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時間總量與管理之概念研究「摩擦」之理論與定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2008年的作品,主要是跟人討論一些摩擦定義,互相交流的結果,所以不是嚴謹的論文。因為最近太忙太累,拿這篇來墊檔期,也希望有高手可以討論與指證,謝謝。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serif";}

從時間總量與管理之概念研究「摩擦」之理論與定義,

並推證社會主義在複雜社會中不可行之理由

 

前言

   克勞塞維茲著名的戰爭論中,提到戰爭無可避免的失算,來自於無數的摩擦,這些摩擦從小而大,逐漸累積成影響全局的因素。如李德哈特在其第二次大戰戰史中 曾提到,他訪談一位在突出部戰役的軍官,該裝甲部隊突破迅速,但這位軍官看上了一位護士,決定在一個村莊過夜,這是否是造成德軍裝甲部隊之所以無法抵達預 定地的真正因素?這我們永遠不得而知,但不可諱言的,這種無數不確定因素,確實對我們日常生活中所有事物造成影響。在傳統上的說法,「摩擦」就是一種「不 可知因素」的影響,無論是戰場還是商場上,一個個衝鋒陷陣的戰士逐漸累積出的成果,才會反應在我們以「大局」觀察的數字上,但這無數數字中隱含多少不可知 的「摩擦」,導致結果與最初預期相差甚遠,常常是另決策者頭痛的主因。本文希望以具體的圖形說明摩擦的概念,係「完全」來自於個人的時間總量與管理而來, 且完全沒有任何方法可以完善,只能儘量做到一定程度的平衡,並由此證明,無論是政治、經濟制度,在理論上均不可能有完美系統之存在。

 

本文

 

 

一、時間總量

 

  時間是上帝賜予人類最公平的禮物,無論貧富貴賤一天都是24小 時,但這對於個人來說沒有太大意義,每個人的時間都相同,只是一種對個人來說的外生性影響,外生性的影響還包括每個人的出身背景、地理環境等等因素,這些 因素可以「相對」簡單的被科學化的定義與比較,例如完全內陸的國家與海島國家,環境對民眾的影響,是可以被檢證的,一個幅員遼闊的大國與無多少土地的小國 相比,民眾的文化也多少不同。這種外生性的影響被討論的最多,但也最難被認同,無論是地理決定論或是文化決定論,這都對個人的內生性因素有所忽略。何謂內 生性因素?內生性因素係一個人對於某種方面的天賦,天賦差異決定了一個人對於不同方面的專精與熟練速度,以及其對時間總量的控制。

 

        圖一為「數學能力」之圖形說明


  如 圖一表示,一項專業的進步,一定是時間花費越多就越專業,每一個人對特定專業的天賦也都不會一樣,所以花費的時間不同,所得到的專精程度也就都不相同,這 是「摩擦」的第一項內生性因素,因個人天賦差異所造成的不確定性,這還是不確定性最小的一項因素,例如以數學能力來說,可以藉由測驗等方式,確定不同人的 天賦程度差異,我們身邊一定都有數學能力特別好,或是特別有空間概念的人,這些天賦每一個人都不同,但就以單一項專業來說,還可以有被量化分析的空間。圖 二則是不同專業的熟練差異,有些專業入門簡單,但要非常專精則需要很多的時間,例如專業A可用駕車技術比喻,要考到執照並不困難,不需要多久時間要開車上路絕不是難事,但要專業到如特技駕駛一般,那沒有經年累月的訓練,一般人極難做到。某些專業入門容易,要練到純熟也不到困難,例如專業C可 以用一般的水、電工程來比喻,要學會基本的水電技術並不困難,要熟練技術到可以快速且安全的操作也並不會太困難,但要專精到一眼就可看出家家戶戶的不同 點,並且馬上就可以得到從何入手的判斷力,也是得要經年累月才行。這說明了不同專業在初期與中期的差異也許很大,但要在某一專業中嫻熟老練絕非易事,這就 是我們一般人稱呼的「專家」,有名的甚至稱呼為「大師」。

 

