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總統記者會簡評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篇是88水災的相關最後一篇,筆者之後也不打算說了。
唉,領導能力,是要在你的權限內,充分的授予執行者權力,並要求負起對應的責任。這最需要的就是尊重專業的心態,與用人的眼光,不是你自己說要檢討就檢討的出來的。

 
 
===============
總統講稿
===============
 
 
首先,馬總統在一開始的十分鐘,解釋了一些救災的相關問題,包括被批評冷血,不能苦民所苦的狀況,還有他身為三軍統帥的責任等等,也對此刻救災的狀況深刻反省與道歉。坦白說,這篇新聞稿的問題,不是寫的爛,這篇稿子四平八穩,嚴格說算是很保守穩健,但問題在於現在的時機,是否發表一份四平八穩的新聞稿,就可以消除民怨?這大有疑問,更何況總統的發言,並沒有非常的針對這星期中,總統與執政團隊被嚴厲批評的地方進行檢討。翻譯成白話文,就是有講跟沒講一樣,講的都是我們知道的,沒講的都是大家想知道的。平心而論,這篇新聞稿本身內容問題並不大,問題在時機實在不恰當,這份新聞稿如果在開始三天發,那也就算了。
 
 
真的有問題的,是在之後記者的發問上。
 
 
如果對記者會很反感或沒意見,讀者可以直接拉到後面的評論
 
 
===============
記者大致問題
===============
 
第一,三軍統帥的身分,是否有忘記自己身分的狀況?馬總統當然沒有承認,他認為他自己始終恪守三軍統帥的職責。但,他還是沒有解釋,他到底有無行使三軍統帥職權。行使三軍統帥的權力,最具體的方式就是直接下達對軍隊的動員令,不然訓令國防部長或是參謀總長全權負責,也是可以的。就這個地方來說,沒有任何的具體回覆,所以關於三軍統帥權的行使,馬總統並沒有具體的回答,到底具體行使了甚麼。
 
 
總統指出,他到嘉義的時候有指示國軍與消防體系進行動作,但總統的任務只是「指示」?消防體系屬於內政部,要調動各縣市的消防系統支援,也用不著總統打電話。國軍需要的是「明確的命令」不是模糊的指示,若是指示非常清楚,為何國軍各軍團都沒有支援八軍團的動作?這表示馬總統並沒有明確的命令,或是訓令高階將領進行救災,筆者把話說得更清楚,總統有無下命令,將救災相關的權責下放予地區指揮官?顯然是沒有。一個有領導力的指揮者,會下達清楚的命令與前線指揮官,給予適應的權力,並要求負起對應的責任。舉一個簡單的比喻,就是下指令給八軍團司令,三天內要是高屏地區還有地方失聯,搞不清楚災區狀況,就拔階撤職。若真的有執行困難,就讓八軍團司令自己立軍令狀,要幾天、要多少支援,司令自己說清楚,總統把你要的都給你,要是再做不到就送軍法。而不是光說「軍方要全力救災」這種很虛的指示。
 
 
沒有給予足夠的權力,自然不能要求負起對應的責任,當事者也不敢去負這個責任,能夠知人善用、充分授權,這才是三軍統帥該作的。
 
 
第二,對相關失職官員究責,會在九月初前有結論?坦白說,任何一個政治危機,都可能導致內閣閣員數天內去職,前衛生署長林芳郁就是很好的例子,那麼筆者想不通,還要再等兩個禮拜的理由在哪?馬總統的解釋是,現在究責會打擊救災士氣,待救災告一段落,再行處分會比較適合。這個回答一點都沒有切中要點,我們都知道救災中究責不大恰當,但現在的最大問題是領導、指揮體系出狀況,不是第一線、第二線的救災人員,三軍會累個半死,多半因為將帥無能。現在的狀況是前線累個半死,後方指揮官完全沒有扛起該有的責任,這時候就當明確的、立即的作出陣前換將的動作,范良綉都可以換成毛治國,為何對這次進退失據的內閣,不立即處置?
 
 
撤換行政團隊官員,是行政院長的權責,行政院長的撤換是總統的權力,那總統當然可以要求行政院長去對失職、行為、發言不當的閣員進行更換,甚至要院長自己遞辭呈也是可以的。既然總統都說了,國安會議是救災告一段落、重建的開始,那麼至少要對「救災」這期間執行不力、發言不當、行為白目的閣員,甚至是官員進行撤換、懲處吧,換一批新的人上來主持重建工作,豈不是剛剛好?
 
 
一個總統,需要的是決斷力,當這件事情已經火燒屁股,就該運用憲法賦予的職權,當機立斷進行止血,就算這對救災已經於事無補,但最起碼這是一種對受災災民的表示,表示總統真的有對這次救災的各種狀況,表示深切的反省。反省不是光用說的,反省是要去承擔的,總統要承擔的是下命令的責任,行政官員承擔的就是要失業回家的後果。光用嘴巴說反省,現在災民會怎麼去看待你這個行政團隊呢?
 
