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評與分析-「2010大崩壞」

Posted on Updated on

本書「2010大崩壞」,作者為Harry S. Dent, Jr.(哈利‧鄧特二世),是一本非常有趣且值得思考的一本著作。值得思考的是,他所使用的方法論,趨近於戰略學中的一種「勢能」概念,有趣的地方在於,他使用了跨領域的幾種方法與知識,用了錯誤的方向,得到了正確的結果,雖不完美但總比沒有好。還好他個人沒有宣稱自己是大預言家,不然應該可以賺更多錢。

內容簡述

這本書的簡述都在博客來的內容簡介中說的很多,筆者不多談已經講過的。重點在於,他主要的方法,是把「人口」這一項因素列入經濟考量,最大的不同是他並沒有把人口當作數字來算,他的概念很像是在討論不同世代的人,其消費力的使用與花費對象,從此而生的一種人口修正法。簡單說就是把不同年齡的消費力拆開來一一分析與計算,得到未來十年後的變化,並以此為基準作為經濟長期趨勢預測的標準。

簡評


作者提出的概念,嚴格說並不是非常了不起的,了不起的是他真的很認真的看待這項說法,並且努力的應用在現實生活上,還真的讓他找出一些基本的趨勢關連在,但要說他就是趨勢大師?那筆者覺得還真的是可以拿大前研一來比擬,筆者向來不認為有啥勞子趨勢大師,只要你對目前世界狀態的知識夠多,理解的範圍夠廣,其實未來幾年的宏觀狀況真的可以抓個大概,差也差不到哪去,問題在於一般人在預測趨勢的時候,常常犯了兩種毛病。

1. 自以為是,視野狹小死守自己的領域,又鄙視其他領域的專業,以為自己的那一套足以橫掃天下。
2. 不肯認錯,多半的人都好面子,當發生預期外的事情,最常幹的是當作沒看到,而不是列入修正。

所以這本書最大的價值在於,他提供了很多不同的角度切入,提供了多樣化的思考。最重要的是第二章「驅動經濟的基本趨勢」,這一章講的是「人口週期」以及「技術週期」,具體來說就是,人口週期包括了一個年輕人從小到大的成長,然後結婚生小孩,會在他幾歲的時候購買最多的產品,接著步入老年期,開始減緩消費養老。作者的意思很簡單,年輕人開銷大沒有生產力,造成通貨膨脹高漲,中年父母生產力最高,消費力最強,是驅動經濟的火車頭,老年人退休養老,不需要在多花錢養小孩,所以儲蓄變多(這算造成通貨緊縮的原因嗎)。這個週期大概約40年一輪,至少筆者認為,40年這個數字不算太離譜,因為這跟作者所說,壽險精算師的一些計算數字還蠻符合的。

人口週期就是作者在意的第一個指標「消費潮」,哪一個年代的人開始大量消費,自然會大量帶動經濟發展。

技術週期是第二個重要的指標,作者的意思是,每隔㘰到㠰年會有革命性的新技術發展出來,徹底的改變目前所有的通訊、運輸與工作模式,這會連帶影響人們工作與居住地點的選擇,連帶的政治、經濟模式也會跟著變化。好用的指標就是S曲線,S曲線就像是一種「相對次數累積表」,在前期的創新期,產品會很貴很不便利,只有有錢人消費的起,但不久之後就會開始產生量產的工業方法,大量生產的結果進入了成長期,這時候價格已經逐漸便宜到可以被多數人購買,這時候的整體成長非常快速,迅速的從普及率1成到9成,但隨著市場的飽和,可以推銷的對象就越來越少,進入到成熟期後就只能依靠別種附加價值來提升競爭力。

把話講白了,每一個在職場工作的人,稍加對產業有所瞭解,都會知道產業就是如此,所以這條規則也說不上了不起,只能證明絕大多數的人要不是「朦懂無知」除了賺錢什麼都不會思考,要不然就是「拒絕相信」已經發生的現實,把頭埋到沙堆中以為世界沒有改變。而且作者犯了很大的一個錯誤,他把技術週期的大趨勢弄混了,技術之所以有週期的理由,除了產品的普及與否外,還要跟現有的工業技術相比較,也就是「現有的產業都是踩著前一個產業的屍體」這條定律,這就是為什麼作者提的法則,在第三世界國家幾乎不適用,除了第三世界國家的平均壽命短外,更重要的是他們什麼都沒有,所以也不會有什麼現代化工業可以普及各種產品,你在現在的台灣有一個想法,這個想法如果好用,也有商業價值,不出兩年就在市場上普及化了。

