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不可原諒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幾天有朋友提,有網友問,當然也有人質疑,好像筆者只會罵人,不會看到好的一面。那筆者把原因講一講好了。

頭三天筆者一句話都不說,理由很簡單,嘉義以南全都淹掉了,一年的雨量一天下完,這種天災發生,除了躺著以外還能幹嘛?就跟九二一當時一樣,還在搖來搖去的時候你能做甚麼,除了祈禱以外還真沒甚麼可以做,這次台灣的災情跟美國卡崔那有的比,差別是紐奧良不是山區。

所以,筆者根本就不在乎所謂的救災,黃金七十二小時能救到誰?地震瓦礫有空隙,土石流埋掉的有嗎?九二一當時走山,整個部落被埋掉,你挖土機去也不過是讓自己心安而已,像這次小林村的狀況,看到就知道沒希望了,你救災不過救心酸的。掉到河裡那幾台車跟十幾個人,看到第二天找到的屍體,心裡就應該要有數了。這狀況誰來都一樣,一點都沒錯,換作陳水扁不會更好,找李登輝來做也不會有奇蹟,把蔣經國從墳墓裡挖出來,他也只能兩手一攤。

這是天災,筆者不會去怪天災的問題,至於是不是水土保持、產業政策、國土開發所造成的遠因,這是事後檢討的部分,現在來檢討這個,只不過給人一種你罵那些災民死有餘辜的感覺,一個總統白木到這程度,還會去稱讚被土石流埋兩分鐘的小朋友說憋氣兩分鐘很厲害,這是怎樣?你是過太爽嗎?天災是無法去阻擋的,但至少事後的心靈撫慰,這是最基本的吧。

這種就不提,筆者這次氣在哪?幹在哪?

首先,筆者不認為緊急命令有用,九二一後為了災害問題弄了災害防救法,這法條內容幾乎包羅萬象,問題出在執行面。以法條來看,水災跟土石流分屬不同部會管理,這等於是說事情發生後要依靠部會整合才能處理「水災併土石流」。現在第七天了,說災害防救法沒問題的人,自己回去想一想,如果法條夠好但實行不了,那這是否是好法條?若災害防救法本身無法應對這種大型災害,那就表示這法條本身需要徹底檢討。筆者怎麼看說這災害防救法有問題?這後面一併提出。

第一點,狀況確定太慢。筆者完全認同地震不同水災,在土石流橫行的頭一天,把部隊派進深山無異自殺。但第一天該幹嘛?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理當在第一天就發現到災害問題超出想像了,這可不是甚麼等地方回報,身為中央主管機關,地方沒有定時回報訊息就該主動詢問。如果第一天,地方縣市政府的災害中心連絡不上各鄉鎮,那也該主動確認。總之,災害的回報體系,是從各村里層層回報。這部分到底責任是中央還是地方,其實是要嚴查的,以小林村為例子,當村莊發生狀況無法回報,甲仙鄉就該在一個時間內發現到小林村失聯的訊息,並把消息回報縣政府,縣政府再回報中央。以第一天的狀況來說,地方政府自己都成為災區,縣政府不見得可以知道地方鄉鎮到底是否失聯,訊息的查證非常重要,這是要避免假訊息或是錯誤訊息太多,干擾指揮體系的判斷。

那,中央應變中心做了甚麼?難道只是問問高雄縣跟屏東縣政府,有沒有狀況?如果問了,縣政府回答不清不楚,你中央主管單位理當主動詢問,徹底了解狀況,並了解是否地方需要中央的支援,這才是所謂的地方負責、中央支援,不是甚麼「地方都不說,中央哪知道」,這是屁話。事後我們也看到,屏東幾乎都泡在水中,縣政府自己沒被淹死就很萬幸了,哪有辦法去查證屏東災區狀況,這時候屏東回報的訊息到「無法查證」就可以,畢竟屏東縣政府可沒有特種部隊可以指揮,直接丟到山裡問那些失聯部落,當通訊系統癱瘓,中華電信也束手無策,那不找有中華民國最強無線通信能力的軍隊,要找誰?筆者為何強調通信網路?因為你要了解到哪邊失聯,失聯的地方到底有多少,這才能為災後的指揮與重建作規畫。

