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東亞戰略佈局(一)

Posted on Updated on

最近太忙了,寫作會比較慢,跟讀者說聲抱歉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前言

 

 

這是短篇的系列,大約三到五篇左右,會稍微從各方面來對所謂東亞做一個比較概略式的檢視,其中當然包括經濟面、軍事面甚至文化面等問題。會有這幾篇,主要是因為ECFA辯論會中,蔡英文主席對馬英九總統的提問,意即:「台灣的戰略佈局是什麼?」

 

 

如果我們對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很簡單的,「賺錢就好、管他去死」,那麼很顯然的目前政府的走向與回答完全不及格,雖然在野黨也好不到哪去,但考量台灣民眾本來就沒這種興趣,則也不能苛責兩黨都想愚民,民眾自己選擇當笨蛋,那就是一堆笨蛋選出笨蛋政府,笨死好了。雖然執政黨為何一心向著中國的理由眾說紛紜,但筆者知道是為什麼,不過由於台灣的討論環境,很喜歡虛偽的討論「客觀」,好像以為不予討論這個棋局的「棋手」,純粹探討棋局才是理性又正確的,這種論調極端詭異。

 

 

筆者在戰略的問題上是略有點小研究,坦白說,從來沒聽過研究一場戰爭、兩國的鬥爭、三國的爭霸這些問題時,我們可以完全不考慮各方勢力的領導者、主要人物、關鍵角色的背景與立場。事實上,真正主導著多國之間競合的因素,往往比你我想的都要單純的多,常常都是「人」的問題,所謂的國力落差、地理環境、技術差異,很多時候都不是決定性因素。所以在這短篇的系列中,會由基本的概念慢慢帶出到比較深刻且具體的問題,請讀者耐心觀看。

 

 

「很多問題,並不是只知道解決方案,老實照著幹就會成的。」

 

 

==============================

 

 

為何要佈局?

 

 

這是大哉問,但卻是戰略研究上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大體上不出一個根本的理由:為了生存。為了生存,所以不能只考慮眼前的問題,總不能為了吃眼前這一餐,對旁邊虎視眈眈的獅子老虎視而不見吧?筆者認為,也應該沒人會認為,旁邊的獅子老虎,有興趣的只是我們手上香噴噴的午餐,更多時候是把我們順便當晚餐看了。

 

 

故,戰略研究說穿了,就是一種「如何規劃未來」的研究。我們當然希望自己可以長命百歲,更希望自己的子女也都能平平安安,如果可以的話,當然是能豐衣足食,國富民強。這種想法古今皆有之,但歷史告訴我們國家興滅是常態,實在沒道理認為某一種作法或想法可以永恆不變,一體適用。也因此筆者對所謂的「以前沒做,所以現在要趕快做」這種言論極端感冒,除非你可以證明以前沒做時的環境條件跟現在一模一樣,不然一切的評估都應該重來,斷無照以前沒做的計畫來實施的道理。有哪間工廠的老闆,會堅持拿十年前封裝線的生產計畫來用,只因為當年沒用,所以現在要趕快用?

 

 

所以,為何要佈這個局?說白一點,就是我們「現在」預想「未來可能」會發生的各種狀況與問題,然後預先準備需要的資源,好讓我們
以一次次度過難關。這個過程一定會經歷過三個步驟:思想、準備、行動。反過來解釋比較容易懂,一個人行動前是否會有準備?如果毫無準備就行動,通常我們會說這個人是匹夫之勇,或是沒大腦。一個人在做準備的時候會不會有一些準則跟方向?如果沒有思想就準備,一定會變成什麼都準備、什麼都預防,結果就是跟什麼都沒準備結果一樣,一個人哪有辦法面面俱到啊。故而一個行動快速且成功率高的人,通常都是事先有準備的人,準備妥當能夠應付各種狀況的人,也通常是他的思維本身就恰好可以應付這類型的狀況,偏向某些特定的方向。

 

 

所以拉回到本題,為何要做台灣的戰略佈局?因為台灣這個群體,其生存需要定一個大方向,依照這個方向做好相關的準備,然後依照準備的資源與當時的環境,切合時機的去執行想定的計畫,以達成台灣這個群體的最大生存利益。意即,我們要先定出一個台灣的本體思想,然後依照這個概念去準備應有的資源,如果不夠是不是要外購?還是要自產?自產是要擬訂幾年生產計畫?外購是要用多少預算、買幾年份?諸如此類等等,最後才是在我們預想的狀況下,去執行我們計畫中的各項目,而且多少都要留點風險準備,避免措手不及。

