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8(關於邀訪達賴來台一些想法) 9/3追記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篇很長,不想看或沒興趣的請回到上一頁

筆者不打算對沒有建設性的留言回覆,以後也儘量不提有關這些夢境延伸的解釋,可以的話就到此為止,以後會盡可能回到書籍導讀跟研究上

筆者談完這篇後,應該暫時會對這種時局的東西封筆了,沒事少寫這種惹人厭的玩意,很多事情如果早知道,那筆者寧可不要學,至少心裡比較安慰點。
 
 
邀請達賴來台灣的這個問題,筆者看到兩個很可怕的現象。其一是台灣的政治人物都精於計算,不分藍綠皆在此議題上表現良好,顯示這些政治人物在對於可以預期的議題上,都可以表演的非常好,但對於不可預期的隱性問題,則欠缺計算。這顯示台灣政治人物鮮少有危機處理、災害損控的能力。其二是美國與中國在這問題上都不表意見,只演出他們向來的角色,沒有特別暴跳如雷,也沒有一反往常的溫良恭儉讓。這表示台灣的問題,在東亞國際戰略角色上,已經被排除在行為者之外,或者說一切的討論都在檯面下進行,根本就沒有這塊土地上居民的意願存在空間。
 
 
==============================
 
 
所以,要看這問題是否嚴重,要先從最大的格局去切入,第一點要觀察的就是,美國是否對邀請達賴來台灣有所意見?顯然至目前為止都沒有,不過依照美國向來都不會對達賴到哪個國家有意見,則也不能說這有甚麼特別不對勁的地方。但考慮到台灣與中國的角色,美國對任何可能會改變其東亞布局的作為都會有所反應,那麼這個問題若非是根本就不重要,要不就是檯面下解決,再不然則此問題根本就是在美國所可以控制的條件下發生。
 
 
若美國根本就不在乎,代表這問題事先與美國有特定的管道溝通過,但美國現在的國務院與國防部系統,皆無民進黨熟悉的人物,筆者個人也不相信公開管道下,民進黨有甚麼辦法可以直接聯繫與其高層溝通。所已與其說是有事先橋好,不如說達賴的個人形成與影響力,根本就不被美國的高層戰略所重視,換言之這個達賴來台的問題對美國來說根本就不重要,除非中國的反應超過預期,必須要相對應的回應。
 
 
其次,中國的反應是非常平淡的,官方的批評力道只能說是剛剛好,畢竟以達賴來台的名義來說,只是消災祈福的宗教行程,只要政府官方沒有高規格的對待,根本就沒有道理做全面性的批評,共產黨對這種向來反對的議題,要表達真正嚴重的抗議或反制,絕對不會只是嘴巴說說,一定是拿有利益可要脅的部分。故反過來想,若非政府與中國有私下聯絡管道,可以對這種問題是先做好溝通,再不然就是中國有更大更重要的問題要先談,達賴只要來台灣不是官方政治行程,一切都可以押後討論。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是一回事,若達賴來台不能造成實體上的損害,或是造成其社會控制力長遠的降低,對台灣來說益處不大。
 
 
綜合以上大格局的簡析,要不台灣就是在大國的五指山中插翅難飛,要不就是一切都私下橋好了。若是讀者,你喜歡哪一種結果?哪一種都不重要,因為我們無能改變。但考慮實際的狀態與水災後的幾個事件,大體上可以看得出來,美國在大戰略的層次上根本就不在乎台灣可以玩出甚麼鳥,或者說美國有自信可以在必要的時候操作局勢的發展。這個問題比中國對台的野心可怕多了,對美國來說中國也是一個棋盤上的重要對手,棋盤若有需要,是可以有棄子的。別認為國際大棋盤的棄子,最多就是被孤立或是選另外一邊,只要這個相對的行為者,也就是中國也想成為棋局的要角,台灣的下場可能不僅僅只是被孤立與制裁這麼簡單。讀者很想見到有生之年,台灣在戰火中被焚毀嗎?除非你認為這無可避免,只能從我們這一代去做損害的控管,不然成為大國間的棄子角色,是很慘烈的。
 
 
==============================
 
 
如果狀況慘烈至此,那麼民進黨要找達賴來台灣,基本上就沒有任何差別,時機上既然都相同,唯一的差別在於這個可以預期的力道,到底可以在哪裡發揮。有一點絕對要去思考,達賴來台灣的目的何在?對台灣來說,達賴來台灣的重要性在哪?如果是要找宗教領袖為災民進行宗教活動,那麼藏傳佛教在台灣有多少信眾?這道理就跟你去邀請教宗、東正教大主教或是伊斯蘭麥加教長來台灣一樣,南台灣的災民與死難者,到底是哪一種信仰居多?這想也知道不會是最大的理由,不然為什麼不乾脆找福音教派牧師,反共到底的死硬保守派多的是,要批評中國這些人可以罵得更兇。簡單說,找宗教領袖達賴的理由,是因為他個人在中國這要因上的政治因素最大。
 
 
不然以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邀請達賴呢,這也是一樣,世界上的和平獎得主也不少,為何非得請達賴不可?若讀者堅持認為民進黨邀請達賴來台沒有任何政治考慮,純粹是宗教因素,那不如去相信中國說天安門沒死人、蘇丹沒有種族屠殺。總而言之,找達賴來台灣是完全的政治計算,不然大可殷琪用個人名義邀請來台,何必透過民進黨,若政府擺明就是不願意,是民進黨提出才被動答應,那這還是要解釋為什麼民進黨願意接受這種建議。反正,民進黨這次的黑鍋,政治計算的帽子是戴定了,除非可以提出南台灣災民絕大多數都是藏傳佛教信徒,不然怎麼解釋這個宗教因素?
 
