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17 近來的一些工作與新聞感想 4/17更新

Posted on Updated on

晚上頭痛的無聊鬼扯,請別管這篇抱怨文的邏輯

又到了筆者亂彈亂唱的雜談時間,今天要談的是比較生活化的感想,所以沒有邏輯可言,純粹是個人抱怨,看看就好。

 

 

最近有幾則新聞,在提到一個問題,也就是所謂的「碩士沒有比大學生好用」,身為一個中華民國有頒發合格理科學位的「既得利益者」,要好好的解釋一下。

 

 

依照筆者這幾年在被歸類到傳統產業的工作上來看,其實學歷真的沒啥屁用,問題不是出在這些傳統產業偏師徒制,所以不管怎樣都必須找師傅帶,筆者就沒鳥這規定,找了兩個前輩問問客戶的狀況就直接去做了,不懂的地方就看書找論文。說到底就是一些很基本的概念,傳統產業之所以傳統,就是因為這些行業很久了,很久就代表很多資料可以查,研究所沒學到什麼,正好找資料的功力還可以,上網Google一下,再去翻翻國家圖書館的論文集,買兩本相關的技術書籍回家看。說難聽點的,半個月就差不多已經抓到一半以上的概念。

 

 

因為技術上並不是什麼新穎的,所以要找到相關的舊資料一點都不難,剩下的是一些所謂的「撇步」,例如工作溫度差一度兩度會怎樣,是因為室溫不同還是氣候的影響,操作的時候外勞多搖兩下,浸泡少五秒會不會有影響等等。這些是書上跟資料不會寫的,但正因為這些技術是很久的,所以作業的窗口其實也被固定的差不多。換句話說,就算今天換幾家工廠跟客戶,我們頂多是在現有的操作條件下,去略作為調整。真的麻煩的是「Trouble Shutting」,例如發生怎樣的問題該用什麼最快速的方法解決,是可以用現場的小道具硬幹過去,還是需要拿工具箱整組修理,或是說問題跟業務有關,要求扣款的客戶,客戶的客戶其實是誰的小舅子。這些問題書上不會教,真的是必須去自己碰過才知道,所以老經驗的人非常值得我們尊重,因為他們碰過的問題太多了,所以早就知道怎樣解決相對比較好。

 

 

那讀者說,筆者這種在業界算菜鳥的怎麼混?簡單,拿筆者的專業去混,因為本科是基礎科學,研究又是作奈米技術方面的,所以對各種顯微鏡跟性質測試方法都還算熟,而這些相對「先進」的檢測,其實這些業界的老前輩是不熟的,他們也許看過的相關資料很多,但正如同各行各業都有撇步,有些檢測儀器,你若是沒玩過一陣子,根本就不知道裡面的原始資料怎麼出來的,要怎麼作假或是怎樣微調整。也就是說,筆者自己看到各家客戶的這些報告,有時候都會笑出來,因為根本就亂做,完全沒掌握到重點,例如電子顯微鏡的成像跟我們用光學顯微鏡看,其結果並不相同,我們看到的相片是經過影像處理的,但這些前輩會用他們以前的低倍光學顯微鏡概念,來延伸解釋微米或是奈米等級大小的現象。

 

 

對奈米技術有點研究的人,應該都很清楚,肉眼可見的釐米尺度,跟微米、奈米尺度的現象並不相同,當現在各種電子產品越做越小,元件跟線路越來越細,問題的根源就已經不是巨觀的肉眼觀察可以解釋的。我們可以用現象來解釋現象,但不能說原理就是這樣。這不是說他們笨,這純粹是他們沒學過,但筆者個人的經驗是,講多也沒用。由其是一些過去二十年太成功的老闆,你跟他說這些問題的發生原因,並不是肉眼看到的現象,他會罵你菜鳥一隻,懂個屁!