第一天,中央應變中心要做的事情,是查證全國災區是否有失聯狀況,最後的連絡時間是甚麼時候,還可以連絡到的地區是哪些。用地圖來舉例,就是你要把台灣地圖擺出來,把可以連絡到的地方標藍色,連絡不了的地區畫上紅色,你至少要知道問題到底多大多嚴重。可以連絡的地方,要確定是有災情但是不嚴重,還是很嚴重只是還可以連絡,亦或問題不大還可以協助其他地方。紅色失聯地區,最優先項目就是連絡上當地政府機關,如果政府機關完全失聯,怎樣就是連絡不到,那你要做的事情不是趕快派一堆卡車送物資,是以最快的速度,不管是警消或是軍隊,趕緊連絡到失聯地區,確認當地狀況。

換言之,第一天要做的,是把狀況搞清楚,並把該準備的準備好。這有作嗎?到了第四天,還會傳出有地方「終於」連絡上,這就是不可原諒的原因之一。

第二點,通信網建立太慢。在失聯狀況確定後,最急需的就是要確定當地狀況,你不能用勇氣跟幻想,來推測哪些地方需要甚麼。重災區可能死傷慘重,連政府機關都不見了,你必須要確定當地是否要撤離,還是撐的下去,只是需要基本的糧食飲水,或是要醫療設備,哪些需要後送治療。輕度災區,公務人員可能還有,政府運作還不成太大問題,那要確認的就是其基本物資的存量,並建立適度的物流網,並確認其水、電等恢復的時間。輕重緩急有別,如果直升機一次只能帶五個人,重災區卻有五個地方,各一百個人要救。不管多殘酷,指揮官就是要把先後順序列出來,列出來後還要想辦法儘量維持順序押後的地區生存。如果連基本的通信都建立不起來,有大批物資與機具的後方指揮,要怎麼去調度?

這是第二天就要馬上進行的,不管是否還在下大雨,最起碼準備一定要做好,手機當然是別想太多,基地台都不見的時候,需要的是基本的無線電設備,不用說,功率跟效用最好的,還是國軍的通信裝備。那通信裝備要怎麼運用?老話一句,依照狀況決定。如果當地災情尚可,還有足夠空地可以搭建器材,那就是通信裝備的中繼點,如果災情糟糕,最起碼也要有兩人一組的無線電兵進駐,將當地需求與狀況搞清楚。水災的狀況又不同震災,地震震完後地形地貌就這樣了,水災土石流的狀況,在大雨還在下的時候,天知道會不會隨時逃到其他地方,還是原本是空地的,下場雨就變沒有了,這些當地狀況要怎麼確認?當然是通信兵即時回報、定時回報,不然你不知道,直升機載滿飲用水到現場,發現上午可以停的空地被土石流沖走,你要用空投的把十幾公斤的礦泉水往災民頭上丟嗎?這當然是出發前就要確認。

簡言之,第二天該做的,是趕快把通信網搭起來,指揮體系才可以切實掌握災區狀況,將資源的調度與利用最大化,才能救到最多人。如果沒有建立起來,狀況就會跟今天的笑話一樣,災區欠糧食,空投屍袋給災民,是怎樣?要他們自己先躺進去等人搬嗎?沒餓死也會被氣死。這是直升機駕駛狀況外?他負責飛又不負責決定載運甚麼,決定載運物資的是前線指揮官,他要依照回報資料來判斷哪個地區欠缺甚麼。欠缺糧食但不缺水的,當然是載吃的,食物飲水不缺,但欠藥品的,當然是帶藥品進去,有必要
話還要順便帶一個醫師。這些通信的網路建立當然是有順序的,就跟血管一樣,從動脈流到微血管,深山中的偏遠小部落當然是由特種部隊強行進入,上千人的村落由一兩組通信兵載進去就可以,這些通信網路建立的優先順序,當然是第一天的狀況掌握就要心裡有底。

