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7(88水災的一些想法,包括黑暗兵法)

Posted on Updated on

整篇都是筆者個人作夢的夢境,如有巧合純屬雷同,並請讀者不要對筆者的黑暗兵法發表相關意見,回應的文章會很黑暗的被黑掉。謝謝

這篇雜談很長,因為要把一些想法寫出來,所以也沒有很完整的整理,請讀者見諒。其中包括黑暗兵法,請習慣的人自行找,不習慣的多擔待。
 
 
===============================
你自己去做做看啊?
===============================
 
 
這句話,筆者聽過無數次,從九二一到今天,不管筆者寫的還是別人寫的,無論寫的好與壞,一定會看到這種講法。筆者稍微講一下古好了,就從九二一開始。
 
 
九二一那天,筆者在台北念書,半夜突然天搖地動,嚇到整棟樓的學長姐、學弟妹跟同學全都跑出去,用驚恐萬分來形容我們這些死大學生,可能還不夠。當天晚上就聽到台北縣市有災情了,只是沒想到隔天新聞跟廣播報導,竟然中部遭受到毀滅性的破壞。我們大學生沒有甚麼本事,熱血很多,也痛恨極了政府官員的顢頇與無能,都覺得自己去做比較好,話也不多說就衝出校園,筆者跟其他同學,想到的都是「無論如何做點事情」。筆者當年的想法,跟現在一些大學生的想法沒有兩樣,憤怒與熱情一點都沒有差別。
 
 
筆者還算比較無能的,所以只到了台北東星跟新莊博士的家,結果台北市進不去,警察勸我跟其他幾個想進去的學生回學校去。我們很生氣,覺得怎麼好像不給我們做一點事情呢?後來到新莊博士的家,加入慈濟的臨時義工,以為可以真的幫助到災民,結果呢?最後被派去當募款義工,甚麼災民都幫不到,慈濟的師姐到晚上拿了便當給我們,稱讚我們一整天很努力、幫助很多,但可以回學校去了。這實在是非常的震撼,因為我們赫然發現,我們除了熱血甚麼都沒有。要去幫忙搜救災民?我們不會任何的搜救器材運用、搜救技能,要幫警察跟義消?我們連怎麼指揮交通都不會。要幫忙搬東西可以吧?很抱歉,支援的軍人每一個都比你身強力壯。坦白說,頭一次發現自己念到大學,在社會中的功能跟活動路障沒兩樣,沒感到這麼窩囊過。
 
 
那麼,那些隔天就衝到中部的同學呢?過幾天他們回來,狀況跟我們在台北的沒甚麼差別,差別只在中部缺人力太大,起碼可以當當搬運工,做做志工幫忙弄資料。他們幫到甚麼?要安慰災民,慈濟的師姐跟心輔老師做的更好。要搬運物資,國軍隨便一個二兵搬的都比他們多。唯一的經驗,就是看到屍橫遍野的慘象,跟學到自己有多無能。至於其他人呢?更多人都沒有做甚麼,唯一做的就是捐款或是捐物資,其中還有不少人,認為自己捐了點東西,已經功德圓滿了。但筆者跟一些同學,卻因為有參與幫不上忙的救災,在學校裡面講話還比較大聲,可以批評那些只有捐錢的。說來可笑,這不過只是我們非受災戶,努力想要讓自己看起來感同身受的做法,捐錢捐物資不過是讓自己心安,根本就毫無作為。
 
 
所以,筆者當年震撼之餘,想了好幾天,先父從小教導筆者要凡事思考,不要人云亦云,要多思考事情背後的深層意義。筆者想了想,決定多念幾本書,然後弄清楚這災難後面到底是天災多,還是人禍多,原因到底是從何而來。為什麼?為何?又要如何去做?
 
