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 – 社會成本

Posted on Updated on

讀者在看新聞的時候,一定會常常聽到「社會成本」這個名詞,例如有人要跳樓自殺,大批警消到場,還可能造成交通阻塞等等。或者是颱風要來了,還是有人要登山,結果失聯找不到,最後花了幾百人搜索跟直昇機救援才把人拉出來。當然,也會聽到有人說,某種活動造成很大的「社會成本」,在本篇會提到這種比較詭異的問題。

一般經濟學對成本的定義,會有「內部成本」跟「外部成本」等說法,這邊要討論的不是這種比較學術的定義,這邊筆者要提的是「社會成本」的「社會是什麼」?「成本又是什麼」?先舉兩個比較簡單的例子。

1.     東海大學遭下毒
在東海大學的例子中,我們可以很清楚的瞭解到「社會成本」最大的效應,一、兩個人恐嚇一下,整間大學上萬人都因此受到損害,這種一個人的獲益卻要數萬人來承擔的狀況,讀者應該可以理解。第二個例子是說,好像這個流感也不強,也有藥可以治,需要搞到一個人感染了全校要停課防疫?這個比較難去比較的是,一個人的生命到底值不值得這樣做?如果是SARS這種傳染力強又沒有特效藥的,多數讀者應該都可以認同這種一人感染全校封閉的作法。但是H1N1顯然沒有SARS這麼誇張,又有藥可以醫治,那是否應該要因為一、兩個人感染,就全校師生停課甚至隔離防疫?
上面兩個例子之所以是好的對比,其實只是要說明「社會成本」這玩意,其實就是比人數的一種算法。東海大學下毒很容易看,是因為這是一人受益全校倒楣的狀況,第二個例子比較難說明,是因為我們還沒辦法對H1N1的「確實威脅」做出絕對性的判斷。有人會認為放任H1N1流行,可能會產生變異種類,造成如上個世紀般奪走百萬人的大流感,也有人覺得這不過就是一種秋季感冒,想那麼多幹嘛。
筆者不對醫學作判斷,筆者要說的是,今天「口罩商人」會不會把H1N1說成世界末日?相關產業的業者,一定會強調H1N1的可怕與重要性,例如賣口罩跟消毒水的,他們最常說的就是那種「無法被量化」的機率,美其名就是「不要造成社會成本」。今天如果可以確實算出,「在乎」或是「不在乎」H1N1,到底會損失多少金錢,哪一種死的人比較多,那當然這沒話可說,不過今天有誰說的出來?請回到這一系列第一篇所說的去想,假如H1N1造成一年100人死亡,比車禍還要低,那我們應該要先管流感,還是改善交通?當我們無法有確實的數字作判斷,這種社會成本講法,多半都是自由心證。
最後在提兩個比較極端又對立的例子。
1.     紅衫軍。(這新聞太久了,抓知識的)
2.     517大遊行。(請看社會成本部分)
兩者都是遊行,一樣需要大量的警察維持秩序,也需要作交通管制,付出的「社會成本」照表面上來看,一定是遊行規模越大越高,簡單說完全不要遊行,就不會有社會成本了。是這樣嗎?
這種社會成本的說法,是政客執政與在野最常拿來「騙人」的鬼話,遊行本身的社會成本怎麼算,如果要從表面的警力、交管來說,無論你遊行的目的為何,都會產生遊行規模越大,成本越高的結果。除非政府完全不派任何警察管制,這還可以「降低成本」。
顯然,讀者一定發覺到其中不對勁的地方,重點在於社會成本的定義「要誰來下」?今天筆者是賭爛陳水扁貪腐的民眾,民進黨政府不讓我去抗議,說我浪費社會成本,那我個人積壓的怨氣,因此造成工作的延誤、治安的不穩,這些算不算社會成本?反過來說比筆者若是討厭馬英九無能的民眾,同樣的不讓我上街去抗議抒發怨氣,是否我也會工作不穩、成為治安的不定時炸彈?
換言之,這裡的社會成本,真正的意思是,「我過的好好的別煩我」,既得利益者、執政黨與相關產業,當然不希望你去遊行來增加「社會成本」。賣香腸跟氣球的小販呢?搞不好希望你天天辦。那…什麼是「社會成本難以估計」?那是因為根本就不知道怎麼算,只好「道德勸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