總之,從物資的調度混亂,第五天都還有地方失聯,第六天有地方要斷糧,甚至打電話到媒體哭沒人理他們,這就是通信網路的混亂,指揮體系根本無法發揮作用,這就像是一個人全身的神經訊號傳遞被打亂,結果當然就是大字形躺平。這些事情,別說第二天,到第五天都沒弄好,還有地方是靠丟石頭傳紙條,這就是不可原諒的原因之一。

第三點,國軍的進入太慢。筆者完全認同天候不佳是主因,但不是藉口,這不是說軍人該死,全台灣包括筆者當過兵的,少說幾百萬人,當過兵的都會知道,就算軍隊有夠爛,狗官有夠多,但真的出這種問題要救災,基本的能力還是有的。特種部隊跟鬼一樣,他們的體能跟求生技巧遠超過一般人想像,九二一的時候就進行過高強度的高山任務,天候再怎麼糟,起碼用走的進去也可以吧,結果小林村要到第四天才進去,那麼他們進去花多久?半天都不用。為什麼會有這種狀況,非常簡單,因為欠缺情報,根本就不知道該到哪去,又甚麼時候要到,結果去到的小林村根本就用不到特種部隊,整村都被埋了,特種部隊去的效果就跟你拉一個新兵連進去沒兩樣。特種部隊要進行的任務,是高強度的山區村落搜索、狀況回報與通信建立,不是在鏡頭前面走來走去。

再者,工兵部隊絕對不是紙糊的,要在戰場中搭建交通設備,裝備的強韌比一般的工業機具要高的多,第一天的土石流當然用不上,但到了第三天以後,許多看起來湍急的河流,其實都足以讓工兵進行簡易橋梁架設。問題不是劉兆玄說的,要顧慮官兵安全,現場指揮官比你院長還了解手邊的工具,他們天天都在保養維修這些機具,妥善率高低與使用的效能多少,現場操作的最清楚,不需要替他們擔心安全。工兵沒有那麼笨,只要你告訴他天候狀況、災區水文情況,他們自己會判斷要在哪邊進行哪種作業,如果真的不行也會回報上級,不會笨到把車開到水裡被沖走。指揮體系要做的,只是判斷哪邊需要工兵,然後充分授權即可,工兵還可以幫你做最好的現場狀況評估,比你用看的來準的多。況且,工兵有不少大型車輛,不是只有搭倍力橋而已,這些軍用車輛前進災區的能力比一般人想的要好得多,擺著不用讓媒體自己開車進去,這問題還看不出來,不是做不到,是沒辦法做?

國軍部隊要進入這些地區,絕對不是難事,更不提高雄就是工兵大本營,燕巢工兵學校所在地。如果是沒經費,妥善率太低導致工兵不敢派出去,那問題也是你國防部跟行政院要去負責。但要派出部隊前,最重要的就是情報資訊的蒐集與整理,但從第一天八軍團司令跟屏東縣政府的聯絡遲緩,還會派錯部對,到了第四天才把情蒐能力最強的涼山部隊派往已經被滅村的小林村,讓這些部隊無用武之地,顯然這個情報系統如果不是蒐集端有狀況,就是整理部分有問題。這次的狀況,看來兩者兼有之,這部分的責任在最開始,當然是地方政府要去負責,但災後第二天已經確定地方政府幾乎就要癱瘓的狀態,你中央單位居然還會拖到第四、第五天才開始做這些事,就是不可原諒的原因之一。

第四點,不肯也不敢負責。今天你馬英九政府欠罵,最可惡的地方就是,你根本就沒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前三點是救災應變的時效,做不到就足以證明這套災害防救法的效率太差,若非是法條本身權責難以區分,導致各單位互踢皮球,就是這套法條容易造成人事鬥爭,無人敢負責協調。政務委員的角色本身功能是協調各部會,但政務委員這些年來淪為酬庸與二線單位,根本就是冷衙門,一旦欠缺潤滑油的協調人,讀者你會相信內政部、經濟部與國防部好好去擬一個災害應變標準流程計畫書嗎?簡單說,如果不是你協調能力太差,導致災害防救法各單位各行其事,無法發揮原有功能,要不就是你監督能力太爛,放著應該要好好執行的各部會與中央應變中心爛到底。如果執行這種有問題的法條,叫做依法行政、非常得體,那結果當然就是死屍遍地,哀鴻遍野。