 
今天,你毫無能力,憑著熱血去做事,只是徒增干擾而已,你還可以在現場「好像很忙」,十之八九都是專業的救難人員、警消弟兄跟專業的志工,不忍心看你這麼熱血跟努力,浪費你的熱心而已。說難聽一點,你甚麼都不會就去當志工,只是去干擾救災,去害死更多人而已,他們只能把你放在「危害」最小的位置。你真的想要幫助這些災民,聽筆者的話,好好念書去,多學一點專業技能,你可以幫到更多忙,就算你所學幫不了救災,只要你在工作岡位上盡一份心力,對這整體社會都比較好。這次水災狀況超乎想像,你救不了甚麼災的,你如果是學生,那麼正好是暑假,去幫忙清淤泥效果還比較大,但記得開學了就回學校,對社會來說,你好好念書發揮所學,會比你這幾天讓自己心安一點有用。(這次有登山社幫忙搬物資進山區,就是很好的示範,把自己的技能跟救災相結合。)
 
 
那麼,會有人問,筆者說這些能幹嘛?沒幹嘛,身為一個知識份子,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打嘴砲,筆者學到的專業技能,對救災幾乎沒有幫助,至於管理的技巧跟能力,筆者就算自負做的到,現實來說也不可能真的讓筆者去管。國家有很多管理能力卓越的人,無論是軍方的軍官還是公務機關的主管,可以做得比現在更好的人多的數不完。問題完全不是出在國家沒有人才,讀者千萬不要搞錯了,這個體系要運作的好,你的指揮系統就必須可以發揮其正常功能,三軍會累個半死的理由,通常都是將帥無能,又不肯承認。
 
 
這次救災的高階官員之無能,絕對不是因為他們笨,而是他們不想要負責任,不想負責任的理由說白了,就是選出他們這群混球的人,自己本身就不願意負責任。負責任的人民,會仔細審核這些政客的施政能力,審核也絕不會流於表面。會流於表面,就說明了這個國家的人民,對於判斷媒體呈現的表象,太容易被輕易的矇騙。被輕易矇變也絕對不是人民太笨,問題往往出在人民自己的傲慢,不肯認清自己有多無能,出在這個國家的人民不願意尊重專業。今天要是人民願意尊重專業,願意認清自己其實很無知,那麼會看不出來這些政客到底行不行嗎?
 
 
這只說明,台灣人民的公民素質實在有待加強,尤其是對於他人痛苦的同理心實在缺乏的離譜,這又跟我們教育向來只在乎怎麼賺錢,而沒有提升公民水準的老問題扣在一起。筆者是認為,很多民眾不是不知道他們選出來的人有多笨,他們只是拒絕去相信,他們只是想要選出一個看起來跟自己一樣「高級」的人,而不是選出可以做事的人。
 
 
===============================
災民是否咎由自取?
===============================
 
 
某種觀點,好像是要表示,這次受災的災民,都是住在不該開發的地方,所以他們受災,可以說有很大的責任是自己要負的。筆者聽這種觀點聽太多了,越往北部這種人的比例也越高,
說這種觀點沒有帶有文化性的歧視,那是自欺欺人。更過分的是水災頭兩天,就聽到有人說南部縣市都是民進黨、支持陳水扁的,淹死他們好了,活該。坦白說啦,這次水災的地方跟你藍的綠的沒關係,南部的縣市也許都是民進黨執政的,但這次受災最慘重的幾乎都是靠山區的,這邊的投票傾向幾乎無一例外傾向國民黨,這要怎麼說?把話說得更清楚點,這次中南部災區,共同點不是政黨傾向,共同點是他們都是「窮人」。
 
