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與巴勒斯坦(1/18追記)

Posted on Updated on


說實話,筆者對這問題沒多大興趣,倒不是因為以巴之間對錯有定論,而是因為這問題複雜難解,而且根本就不是對與錯的問題。所以本來也沒心思想要寫這方面的評論,但今天看了蘋果日報的這篇社論,筆者的感想實在是好氣有好笑,氣的是國內是無人了嗎?好笑的是評論者自己在說什麼,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難怪911的時候,一堆穿著阿拉伯服裝的教授上台評論,被譏笑乾脆找何雨雯來擔任主講好了,反正他念阿拉伯語系的。

筆者不擬用這些報紙的方式來評論,這種評論淪於「對錯」之爭,無濟於事,筆者用其他的角度來談談。先談談歷史好了。

簡易歷史回顧

首先,巴勒斯坦的問題出在哪?加薩走廊的問題出在哪?如果要深究歷史,那真的是可以上扯兩千年,沒完沒了。比較近的是一次大戰英國在當地的三個協定(條約),講穿了就是帝國主義的分贓,三個互相矛盾的約定埋下日後衝突的種子。又好死不死的,大戰結束後英國也沒遵守任一方的約定,這三個矛盾的協議曝光,讓阿拉伯人覺得他們被欺騙,猶太人認為他們遭到背叛。有興趣的上維基找找就好,這些東西有趣的很,可以當作基本的國際關係基本教材。(還是補上資料好了,1915弗桑-麥克馬洪協定,此協定答應阿拉伯獨立。1916薩克斯-皮克特協定,英法俄協定共同分割奧斯曼帝國的領土,當然包括了現在的巴勒斯坦地區。1917年貝爾福宣言,英外相宣布答應猶太人在不影響當地民族權益下,巴勒斯坦建立民族之家。這根本上就是互相矛盾的,不僅協定之間矛盾,連協定的內容都互相矛盾

更好玩的是,二次大戰沒十來年就打起來,希特勒屠殺猶太人激起廣大的同情,尤其在美國更是如此,這間接促使了以色列的建國,當然啦,剛建國完就被阿拉伯諸王國聯合宣戰,沒人認為以色列撐的下去。在此離題一下,約旦軍隊的將軍還是英國佬,讀者應該就知道當時獨立歸獨立,真的要打現代戰爭……找老外幫忙比求阿拉賜福實際的多。總之,第一次中東戰爭,前半場以色列慘死的很,要不是猶太人大屠殺經歷,恐怕猶太人還不會有這種殊死的肉搏戰勇氣。後來的事情大家就知道了,西方各國調停,以色列從捷克等國家進口飛機跟戰車,後半場戰爭開打,阿拉伯王國軍隊開始潰敗,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當時號稱「同胞」的阿拉伯各王國間,到底怎麼個合作法,這充分證明阿拉真主還是待在清真寺就好,真的要談利益分贓,這還是交給魔鬼來處理比較適合。反正,以色列大勝,第一次中東戰爭,就在以色列幾乎是完全的勝利下結束,大致上以色列現有領土的樣貌,就差不多是當時打下來的結果,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比較一下開戰前後的領土差異,就知道真的開打倒楣的都是巴勒斯坦上面的老百姓,那些阿拉伯同胞拍拍屁股就閃了。(附註一下,雖說當時阿拉伯軍隊表面上有絕對的武器優勢,但當時以色列已經有穩定的移民流入,其中不乏大屠殺的倖存者,這些人對於要打仗維護自己的生存…可是狠角色。敘利亞軍隊在北部就被擋下,充分證明防禦者有心的話,可以利用地利撐多久。最大的戰事發生在中部戰線的耶路薩冷,約旦軍隊把以色列軍都趕出了耶路薩冷。第一次中東戰爭的歷史,非常值得讀者去瀏覽一下。)

這事情對錯就先不論了,但這件事情這樣發生下來,以色列建國後阿拉伯各王國就宣戰,最後還打輸。這像不像是你不滿隔壁蓋了一棟新房子,烙一群兄弟去打架拆屋,結果被打的鼻青臉腫爬回家,人家就順便把他家的範圍往外多畫了一圈,立個牌子「非請莫入」。主動找人打架還打輸,就別哭土地被搶多可憐,又不是人家主動來打的。附帶一提的是,以色列當時戰死人數有數千,聽起來不多,但以人口比列去推算,等於美國越戰紀念碑要多好幾倍,別以為人家是輕鬆獲勝。(這比喻最大的問題在於,誰宣撐多久以前這塊土地是自己的,就跟台灣中國宣稱釣魚台是固有領土一樣,不過實際上開軍艦巡弋的…)