  圖 一與圖二配合,就可以知道為何有些人可以很快的對某一行上手,有些人同樣的時間卻做不到,在相同外生性因素的
影響下,這種內生性的天賦差異決定了一切,但 這是理論上的說法,實際上外生與內生因素絕不會相同,也因此跨領域的比較極為困難。在圖三中是兩種專業的比較,一個人的一生時間可用的總量,受限其天賦與 環境的內生與外生性因素影響,可以分配到不同領域的量也絕對不一樣,圖三是完全專精純熟某一專業的分配法,可以想見的是,此人在專業B上的成就必定乏善可陳,畢竟所花費時間全部在專業A上,專業B當 然沒有多餘遺力去學習。但這純粹是理論上,實際上根本不可能有這種狀況出現,因為這種完全專精化的意義,就代表這門專業完全與其他專業「毫不相關」,這根 本上違反社會現實,一個人不可能在學習數學的時候,完全沒有空間概念,這樣根本就不可能學得好。比較符合現實的狀況是圖四,在兩種彼此有所關連的專業上, 一個人在兩方面所分配的時間有所不同。但整體來說這個「總量」是固定的,所謂的最佳化可能曲線,只有上帝才能賦予定義,我們人類根本就不可能會知道這條最 佳化曲線在何處。

  以 上四圖只是時間總量的基本說明,事實上這還是過度理想化,真實世界遠遠複雜於此。以圖五為例子,說明一般社會科學與自然科學之差異,理論上完美的跨領域學 科,會呈現一直線,但實際上一般的社會學科與自然學科能夠相連結的地方實在太少,以數學化程度來做連結的話,經濟學所用到的數字較多,政治學相對較少,藝 術則可以說幾乎沒關連,而完美的統一學科,一個大一統的理論則根本就不可能存在,我們姑且將此完美的學科當作上帝的科學。圖五也表示,一門學科就算大體上 來說有一定程度的關連,但以細部來說則會完全不同,如同總體經濟學與微觀經濟學兩者的數學化程度也不一樣,姑且以圖六來說明。
  紅 色區域是一個人一生所能分配之時間總量面積,但實際上一個人就算要鑽研經濟學,他所選擇的學科與方向,出現的實際結果會如藍線一般分佈,換言之經濟學的曲 線上每一點都是某一種經濟學分支的專業,如越偏統計分析的,則越趨向曲線的右端,偏重理論上的建構則偏向左端。符合經驗法則的狀況,則是有理論基礎下,再 針對某些特定學門專研,所以這清楚表示了一個答案,就算是天才可以將其時間徹底填滿圖六的綠色曲線內,也不可能達到完美學科的要求。根據時間總量的推論, 我們可知「大一統理論」之所以不存在,並不是理論上不可能,而是人類的智慧與時間無法達成,而這僅僅只是在提經濟學與數學的相關程度高低而已,實際的圖樣 是更為立體且複雜。

  社 會科學與自然科學的爭執點,並不是出在「根據事實」或是「依照邏輯」,更非是「共通語言」,其爭執的癥結點在於這條曲線的到底有多「彎曲」?既然完美的上 帝科學人類無法達到,那麼爭執所在僅僅在於一門學科,與其他相關學科的關連程度,究竟是怎樣的曲線,是二次函數、指數還是對數?不同曲率的曲線,代表的不 僅僅是經濟學是否要數學化與否,更代表著一個人可以花費在其上的時間終有限制。故我們從圖八的解釋可以瞭解到,一門學科越是與其他學科無涉,那麼要專精純 熟絕對不困難,一旦與其他學科牽涉甚廣,則非得需要許多人的共同努力才可能趨近完善。簡單的講,假設這裡所說的藝術偏向繪圖,那麼專業A就比較偏向油畫或是水彩,畢竟絕大多數人不會在調配顏料的時候拿量杯去測量,憑感覺的程度居多。專業C就比較類似需要用電腦的繪圖,其中越偏向左端就屬於感性的層面,右端就偏向對各種程式的寫作有關。在此可以瞭解到,技巧越是單純到偏向純粹是繪圖,與數學的關連就比較小,需要用到電腦程式寫作,則一定多少需要數學程度,不然一個數學白癡怎麼可能寫出亮麗的3D動畫?這其實也說明了,為什麼當現在越來越講求跨領域合作,合作起來就越來越困難,這完全是因為對於不同學科之間關連程度的定義不同所致。