 
筆者對這種中產階級、自我感覺良好的知識份子極端反感,因為他們沒有認清到,問題實在是出在災民太窮了,他們會用這種無恥的藍綠劃分法,只不過是證明他們這些中產階級的無能,因為他們笨,笨到只能用藍綠來簡化問題。災民為什麼窮?這問題要談,可以從幾百年前台灣開始有各國勢力來競逐講起。簡單的概述,就是殖民時代,台灣的原住民受到各大帝國的壓迫,被迫進入山區過更艱困的生活,過了幾百年終於習慣了這種與山林共存的生活,但日本人進來了,他們要把台灣變成帝國的皇冠,所以不同清國的開發,日本積極開發台灣山林。不用說,光看原住民激烈的流血抗爭,就可以知道這種開發到底對這些最窮困的人好還是壞,就這樣過了五十年,國民黨來台灣了,其開發的狀況與日本人如出一轍,建設幾乎都是以犧牲原住民為基礎。
 
 
國民黨取代了日本人的統治地位,最糟糕的問題是階級的衝突被激化,這絕對不是日本人比較善待台灣的居民,這純粹是人數的不同。簡單說,日本人的特權階級就是日本本土的國民,他們來台灣統治的人數,就人口比例來說並不多,但國民黨是幾百萬人來台灣,並將整個大陸體系的統治概念運用在台灣。結果就是,現在俗稱的外省人,受到了比現在俗稱的本省人更多的優裕生活條件,無論是在官僚體系、軍方系統,只要是屬於管理階級的,幾乎都是外省人的天下。如果你認為筆者在製造族群衝突,那麼請去看一下現在國軍將領、政府機關簡任高階官員,其省籍背景到底如何,如果五十年後的今天都還有這種比例上的差異,那五十年前難道會更好?總之,這是上中下三層的壓迫,日本人剝削台灣平地人,平地人壓迫山區住民,國民黨幹的事情也差不多,只不過變成統治階級剝削外省人,外省人壓迫本省人,本省人去欺壓原住民,階級變多、人數比例也更詭異。
 
 
反正,現在的狀況就變成,台北人有最多的資源,其他每人分到的資源依序往南部遞減,如果你認為這還是筆者蓄意撕裂族群,那麼筆者要反問,為何這次小林村埋掉的幾乎都是老弱?為何這次受災最慘重的地方,年輕人都很少?因為他們窮,只好跑到都市求職。那麼,這難道叫做他們咎由自取?如果台北這些高貴的中產階級認為,他們可以就近在台南、高雄找工作,何必跑到台北跟新竹?那麼,為何台南要爭取一個科學園區,還搞到現在四不像,不僅僅台南,你想的到的縣市幾乎都想要弄幾個科技園區,這難道不就說明,當地欠缺「好的」工作機會嗎?這種南北差異的因從日本人就開始種下了,日本的統治首都在台北,台北就以商業、貿易等為主,中南部就是以農漁業為主發展,這個產業政策到了國民黨當政時有改變嗎?根本就沒有嘛!南部還是以發展農業為主,台北還是以商業為主。但農漁業發展需要的資源,又真的都給足了嗎?如果給足,那為何嘉義以南的魚塭都要抽地下水?如果自來水管線暢通、水資源豐沛,何必明知抽地下水會地層下陷,搞到海水倒灌,還是硬要抽?
 
 
很多問題,根本就不是我們坐在台北幻想來的,我們在台北可以享受到這麼多資源,很大一部分是建築在犧牲中南部發展來的。不相信的話,就幻想一下,今天台北市的農產品都是台北縣種的,三重是一望無際的農田、板橋都是養殖場,我們來想像一下,這種狀況台北市的發展會好到哪去。經濟的發展,不會因為你哪一黨執政有差,人類從農業進到工業時代,幾百年的歷史都在證明,有的產業會被犧牲,有的產業會被弱化,在這些產業的興起與衰落中,絕少數的人是可以看清楚時勢的發展,多數人都是隨波逐流,根本就沒有選擇餘地。這是甚麼意思?這代表,今天你可以有更好的工作,不是你眼光好,而是你跟你的背景有關係!你會有好工作,往往是因為你有受好的教育,好的教育需要錢,陳水扁那種三級貧戶的例子太少了,絕大多數都是父母親所處的社會階級,本身就比較高一點,而不是因為他們比較笨。
 