歷史講到這,總之巴勒斯坦的問題慘就慘在這邊,之間又經歷數次中東戰爭,巴勒斯坦人的苦難,真的有一半要怪到這些「阿拉伯同胞」上,反正打輸了我走人,只是面子難看,但原住民可就……

非報紙報導因素

好吧,那你說以色列為何好像不留餘地?其實以色列要是不留餘地,巴勒斯坦人三十年前就死光了,不會留到現在天天丟炸彈到以色列領土上。各位有興趣的讀者,請自己去找一些大約是70年代左右的書籍,有關於巴勒斯坦當地居民的生活等等問題的,你會發現與台灣找外勞有驚人的相似程度。但請注意一點,非法外勞要來台灣,起碼要搭船偷渡,在巴勒斯坦想到以色列找工作,走路就好了,再說以色列在沒有戰爭威脅的狀態下,也不是說不歡迎巴勒斯坦人來做一些工作。這些工作是什麼?跟台灣人一樣,又累又髒薪水又差的那一種,只要想想外勞政策與本勞的衝突,讀者就不難理解以色列偏南部的居民怎麼想。畢竟你被老闆開除失業,原因是出在隔壁那一群難民願意用一半的薪資工作,還任勞任怨不怕操,更可惡的是這批人明明就是跟我們打仗輸的,怎麼會現在我們比較慘?(仇恨是沒辦法消除的,尤其是雙方都有親人死傷的狀況,要人放下這種世代仇恨,根本就是外人自己喊爽的。但就算如此,對雙方的大多數一般老百姓而言,平安過日子還是重要的多,不然巴勒斯坦人也不會每天走路去以色列老闆那上班。激進手段的人是少數,但可以很有效的掠取輿論注意

別忘記,勞工數量永遠比老闆多,選票最終會促使以色列當局,進行一連串的動作來阻止或是限制這些巴勒斯坦工人,但實際上效果有嗎?看看台灣有多少雇主想辦法找非法外勞就知道。所以為什麼以色列的極端團體會用「屯墾」的方式進行佔領?為什麼以色列會有極端的勢力要求徹底封鎖巴勒斯坦?這些東西仔細想想就不難理解,別扯到什麼以色列人天性惡劣是恐怖份子,鬼扯連篇。

這其實陷入一種負面的正向回饋陷阱,當巴勒斯坦人的生活水準因為限制,不斷的向下修正,年輕人越來越看不到未來的希望,這時候極端組織要崛起就不怕找不到支持者。看一看法塔跟哈瑪斯的成立與壯大,壯大到成熟等等時期,配合包括慕尼黑血腥奧運在內的各種恐怖活動時間點,有心的讀者就會發現其中有千絲萬縷的關連性,根本就不是用單純的誰欺負誰來解釋。這個負向回饋進一步的加強以色列極端勢力的成長,他們用選票迫使政策向強硬手段靠攏,這些手段又會進一步造成巴勒斯坦人的生活苦難,這又更讓巴勒斯坦的極端勢力有幾可趁,所以現在以色列會有相當多的人支持用霹靂手段解決問題,就別感到意外,巴勒斯坦
有人願意自殺炸彈攻擊,更不要感到驚奇。更重要的一點是,這些事件從將近四十年以前就開始發生了,在這之後出生的人根本就對歷史糾葛沒印象,課本講的再精彩寫實,都比不上生活中的真實經歷,那麼新生代的人想法會怎麼走?看看台灣二十年來的選舉就知道,不需要講太遠。(不過依照現在年輕人的想法,顯然的父母親的影響還是蠻大的,看來筆者當初估計十年後台灣選舉會好很多,真的太樂觀XD。相對的,以巴可是互相還在死人的…要人和解共生……

以色列揮軍加薩

那麼,這次以色列的攻擊呢?坦白說,筆者不知道他們打什麼主意,只能跟各位讀者說,別聽報紙上面的鬼扯淡,要是以色列只打算消滅哈瑪斯並且迫使巴勒斯坦改變,他們只要把水龍頭關掉就好,現實的一個問題就是,加薩地區的水資源可是以色列控制的,關掉不出半個月,就可以等著巴勒斯坦「私下」派人來「跪求」了,公開的當然是不可能。可以做的方法好幾種,首選就是不包括揮軍進入,雖然以軍事角度來看,以色列的手術刀攻擊非常精準,所謂的陷入苦戰根本是現代人過太爽,戰爭哪一場是打得很輕鬆的?除非是美軍這種可以因為一個狙擊手,就呼叫戰機外加砲兵與直昇機輪番轟炸,將狙擊手可能藏身的地區都打成碎片後才挺進的火力,以色列這種打法已經很「克制」了,換筆者真的要「掃除」哈瑪斯勢力,筆者直接把話跟巴勒斯坦人說,要是藏一個戰士,就轟掉整棟房子,地毯式的從北掃到南。你看看巴勒斯坦人會不會徹底「抗暴到底」。