 

 

那我們可不可以評估台灣應該要怎麼走?說實在的,評估這個走勢之前,一定要先有思想出來,所謂的賺錢就好的思維,只是手段,而且說這話的人往往言行不一。說只要賺錢就好,但他拿的護照一定是某些國家,大談商人無祖國,但他特別喜歡某些領導人跟某些制度。說自己沒有思想,唯一的思想就是賺錢的人,不是在騙別人,就是在騙自己,催眠自己好像真的賺錢就好。如果真是如此,那照理說是連自己老婆小孩都可以賣賣掉的,但好像實際上我們都看不到這種狀況嘛,高喊賺錢最重要的,似乎也沒有幹生小孩去賣這檔事。說穿了,雖然世界上每個東西都可以標價,但對絕大多數人來說還是有一些比錢更重要的事情,只是我們都很喜歡莊孝維。

 

 

台灣這個群體的思想要怎樣定義,說到底很簡單,就是我們希望過什麼制度的生活。當然,一般老百姓可能會說:這跟我沒關係。實際上關係可大了,老百姓喜不喜歡加稅?喜不喜歡朝令夕改?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如果小老百姓討厭為所欲為的政府,那照道理來說應該是不會支持專制跟極權的。這種講法是很粗糙,我們也可以說極權國家治安比較好,因為國家唯一的流氓就是政府,所以人民只要被剝一次皮就好。筆者只是要表明,以一個現代國家的狀況來說,想過哪種制度的生活,就是一種思想。這當然可以把每一種制度,都反過頭去推演屬於哪一種主義,只不過對一般大眾來說,講一堆自由主義跟社會主義的各種旁支跟分類,實在太難了,簡單點比較好,再說各種制度的出現,或多或少也都是從這些思想體系演化出的。

 

 

「先別管人家告訴你怎樣會賺大錢,賺錢的方法每一種制度都會有,先想想你到底想過怎樣的生活。」

 

 

==============================

 

 

台灣現在的佈局方向?

 

 

當然,要佈局前一定要知道現在的狀況,如果完全不了解台灣目前的環境跟資源,就說我們要怎樣那樣,那這跟只有熱血的無腦憤青一樣,當砲灰的機率遠高過當英雄。那麼台灣的現況是如何?套一句前幾年筆者跟一位國防部上校的談話:「外交走不出去、經濟依靠對面的、軍購被國民黨卡住、國民對自己又沒信心,規劃甚麼戰略啊,都沒有用啦。」是很殘酷,但也很寫實。現階段中國的強大是事實,所以外交上台灣要走出去,還真的是要看看對面的臉色,經濟上的問題,好像不靠中國也很難自己獨存,軍購武器也似乎不跟中國對抗就沒必要,如果是如此,民眾沒信心是正常的。

 

 

是嗎?這位上校現在不知道當到將軍沒有,不過看起來這種直言的參謀人物,應該就是上校頂天退伍了。我們如果可以好好思考一下,會知道戰略的規劃,是先思考客觀上存在與不存在的事實,而不是媒體告訴你甚麼。

 

 

第一,台灣的天時如何?好像不大好,美國在中東焦頭爛額,經濟問題搞不定,中國強大起來不斷壓迫,好像時機怎麼看都不會好。這是真的嗎?也差不多是這樣,但仔細考慮一下,雖然時機不好,但有沒有差到中國可以在東亞的戰略棋盤上推翻美國的優勢?並沒有。日本還是美國的盟友,只要北韓依靠中國一天,南韓也不可能跑去抱中國大腿,美國的艦隊都還在太平洋上跑,更何況美國有可能因為中國的強大,就決定摸摸鼻子退出西太平洋?