但技術週期最重要的一個觀點,是隱藏在其中的「教育」、「文化」兩大特性,作者沒有說,除了證明他自己也犯了他自己說的過錯外,並不能說明什麼,但我們還是要看一下作者的說法。他的意思是說,80年一輪的經濟循環週期,會經歷「創新期」、「成長期」、「淘汰期」、「成熟榮景期」四個階段,然後泡沫破掉,等待下一個創新期產生。這個過程最重要的因素在於,20幾歲的年輕人創新能力最強,帶動了一批新的創新,第一世代的人可能會徹底改變已知的世界,第二世代的人比較會是依循前人成功的經驗改弦易轍的推動改變,所以把技術週期跟人口週期合在一起,幾乎就成為無往不利的分析工具。

坦白說,這很像是廢話,這跟華爾街名言「行情總在絕望裡誕生,半信半疑間成長,充滿憧憬下成熟, 而在希望中幻滅。」根本上是一樣的東西,新技術的出現,多半是在舊技術幾乎無法改變現狀下,在對舊技術絕望中才去發展的,也只有這種徹頭徹尾的改變才可以把世界煥然一新,但新技術的出現,讓多數人產生希望,也讓守舊的人抵死反對,在相信與反對的兩種力量拉扯下,新的利益集團逐漸成形,舊的集團則漸漸崩潰,在成長期的大規模試驗,促使了技術的成熟,一旦這些技術被證明可行,那麼就開始有越來越多的人投入其中,這時候社會輿論與觀感都改變,多數的人都對未來產生憧憬,一段時間過去了,越來越多投身其中的人發現到,好像這一切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也許是時機不對,也許是其他的原因,總之利益越來越難獲得,讓人越來越不知道未來在哪裡,當後來進入社會的年輕人發現機會不在,那些老頭都越來越像當年他們自己吹噓打倒的對象,憤怒與不信任感越來越重,最後舊秩序就逐漸崩壞,新世代對現況不再有希望,自己開始找尋自己的路…

好了,這些故事各行各業都有,不過敢大規模提出的,作者倒算是先驅,至於後面第三章之後,教你怎麼去看待未來的房市、股市,怎樣資產配置,筆者認為價值都不大。關鍵處在於,作者本身大力宣揚的方法,自己也沒有做到。

眼尖的讀者一定會發現,作者的這套方法,說穿了就是「非線性思考」,那麼何謂「線性思考」?我們以考大學當作標準來說好了,線性思考就是認為,現在
有熱門的科系,念下去以後進入職場就可以有穩定的工作,生活無虞,所以未來也就一切都好…,這顯然讀者大概都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非線性思考呢?非線性思考的問題不在於是「非線性」,而在於你的思考「曲線」是什麼,不然跳躍式的幻想也是一種非線性思考啊。如果對數學有一些概念的讀者,大概可以知道,一般的非線性思考,大概的思考曲線都是指數、對數等的變化,如果我們以大學考試來講,就是你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狀況,但你知道現在這些熱門行業等自己畢業後就不熱門了,但你知道基礎的工業不會消失,所以你選擇了一個沒什麼人覺得有前途的科系,但是這科系可以教你很多基礎,時機來臨機會就是你的。

這講的很玄,但也是筆者要說明的,作者本身就犯了線性思維的老問題,就是認為未來一切都會依照某一個模式去走,換句話說,就是作者發展了一套非線性的模型,然後用線性思維去思考非線性模型的發展。舉一個簡單的例子就好,S曲線講的是一個產品從創新到普及、成熟的三個階段,那麼你知道每一個階段是幾年嗎?我們不可能知道確實的時間,我們只能知道臨界點,臨界點就是,以電話為例子,每一戶人家擁有的電話數量總是有一個限制,台灣平均三房兩廳的格局,就算給他每一間都一隻,也了不起五、六支,確實有極少數的人會裝幾十隻電話在家裡,但多半的人都是介於1-5隻這個範圍,所以你可不可以在電話機的創新期,就知道整個產業最後的飽和點在哪?這我們可以知道,但你怎麼會知道同時間有多少人、公司會投入到這一塊產業去,加速其飽和的速度?如果我們十年前就知道今年會飽和,那這鐵定是瞎猜的。