現實是很殘酷的,巴勒斯坦現在的生存物資,幾乎「完全」仰賴以色列,最起碼的是運輸要看以色列臉色,在這種權力結構下,以色列願意簽六個月停火已經很客氣了,換你是以色列選民,停火這期間巴勒斯坦都是以色列在養,現在每天射火箭到我們頭上,你他媽政府是混吃的嗎?換個方式來想,今天蘭嶼宣布他們獨立,然後每天向台東射一顆火箭,讀者去推想一下這種狀況,台灣的選民會怎麼做就好。以色列的行動不僅想了很久,而且應該有更長遠的打算,只是很多事情資訊沒有攤開來,光是總理出來說說話,誰知道他們到底想什麼。

讀者可以去注意一個訊息,現在的巴勒斯坦政府,哈瑪斯並沒有獲取過半支持,換句話說自從上次哈瑪斯得到多數選票後,這一次就沒有了。說穿了這道理很簡單,革命戰士打打嘴砲是一回事,真的要你穿西裝打領帶治國,你治不治個出東西又是一回事,細節不需多談,巴勒斯坦人民用選票來告訴哈瑪斯,那一套我們領教過了。那麼哈瑪斯射火箭的意義何在?說白一點,當巴勒斯坦民眾發現停火的好處高於開火,他們就沒選票可以拿了,那現在唯一要打破這局面,好讓我哈瑪斯重新「掌權」的途徑是什麼?當然是把這個「和平的虛像」打破啊!說廢話那麼多,對以色列射火箭去。

講白一點,跟台灣的該死政客有什麼兩樣,差別在於台灣的無恥政客靠銀彈,哈瑪斯用子彈。想要掌權不擇手段的心態一模一樣。

巴勒斯坦怎麼做?

巴勒斯坦民眾的最佳選項?坦白說,除了放下武器外沒有別的可能,阿拉伯世界是不可能為了你巴勒斯坦,真的去跟以色列再打一場大戰,打打嘴砲大戰倒是很樂意,國際間的奧援又能有多少?別以為現在西方各國都在聲討以色列,就真的代表巴勒斯坦有未來,這些從俄羅斯到西班牙的歐洲國家,罵以色列的意圖都在於美國,項莊舞劍意在沛公,只要美國還是以色列的最大支持者,那麼這些國家就可以佔據「道德高度」來批評美國很偽善,至於是不是哈瑪斯先動手的?那這根本就不重要,反正以色列只要還擊,就是「不對稱」的還擊。好吧,顯然美國因為兩棟大樓垮掉,就滅掉兩個國家也是不對稱的還擊。

巴勒斯坦在這停火期間,有嚐到多少和平的好處?光看以色列本身的選舉結果就可知道一二,顯然就以色列的想法來說,給糖果吃就可以不被搗蛋,是一種可以接受的選項。但這種結果對於靠著極端民眾混飯吃的哈瑪斯來說,根本就沒得混,再說他們執政期間也沒搞出名堂,除了把責任都推到美國跟以色列頭上,又還能怎樣?別以為巴勒斯坦人是白癡,你我想想台灣選舉就好,陳水扁把責任推給國民黨推八年,現在誰理他?馬英九上來還沒一年就要推責任,「馬上」就被「幹橋」說牽拖。在那種戰爭與和平一線之隔的地方,民眾的感受力比我們想像的要纖細的多。

別以為放下武器,巴勒斯坦就會任人宰割,現實的問題仍然是美國支持以色列,但不支持以色列消滅巴勒斯坦,以色列能造成的既定事實,最多是給予重大打擊,要「消滅」巴勒斯坦?恐怕連以色列人自己都不支持。阿拉法特也是在多年抗爭後才體認到,沒有美國支持,獨立建國根本作夢,阿拉伯同胞的支持都是嘴砲,唯一能做的就是談判。但是他肯談,也是因為他算是巴勒斯坦權力的最高峰,那些不是最高峰的怎麼想?看看到頭來以色列直接開坦克要阿拉法特好好管治巴勒斯坦,阿拉法特還是拿哈瑪斯一點輒都沒,就可以知道人家其實內部鬥爭比我們看的還要激烈。

伊朗的角色?