 
很多事情,筆者就不想多說了,今天災民會被迫在危險的地方工作,並不是他們活該,而是他們無可奈何,只能從危險的地方生活跟到安全的地方但沒辦法生活中選一個。一個種一輩子水果的果農,你要把他從山裡面拉到平地,你是要他去縣政府旁邊種嗎?他為什麼會在危險的地方種水果?還不就是他是最弱勢的,有背景、強勢的果農早就把好的地都種光了。如果這些自我感覺良好的人可以多念念書,麻煩去看一下巴西的近代發展史,到底是哪一些人被迫去燒雨林、濫墾濫伐?還不就是那些社會最弱勢的人,他們要是有錢有機會,誰想跑到最艱苦的地方過日子?
 
 
不想把話說的太白,今天這些災民之所以會都投給國民黨,狀況就跟台北與高雄的南北差異一樣,台北的國民黨執政,南部的縣市對資源分配憤憤不平,都把票給民進黨,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最山區弱勢的人因為資源的分配不均,忿忿不平下把票投給答應要幫助他們的國民黨。現在災害發生了,這些人有被幫助到嗎?顯然是沒有,到這還看不出來,政客把話說得很好聽,是不會分藍綠的。那我們要怎麼去檢驗政客?用他們的外表光鮮亮麗嗎?
 
 
筆者不認為這些問題可以很快解決,美國都是在韓戰、越戰後,各場戰爭把黑人與白人士兵的距離拉近,不然種族歧視沒少過,這還是法律上明文保障的結果。台灣根本就沒有這種族群法,就算有筆者也不認為會訂的很公平,台灣的「北部人」根本上欠缺自覺,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的優勢地位,是建築在這次受災最慘的人身上,在這種狀況下訂定的族群平等法,八成只是話說得很好聽而已,卸責比較多。
 
 
一個人到了三四十歲,還不能有一個堅
的立場跟思想,只想整天打模糊仗,到處說族群和諧、不要吵架,卻對事情的根源毫無所悉,也不想去悉,那你不過就爛人一個,跟你立場藍還是綠無關,一個混蛋就是混蛋,藍的混蛋還是綠的混蛋本質上沒有差別。
 
 
===============================
美中的角力與台灣的定位?
===============================
 
 
今天美軍運輸機下到台南機場了,這其中意義非常之大,要是看不懂,那就別自栩名嘴跟專家了。軍隊是一個國家國力的延伸,更是一種象徵,美軍可以對伊拉克禁運、轟炸十年,但當陸戰隊的軍靴再次接觸到伊拉克土地,就是一種宣示意味,絕對不單純。羅馬帝國的時代,羅馬大軍不需要壓境,只消一騎兵隊進入某個地區,這地區的部落酋長、城主國王,就會去嚴肅看到羅馬發出的訊息,這不是說一個騎兵隊,這些小國無法應付,而是小國根本就無法應付後面可能來的羅馬大軍。一國的軍隊踏入另一國,無論用甚麼型式,都有其意義。
 
 
筆者前幾天看到美國國務院發言:「美國有充分資源」,眼珠差點沒掉下來,這代表美國從各方情報彙整,認為需要對台灣表達非常嚴正的立場,不然大可說「基於人道立場」,外交部會不會知道這種訊息的嚴重性?連筆者這種業餘的國關觀察者都知道這種外交辭令的措辭表達的意義,外交部那些老油條會不知道?筆者不願意揣測,理由是筆者個人所查到的資訊太零碎,就算心裡有數也不方便在沒證據的狀況下揣測。
 