所以作者的問題在於,他講了一個很簡單易懂的模型,這套模型大多數時間也都是對的,但是對於微觀的預測實在是沒有什麼效果,作者說2010年會大崩壞,筆者也完全相信這可能性很高,理由說穿了是因為今年是2009年,如果現在是1999年,筆者預測2010會大崩壞,然後也真的發生,這才算厲害。作者不斷強調他預測了90年代的榮景,這不正好說明了,時間拉的越長,連作者自己也都只能有一個概略的時間,不能給予精準的時間點嗎?若真的這麼神奇,他應該是在80年代,預測90年代哪一年股票到萬點,房市翻兩翻,然後什麼時候泡沫爆掉,多少人去跳樓自殺。作者什麼都沒有提,他強調自己預測的大趨勢,正好說明了他也只能預測一個「時段」的狀況。

別忘記了,今年是2009年,明年會不會大崩壞?相信讀者問問周邊的人,相信明年會有大問題的,應該不會是少數。那我們要不要預測一下十年後的狀況?套一句CIA的話來說「成功的話無人聞問,失敗的話天下皆知」。這句話改一下就可以了,「失敗的話無人聞問,成功的話天下皆知」。作者預言成功,十年後他會獲得很大的尊榮,預言失敗的話,十年後會有人把他抓出去痛扁一頓嗎?

以筆者研究戰略的角度來說,什麼都不知道的這種狀態才不可怕,你知道會發生什麼狀況,但不知道什麼時候、什麼地點、規模多大,這種只知道一半的狀況才恐怖。作者講了一個恐怖的狀況嗎?答對了,因為你我可能在還沒等到燕子回來,就已經先橫屍路旁了。

分析

以這一本書來說,其中提到了兩個很重要的概念,但這通常很難被一般人接受,主要的因素都是在於,這違反一般人的直覺。

第一個就是「線性思考」,筆者也常提到,一般人習慣線性思考,認為發生了A,就會產生B的結果,所以下一次也應該會一樣。這種線性思考並不難理解,這是從「注重短線」的人類天性而來,在生物學上的解釋是,古代人類很難想到幾年後的事情,因為包括猛獸、天災,甚至人吃人都算在內,根本就無暇去規劃長遠的事情,當人類還在跑給猛獸追的年代,「風吹草動」或是「草木皆兵」並不是愚蠢的行為,這是一種最適的生存方法,畢竟誤認猛獸在附近就趕快跑、爬樹躲,了不起就是跑一段路,總比真的猛獸出現被吃了好吧。這造成了一種習慣看待短線的思維,畢竟在明天會不會死都不知道的年代中,注重長線的規劃其實一點都不實際。

第二個觀念就是「認清現實」,這是很難的事情,多數人的心理都會傾向相信已知的事物,偏好以現有的一切解釋未知的事情,真的未知到無法理解,就乾脆推給超自然力量。這想法其實大有問題,作者提出的週期概念,就是一種景氣循環論的修正,他提出的概念很新潮嗎?一點都不,人口的世代變化概念自古皆然,問題在於我們要不要去接受而已。這關鍵就是卡到一個「既得利益」上,如果今天你是一個工廠高階主管,拼鬥二十年爬到這個位置,薪資優渥權力在手,要你承認未來局勢數年內就有變化,現有一切都會快速崩解,你大概會不肯相信。多數人都會傾向找尋符合自己既定想法的答案,而忽略掉一些確切的變化。作者提出的算長期趨勢,這種趨勢基本上是不會錯的,但多數人遇到這種趨勢變化,最常見的反應都是「一笑置之」,這已經是心理學的問題了。