 
既然是政治計算,那麼達賴的政治效應有多大?簡單講,很大但是都可以預期。如果達賴是偉大到不請來就會丟面子,如果台灣有偉大向法國可以不鳥中國砍訂單,那達賴甚麼時候來台灣,馬政府都不可能拒絕,既然馬英九總統在過去一年多根本就不願意碰這問題,顯然這個政治效應是他們不想主動接受的。換言之,只有被動接受的可能。被動接受並不是不好,而是既然這都是主觀因素可以控制的條件,那麼達賴來台灣的政治效應有多少?這完全可以計算在內。也因此馬英九這次很爽快的就接受達賴來台灣,與其說是反一手好棋,不如說別無選擇。
 
 
這個別無選擇的回應,反應出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中國為何沒有激烈反對?第二個問題是,馬英九政府為何會做出完全預期內的反應?第三個問題是,民進黨為何會丟出這個議題?
 
 
第一個問題的答案,可以分兩個面向思考,若非是中國根本就不在乎達賴,打算冷處理到達賴老死,要不然就是現在的時間點無法激烈反對。如果是因為台灣水災,有充足正當性,中國無立場可以反對,那麼之後中國一定會在其他地方要回來。若是達賴根本就不重要呢?今天台灣的地緣政治角色是不可控制的因素,如中國根本就拿法國與德國沒轍,只有拿經濟的訂單去威脅,中國還可以怎麼作?這代表中國對台灣的處
理上,有相對較多的籌碼可以選擇,再者台灣相對是小國,大國對小國的處理態度太難看,尤其是在達賴屬於國際知名人物的前提上,這種難看的反應只會徒增反感,於事無補。另一個可能,就是中國與美國一樣,對台灣都有既定的戰略目標與方向在運作,達賴在台灣的任何舉動,都在中國的預期內,不會造成想定外的影響。說的白話一點,那就是中國自認可以用很多手段影響台灣,不差擬達賴對台灣造成的波動,而且中國對影響台灣的手段很有自信,屬於可以主動控制而不是被動受制的。這點與第二個問題的相結合,就可以知道中國控制台灣的手段,根本上屬於非官方型式的。
 
 
第二個問題是,馬英九政府的反應,完全屬於預期中的答案,意即原則上答應達賴來台灣,但政府官方不作任何正式接觸,定調為民間活動。這道理不難明白,如果今天要定調為官方活動,那無異認同民進黨對政府有相當的影響力,但事實根本也不是如此,國民黨也不打算如此。何況今天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基調大致底定,在此狀況下沒道理以官方名義去接待達賴,這才是真的觸到中國紅線,只要沒有官方活動,那麼何必去在乎中國的反應,這與其說是馬英九私下與中國高層有連絡過,不如說這種反應太簡單明瞭,是一種默契下的行為。要解讀這個反應,必須反向思考,若今天馬政府的反應,出乎意料的是拒絕達賴來台呢?第一個後果,除了坐實國內反對黨的指控,也無法說服自己的淺度支持者,為何連這種以宗教名義來台的活動都要拒絕,豈不是自己承認台灣政府跟香港特區根本上都是聽命於中南海?換言之,這個別無選擇的舉動,正說明馬政府直至今天為止,其行為與政策都是主動的行為者,其利益與計算都是以自己為考慮,並沒有受到中國的指示,更不會有其他黨內大老的控制。
 
 
再反一次思考,這是否代表馬政府早就與中國或是美國,這些東亞棋盤上行為者有默契,或是早就私下橋好一些事情了?若是如此,今天民進黨的這步棋就是險招,要逼私下的協定破局,但從目前的反應來看,根本就達不成這個目的,除非達賴來台後民進黨還打算有一些動作,要徹底激化馬政府與中國的矛盾,不然這步棋的初步效果根本就達不到。如果民進黨想的是長遠的考慮,那麼這步棋的時機就太差了,除非民進黨的判斷是,馬政府受制於檯面下的勢力而不得不為,或者是認定中國必定會因為達賴的來台而有所激烈反應,從而達成破壞馬政府與中國的連繫。
 
 
若把第三個問題也考慮進來,就可以把一些問題串起來,那就是民進黨是否認為馬政府與中國的連繫需要確認?若是如此,那麼這步棋走得很好,至少今天可以確定馬政府到底與中國是否有私下的協議,或是這個協議的強度是不是強到可以排除一切進行。如果不是這個考量,那筆者想不透民進黨有何高深莫測的判斷,就至少以高雄市長陳菊的個人來說,筆者不相信他會做這種判斷,他可以到中國遊刃有餘,還可以把世運辦的很好,連馬英九都可以上台致詞,等於是處處陰了中國一刀,那麼邀請達賴來台的考量,筆者不相信是他做的。
 
 
要綜合以上的問題,關鍵點到底在何處?其實說穿了就是中國與馬政府到底有沒有私下協定、密約?這個答案,很可能是有的,觀諸馬政府上台後的所有表現,在對中國的關係上活像是18世紀的秘密外交手法,只是表演的很差而已。演技差的理由,除了本身的戲劇細胞不夠,還有幾個其他的因素要考慮,一個是台灣的公務員體系已經不是全然的鐵杆支持者,有一些基本的國家利益高於政黨利益思想,在部分的公務員身上已經體現,而從這十年在各部會身上看到的狀況是,越是偏調查、國安局等情治系統,越會偏向政黨、個人高於國家考量的狀況,越是偏內政、經濟的政務系統的,越是會有國家利益較高的選擇出現,若非如此,媒體、反對黨或甚至執政黨內部,根本就拿不到一些資料可以公開,而且顯然是一公開就見光死。另一個是台灣的民眾早就不是被動的接收者,一些政策的具體好壞,或多或少都會考慮一下,在此狀況下會增加政府進行秘密外交的難度,換一個角度去思考,今天如果證明某部長與中國私下簽訂密約,要把台灣的主權、或是部分主權讓渡,以換取某些政治、經濟上的利益,最最最起碼的,這個消息見光後此部長必定下台,民意的反彈會強烈到政府被迫中止。最後一個要考慮的,是傳統上的美國角色是否仍然關鍵,若是根本就不重要,那麼馬政府的作為就不會一堆都遮遮掩掩了,顯然是十分顧忌。
 