那麼,這看起來無解嗎?筆者不想再提太多,因為這會打到十萬字都打不完,筆者沒空。只再提到一點,以色列總理今天指控,伊朗在以色列南北方各安插棋子,北邊是黎巴嫩真主黨,南邊是巴勒斯坦哈瑪斯。這種指控有其相對應的道理在,而且很可能是真的。

這怎麼說?筆者也只提一個就好,伊朗雖然是世界產油大國,但其石油的「含硫量」偏高,讀者若能理解這其中的關連,就可以來談談中東「不」和平,對油價產生的影響,伊朗到底可以獲取多少好處。有興趣的讀者只要比對一下伊朗對外的發言、針對的對象以及時間點,在配合一下原油價格,大概就可以心裡有數他們在想什麼。只是要牽扯到他們真的支持哈瑪斯騷擾以色列?這當然要有確實的證據。

但筆者認為這其中的可能性遠高過賓拉登支持,以美國情報單位全力查緝蓋達組織的作為,要是哈瑪斯真的笨到去接受賓拉登等援助,以色列早就獲得免死金牌,直接兵臨城下把哈瑪斯徹底打爆,還沒人敢干涉。只要讀者去看看911後的阿拉伯世界,能撇清就撇清,可以自清的就努力自清,反正這時候絕對不能跟賓拉登扯上關係,除了一個白目的海珊,誰想在美國抓狂的時候去找麻煩?伊拉克戰爭後阿拉伯國家中,腦袋夠清楚的都看得出其中訊息,哈瑪斯要是笨到去找蓋達組織合作,早就死透不會活到今天,他們就是因為是標準的政客,所以才很清楚誰可以碰誰不能碰。也因此,他們的支持者只剩下兩個可能,一種是本來就槓上以色列與美國的組織團體,另一種就是本身夠強大到可以無懼美國壓力的國家。

算來算去,讀者心裡就要有數了,沒
數的請麻煩回家翻一翻中東資料與歷史。

小結

總之,以巴問題之難解的理由,不是什麼正義與否的鳥答案,而是赤裸裸的生存競爭與權力鬥爭,血淋淋的資源分配與利益分贓,其中的爭執不僅僅是國家與國家,還有國家內部也有,不然故以色列總理拉賓不會死在自己人手上,哈瑪斯不會無視阿拉法特被國際承認為巴勒斯坦領導者的事實。要是以為看過幾本歷史小說,聽幾個阿拉伯語教授念一念,這程度就跟清真寺教長發表國際關係評論一樣。

讓阿拉的歸阿拉吧,回清真寺念經對大家比較好。

後評

筆者的後評比較毒辣,筆者對這種宗教人士開金口向來沒好感,管你是清真寺教長還是什麼長老教會牧師。先看一看這些教長的問題。

讀者知不知道,伊斯蘭教傳播到馬來西亞等地,開始受到很大的阻力,原因並不是出在伊斯蘭教義難解,而是因為傳播者的手法很暴力,常常強迫馬來西亞的婦女穿上所謂的伊斯蘭服飾,但去過東南亞旅遊的人應該都知道,這些國家各有各的傳統特色與民族情調,伊斯蘭教傳播會撞牆的理由,多半是傳播的人一知半解,以為去過麥加還是阿拉伯哪邊學過幾年經,就夠格稱自己是教長,可以開始傳播教義。這些人多半都搞不清楚,學到阿拉伯文化跟學伊斯蘭教義是不一樣的,你把阿拉伯文化強加在原有的民族文化上,當地人不打爆你才有鬼。

不講這講太遠,先講講這些上電視節目會戴頭巾「阿拉伯通」好了,今天我們想一下文化的問題,在台灣為什麼民眾不習慣戴頭巾?會戴的人多半是國外來的。這道理很簡單,你在亞熱帶的台灣出門帶頭巾?除非你本身的文化習慣,讓你習慣了這種打扮,不然正常的台灣人誰無聊出門會戴頭巾的?你說法國之前的頭巾爭議,這也不是法國人自己要去戴,而是法國的移民很多,移民的文化要戴。

這些阿拉伯通上節目帶頭巾,要製造效果就算了,如果他們是真的沒事就帶頭巾,那筆者真想問。你是因為阿拉天啟你要戴,還是你從小到大都戴?如果是阿拉天啟,筆者認了。若是從小到大都戴,那筆者也沒意見。如果是因為接觸到伊斯蘭教,接觸到阿拉伯文化,開始心生嚮往,那麼這位戴著頭巾的「阿拉伯通」所說的中東情勢……

讀者您自己判斷一下,這位仁兄的可信度會有多高?你會相信一個扁迷說阿扁沒錯嗎?你會去相信某立委說他頭髮都是真的嗎?評論的客觀性要是有這麼簡單就可做到,世界哪會這麼亂。

