步,所以不值得看。是這樣嗎?

為什麼我們每一個社會新鮮人過兩年就變的跟水缸一樣黑?那是廢話,你滴一滴清水進墨汁,看看墨汁會不會變的透明,這種屁股想也知道的事情,居然需要媒體上的聖人君子來憂心忡忡。當整個社會就是有夠黑的一缸水,你期望可以選出好的政治人物來更換濾心?別鬧了,你用墨汁洗濾心,濾心怎麼洗都不會乾淨的,你要讓這缸水可以比較乾淨,唯一的方法就是,整缸倒掉重接。

當然,現實中不可能這樣做,所以一缸髒水要能夠清澈,就需要有定期的補充清水以及排放廢水的措施。不管是哪一種設備,一缸水要能夠養百萬名魚,絕對不可能沒有打氣設備、過濾裝置,還要定期做魚缸的保養。把一條百萬紅龍丟到泥水塘裡活不過半天,將一條泥鰍丟到純水中只會讓水變得更混濁。

台灣民眾,如果還在幻想選了一條紅龍當總統,水質就會變得清澈見底,那唯一的可能就是馬達壞了,所有的雜質全部都沈澱到魚缸底部,還順便堵塞了濾心跟循環設備。最後的下場,這條紅龍會因為沒有氧氣跟養分,肚子朝天翻過去。

台灣民眾,如果還在作夢一缸充滿化學物質的染缸,還真的可以養金魚,那這條金魚鐵定是酷斯拉的表弟。

台灣民眾,你還在做什麼夢想啊?還是真的想讓其他國家來幫我們整缸水漏光換掉?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