二、時間管理

 

  在 時間總量上,可以瞭解到一個人的內生外生因素,所造成其整體可運用時間的限制,這個限制說明了為什麼越有爭議的學科,通常往往是與其他學科牽涉範圍最廣 的。例如政治學,政治所涉及的可能包括經濟、軍事等還可以用數字加以管理的,也可能包括民眾心理與預測其他團體、國家等無法被量化的範圍,
以政治學的爭 議也相當大,更不提政治影響人的生活甚鉅,與其說政治學是一門靜態可供分析的科學,還不如比較接近無時無刻在變化的藝術。但這其實是一種誤導,真實世界的 所有學科從來就不是「由上而下」產生,人類的知識累積向來是由下而上堆積出來的,所以真實世界的樣貌比較接近圖九。

 

  學科關連性從來就不是一種標準的定義,他可能是由ABCDEF等幾個相關連的分支所建構出的,例如這條曲線指的是軍事學,專業一就是偏向理論與戰爭藝術,專業二就是偏向數字與後勤管理。那麼在這個大的軍事學體系下,A可能指的是戰略理論,F則是武器後勤支援管理,CD則偏向實際操作與運用。這並不難理解,以F為例子,要管理各式各樣武器的製作、與後勤支援,則非得要數字化管理才可,就算是古代也不可能全憑感覺辦事,吃飯也許可以一餐當兩餐吃,但子彈總不能要人一顆當兩顆用。可以想見的是,假設AF這 六位在軍事學上都有成就的大師,其時間的管理絕對不可能會一模一樣,只有其重疊的部分是相同的,任何一個軍官對此應該都很熟悉,軍事院校第一年所學的並沒 有分科系,但是畢業後的軍官必定是各種專科的專才,所以以「軍事學」整體來說,真實的軍事學科並不是有一門「軍事學」來統整一切,這種軍事學內容必定有各 種關連性大小不同的章節串在一起,如果你對特定章節有更深入的認識,你會去在買更深入的一本專書,而不會把這本軍事學大綱多看幾次。

 

  這其中的影響就是,真實樣貌的學科關連曲線,只是一種想像的圖形,如同圖九中,只是各種專科的頂點連線,在到B之 間的空白,若沒有新的人才或是新的學說、理論、技術補上,那麼還是一片空白。為了簡化討論,我們將某學科簡化成兩個學門,如圖十所示。我們知道只有上帝的 科學才可能是一直線的相關,這道理就在於,除非我們能夠對這個學科達成「全知」不然任何的現實狀態一定是建築在已知的條件上,我們能夠對已知的狀況瞭解多 深,端看對這學科的研究程度,圖十說明了當兩個同學科不同學門的狀態下,想像出的關連曲線多半是直線的。人類的想像力都是線性的、直覺式的,這起因於人類 百萬年前洪荒時代,與大自然搏鬥求生,過的了一天是一天的日子,要人去做長程規劃是不可能的,因為你可能在考慮明天晚餐的時候,就成了猛獸今天的午餐。這 以現代的例子較容易說明,一個國家如果長期沒有動盪,那麼人們會把錢拿去做成其投資,因為可預見的未來應該也是和平的,所以長期投資符合效益,但如果處在 戰亂之中,那還不如保有實體貨物,比擁有不可預期的未來債券有用,這顯然是走短線的思考,但這也表示人類遇到不可知狀況的時候,比較傾向用線性的方式去預 測未來。