筆者無意批評作者胡說,作者點出的是現實,只是作者猛力批判現在的經濟學界,不懂得應用科學方法的同時,他自己也犯了這種見樹不見林的毛病。首先就是融合人口統計的方法,這雖然好用但是缺乏彈性,得到的週期雖然真實但是週期的時間長短卻無法事前修正。以作者提的概念來說,一般人都在中年開始有最大的生產力與消費力,年輕人經驗不足還需要訓練,這些是「普遍」的事實但卻不是真實。因為這種說法就是建立在一種「長期可預測」的前提下,本身就是線性思考。以現實的各國條件來看,這些年齡層的變化都需要作不同程度的修正,更糟糕的是,全球化把各國距離拉近,原本算是「封閉系統」的世代變化,現在突然開放到全球規模,這個封閉系統一下子變成從國家拉到世界程度。換言之,作者的問題出在,他的一切修正方案,基礎建立在美國本體上,當美國是最大的經濟體,這預測多半不會有問題,但全球化之後呢?容量突然變大,一切也就都有所變化。光是作者預測的區域衝突,以筆者個人的角度來看,談不上是可笑,但也說不上是真知灼見。

以戰略的角度來看,一切的成因都來自於「摩擦」,中國與印度快速崛起,日本也逐漸要擺脫被佔領國的陰影,東南亞諸國也都不甘於弱國的地位。當中國與印度競相開放,大量吸引外資進入,也同時將東南亞諸國的機會給搶走,就以中印兩國的角度來看無可厚非,但就其他東南亞諸國的角度來說呢?這其中隱含的就是權力與位置的不協調,不協調不是客觀的,是主觀的認知。中國無疑的已經是世界的一級強國,但距離世界超強的距離還遙遠的很,但當中國的心已經放到超強上,自然會產生不平的感覺,同樣的俄羅斯、印度都有不同的感受。唯一不變的就是美國超強地位的難以撼動,在這種狀況下,怎麼可能會幾十年平安無事,區域衝突一定會發生,問題是「何時」、「何地」、「規模大小」
不是會不會發生。

作者認為會發生,還定了一個時程表,以筆者的角度來說,就是最大的笑話。會不會發生毫無疑問,問題是時程表的訂立,簡直就是莫名其妙,以台灣當例子來說好了,假如中國明天就要打過來,那不用說一定是全國警戒,軍隊升高狀態到最高級,搞不好連宵禁都會有。假如中國是下個月打過來呢?狀況會升高但不會維持最高級,民眾會被告知狀況的對應,以及一些出入境等的基本管制。假如中國明年打過來呢?假如中國五年後打過來呢?相信讀者已經看懂這其中的差別了,軍隊不可能維持最高警戒十年,任何鋼鐵的士兵都會受不了,民眾也不可能接受十年以上的宵禁與各種社會管制,意志在堅定的人都無法接受這種作法。那筆者今天說亞洲十年內必有衝突,這不是跟沒說一樣嗎?

作者這本書最有趣的地方,在於他拉了長期的預測線,但是卻忽略其他相同重要的趨勢線。筆者舉幾個當作例子,其一就是世代交替的問題,在農業時代,老農的經驗無疑最重要,所以農會的主事者常常推選地方上最有經驗的老農出任,原因也在此,畢竟他經驗多,對於天候等的預測往往比年輕人準。這關鍵在於,農業是一種長期的投資,今天播種到明年收割,其中的變數雖然多,但不至於無法應付,而且多數的變化都屬於可以被預測與損害控制的範圍內,若非如此今天農業不會發展起來,人類也不會出現高度文明。但在工業時代,一項嶄新的產品出現,就足以顛覆整個產業界的發展,例如電燈的出現就讓煤氣燈一蹶不振,不過燈的概念上是相同,更重要的發展是隨著電力設備的建構,這就是作者在提的一種變化,畢竟從輸送煤氣的管線變成電線,住家的建築與設計也要改,都市的整體樣貌也會要改一改。在工業時代中最重要的變化為何提電力?因為電力的出現,讓工業的生產具備了連續性,電燈的出現代表穩定便利的光源,可以拉長人類的工作時間,換言之「大量生產」若沒有以電力為基礎,根本就變不出來。

