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略思想簡述系列 – 「太宗衛公問對」

Posted on Updated on

挑一篇讀起來不會很頭痛的,請讀者自行到網路上找公開版,簡體版的到處都有。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唐太宗李衛公問對(本篇請參考武經七書)

 

個人與著作背景:

這裡不考慮託偽之作的可能,畢竟本篇目的不是考古,只會大致解釋一下。唐太宗不需多說,李衛公指的是李靖,問對是指兩人的問答集,由於當事者不可能寫這種玩意,用詞語法也不合,故這比較可能是有侍臣一旁記錄,後來有人整理。無論如何,兩人的對答相當精采,值得一看,但本篇著重在戰略的思想上,故不對其兵法布陣多所著墨。

 

 

太宗衛公問對思想主旨:

上中下三捲,主要都在討論其兵法運用,對於整體戰略思想的討論著墨不深,但實際上可以從其對兵法與戰術的討論中,得出一些戰略觀點。第一點為知兵,平時就要教練軍隊,使其進退有道,與敵對陣,要用各種方法蒐集情報。第二點是順勢,治理西域少數民族,要順應他們的天性,不需強求改變,但對幼兒教育則可以循序漸進的改變。觀察兩人對談的用兵之道,不外乎:

 

「奇正、虛實、陰陽循環」

 

這裡需要對孫吳各家兵法有點了解才能領會,他們兩人談的是用兵之道,並隨時提出前人的事蹟佐證,再加以討論與延伸。大致上兩人在談的,就是用兵之道無外乎虛實兩字,如何欺騙敵人,又如何出奇制勝,不管兩人說的方法有多精妙,我們可以總結如下,一、平時要練兵,戰時好指揮;二、以奇為正,以正出奇,兩者互相循環沒有衝突;三、利用各種方法迷惑敵人,使敵人依照我方設想的動作。這說穿了就是軍隊平常要積極訓練,故軍隊的訓練要有方法,先愛護士卒才能後處罰,若不能使士兵甘願受訓,那麼怎樣早操晚操都不會有用。說到底也不過就是「平時多燒香、臨時不需抱佛腳」,很簡單的道理,因為觀察兩人對談,可以看出對用兵之道的總結:

 

「形水」

 

訓練士卒要有柔軟性,治理少數民族要順應他們的習性,前、中、後三軍在後退的時候後軍就可以變前軍,面對敵軍時要讓敵人遷就我方的形勢,我方要積極誘導敵人,就算是採取主動,也應該順著敵人的部屬,而變化萬千。無論談到哪一方向,兩人的共識總是相同,就是不能拘泥特定的方法。所以說,將領怎麼挑?李靖對於兵法的評判是:

 

「道、天地、將法」

 

來做一個總結,一個領導者要先能用兵進退有據,適時任用人才做對事情;再來才能戰必取勝、守必穩固;最後才是隨心所欲。將法指的就是用人之道,要如何挑選人才、運用人才;天地是指可以了解環境的形勢,充分利用手中資源,這樣就可以在任何地方先敵人一步取得優勢;道,則是在說明可以通曉定律,張良急流勇退,是知道劉邦不可共富貴,孫武伐楚後就消失無蹤,是明白吳王不能容人,范蠡在勾踐滅吳後就改姓歸隱,是清楚越王不可能在身邊留有威脅性的人才。一個人可以在事前就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並且知所進退,這種人當然是深知兵法進退之道的高手。而這三種層次必須循序漸進,從下而上。換句話說,李靖認為這是要練的,沒辦法變出來,只能一步步學習與累積經驗,太宗也很清楚,所以叫李靖審慎挑人,把兵法傳下去。

 

兩人對兵法的認知,可以延伸到戰略上的做法,也就是在治理軍隊、外族上,面對威脅、敵軍上,都要懂得因應形勢變化做法,而且要順應形勢不能強求。治理國家要順應民情,不強迫民眾作不願意的事情;對抗威脅要掌握主動,讓敵人順應我方的誘導行動。

 

太宗衛公問對思想優點:

1.        大量的古兵法討論,充分解釋古代戰略大家的用兵與治國方法,使其不在太過玄妙難解。

2.        應用古兵法與個人經驗,轉化為教育訓練的辦法,使我們可以理解其改變軍制與陣法的思路,避免史家不懂兵的詮釋錯誤。

3.        從其改變陣法的道理,讓我們可以完全理解,陣法的變化跟時代的進步、技術的成長息息相關,古陣法會留傳必有其優秀的地方,優秀處絕對不是在字面上的意義,而在其精神。

 

太宗衛公問對思想缺點:

1.        問對語錄很難有系統化的整理,問對的狀況更嚴重,讀完後心情愉悅但很難有確實的體會。

2.        兵法節制等需要很多的背景才能理解,諸如武器、時代技術、社會狀況。

 

 

筆者個人對問對的簡評:

兩人的對談相當精采,重點不該放在談論的內容,而是雙方「為何這樣問問題」、「為何如此答問題」。像太宗詢問李靖六花陣的改變,李靖回答道基本行伍、訓練上,表示把諸葛亮的八陣變為六花陣,理由出在基本的軍隊基礎訓練跟運用上已經有變化。又如李靖解釋司馬法時提到管仲,太宗引申到管仲的兵法是以王道為基礎,而非霸道,跟一般儒者照表面鬼扯不同,其引申的意義在於對歷史的了解,太宗是因為諸葛亮自比管仲,諸葛亮是王佐之才,想必管仲也不會差太多,只是因為周室衰微,只好找齊國來匡正天下。

 

其實兩人的概念是非常簡單的,「凡事必有原因」,古代某人用了某種方法打仗贏了,一定有其可取的地方,若現代不可使用,那也是因為時代不同而不是這套方法沒有用,問題在怎麼循著古人的精神去修正。也可以看出兩人並不會空想,光看其選將、練兵、佈陣、因敵,都很在乎現實,重視過程而不是只看結果。結果通常都是有其對應的開始,這說到底就是「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凡事多準備一下,事到臨頭可以運作的範圍也比較大。

 

不過,要說缺點也還是有,兩人的對談雖然可以看出其戰略的思想,但也因為如此,可以肯定他們的思想並不完整,都是多年經驗累積出來的,只是雙方的聰明才智都很高,可以把經驗具體化成實際的SOP執行。問題就出在其沒有一貫的價值體系,硬要說的話就是維持其唐朝統治,這說來也沒有不對,只是千年後的我們回頭去看,也自然看不到值得我們去深思的思想。這不是這本書的問題,這是時代的問題,我們的問題再怎樣學習兩人的討論過程與切入方法,這才是最難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