 
但現在可以把話說清楚點了。美國這種做法,是在宣示勢力範圍,很清楚的把話說給全世界聽,台灣是美國的勢力範圍。
 
 
讀者別生氣到覺得沒尊嚴,事實上台灣一直都是美國的勢力範圍,從1945國民黨來台灣後,就一直都是。只是這個美國的附庸國並不聽話,每天都在想怎麼反攻大陸,一點都不像隔壁的日本那麼乖。所以,讀者可以去翻翻近代史,蔣介石派軍到東南亞,想要從滇緬打回中國,結果成了異域孤軍,事後台灣一切軍事事務都被美國嚴加監視,就是怕你台灣去破壞美國跟蘇聯的均衡。之後在聯合國的2758決議案中,美國原本要安排台灣跟中國大陸以東西德模式並存,但當時的蔣介石又不爽了,這個後果遺留到今天都無法解決。之後包括李登輝的兩國論,陳水扁有意無意的刺激中國,其中讓美國不爽的,都是台灣主動去破壞美國的東亞局勢。很遺憾的,這就是小國的悲哀,但你沒有辦法,美國這種世界超強的布局,根本就不是台灣可以左右,連中國都做不到,唯一可以抗衡的是前蘇聯,但今天已經不存在可以對抗美國的國家了。
 
 
所以,美國為何要來宣示勢力範圍?反過來說,是有甚麼狀況,讓美國必須來宣示?台灣目前的勢力爭奪,說白了就是中國跟美國,美國要宣示的意義就是,中國的勢力要伸入台灣,而且這次強烈到美國必須明快的處置。這是不是就是一些專家猜測的,馬英九想要做球給中國?筆者個人不做評論,但應該不是馬英九。這次的狀況,顯然是詭異到外交部有人刻意把婉拒外援的公文消息放給媒體,應該是有人看不下去。這篇發給外館的公文,其中詭異的地方在哪裡?其一是時間,時間不是在日本透露要來台救援的消息之後,也不是中國宣布援助台灣之後,而是美國透露希望來台救援的消息之後。這表示這份公文的針對性質很強,其次是婉拒外國的物資與人員,公文上寫的是對全世界都婉拒,其實我們仔細想想,這種超級天災可以來台救援的國家有哪些?考慮到時效跟距離,還不就是那幾個。要說這份公文真的是誤判,筆者不相信。任何一個公務體系出的,都應該知道這種公文的層級有多高,更不提外交體系的人,應該更清楚其中的問題。
 
 
簡單說,台灣內部的決策者,有試圖改變美國定義的東亞關係可能,或者說消極不作為的讓中國來改變。這其實是很可怕的事情,筆者想了兩天越想越不對。今天中國根本就沒有能力主動改變台灣的勢力隸屬狀況,根本就無能為力改變台灣是美國勢力的事實,但是為什麼美國會這麼快速又明確的宣示,美國在太平洋有充足資源可以幫助台灣?這表示,台灣的高層有人刻意要去配合中國的宣示,而這其中的利益交換,顯然是難看到連公務員自己都看不下去,主動爆料讓媒體去追查,好不讓這種嚴重破壞東亞勢力的狀況發生。筆者的先父是公務員,以前還跟現在某前黨主席是同事,國民黨的公務員體系,向來是「帶人」進駐,也就是今天馬英九當總統,他不會像陳水扁只帶了幾個秘書就進總統府,馬英九會把他手下跟勢力全部進駐,將總統府相關人士全部都更換,或至少換掉三成關鍵職位。
 
 
筆者不相信外交部、經濟部不會有國民黨某派的人進駐,今天如果真的有人想要跟中國裡應外合,那麼美國也來不及處理了。真的狀況,應該是馬總統系統的人,跟實際上在與中國打交道的那批人,屬於不同層、圈的派系,這兩者之間還會鬥爭。所以當水災發生,某些人想要趁機改變這個勢力消長,他們並沒有跟層峰有直接聯繫,而是需要隔了一層傳遞的管道,傳遞訊息的人還可能沒辦法負責,導致美國國務院情報收到後,可以利用時間差讓這些人措手不及。
 