為何說是世代交替,在大量生產的年代,任何的產品從出現到普及,需時可能不超過十年,現在網路更加發達,一個好用的新產品出現到普及全球可能連一年都不用。聰明的讀者可能已經看出問題所在了,當生活周遭一切的變化,在我們一代人的歲月中就見到不只一次,每一次的變化帶來的觀念落差都不是一代人可以解決的。只要想像一下,現在我們突然沒有了網路與電子郵件,世界的步調會變成怎樣,但對於年紀超過50歲以上的人來說,無法想像現在年輕人獲取資訊方法的人也不在少數。以戰略的角度來說,問題就出在這裡。

當具有看出、解決問題能力的人都還年輕,掌握資金、權力的人都還沒老到進棺材,這會發生什麼狀況?我們不需要聽大學者講古,我們周遭晃一圈就知道了,多的是五十歲的高階主管根本就搞不懂現代科技變化的迅速,連帶影響到的社會、文化變動,只會覺得年輕人的一切都是很虛無、不腳踏實地的。這種狀況在台灣很嚴重,純粹是因為台灣的政府管制太多,社會文化又偏保守不肯改變,這可能要再二十年才會產生與今天完全不同的文化觀。同樣的狀況看看日本就知道,日本經歷了多久的歲月,才選出小泉這種怪咖,花了幾十年的光陰,才能選出麻生這種宅首相。本書作者倒說對一個事情,最有生產力與消費力的的確是中年人,因為他們是一個社會中擁有最大權力的世代,足以對社會、政治與經濟面產生影響。

別以為這是不重要的事情,年輕人創意最強、學習能力最佳,但卻最不被重視,代表的往往是一個國家的短視與權力的不均衡。權力的不均衡影響尤其嚴重,這在先進國家都有類似的狀況,其狀況不外乎是這樣:年輕人對政治沒熱情不投票,政客不重視他們,老年人最在乎政治與意識型態,也一定會去投票,往往受到政客無微不至的照顧,中年人介於其中,關心政治的程度不及老年人,但與其總人數的乘積已經足以輕易撼動國家政經情勢。換句話說,年輕人之所以要照顧老年人,並不是因為年輕人有此義務,而是因為一個國家的政治環境(尤其是民主國家)往往對老年人比較敏感,他們不僅熱衷政治發展,也一定會投票,還有多餘的資金可以投入其中,所以一個國家輿論反映出的狀態,往往是反映出老一輩的想法而不是年輕人的思維。

無疑的,在大多數的時候,老人家的智慧都是對的,假如這個社會的變化確實還是幾十年不變的話。但在現在網際網路發達,資訊唾手可得的年代,年輕人唯一欠缺的東西就叫做「經驗」,但經驗不等同能力,尸位素餐的老頭有的經驗可能只是鬥爭,面對時代變化根本無能為力。但社會整體要進步,需要的是哪一個世代的人?坦白說,需要每一個世代共同努力,但當世代之間的落差越來越大,每一個價值觀改變的世代之間沒有多少年,這個權力結構一定會有很大的波動,這也是這二十年來之所以世界越來越動盪不安的真正原因,權力的穩固需要時間,但現在的時局變化,可以給人多少時間?

作者的分析方法之所以有問題,就在於作者把更長期的文化因素給忽略了,不同國家都有其不同的背景,文化背景會影響到不同世代的成長、成熟時間,讀者稍微想像一下就好,一個國家有三個世代,三個世代對經濟的共現有三條不同的曲線,每一個國家都有不一樣的狀況,所以一百個國家會有三百條曲線,全球經濟趨勢要把三百條疊加起來……別鬧了,我們還是用猜的好了,實在太複雜,而且任何一個物算都可能產生數年的時間誤差,這對我們生活在其中的人來說,實在用處不大。

筆者要提的是,作者提出的概念很接近「勢能」的觀念,作者提的是一種大趨勢(Trend),筆者說的勢比較像是一種狀態(Potential)。具體來比喻好了,我們知道水庫會蓄水,時間久了也會老化、淤積乃至於崩潰,為什麼會崩潰?因為水往低處流是自然定律,我們用人為的方式把水留起來就是違反自然的作法,我們累積了大量的水在水庫區,就如同累積了大量的「勢」在那裡。那麼趨勢是什麼?水庫總有一個出口,要垮也不會說垮在後山,都是從壩體開始裂決的,所以你知道水庫如果要崩潰,水的趨勢一定是依照其出口流出去,那麼什麼時候會炸開?這要看你對水壩的維護與檢修,當你確定水壩遲早會崩潰,那麼怎麼知道下游的受災範圍?你知道水文、地形等條件越多,就越能夠知道水災的範圍。