 
==============================
 
 
換言之,馬政府是否有與中國私下橋一些東西?很可能有,但這個私下協定是否就代表國民黨全體利益?也不見得。去年馬英九公開表示,國共論壇不能成為正式的兩岸管道,這等於是宣判運作數年的老人體系無法控制這些中生代的政治人物,若是包括馬英九、朱立倫等中生代重量級政治人物,都還是必須聽命老人體系,那麼今天別說ECFA要簽,搞不好連和平協定、統一進程都要列入討論了。這些老人若是有以國家利益為前提作考慮,根本就不會在陳水扁執政的時候去搞民間論壇,要取代官方的正式角色。我們只要思考一下,國民黨的年輕、中生代,是否在這些年的國共論壇中扮演要角?顯然都沒有,他們做的都是在台灣累積其政治資本,而不是主動去追隨已經沒有台灣政治市場的老人到中國去。這表示這些中生代並不是乖乖牌,他們也都不願意一輩子聽命老人指揮。這更表示這些老一代的國民黨重量級人物,根本就不認同台灣這個國家,其整體利益高過政黨與個人利益,對他們來說台灣的民意、政府都是不重要的,只有他們自己當權為政,這一切才有價值。
 
 
把話說得更清楚,這些老人根本就沒有民主思想跟現代國家體系的基本概念!他們可以不惜犧牲千萬人的利益,也要成就個人的事業。在此把這問題拉到國外去,國外有沒有這種可惡的政治人物?有的,還不少,但他們是犧牲千萬外國人來成就自己,而不是犧牲千萬本國人,這種拿自己國家人民為籌碼的老人外交,在工業革命後的歐洲,經歷幾次大戰就幾乎就解體了,只有東方這種沒有近代國家觀念的家天下政治才會存在。那麼,為何要考慮這些老人的問題?因為這些老人可以賣掉整個國家,以圖個人與其家族的利益,相較於還需要經營台灣政治版圖的其他中生代,以及地方政治人物,他們還沒有固定的資本可供其運作,他們還必須依靠台灣的民主政治生存。
 
 
扯到這麼遠,理由只有一個,那就是馬政府跟中國橋的協定,是否就是這些老人當初的協定?如果這前提存在,那麼可以肯定幾乎是不同的東西,或者說至少內容與精神不同,如果馬政府中的人物都是乖乖牌,何不乾脆點把國共論壇升級就好,幹嘛搞一堆動作讓老人下不了台?讀者若不相信,可以去比較一下馬政府上台後這兩年,國民黨老人在中國受到的禮遇與接待規格,相信很快就可以得到一些結論。簡單說,中國高層很清楚,真的有決定權的還是在馬英九這位總統身上,有議決能力的還是要看台灣的立法機關,根本就不可能依靠特定幾個人物達成控制台灣的目的。以前要制衡陳水扁,所以可以民間優於官方,現在可沒有了,那何必去在乎民間管道?換言之,那些老人與中國的協定若非是作廢,就是形同具文,亦或沒有任何代表性。這也相對的代表中國也能認知到,除非今天台灣內部可以接受,不然任何協定只要超出民眾可以容忍範圍,通通都會在台灣的內部政治運作下被否決,這就算國民黨內部也不可能通過。這也是馬英九要兼任黨主席的主因,他不可能壓制所有反對聲浪,但可以減輕。
 
 
所以,至少到目前為止,我們可以理解到,中國對台灣的影響能力並沒有如香港特區一般的得心應手,可以看得出中國要加強對台的經濟聯繫,主因還是在台灣為民主國家,民主國家無法把經濟籌碼玩得如同專制中國的漂亮。這意即,中國或許會在政治上進行一些動作,好促成某種程度的進展,但在根本上中國會選擇控制台灣的媒體,造成輿論的轉向。在經濟上控制住台灣,已達成掐住台灣民眾生活吃飯的目的,進而達成政治效果。筆者也把話說清楚一點,中國不可能不知道中南美洲的「媒體獨裁政權」,或是忽略掉台灣民眾根本上沒有車臣、東帝汶等國家的硬頸精神。在媒體上進行操作,可以讓民主思想沒有扎根到靈魂深處的台灣民眾,無形中漸漸傾向中國,形成無可逆轉的趨勢,在經濟上進行操作,可以讓吃不起經濟倒退三十年苦的台灣民眾,被迫接受中國所提供的非經濟選項。
 
 
講這麼多,重點在於,達賴對於中國來說,是不是一個無法忍受的選項?根本就沒有。槍桿子出政權,中國清楚得很西藏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英國不可能在回到中亞進行「大遊戲」,只要印度與巴基斯坦矛盾存在,印度就無心全力北進,再說光印度洋的問題就夠印度經營了。要說到俄羅斯,西藏又不是中亞核心命脈,更不是烏克蘭等大俄羅斯存續危機問題,為何要替西藏出頭。美國要進入西藏,光是印度、俄羅斯的問題就橋不定了,西藏哪有直接的利害。達賴的意義僅只有圖騰,達賴自己也很清楚,所以他不會組織軍隊,也不會鼓勵暴動,就算他的號召可以做得到,但他也很清楚國際關係下,西藏選擇在中國沒有分裂危機下進行武裝運動,結果會十倍慘烈於當年西藏的屠殺。對中國來說,達賴是麻煩但不是威脅。
 