 
這邊講的很黑暗,很大一部分還是筆者個人作夢夢到的夢境,但從美軍要來台實際救援,我們可以去確認一個狀況。如果美軍直升機來台救援,是在軍艦上過夜,那麼表示這次的狀況可能只是政府層峰跟國民黨高層單方面推動,美國只需要宣示就可以了。但如果救援直升機不僅過夜,還會有美國軍人實際參與地面救災任務,事情就很大條了,這表示美國收到的訊息,真的是府與黨想要合作去改變這個均勢。別以為不可能,美軍直升機真的在災區就不走,擺明就是要在陸上過夜,台灣難道要把他們抓起來嗎?他們來救災,你把他們抓起來,要怎麼跟全世界交待?
 
 
讀者或許覺得,幹嘛聽美國的,給中國照顧也不錯啊。筆者完全認同,台灣是民主國家,個人想要選擇不同的老大哥,甚至想要統一,那完全是個人自由。也確實有人說了很好玩的話,說美國救援台灣,台灣要付出代價,中國救援台灣是無償的。筆者不知道這種想法怎麼出來的,我們用比較極端的例子來
定就好。例如:台灣民眾今天願意支持統一,但是中國必須支付台灣每一個人一億美金現鈔,拿到錢就馬上換國旗。讀者你認為中國會同意嗎?那既然如此,中國的「不計任何代價」統一豈不就很好笑?沒有一個國家會無條件支持另外一個的,讀者你自己要認為中國會無償支援台灣,那是你個人的幻想。
 
 
那麼,跟中國統一如何?這是讀者個人的想法與自由,筆者坦言並不在乎統一與否,筆者在乎的是這個過程跟未來要付出的代價。台灣今天不是在南美洲,沒有甚麼大國可以挑戰美國,那台灣要學委內瑞拉嗆美國,怎麼樣嗆都無所謂。今天台灣的位置比較像是東歐,俄羅斯跟美國在爭奪原蘇聯加盟共和國的狀況,那麼可以參可一下波羅的海三小國跟烏克蘭的例子,當烏克蘭想要擺脫俄羅斯,俄羅斯怎麼對付烏克蘭的。台灣屬於美國勢力已經幾十年了,台灣想要脫離美國勢力投向中國當然可以,但讀者要不要先想一下可能付出的代價,還有這個代價中國補不補的起來。
 
 
要再談下去,可以談出幾十萬字,就此先打住。筆者要強調的是,在美國無敵的這個時代,你要跟美國對幹是很可怕的事情,中國絕無能力跟美國正面衝突,別在相信那些小妹大還是甚麼專家的鬼扯了,也許就我們這些知識份子、社會菁英來說,可以藉由美中的衝突,從台灣被犧牲的中間獲取利益,也許筆者去當甚麼名嘴鼓吹統一,鼓吹到哪天台灣被美國制裁到死的很慘,但筆者還是可以去中國混啊。以個人來說,要犧牲大眾利益來換取個人的利益實在太容易,但要以整體利益考量,台灣絕不可超出美國畫出的紅線,在美國與中國力量對比差距太大的時候,台灣要單方面改變這個狀況?唉
 
 
今天台灣已經是民主國家,這種國家的轉向不是一朝一夕的,要從親美改成親中,這絕對可以,沒有甚麼不行的。問題在於這個過程,是不是依照民主國家的程序一步步來?中國也知道這點,所以近年來想盡辦法要用經濟的利益、媒體的宣傳,來讓台灣民眾對中國的印象越來越好,如果是台灣多數民眾都想要親中,那美國當然沒有反對的立場。但今天這個過程,看起來在美國的公開宣示中,顯露出其比較黑暗的一面,看起來,的確是有人想利用幾十年前那種的密約形式,來獲取其利益。既然有人要用密約來改變這個均勢,而不是透過台灣的民主機制,美國當然也就毫不客氣的把話說開了。
 