好了,什麼是勢?就是一個現有狀態,這個狀態是不是自然產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知道這個狀態並不穩定。什麼是趨勢?就是一個現有的狀態,知道這個狀態將會如何。筆者為何說作者用錯誤的方法得到正確的結論?並不是說這套方法錯誤,而是使用的方向錯誤,認識筆者的人,大概常常聽筆者說有關於人口、文化乃至於教育、科技的一些長期週期變化,連筆者在家的亂講都可以說出這些道理,那世界上知道這些事情的人鐵定很多。問題出在怎麼用、用在哪?簡單說,我們知道人口的趨勢變化,嬰兒潮世代的人到了中年,也就代表具有
大購買力的人其人口數量最多,這批人將在什麼時候開始對市場產生影響。這就是一種勢的瞭解,我們知道這個狀態將會發生,也已經在發生,那麼嬰兒潮後就是相對人數較少的世代,所以我們也知道那個消費力降低的年代也會來臨,這都是一種勢的瞭解。問題在於我們怎麼知道何年何月何時發生?我們要如何趨吉避凶?

答案是,不同的狀況與不同的程度,決定了我們的應變。簡單說,這種預計某一個世代將會產生什麼影響的趨勢,是要給政治家去作決定的,他們要做出長期的政策規劃。知道哪幾年市場會有變化,這是交給產業老闆去決定的,他們要決定未來公司的營運計畫與方向。那我們個人呢?就如同作者所說的,在這幾年少碰股市與房市。

好了,這說了不等於沒說?現在除了台灣一干腦殘媒體,誰會鼓勵大家拼命砸錢到股市?瞭解趨勢基本上是沒有太大意義的事情,因為趨勢(Trend)是一種動態,勢(Potential)是一種狀態,請讀者牢記薄富爾的話:「當命運之風吹起,歷史巨輪轉動之時,擋在前方的一切都會被摧毀…」,趨勢出現,就是歷史巨輪已經轉動,讀者自己要想一下,想要跳上一台疾速奔馳的跑車有多危險就知道,追求趨勢其實是也只是追著跑。勢之所以重要,是可以讓你瞭解到一些基本的現實,以水壩為例子就是,當你知道水壩幾十年後一定會崩潰,那最安全的居住法,就是住在水壩的上游。

確實,筆者沒有把風險,以及動態變化的條件加入討論,畢竟這不是筆者的論文,所以筆者也不想講XD

但就以筆者個人的靜態PEMC與時間動態的PEMCSE模型來說,作者提到的觀念,是在靜態模型中加入了時間之箭的單純預測,就以長期來說意義並不大,但就以個人投資理財來說,這本書後面幾章還真的很值得一讀。他告訴我們,別把錢丟到那些趨勢往下的地方,例如還在探底的房市與股市,忍耐兩年後,等到一切差不多都快落底了再進場。這雖然只是「沈潛待變」的老話,但能真的做到的投資人可不多,多半的人總是抱持著投機的心態,要忍住可需要訓練。

筆者最後的狗尾續貂,就以瑞典最近一篇人口報告來說,他們的問卷與統計結果顯示,瑞典女性平均想要生養2.37個小孩,這略高於自然替代率的數字說明了,人類的基本想法幾萬年來沒有改變。這更加說明了,以瑞典那種高生活品質的地方,女性想要生兩個但卻只生一個小孩,最大的因素恐怕並不是女性意識高漲到「不想生」,而是對於未來生活沒有穩定感的「養不起」。第三世界的女性會生十個,是因為可以長大成人的大概兩三個,先進國家會生兩個,是因為十之八九兩個小鬼都可以長大成人。比照一下台灣的狀況,這種隱含在人口中的權力結構失衡,大概看得懂的也沒幾個吧(就算看懂,那些老頭也不會承認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