 
但台灣可不是,台灣身處美國對中國的最前線,還有自己的軍隊與強大的經濟實力,要不是美國、中國與鄰近的日本太強,把台灣放到國際間任何一個地區,都是區域強權的角色,對付台灣這種中等國力的國家,在還沒攤牌前必須要軟硬兼施,更不提台灣背後就是美國,除非美國國力顯著下降,下降到要退出西太平洋,不然美國的西太平洋勢力圈,都是幾十年前用美軍的鮮血向日本一吋吋打下來的,憑甚麼你中國說要就要讓出?要美國放棄用鮮血打下的江山,讀者認為中國必須付出多少代價?讀者又認為台灣要花多少代價才能脫離?美國可以很乾脆的把半個德國讓給蘇俄,但不可能把獨立掙得的太平洋與日本依樣畫葫蘆。
 
 
筆者要說的是,達賴對中國也許是麻煩人物,但其重要性有否到可以破壞中國對台灣的重視?如果今天台灣與中國的友好關係、私下協定是多年磨,慢慢的從美國眼下磨出來,那麼哪有甚麼道理因為你台灣找了達賴過去,就必須要表示嚴正立場,甚至要切斷這些關係與協定,來懲罰馬政府?中國也許很殘暴、無恥、沒有反省能力,但絕對不笨。
 
 
==============================
 
 
所以說,考量到中國與美國的立場,馬政府到底可以做甚麼?讀者要明白一件事情,主動的去彎腰哈背,希望當兒皇帝換取好處,跟被迫去進行一些行為是兩件事。馬英九本身的傾中立場人盡皆知,他找的團隊多半是親中派也是一點沒錯,但這不代表他們有能力改變東亞局勢,更不代表他的團隊與其他山頭派系都是鐵板一塊。
 
 
從過去一年多的各種事件來看,大致上可以看出馬英九雖然是被拱出去的人選,而且顯然這個人選是經過國民黨內老人點過,也確定符合台灣一般民眾的印象要求,至少在選舉上是合格的。當馬英九入主總統府後,他所用的人雖然也都是那些幕後黑手的派系與人馬,但這些人的表現真的就這麼乖,願意聽這些沒有實權的老人指揮?顯然沒有,從其他政治明星的態度來看,也沒人甘願受過氣老頭的指揮。讀者自己想像一下就好,你從三十歲進企業,到了六十歲終於成了高階主管,還經過一些考驗,持有很大一部分公司的股份,你還會願意聽命已經九十歲的董事指揮嗎?
 
 
今天馬政府經過選舉考驗,代表其權力來源的合法性,更說明了這些政治人物,可以直接向選民獲取政治權力,那些老人在前兩次選舉後就被證明徹底不行了,試想一下2008大選,國民黨這些幕後老人全部復出參選,有機會選贏謝長廷嗎?老人不甘寂寞,也不願意被瞧不起的賤民統治,才會選擇跟共產黨合作。但這些中生代的政治明星,會這麼甘願才有鬼,從這次的水災後的人事布局來看,很明顯的馬英九的主要人馬就是劉兆玄與國安會的蘇起,劉兆玄不是幕僚角色,所以擔任謀臣策士的人選,光看國民黨內的聲音就知道,為什麼他們都要蘇起負責。說穿了就是實權還是在馬英九身上,要從他身上搞到權力,除非馬英九點頭不然根本不可能。一般來說,要獲取這種點頭的權力,就算無視其個人性格,也不脫兩種作法,第一種當然就成為他的人馬,另一種就是剪除他所有人手,迫使馬英九尋求外援。別以為這不可能,國民黨辛亥革命後的各種合縱連橫,無論是孫中山還是蔣介石,都幹過類似的事情,不管是聯俄容共還是左右派共治,這都是權力鬥爭下的結果,沒有甚麼不可改變的原則。
 
 
筆者為什麼要說這麼多廢話?因為分析後就可以理解,馬英九對自己的權力與運用還是有主導權,而且他也不打算與那些國民黨內的實力派分享,就算他被人明
架空,他想做的還是跟之前的人沒兩樣,培養自己的人馬已獲得徹底獨立的實權。黨內其他的實力派,從之前的王金平、馬英九之爭,到今天蘇起與劉兆玄的去職與否,本質上都是幹同件事,那就是試圖削減馬英九這位政治明星所有的手腳與可能的同盟,這當然與其個性有關。若馬英九是宋楚瑜,狀況就會變成擁立山頭自立為王,如果馬英九是李登輝,那情況就會變成派系合作掃除異己。就是因為馬英九本身的無能與個性的軟弱,才會造成所謂的泛藍共主,共主就跟秦末的楚漢之爭一樣,楚懷王這位義帝真的就有實際的主導權嗎?
 
 
要筆者兩者選其一,筆者寧可選擇支持馬英九,也不願意看到他的手腳被斬斷,被迫接受那些實際上已經在賣台的老人支援。
 
 
==============================
 
 
 
回到達賴的議題上,民進黨下這步棋的意義在哪?
 
 
如果是要迫使馬英九完全失能,那以目前蘇起的經歷與角色,還有可能有私下與中國協定好的約定,馬英九最可能的選擇並不是讓老人垂簾聽政,是去尋求中國的援助。依照他們過去的經歷與不顧一切蠻幹的歷史,在考量他們個人的性格與親中的思想,很有可能會不顧一切的投向中國,中國可能會簡單的接受嗎?這個代價絕對比簽定ECFA高很多。如果說美國要介入其中,那麼要考慮的就是美國是否有能力提供馬英九足夠的誘因,使得目前的政府得以維繫下去?顯然,美國有此能力,但不見得有這意願,美國會展現其實力,但不一定會真的使用下去,以美國的立場來說,他只要確定這個戰略機動性存在,就不怕你台灣作出的任何動作。條約可以簽也可以撕毀,反正台灣跟中國就算簽了ECFA甚至是更親中的條約,也不是不可以撕毀,要撕毀的也不是美國,何必擔心毀約的負面輿論。只要美國可以在西太平洋展現實力,那麼台灣跟中國怎麼作都有可以迴旋的空間,反倒是美國要積極介入台灣乃至於干涉內政的程度,我們才該擔心是不是美國實力已經下降到無法保持戰略機動,或是台灣已經打算跟中國私下談永久合併。
 