 
第三,對於拒絕外援的公文,總統回答的非常不清楚。筆者不相信幕僚會不讓馬總統了解,今天有七成的人根本就不相信,這份婉拒外援的公文你不知情,那麼就假設你不知情,事情是外交部自己搞的,那為何國際記者會媒體所問的,夏立言次長辭呈是否批准,為何又要說目前辭呈正在行政院處理中?若真的這種發函外館婉拒外援的公文,是次長自己就決定,可以不徵詢院長、副院長,甚至是徵詢國安會乃至總統,僅僅問了內政部消防署的副署長就發了,這種官僚留他何用?馬總統應立下裁示,馬上批准次長辭呈,並同時追究歐外交部長、邱副院長與劉院長三人的監督責任吧?這種事情沒有回報,幕僚也沒通知總統,導致總統接受媒體訪問時「說謊」,這是多嚴重的大事啊,一國元首公然說謊,害總統說謊的官員都應該要被抓出來革職查辦才是。
 
 
第四,邱正雄副院長表示了對災民的協助,相關的補助與措施,並不是沒有說清楚,但今天被記者質疑的問題,不是你要不要發五千塊給災民,而是這個動作是不是太慢了,慢到災民受不了?並不是說政府毫無作為,我們質疑的是做得比民間機關還慢的多,各種公文表格填不完,這要怎麼解決?安置重建的路很漫長,但連這兩個月的急難救助都無法即時幫助到災民,那講的再好聽又怎樣。馬總統提出「從速、從簡、從寬」的原則,這原則是立意良好,一點也沒錯,但這不是應該災後第三天就該明確宣示的嗎?
 
 
拖到第十天,今天竟然還沒有具體的簡化措施,這表示欠缺事權負責單位統一處理,要處理這問題不是光用講的,總統是否該立即指示,或是已經成立相關的全權機關,對此重大天災的災後急難救助進行統一處理,此機關可以跨越部會
越過縣市政府的層層程序,直接給予災民幫助呢。顯然這需要副院長以上的層級處理,就算沒有也該責成政務委員專案處理、速速辦理。這些不僅馬總統沒有明確指示,副院長只是宣示了執行的政策。
 
 
第五,國防部長陳肇敏的角色,記者就直接詢問,這些天部長在哪裡?國防部長的意思是,他一直都在國防部坐鎮指揮,並指示地方部隊不待命令,直接支援。那麼,這些部隊出去了沒?支援了沒有?顯然通通都沒有,地方部隊還是依照災害防救法,待地方政府申請再投入支援,那麼你國防部長的電話紀錄下達,並沒有被徹底執行,是否要抓個軍團將領來懲處?還是對國防部長的指揮不力自請處分?
 
 
很明顯的,軍方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投入最大的能量支援地方救災,甚至依照災害防救法慢慢來,那這表示就以這次軍方的角色上,是非常被動的。讀者可以回想一下當救難大隊摔機,同機型進行檢修,來支援的直升機難道就不是軍方的嗎?那麼前幾天這些一線的救難人員忙到虛脫的時候,軍方的直升機在哪?筆者不想把話說太難聽,讀者可以自行判斷一下,當部長與總統都全力指示救災,但地方部隊卻是等待命令才出動,其中問題在哪?不是軍方一線指揮官沒有接到具體命令,要不就是裝死忽略不予執行,前者是指揮能力不足,後者是監督能力太差。
 
 
第六,記者質疑防災過程學到甚麼,總統的回答是,要學習面對大自然,並且要多練習撤離的動作,有必要的話就遷村。筆者對此沒有具體的批評意見,但馬總統的回答有一個大問題,就是他用「訓練」民眾的講法實在很糟糕,你可以用「演習」、「協調」,但就是不能用訓練,民眾不是軍隊,沒有給政府訓練的義務,從這裡可以看出,馬總統似乎還不是很清楚,真正被人質疑的問題,是在一個態度上。
 
 
第七,要刪減十五架黑鷹直升機的採購,將相關經費移往購置救難用的直升機。經費的短缺產生排擠,筆者可以認同這種說法,但必須說明減少採購,那麼缺額的十五架攻擊直升機,原想定的任務要如何調整?這邊只有請國防部長加以說明,但是卻只有在預算上打轉,沒有正面回應外媒所詢問,台灣的防務狀況。筆者坦言,預算排擠也不是第一天,是不差這一筆,但記者會中所回覆,要調整軍方的救災架構,這筆者個人表保留態度,畢竟這次不是國軍全力投入,作個半死還是做不好,所以要調整架構。
 