再者,孔子兩千多年前就把話說很清楚,「民無信不立」。你可以沒有軍隊、可以沒飯吃,但不能沒有誠信,民眾要的是一個信心,相信政府會把事情做到最好,能夠盡力做到最好的政府,都可能會被批評了,更何況是近乎僵屍的反應,沒被幹才奇怪。為何說是誠信不足?先不提拒絕外援的鳥公文,這以後再說,問題是在於總統到下層官員的連絡根本是亂搞。災後馬英九總統跑到台東,有人哭著要求挖出他爸爸,馬總統感同身受,「答應」要協助這位民眾。可好了,兩天後紐約時報,還是老外的媒體去追這消息,結果是官員打官腔、銀行不肯借錢,搞到他還是自己去挖,災民答曰:這是哪門子幫助?喂,總統是一國的最高首長、三軍統帥,總統都直接答應要加以協助,你下層官員還在打官腔?這表示你幕僚問題很大,根本沒把這全球媒體都看到的陳情放在眼裡。總統答應要協助,你幕僚就該第一時間協調中下級官員與有關單位,最起碼不要搞到陳情災民等到翻桌,最後的結果更慘,老外的媒體幫你宣傳了一個訊息:這個總統根本沒在關心災民。馬總統要是看到這消息,應該要立即懲處相關官員,因為這不僅是等同讓總統說謊,還讓全世界都知道你這政府說話不算話。新聞後續沒報導,筆者不清楚處理狀況,不過八成是沒有。

當總統、院長幾乎都無法給災民承諾,給的承諾又沒去做,就算投給你的人都會賭爛了,更何況沒投給你的。一個政府為什麼不敢給災民一個承諾?這個承諾不是甚麼「一定會協助」,這是屁話,難道要說看情況再說?你要給他們一個時間表,甚麼時候道路可以通?甚麼時候直升機可以把人都接下來?甚麼時候會有多少食糧送達斷糧村落?你們有說嗎?啥都沒說,大概又是要地方去負責。地方當然要負責,但你身為高級中央官員,不需要給到分鐘的精確,好歹要給人家「哪一天」吧?負責很難嗎?很難啊,萬一出問題做不到就好像是說謊了,所以你的評估要準確,資料就要精確,你沒資料就沒法評估,沒法評估當然就說不出來,這表示你的監督跟指揮能力有夠爛。如果你只是指揮差,但個人能力還可以,起碼可以對狀況做一個大致的想定與評估吧?顯然通通沒有,幕僚也沒有,智囊更沒有,核心官員還是沒有。

如果,到這邊,讀者還是覺得,筆者故意挑毛病,那麼讀者可以找一個馬英九政府核心成員,在這次災害的表現,別說無能,最起碼不要白目吧?總統搞不清楚災民要甚麼,院長弄不清軍隊可以幹嘛,那你的幕僚總該要會吧?顯然你連用人的眼光都沒有,要說筆者嚴厲?看一看國防部長跑到台東視察倍力橋搭建,要視察當然可以,但在這節骨眼上,有點大腦的都該知道,別開黑頭車進災區,而且看到一堆兵在
邊立正站好等你,有點政治嗅覺的都該當場抓指揮官來罵、懲處,至少做給媒體看,你這個部長並沒有搞清楚優先順序,結果是還拍照留念搞四十分鐘。一個國防部長會搞這種排場,連勘災的行程都這樣,顯然是他平常就喜歡吃這套,所以他的隨從官跟高階將領才會投其所好,而且會蠢到搭橋搭到一半去干擾進度,這已經不是沒有嗅覺,是根本腦死。選到這種人當國防部長,讀者還會認為院長跟總統有眼光?那問題可不是普通小。

到此為止,不可原諒的原因不只一個,總結起來就是,毫無領導、管理能力。

馬英九跟周美青換好了,至少現在看起來這第一夫人在他的角色上算的上表現稱職、進退得宜,當總統起碼不會說都是災民不肯撤離。馬英九還是去紅十字會當會長好了,至少念經祭祀沒問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