 
在美國沒有明白干預這些狀況的前提下,其實不用太過擔心馬英九會去跟中國簽訂甚麼賣台條約,該擔心的是那些已經有賣台實績的人。只要馬英九等中生代還保有選舉這種手段在,就不需要替她們擔心政權來源,反倒該想一想,今天讓馬英九徹底失能後的結果會是甚麼。他可能在第一任任期前,找包括胡志強在內,可能在2012威脅其黨內地位的人嗎?如果今天他是第二任,我們可以考慮這種接班問題,只要國民黨內部還保有新、中生代的流動性在,那些老人在未來就不構成實際威脅。但現在他才第一任,連一半的任期都不到,黨內有想要爭取2012的人絕對存在,再看到馬英九對水災的處理進退失據,完全沒有領導能力下,地方諸侯會不起異心才有鬼。這時候徹底擊垮馬英九有用嗎?陳水扁沒有立院優勢,都可以撐八年不下台了,讀者會認為馬英九會羞愧到主動下台負責嗎?顯然他不會,既然他不會,那麼他只有另外的選擇,那就是保有自己的人馬或是尋求外援的可能,在目前中生代普遍還沒有完全取代國民黨高層老人的現狀,在這些相同中生代都可能取而代之的條件下,馬英九如果不找中國當外援,那只有退而求其次,找尋當初拱他出來的人。讀者不要忘記了,國民黨內的本土勢力,在黨內總統之爭與前幾年的藍綠之爭,現在還有多少人願意真的力挺馬英九?這是最大利益的換算,馬英九可以選擇的路並不多,一旦他的人馬都被剪除後。
 
 
所以回到民進黨的問題上,民進黨如果真的要考慮到未來,就要先想好有關相關議題的各種應對版本。首先看看ECFA就好,為什麼這個沒有實體內容的條約,會被講到現在都簽不了?說白一點就是在等時機,沒有內容的條約往往代表內容早就被擬訂,而且顯然這個內容台灣民眾會吐血,所以必須等待經濟好轉的時機,才能搭上順風車成就這根本沒有實質意義的條約。但這個吐血的內容有沒有連美國都吐血?從目前的反應來看,就算會讓美國吐血,那也是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內。那麼,拿達賴來台這一步棋迫使馬政府放棄ECFA的可能性有多高?幾乎是不可能。這項前提必須建築在,台灣有很高比例的藏傳佛教信徒,或是達賴的擁護、支持者下,讀者可以參考一下波蘭的前例,教宗若望保祿二世當選後,波蘭共黨當局頭大如斗,問題就在波蘭99%以上都是天主教徒,教宗更是波蘭大主教出身,稍一不慎可是會惹火所有波蘭人。
 
 
故,民進黨這步棋根本就無法造成實際的威脅,力道不足以震撼中國對台的既定政策,又不可能搖動台灣的民意基礎,那麼又要如何去改變向來一意孤行的馬政府?更不提包括ECFA在內的政策,這些政策強烈到馬英九可以不惜毀約兼任黨主席,不惜冒台灣民眾疑慮,也不公開實體內容,不惜冒救災不力的帽子,也要力挺這些政策的主要推手。顯然,對他們主事者來說,這項政策的利益或是政治效益,在他們的計算下都太大了。既然民進黨下這步棋影響不了既有政策走向,又改變不了外國對台灣的態度,那這步棋好在哪?
 
 
==============================
 
 
我們權謀一點的去分析台灣民眾的狀況,有幾點是很血淋淋的。
 
 
第一點,台灣民眾也許很激情,但絕對不會拿命去拼,台灣不是車臣也不是東帝汶,台灣人已經有錢到怕死了。第二點,台灣民眾傳統上的深藍深綠支持者,根本就不會改變其立場,不然以這次88水災的慘況,怎麼還會有將近一成的人,認為馬政府依法行政、非常得體?88水災比卡崔娜還慘,馬英九的愚蠢表現十倍於小布希有餘,竟然都還有一到兩成的民眾非常支持。第三點,台灣的區域支持立場很明顯,就跟英國工黨與保守黨,在英格蘭、蘇格蘭、威爾斯的得票率不同一樣,這些人也許會賭爛馬英九的表現,但絕對不會支持民進黨任何一個政治明星,反過來也是一樣,在
南部的一些地區,也許這些民進黨的地方首長表現差強人意,但寧可賭爛投廢票也不會給國民黨。第四點,台灣的青、中婦女選票相當雄厚,這些青、中年婦女對政治毫無熱情,根本上就是政治冷感,他們選擇政治人物的理由單純到難以置信。這些沒有經歷或是少有經歷過白色恐怖的婦女,也沒有在學校或是後天學習上了解到這些歷史的問題,對他們來說股票的漲跌比兩岸的統獨來得重要,小孩子的奶粉、書本錢可以少幾百、幾千塊比起政治口號更要得人心,更重要的一點是,這些有過中、高等教育的婦女,對於政治人物的偏好,多半都是中產階級的既定刻板印象。
 
 
要改變這些選民結構,需要的是教育與時間,民進黨根本上就沒有可以抗衡馬英九、胡志強與朱立倫這些符合中產階級形象的政治明星,很現實的是這些人政績乏善可陳,權力鬥爭又玩不過美中等大國,但就吸引都市中產階級與婦女票的結果來看,可是有用的很。民進黨需要的不是推出陳菊這種美麗島世代戰將,就算陳菊、蘇貞昌等人政績卓越,具有親和力與實績,它們就是不符合台北都會人的「領袖」特徵。民進黨在無法推出這種符合「現下中產階級刻板印象領袖特徵」的人物今天,打出任何的牌組跟下好棋,都不具有改變政治版塊的意義,頂多是鞏固既有票源而無法開疆拓土。
 