 
題外話,黑鷹直升機的全天候作戰能力比一般的救難直升機好,有興趣對這問題深入了解的,可以詢問假圖天國的格主。
 
 
===========================
 
 
讀者應該會發現,這幾點寫得很虛,原因就出在,整個記者會下來,筆者完全沒看到多少具體的方案。並不是說這些回答不好,或是發表的願景與目標不恰當,問題在於時機不恰當。倘若今天是災後第二天,總統召開記者會發新聞稿,告訴大家這些內容,那還算是得體。今天一堆災民都受災到翻桌了,這時候再提願景、未來與希望,誰理你啊?人家要的是具體的方案,例如災後的急難救助到底「多久」可以處理好,後續的災民工作機會可以做「多長」,重建的時程表與方案到底是「甚麼」,今天第十天了,又不是頭兩天,過了一星期還是沒有把這些相關的具體措施,可以馬上拿出來告訴記者,政府的下一步是甚麼、又要怎麼作、多久會做好,這充分證明你的幕僚與規劃的智囊群,有非常嚴重的問題。
 
 
馬總統當然不可能把這些具體的措施與時程表一個人處理好,但災後第十天他的政府團隊還是提不出個所以然,就算是個很大綱式的計畫都沒有,這就是這場記者會失敗的地方。把話說白了,就是你總統馬英九欠缺領導能力、指揮能力、監督能力。
 
 
一以概之,總統馬英九不懂、也不曉得怎麼樣負責任。
 
 
 
 
 
要負責很難嗎?要究責很久嗎?
 
 
今天各部會、中央與地方政府公文與電話都有紀錄可查。那麼第一步,先嚴查農委會發布的撤離指示,其撤離的時間點到底是甚麼時候,來不來得及撤離?若來得及,這有沒有被徹底實行?這部分是要嚴查的,而且需要那麼久嗎?如果是地方政府不聽規勸,就是不肯撤離災民,那麼就以防災的角度來說,地方政府責任當然遠大過中央,但若農委會「射後不理」,通知警報後就不管,你農委會也要負監督不力的責任,任何一個擔任過主管職的都知道,要記得去追進度啊!更何況土石流來的又急又快,人民性命豈可讓你慢慢來。
 
 
再者,災害發生了,再談防災有沒有做意義也不大,這時候要討論的是救災的效率。筆者可以認同天候不佳,干擾救援進度的說法,但到今天第幾天了,連狀況都沒有全盤掌握,這難道不是你中央應變中心指揮無方?談論防災無可厚非,但今天多數民眾非議的是你的救災能力與效率實在太差,相關官員能力不足早該當機立斷加以處置,怎能以干擾救災進度、打擊士氣為由留任?難道總統不懂將帥無能是會累死三軍嗎?更不提一堆官員近乎白目的舉動,連同黨的立委都看不下去,這在其他國家早就是政治風暴的嚴重狀況,竟然還放任他們白目十天,這難道不是你總統用人不當、監督不周?
 
 
談這都已無意義,筆者也不打算再多寫十篇罵人。讀者要明白一點,一個領導人的領導力,要展現在甚麼地方?展現在危機處理啊,平常可以依法行政,凡事慢慢來,但災害危機出現的時候,首要就是「損害控管」,也就是要讓災害控制在最小的傷害上。今天政府做了甚麼?這十天來我們看到的,是該做的幾乎都沒做,還有人刻意把防災的責任混淆到救災的責任上,甚至把防災、救災的責任跟天災扯在一起。這幾個都是要獨立討論的,混在一起只是讓事情更複雜,更難釐清,最後就讓這一場水災變成口水戰,不了了之,然後明年再來一次,每年都來兩次。
 
 
防災的責任,筆者已經說過了,只要將相關部會與政府的紀錄拿出來,就可以知道這些災害的發生,究竟是
為防災的疏忽,還是真的是天災的猛烈。拿天災的大小與防災的疏忽與否,來混淆救災的責任,這種人簡直是混蛋。今天不是高雄甲仙鄉小林村「一處」土石流,而是三分之一個台灣都泡在水裡,這種大型天災的救災責任,中央政府不一肩扛起,要誰去扛?馬英九總統指揮失當,導致三軍無法發揮救災功能,用人不當,導致救災機制軟弱無力,執政團隊該做的事情沒做,不該做的一直做,一堆人耍白目,還害總統跟全世界說謊,就光看災後十天還是亂成一團,就足以證明這個團隊有問題。今天要求你馬英九負責,要怎麼負責,難道總統要下台一鞠躬嗎?筆者也不認同這種作法,但起碼你對於撤換人員要有決心吧,起碼別再辯解你的努力吧。
 
 
災害發生了,而且到今天還是亂七八糟,你不管多努力,都必須背上一條執政無方的罪名,不然民眾選你當總統是心酸的嗎?要是馬總統可以少說幾句解釋的話,道歉不光是口頭說說,還必須立即撤換執行不力的官員,並指示接任者限期改善,以表示最高行政首長在用人上的決心,連這種決心都沒有,那扯甚麼要檢討與負責。民選官員負責的方式,難道不是以政治生命當賭注嗎?

唉,如果人民會輕易的相信政治人物的眼淚,那這個國家遲早被淚海淹死

 
 
 
 
 
===========================
有人問筆者,薛香川秘書長昨天在TVBScall in感想是甚麼?筆者只有一句話
 
「笨沒有藥醫」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