=====================================================

(1/6)追記
看今天的新聞,以色列到底葫蘆裡賣什麼藥還是不得而知,而且看起來美國打算放手讓以色列幹一陣子。真的有趣的不是表面的新聞報導,有趣的是隱藏在其中的小訊息,不過事實如何也要等幾天了,看起來以色列真的是只打算攻擊哈瑪斯武裝份子,平民百姓並不打算濫殺,不然現在的死傷應該會…………………多到連布希都要跳出來罵人。

簽以色列想要的協議?這其實沒什麼道理,以色列應該也知道哈瑪斯只要還有外界援助,就絕對不會簽約,簽了也不會遵守,要是會遵守約定,今天也不會到這局面。要說逼迫其他巴勒斯坦組織上談判桌?這實質意義也不大,巴勒斯坦又不是阿富汗,可以找部落長老來個別談的。要說這是以色列大選考量?那這時機也太爛了,為了美國總統換人?這倒是說的過去,但跟美國實際對外政策的一貫性差很大,奧巴瑪不可能會自己跑去開記者會要以色列住手,一定是徵詢所有意見後才會決定,這就變成與現在的狀況差不會太多,頂多是表面的功夫作足,實際上跟沒做一樣。要是美國換了一個「好像」跟阿拉伯有關係的總統,馬上對以色列國策就180度大轉變,那美國就不是美國了。美國會強不是沒有原因的,少拿台灣這種三等民主素養的國家去衡量對比。

要清楚以色列的想法,可能要從軍事行動下手的地點與對象來反推,不過目前有的資訊都是報紙講的,實際上也不清楚。軍事行動也要看其針對的目標,目前還在初期階段,實在很難明朗化。這時候在說以色列想什麼的,大概都是拿水晶球用猜的,反正六個評論家中只要有一個猜對,這機率就比丟骰子高了…….
=======================================
(1/8)追記

擊中學校喔,大屠殺啊……如果以美國一般刑事案件的習慣,超過五個人喪生的血案就會被稱做大屠殺,依照伊朗總統的定義,死六百萬人也不能算是屠殺,屠殺必須有先決條件。看來台灣人真的過太爽,除了聲光刺激的消息可以滿足其道德的爽度外,其他引不起台灣人的興趣。不提巴勒斯坦,光是非洲現在有內戰的,之前打過內戰的,哪一次打下來不是死幾千幾萬?還人吃人,連骨頭都不剩。這些事件背後的成因,往往都跟法律面、道德面完全無關,相關性最大的原因,通常不出兩種,一種是經濟性的,簡單說就是吃不飽穿不暖,或是看隔壁家的人過太爽自己很賭爛。第二種就是情緒因素,例如宗教領袖說某些異教徒該死,某些政治人物說某批人掠奪他們的資源。但大體上經濟因素很重要,沒有前者往往後者也作用不出個鬼。

以巴的問題,要去深究的話,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開中東地圖,研究當地自然資源以及包括可耕地在內的各種生活資源的分佈,腦筋清楚的讀者查清楚後,馬上就可以對衝突有一個大致的概念在。有些事情真的要清醒點,在台灣很難想像的基本生活問題,在當地可能是生死交關的生存問題,宗教因素?歷史情結?很多都是一種藉口而已。當然,兩個團體的對抗很複雜,但更複雜的還要連團體內部的內鬥也算進去,但依照這幾天一些討論區的討論,顯然對正義的台灣人來說,每一個團體都是鐵板一塊,想法都很單純,有一方必定是邪惡的。

筆者的估計可能也過頭了,以色列可能真的沒想太多,在那種「與問題共存」而不是「解決問題」的地方,也許真的沒有想到幾十年後的事情。不過嘛……以色列真的承受不起這次失敗嗎?若是如此,那巴勒斯坦人的未來真的就糟糕了。

=======================================
(1/18)追記

還是看不懂以色列要幹嘛,只知道目前大致達成作戰目標,若以目標看,大概就是把哈瑪斯的高層打趴,截斷通訊這些手段,不然要真的「殲滅」應該是做不到。只是這樣做的意義在哪?看來真的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去推,以色列很可能打一開始就不打算解決問題,只想讓問題控制在自己的手掌心上,畢竟之前哈瑪斯跟真主黨的問題逐年失控,直到以色列無法控制的地步,必須花費更多資源才可以重新奪回掌控。

如果真是這樣,那巴勒斯坦人的命運會比想像的更悲慘,不過並不是以色列單方面搞的。大概跟台灣政客鬥爭,差不多的狀況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