 
再提到陳水扁當例子,一個政績滿意有80%以上的市長,竟然會敗給沒有實績僅有形象的馬英九,這只不過表示了台灣民眾根本上還無法體認到政績的價值,多半的人都是感覺派,陳水扁的形象就是不符合這種中產階級刻板印象領袖特徵,那他輸不過就證明了,台灣要走到可以靠實際政績當選,還要好長一段路。2000年陳水扁會當選,是因為國民黨分裂。2004年再度當選,說好聽點是政績有做出來,難聽一點是連戰的呆板與權貴之氣更讓人討厭。選舉是算人頭的,很殘酷的現實就是不喜歡這種形象的人占了多數,就算用傳統上南北的藍綠區分,北部的人還是比較多。民進黨該做的,是去經營幾個不僅是能力,就算是形象也要夠的人物,並且從基層一路培養起來,這需要的是現在檯面上的實力人物必須讓賢與退居幕後,只要這些天王與不甘寂寞的老人不肯放棄「捨我其誰」的想法,並把眼光放到十年以後,民進黨就只能期待國民黨二次分裂的可能。
 
 
回到選舉的問題上,民進黨有任何可以擴張版塊的戰略嗎?讀者不要忘記一點,總統四年選一次,每一次都會多出上百萬新選民,若考慮到地方政府與民代選舉,每年台灣都會有十幾萬人以上的年輕選民出現,現在的高中生會不會對政治有熱情?會不會對國民黨的過去有興趣?通通都沒有,我們的教育體制跟家長習慣,根本就是半強迫的要他們討厭政治,那他們有投票權後會選擇誰?民進黨過去八年沒有經營出多少這種年輕選民是自己活該,國民黨自以為有經營出來是自己笨,但未來呢?
 
 
更現實的問題是,越基層的選舉越是激不起年輕人的興趣,會在地方民代與基層首長選舉中投票的,幾乎都是相關利益者與年紀大的人,這些人關心切身利益與政治議題,而且幾乎都會去投票。這反過來說,就是代表年輕人根本在地方基層選舉中缺席,除了縣市首長百里侯之爭,以及中央級立委選舉外,地方政治人物根本就不需要去在乎年輕人的需求,他們只要可以演出符合傳統上的地方利益階層,與投政治意識早以固定不會改變的中、老年人之喜好,就可以穩穩當選。但這些激情的演出,可以符合年輕人,或是符合年輕一代中產階級的印象嗎?根本就沒有!也難怪大規模的選舉,往往那些形象好的會當選,因為這些人沒有需要表演他們的吃相,更不需要展現出自己的頑固與保守。還記得2008年總統大選嗎?筆者現在把話說得清楚點好了,當時的藍綠都有正妹,但腦殘的比例哪一邊比較高?真的會思考的正妹是不會去投給只有形象沒有能力的廢材啦。讀者自己可以想一下,生物跟遺傳學告訴我們,女性為了挑選生殖對象,對於男性的能力判斷是很好的,所以哪一種女性會去挑選沒能力的蠢才當老公?
 
 
今天,筆者非常賭爛民進黨邀請達賴來台的理由,就是著眼在此點。這表示民進黨還是在意鞏固地盤與既有票源,沒有開疆拓土的長遠打算,也沒有那個眼光判斷未來的投票趨勢。從大格局看,邀請達賴這一手,無法改變美國的意向,更無法搖動中國對台的既有政策。從國民黨內的政爭角度,這一招也無法撼動馬英九既有的親中政策,反倒可能製造其黨內鬥爭的素材,刺激馬英九倒向更糟的派閥。就以選舉的角度看,藏傳佛教並非台灣主流,宗教因素無法刺激感情,就以諾貝爾和平角色來說,達賴的中國因素也無法刺激災民的想像力,對年輕人來講,達賴更沒有任何的吸引力可言。這唯一的好處就是鞏固基層地方政治人物的既有票源。
 
 
==============================
 
 
今天,筆者在談這些事情,最中心的主旨,並不是台灣優先,而是「自由至上」。筆者只想看,邀請達賴來台灣的最終與最大的效益,到底對維繫台灣的自由有多大。以筆者個人的角度,多賺點錢移民就得了,何必管這麼多,說這麼多廢話?因為筆者不願意看到自己生長的土地,這個名叫台灣的土地,變成被中國統治的不自由國度,今天若中國成為自由國家,那麼統不統一筆者完全沒意見,但只要中國仍然是反自由的專制政權,只要中國的反自由對台灣乃至世界的和平有威脅性,那麼筆者絕對反對台灣與中國統合。
 
 
今天邀請達賴來台灣,對這自由的未來有何幫助?除了爽一下以外,筆者看不出來。
 
 
以國際關係論,達賴沒有實體實力,對台灣的幫助杯水車薪,既不能影響世界輿論對台灣的轉變,亦無法撼動中國對自由台灣的威脅。相反的,中國對台的動作與美國對台灣自我意志的疑慮反倒可能會上升,只要這次馬英九政府的反應錯估情勢,美中的角力戰馬上就會在台灣上演,你我願意看到台灣的政府從附庸降成魁儡嗎?
 