 

 

回過頭來,為什麼碩士沒有用?各位讀者有念過研究所的可以想想,碩士主要學到的東西,除了研究的主題外,大概是哪些跟大學不一樣?差不多就是:比較會找資料,比較會整理資料,比較會寫報告,比較會找問題,比較會用不同角度看同一個問題。不管你念的研究所再差,起碼找資料跟整理資料的功力會比大學生好,寫報告的程度也比大學生強。

 

 

所以,問題不是在碩士比大學生難用,問題是在台灣現在這些產業,需要的是作業員,作業員是不需要碩士去做的,連大學生都搞不好太多。筆者看到好幾間上市上櫃的公司,生產線都還在用蠻幹的,問題的發掘與解決都還是用師徒傳承的,師傅沒教過,徒弟也不敢有意見,除非現實呈現出來就是這樣。如果讀者是有做過微觀方面的一些研究,大概都會知道,如果等到問題會被你用肉眼清晰看出,那已經嚴重到靠背了,變成所有的解決方案都只是治標不治本。這還是生產線的問題,起碼經驗上靠傳承,還不會差太多。

 

 

如果讀者還沒出來工作過,那麼請想像一下台灣絕大多數的中小企業、工廠的實際環境:生產資料沒有記錄,沒有報表或是Excel有記錄生產的條件變化(靠原力就對了)。某機器的英文簡介說不能在潮濕的地方工作,抬頭一看這台機器放在一個有除濕機但是常常沒有開的房間裡(或是水滿了沒人發現)。生產線的作業條件完美無比,但我們曉得內情的人都知道,作業記錄有兩本,一本是自己看,用來推責任用的,另一本是ISO版本,用來給人檢查用的,兩份記錄的內容差異,大概跟人類與猴子的智慧差異一樣(封面類似,格式也類似,但是內容完全不一樣,跟人類與猴子的DNA差別感覺差不多)。元素分析資料顯示生產線被汙染,問題不在被汙染上,而是在污染物上,原來我們的電子產品裡面還有放射元素鈾,而且對方還會很大聲的質疑你的作業流程被這個叫做U的東西汙染(原來我們在製造核彈)

 

 

說白了,用不到碩士,就這麼簡單,而且你表現太好還會倒楣。例如你的上司課長不會寫報告,而你很雞婆的替他寫了一份漂亮的生產製程改善OOXX報告給老闆,結果並不會是你被升官,而是你會被找藉口開除。再不然就是你的經理,會丟遠遠超過工作量的東西要你作報告,搞不好連不是你的業務也要,做完之後經理拿去升官拿獎金,你一毛都沒有,搞不好還會被搞掉。要搞死你並不難,把你從辦公桌拉去跟外勞作一樣的事就好。

 

 

產業就是這樣,要說高科技的電子產業比較好嗎?恩恩,筆者認為,讀者不少都是電子產業的人,自己看看應該也心裡有數。拿傳產來說,是因為台灣多半的工作機會還是在這塊,而且真的那些台清交成畢業的高材生,現在也沒多少人會把去生產電路板、汽車大燈當作第一工作志願,會到這些產業的碩士,多半也不會是這些最頂尖的,一個產業長期沒有最優秀的人才加入,結果會怎樣就不需要多說了。

 

 

筆者也不是在替自己辯解,說真的,實際業界上會用到的學校知識,如果只是要會操作,可以大概知道原因,還懂怎麼跟著前輩學解決,高中畢業就夠了。大學以上會懂做簡單的報告,只要肯跟著前輩學習經驗,要成為管理階層並不困難,至於碩士以上,有練到可以發掘問題並解決問題的人,其實別想太多,目前的產業環境,是不會願意讓你放手大幹一場的。

 

 

為什麼?這跟文化結構習慣有關,只要你不是老闆的「自己人」,不管你有多少通天本領,他絕對不會讓你去碰任何的主要改善或是研究,你只有跟著做、照抄,當小弟一輩子的機會,更別提是想改善工廠的核心競爭力,要是碰到這屬於老闆的私密技術,先自己救自己吧,大概要找新工作了。

 

 

 

==========

 

 

最近一直談ECFA,筆者已經談到懶了,把話說的清楚一點好了。

 

 

如果我們認同,提出計畫的人要把內容解釋清楚,那麼執政黨是有絕對的義務,要提供國人關於ECFA的詳細資料的,畢竟這是執政黨提出的政策,執政黨不說內容是什麼,誰要說?