 
再說,個人可不可以前進中國賺到錢,跟整個國家可不可以前進中國賺到錢,是兩碼子事。群體的接觸範圍越大,就一定有越多的人會從中被犧牲掉,確實會有人會得到利益,但也一定會有人被犧牲。以個人的角度去贊成或反對,這當然沒有問題,每個人都是為了自己,這理所當然。但如果明知道個人獲利的前提是犧牲多數人的利益
 
 
筆者也不多說了,很多問題需要的是公民素質的提升,光靠鄉民的火焰是燒不了甚麼的。
 
 
讀者一定很想知道是哪些人,筆者不打算說,只給讀者一些線索。國民黨是一個體系,所以馬英九要去談國共和約,他絕對不會派立委就過去,他會找他認識的自己人,這就跟李登輝當年也是有私人對中國的管道一樣。如果焦點都放在看的到的部長在不在國內,那視野就太小了,可以去看看這幾個月好像人間蒸發的那些黨國大老,人到底在哪裡,他們的代言人跟手下都在幹嘛,這媒體都不會報導,所以筆者也無從推測,也沒證據說,只可以依靠私人管道去了解。所以讀者請自己去找吧。
 
 
這個國台辦王毅是狠腳色,但並不是對台體系出身,在這次的事件中他也許對美國的判斷正確,但大概沒想到台灣這方面的效率太差。現在吃了一記悶棍,心情應該不好。
 
 
===============================
結論?
===============================
 
 
坦白說,筆者的心情很沉重。研究戰略最痛苦的,莫過於你知道很多,也預知很多,但你都不希望這些事情發生,而且還真的發生。
 
 
這次88水災,是天災的一種,而且遠超過人類可以應付的程度,我們無力改變上帝的決定,但至少可以改變國土的規劃。但顯然是不可能的任務。台灣山區的開發,向來不受到主流媒體的重視,更不會被城市居民所在乎,如果今天台灣土地大兩倍,那麼很可能會出現南美洲的狀況,鄉村居民賭爛城市居民的不聞不問,然後我們可以看國民黨永遠失去政權,鄉村持續包圍都市。好在蔣經國後期以及李登輝主政的時候,注意到了這種發展不均衡的問題,也很幸運的台灣並不大,這個城市與鄉村的居民比例就沒有大到中南美洲那種程度。要筆者來看,就算講南北差異就是藍綠差異,其中還是有很值得觀察的地方,北部地區並不是真的就藍天蓋綠地,比例向來是6:4,台灣的面積小也表示台灣的城鄉差距,並無法造成如中南美洲等天天政變的狀況。
 
 
這是幸運,也是不幸,因為弱勢的族群根本就無法藉由選舉來反映它們的聲音,根本就被犧牲掉。更糟的是,台灣的選舉越來越趨向贏者全拿,從這次88水災吵的800億治水經費的分配就可以看的出來,台灣民眾嘴巴說的是要均衡發展,但身體卻很老實,每次都選出以犧牲其他弱勢團體來造就政績的人。所以山區居民被平地居民犧牲,南部居民被北部居民犧牲,台灣整體被台北犧牲掉。讀者如果覺得筆者一直在撕裂族群,那麼請拿出歷年來台灣從北到南、城市到鄉鎮、平地到山區的各項經費運用數字。當你相信台北是「首善之都」,本就該有最好與最優先的發展,那麼我們可以看一看北韓的平壤,首善之都好到有地鐵跟機場,平壤以外的大地一片荒蕪,這難道就是我們要的結果?很抱歉,筆者只從嚴酷的現實看這些狀況,現實就是我們這些既得利益者選擇刻意忽略長期被犧牲的人,我們只有嘴巴說要,身體倒是都很老實的不幹。
 
 
幹,筆者已經厭煩了說道理,在北部念書跟工作這麼多年,北部人對南部人真是他媽的冷血,對那些山區弱勢的原住民、平埔族更冷血,千錯萬錯都不會是自己的錯,不管是不是間接的,只要不是自己的雙手去害死他們,就不覺得有責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