 
以權力結構論,馬英九在國民黨內尚無法穩固其實力,國民黨內各派系對外的唯一共識,就是阻止民進黨的再次抬頭,在此狀況下推出這個「結果眾可預期」的達賴來訪議題,只不過是讓國民黨內部多一項鬥爭籌碼,讓政府照表操課演戲一次而已。達賴來訪的議題,力道不足以
阻止馬英九的傾中政策,亦無法分化國民黨核心人物,徒增對民進黨的反感,反倒會促成國民黨內偏本土的勢力中立化,還可能使騎牆派立場鮮明化。既然無法消滅國民黨,那麼讓國民黨分裂才是民進黨的上選手段,既然短期內不可能造成其分裂,那麼民進黨更不可能把自己的立場極端化,使得國民黨內的反對派沒有外援可以考慮。你我願意看到馬英九變成更加傾中,甚至不惜把台灣低價賣出以維持其政治生命嗎?
 
 
以選舉族群論,達賴來訪對於極端選民造成不了影響,但對於較不極端的人來說卻有極化的作用,這源自於台灣習慣兩極對立的結果,使得較為中性的選民,很容易因為特定的議題或是印象,將票投給極端色彩的候選人。再者以每年增加的年輕選民來說,一旦達賴來訪的議題激不起他們的興趣,反倒有可能讓這些新選民更加反感,一旦讓年輕的選民很早就覺得政治本身都沒有可以信任的目標,只會促使他們的價值觀更加的虛無化。價值觀一旦虛無化,我們要如何說服這些未來的青年,可以接受自由、民主的理念?
 
 
筆者今天看到民進黨丟出邀請達賴來訪的議題,其實驚訝程度不亞於中國方面的網民,這個議題絕對是戰術性質高過戰略意義,就戰術上來說,這個議題有奇襲的效果,但根本就不大,蓋因這步棋的後果太容易預測,一切都是按表操課,想不到的理由是因為這招太愚蠢,使用的時機也不對,既無法說服人是宗教因素,更不能解釋這是和平之旅,更重要的是,未來的幾個狀況幾乎都可以預期。民進黨勢必會以馬英九選前向來支持達賴,但選上總統後就顯露其親中立場來激化其中的矛盾,要凸顯馬英九本身的不可信任與沒有節操,就算今天答應達賴來台,民進黨還是可以用馬英九不肯與達賴進行官方、私人的對談,來凸顯這個問題。但這個問題在之前西藏的動亂中,就被消費過很多次,當時達賴來台就被打回票,馬英九就被狠狠批評過,現在舊事重演卻可以過關,不過是再次凸顯馬英九本身的沒有原則,馬英九已經因為救災不力戴上了無能的帽子,那現在有差沒原則跟傾中這幾頂小帽嗎?這除了鞏固既有的支持者外,對於台灣選民的結構根本造成不了多大的改變,再加上下次選舉是地方選舉,若是總統大選的層級,這個作法或多或少是可以增加一點邊際效應,但地方選舉對馬英九的影響又不大,立委又沒有要接著改選,地方版圖就算變動,也不會影響馬英九的2012布局。
 
 
簡單說,民進黨跟國民黨未來兩周的互動,幾乎都可以確定,而且八成會演變成「傾中、沒有原則、立場反覆」與「消費災民、政治計算」的口水戰,對於本身的固有支持者來說這議題可以打得很爽,但這對於比較沒興趣的選民有何用處?除了加深對於兩黨的既有刻板印象外,一無可取。若是要讓這個議題平淡化,那讓民間人士去邀請就好,民進黨何必淌渾水,反正民間人士邀約,無涉兩黨基本立場,口水互噴也不會有後座力。
 
 
筆者真的擔心的,是結果。今天把馬劉體制搞下台,誰要接上去?又誰接會比較好?國民黨沒有人了,別相信人才濟濟的鬼話,老人政治久了的後果就是沒有可以接班的人馬,李登輝算有眼光的政治人物,無論好壞起碼還培養了一批中生代,這些人後來不乏政治明星。但現在檯面上的人去掉,還剩下誰可以用?若換了政務能力更好的人,民進黨2012就躺平好了,直接躺到2020都不過分。如果換得是更差的,那有可能比現在的劉兆玄差到哪去?要筆者去選擇,筆者寧可保留劉兆玄去擺爛,反正他當一天的閣揆,就不愁沒有可以罵的題材,民眾也或多或少會對空有形象沒政績的人物有所反思。
 
 
如果是要阻止馬劉體制強渡關山通過ECFA等政策,那也不該是拿這種戰術上的小便宜去對抗戰略上的大不利,ECFA至今讓筆者很反感的理由在於,根本就不知道內文是甚麼,不知道內容的條約,若不是一張空白支票,就是代表私下都談好了。這連國民黨內部都反彈不小,要促成ECFA等的廢棄,在戰術上是要打擊這ECFA的不合理,而不是搞公投,公投一個不知道內容的公投,是很詭異的,假議題怎麼去公投?馬英九擺明說不出口,那戰術上的選擇與其間接路線,不如一刀斃命,聯合國民黨內反彈聲浪,直接要求馬劉體制下的經濟部長下台比較實際。負責水災的首長被力保至今,顯然此人角色相當關鍵,若經濟部長扮演的角色就是與中國密談,那麼密約締定者一去,繼任者沒理由要承接,ECFA若不要廢止,就只能重新談判,拉長戰線。
 
 
從這次水災後的首長異動,很明顯的可以看出以蘇起為策士的團隊,包括馬英九為首的行政機構,有一批人是竭盡全力要促成ECFA過關,其著力之深遠超過一個單純的經濟條約效益。但這條約的締結別說是民進黨,連國民黨的多數人都口服心不服,顯然是著眼在特殊利益上而非是一般利益,若要說這是馬英九要賣台了,那連國民黨內多數人都會堅決反對,這表示這條約的範圍,在國內的角度上是有一個損害上限在。若真的簽成了一條賣台協定,那麼國民黨內會有多少反彈聲浪?要擺平反彈的聲浪可不是光當黨主席就有用,必須要給予實際的利益交換才可以。只要需要交換利益的對象跟派系夠多,這個條約對台灣整體的傷害效應就會遞減。
 