 

 

今天有一種很詭異的論點,就是雙方要辯論,本來就是要各找資料,各憑本事,這理論上是正確的,但辯論的重點不在雙方攻防上,在於議題的設定。今天如果是一個死刑存廢的辯論,那麼這是一個公開的議題,針對的是已經發生的現在式問題,那麼這種各找資料各憑本事的辯論法是對的。但ECFA的簽署,是某一方丟出的議題,這個議題對於另一方來說,根本上是一無所知,要跟一個完全不知道議題內容的人辯論,跟打地鼠有什麼兩樣?

 

 

除非是ECFA已經簽了兩年,相關影響大概都有一些初步結論,這時候開一個ECFA的續約或廢約與否辯論會,是有其道理的。在現在執政黨根本就不跟在野黨講,甚至連民眾、自己的支持者都不知道這條約內容是什麼的狀況下,辯論又不給人資料,還要人自己憑本事查,這根本就是整人。簡單說,如果對方猜錯,你可以名正言順的說人家亂講,若對方猜對,你還可以改內容,改成跟對方講的不一樣,反正內容是你訂的。天下哪有這種「公平」的辯論法?

 

 

這說到頭來,就是一個很基礎的概念,筆者用商業上的計畫書為例子。

 

 

假如你今天要提一個企畫案,希望公司可以接受,你一定要把計畫的目的、方向、利益、風險等等,類似SWOT分析要出來,不然你怎麼說服公司撥款給你?只因為你說這計畫一定會賺錢?你可以寫了一個沒有施行細節的,也沒有風險評估的企畫,企劃目的寫著「提升公司競爭力」,企劃的環境條件定義寫「企劃不通過公司就會倒」。讀者您真的認為,公司會理你嗎?公司高層會不會要你把企劃的內容補好、細節寫好再講?

 

 

在台灣這個民主社會中,人民才是國家的老闆吧?總統、院長等不正是要提企劃案的人嗎?不管企劃本身到底有多好,做老闆的可以完全不管企畫案的內容,僅憑一股氣勢跟信心,把公司所有資產就交給經理去處理?

 

 

有這麼好的老闆,請讀者務必介紹給筆者,筆者要去應徵,當這家公司的經理要搞錢真的太簡單了。

 

=====================
4/17更新    根據匿名的「認識層峰的人士」來信指出一些看法,很榮幸的刊載如下,為了匿名有小部分的修改

我對你那篇碩士生一文發表一些看法.
碩士課程, 其實就是職前訓練. 歐陸系統原無碩士, 學院畢業進入大學研究所, 論文通過發表就是博士. Master原來就是高等教育普及化的一種妥協, 原來脫胎於歐陸那些拿不到PHD的實驗室助手教育, 在現在這個後工業化時代,, 即成了職前教育, 在左派眼中就是典型剝削, 這些原來是大企業要做的事, 變戍人民和政府來負擔了, 但也成了戰後工業, 非常重要一環.
例如受了Master 訓練, 是物理學者的職前訓練, 之後你再進一步做PHD的訓練就輕鬆多了, 當然你後來進入產業界, 當然累多了, 至於那些查資料, 作報告…等等. 大學就要會了, 在歐美這是高中生的訓練.
當然跟不同老師會有不同的訓練, 有的會不用領域如基因, 光學, 量子力學或實驗或理論的不同, 有的就直接做產業的事了, 所有英,米有些master不用寫論文, 因為根本不需要, 就職前訓練來說, 分科訓練足就行了, 一般的碩士文跟研究報告沒兩樣, 當然 master 的分科會比大學 general courses 來的細, 所以即是同一個物理master , 做理論, 實驗, 或不同的科別, 那簡直是不同的事.
那個記者的文章簡直發神經, 無知. 碩士比大學生難用, 那是老板選錯人了, 那個學生受的職前訓練跟後來進入的職業不同, 怎會好用.
而工作性質也有關, 如你所言, 有些工作根本不需要太多專門知識, 有些工作人和重於一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