 

 

別鬧啦!美國的西太平洋勢力,是二次大戰後,美國自己單獨打下來的,硫磺島、塞班、沖繩,哪一個地方不是美國先人的鮮血一吋吋打下的?朝鮮38度線,越南的失敗,美國也不是一路走來輕鬆寫意,越戰紀念碑就是美國人對自己永恆的警惕。說難聽點,你中國算哪根蔥,跟日本的太平洋血戰一滴血都沒流,就憑那幾艘勉強可以出海見人的「中國海軍精銳」,就要美國放棄西太平洋,乖乖退回關島,再一路撤回夏威夷?做他個春秋大夢去。要不是毛澤東跟赫魯雪夫鬧翻,中國搞不好會被封鎖到蘇聯解體後,今天還會不會有這等經濟發展,誰知道。

 

 

台灣人最好搞清楚一點,就以戰略家的角度來看,除非今天中國的國力,別說伯仲之間,最起碼也要有美國的3成,才有資格跟美國在西太平洋討價還價,而且要兵不血刃的讓美國把地盤交出,中國付出的代價絕對不會少。先搞清楚美國是真怕了中國,還是不想跟你無謂的損耗,亦或在世界其他地方上有可以合作的地方,才在這邊讓你兩步。幻想中美大戰會由中國取得最後勝利的人,麻煩去翻翻中國自己的評估,還沒哪個軍事專家這麼有種,敢說中國已經可以超英趕美,稱霸世界,每個都是說「慢慢來,遲早是我們的」。簡稱「現在還不是」。

 

 

天時對台灣是不利,但筆者不認為末日時鐘1150分跟1151分,有什麼差別。

 

 

第二,台灣的地利如何?說好很好,說不好也很不好。好是好在這個地理位置正好可以拿來當作中美衝突的關鍵,壞就壞在萬一中美之間合作大於競爭,不就慘了。所以說到底,就是台灣要選哪一邊的問題,就以距離來說,當然選中國是正確的,就在隔壁嘛!但事實上是如此的話,我們前五十年幹嘛對抗的要死不活,直接投降不是挺好的?顯然距離是一個因素,但不是絕對因素,現在有人高舉很近所以要認命,那為什麼以前就說要莊敬自強、處變不驚?

 

 

台灣人要搞清楚一點,中國很近也很大,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但這個事實是不是就等於台灣除了依靠中國別無他法,則是大有可商榷的地方。若不依靠就會死,那早死透了,怎麼會活到現在,各位讀者還可以看筆者敲這些字,還看到這邊超過三千多,看的這麼高興?顯然不依靠就會死,是要有一些但書的,若是條件不符合,台灣並不會不依靠中國就一定會死。做戰略的重點是找出活路,不是看到眼前有一條死路,就說不走會死所以早死早超生。眼前沒路,不會自己開一條?

 

 

重點不是台灣的地利不行,以氣候論,台灣很適合發展精緻農業,一顆品質好的芒果在日本可以賣到上千日幣,在今天全球化的世界,多的是有錢的國家會對稀有的熱帶、亞熱帶作物感興趣。以交通論,台灣也確實是國際數條重要航線必經之地,好好經營的話,配合觀光跟文化業,誰說不行有好的發展?台灣的地理不利的地方就是地狹人稠,這種地理狀況說白一點,某些產業就是不適合,結果我們台灣人倒是很喜歡某些不適合的製造業,做一做還不是要外移才可以活。

 

 

其實,先天的地理環境限制是很殘酷的現實,又不能說跟太平洋借一塊地,所以在土地的利用思維上,能走的路也沒想像中的多,也許讀者很多人會對筆者上段講法有意見,這沒關係,全部的人都認同才可怕。重點是我們到底能不能擺脫台灣的發展,一定就是某一些產業的思維。台灣地小,並沒有可以浪費的空間,高污染類的產業真的適合嗎(不過農業要是隨便搞,汙染也真的很重)?台灣可以成為代工大國,但可能成為各項代工的大國嗎?面對現實吧,台灣的地就是這幾塊,人就是這麼多,不可能全部都搞的。

 

 

經濟的一些問題後面再說,換一個角度來看,台灣的地理環境,到底還有哪一些是無比重要的?筆者可以很直接的說:沒有。台灣從來就不是世界的中心,依照邊陲核心論來說,頂多是進步到半邊陲,既然沒成為核心過,哪來的邊緣化問題?我們本來就很邊緣。不過,美國在三百年前,也只是歐洲的邊陲,無足輕重。在羅馬帝國的年代,英格蘭不過是帝國的邊陲,毫無重要性可言。戰國的強秦在西周不過是邊境小邦,春秋的霸齊也只是周公征伐的化外之地。說真的,是邊陲有這麼讓人難過嗎?是核心有這麼讓人優越嗎?

 

 

「台灣是不是邊陲並不重要,你想不想讓台灣永遠是邊陲才重要,只想依靠別人的光環來成就自己,邊陲定了。」

 

 

==============================

 

 

最重要的人和?

 

請見下一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