 
就戰略上的考量,要迫使馬英九放棄ECFA,一定要有相對應的利基可供考慮,考量到馬英九本身就有親中的思想,這個利基的基礎要很深厚,民進黨如果不能很權謀的選擇支持馬英九,讓他的選擇性增加,以交換政治利益的目的取消或順延ECFA的簽訂,那馬英九當然只能選擇黨內更親中的派系加以合作。民進黨無法支持,那起碼也不該在這時候落井下石,保持馬劉體制某種程度上的無能,與凸顯其內部的矛盾,效果會遠遠超過補刀。更別提政黨政治哪有砍死人的可能,除了讓人記恨與更加體認到民進黨的不可合作,還有甚麼效果?國民黨內不是鐵板一塊,自從李登輝後就無人可以合縱連橫黨內黨外勢力了,今天民進黨是不願意去做,還是無能去做
這除了顯示民進黨高層實力者根本沒有人有能力與李登輝一較高下,稍為長程的一點的規畫就完全失準,沒有依據。
 
 
沒有思考過的道德兩儀二分法,將一切問題無限上綱到兩極對立,這責任不在廣大的民眾,多半的民眾都不會、也不願意去思考這些問題的,該負責任的是這個國家的精英份子,當多數精英選擇的是短線炒作以獲利,或是消極以對無所作為,這個國家的滅亡一點都不過分。
 
 
==============================
 
 
今天要考慮台灣未來的走向,要台灣更加的自由,那麼必須增加選民的選擇性。與其激化兩黨的既有支持者對立,並迫使較中性的選民投廢票或選邊站,還有甚麼可以做?第三政黨的成立也不可能了,目前來看除了國民黨內部的分裂,別說短期、連中期都不可能。民進黨如果不能成為一個夠成熟的政黨,可以把一般意志具體化,而不是只體現某部分人的特殊意志,那麼就跟國民黨那些賣台集團沒有兩樣,只是一個賣給中國、另一個賣給魔鬼,結果並無差別。
 
 
筆者之後要對時事的話題暫時封筆,僅對議題性的東西進行短篇討論,其他精神會放在個人的研究跟書本導讀上。從這次水災的幾個問題,看到未來十年以上的整體結果,心情上是很沉痛的。特洛伊被大火焚燒,最痛苦的人是卡珊卓,而不是被燒成焦黑的靈魂。
 
 
 
 
 
Ps:國民黨的選舉手法很單純,把台灣四成民眾的利益剝奪20%,分給其他六成的民眾10%,就足以讓六成的民眾感恩戴德,四成的民眾也不見得會憤恨到流血革命。民進黨若不能,台灣民眾也不敢革命,那麼體制內的改變要成功,做法其實不多。既然又不敢去做,那不過就是另一個短視的利益政黨,跟老牌的國民黨差別不大,不管掛出甚麼樣好聽的旗幟,顯露出的都是既得利益者的嘴臉。

=================================
9/3追記

不管達賴來台的效應到底會如何,總之他人是來了,這時候討論達賴來台的對與錯已無意義,這時候該去思考的是,要怎樣做使得達賴來台灣的效益最佳與最大化。

現實的角度是,達賴是國際知名人物,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中國視之為麻煩人物。該做的應該是要讓達賴本身所具有的和平意義與宗教意義放到最大,同一時間利用中國的反彈,製造有利台灣的輿論。不過,顯然藍綠雙方都沒這樣幹,反倒中國很清楚狀況,不僅沒有妖魔達賴來台,更沒有強力批鬥,中國很單純的,是降低對台的經濟規格,例如縮減陸客來台名額等等,另外則是利用台灣在中國有龐大利益的幾個商人與團體,攻擊與批評達賴來台的動機。這當然對台灣起不了作用,但對中國國內可不見得是無用的。

但,台灣到底做了甚麼?這幾天來,藍綠雙方幹的事情都是在吵「動機」,談動機的好處是,這可以無限上綱到道德層面,變成一種對錯的批判,例如把達賴來台的動機不純、邀請的人別有用心這種說法,來獲得一種絕對的對與錯。畢竟,只要一件事情被定義為對的或是錯的,政客就有很好的理由發揮,這不光是泛藍陣營,泛綠幹的也差不多,都在爭吵這種對與錯,而不去針對最大的效用發揮。

這說到底,還是一個兩岸政策不同的問題,如果今天雙方對兩岸政策有基本的基調,那大體上還可以做一場戲,大家配合愉快就好。可惜沒有,達賴來台灣的效用,最後就會消散在這種爭吵邀請達賴是對是錯的無用問題上。

在台灣內部,吵這種問題的意義何在?要突顯馬英九總統的親中政策也不用如此,他本來就夠親了,作球給他展現一下,這反倒有反效果在。既然偏綠的本來就不相信他不親中,很深藍的本來就不認為親中不好,那以選舉的角度來說,民進黨要找哪些人?當然是中間那一些認為馬英九親中不嚴重的,利用這一連串事件拉攏過來。

算了,反正講這種事情,一定被罵權謀,筆者也懶得多言。達賴又不是隨便一個仁波切法王,他的存在本身就是有極高度的政治價值,裝死不會讓他的光環變黯淡,國內這些搞政治很兇悍的宗教人物,也不會因為達賴的光芒蓋頂,就讓她們看起來更家醜惡,醜惡到原本的支持者跑光光,會去拜的還是繼續拜,不拜的還是不會拜,那這最終起了甚麼作用?有甚麼改變?

不管這麼多了,如果點出冷血的現實,叫作權謀與算計,那麼這世界上還真的是人間處處有溫情。民眾如果會去相信某一方政治人物不算計,另一方政治人物都在算計,那這個國家的未來可想而知…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