  這 造成的狀況就是,在圖十中人們對於這門學科的關連性預期,就是兩個頂點的直線,而非是如圖九般的曲線,這表示了一個人只有在資訊充足的狀態下,才可能做出 非線性的預測,這就是「摩擦」的第二個內生性因素,因為人類心理的預期總是線性,往往與現實差異頗大。摩擦的產生並不是來自於圖十中AB之間的空白,而是來自於AB之 間連線的預期錯誤,畢竟摩擦是「不可知因素」,而非「不存在因素」,換言之只要有未知的空間存在,人類的直覺通常是線性的思考而非是非線性的。將圖九的部 分區域放大為圖十一,就算表面上看來是非線性的直線,實際上也不會是直的,只有「不可知」的部分存在,這部分的關連性就不會是真實的情況。就算不可知的部 分再小,人的天性還是會以線性方式去推理與思考,所謂的摩擦就存在於這種「不可知」區域的猜測,與真實情況之間的落差。

  以圖十的變化來延伸解釋,圖十二表示了人類的線性思考產生的問題,一個人對於他不熟悉的領域,能夠仰賴的只有兩種方法,第一種是根據自己曾經學習、接觸過的部分預期,第二種就是根據已知的部分,加上其他領域的表面瞭解。以第一種的預期來說,由於AB都有共同接觸的領域,因此根據自己曾經學習過的做出預測是非常自然的狀況,如圖所示這種AB以及對A的預期,與真實的AB領 域所需花費的時
分配,實在是差得太遠,這也就是為什麼有些社會學者對於科技可以改善社會的程度,有些預估高的嚇人,有些人則低的離譜,蓋因他們所能夠預 期的,只能夠從自己所瞭解的部分去想。即使是受過訓練學者,對這條預期不是線性的預期,也不可能完全吻合真實的狀況,以AB的預期曲線來說,最直接的預測就是把B的專家估計的「太專業」,就算這條線經過思考後改成曲線,可想而知要吻合成為一個B專家的時間分配,根本就是用猜的。

 

  探討第二種方法前,在此先將表面的瞭解以AB兩 個學門的頂點做標準,實際上當然要跟當事者的認知有關。在此也可以想見,純粹依照表面的宣傳、廣告或是「普及性書刊」的理解,再加上本身曾接觸過的部分加 以猜測,其描繪出的曲線也會離實際狀況差距甚遠,但至少頂點的部分並不會有錯。以上兩種方法說明了兩個狀況,當我們用第一種方法去預期的時候,也許可以涵 蓋到這位專家大多數的時間分配,但我們並不知道他的真正專業是什麼,這是一種由下而上預期的問題。以第二種方法去猜測,我們一開始就可以知道這位專家的專 業領域是什麼,但對於他到底怎麼管理其時間分配,所知的更少。這些因為不可知產生的空白,並不會對兩者的專業產生影響,但當兩者之間要合作就會出現問題, 越是差異更大的兩個領域,彼此之間的「不可知」區域就越多,因此產生的錯誤預測也就離實情更遠。

  以圖十三來說明,一個專家對於其本科的預測,之所以不會失真的因素,完全是因為這些都是他曾經「分配時間」過的領域,曾經下過功夫的領域就不能算是不可知,所以一個專家之所以可以在其專業領域上如魚得水,理由再簡單不過,不論是從1或是、3去 預測,都在於他曾經分配過的時間範圍內。當然真實世界中的專家很難有如此理想的時間分配法,但大體上來說這種「由下而上建構,再由上而下預測」的方法多半 不會出錯。但真實狀況如圖十四,專家常常會對超出本行的預期失準的原因,絕對不是其不專業,而是如圖所示,一樣犯了不同領域會線性推測的問題,一個學有專 精的專家鮮少是只會其領域中一樣的,很有可能有第二、第三擅長的項目,這些項目也的確花費其相當多的時間,但這不代表其第二與第三擅長的項目之間,就是密 切相關不可分,只要有些微的差異,都會造成其預測的失準。以上只是代表個人的時間管理,對於不可知因素造成的影響,也實在太多了,問題絕非出在個人的時間 分配出錯,而是在於一個人不可能擁有無限時間,天賦再高也有其限度,但人類的思考總是線性的,越是專業的專家就越可能有「由上而下」的思考,換言之就是 「理論指導現實」,自然出錯連連。

 

  圖十五是非專業人士的時間分配,大抵上只要沒有受過特殊的訓練,或是僅僅憑經驗與常識的一般人幾乎都是如此,我們可以發現到圖十五與圖十三、十四的最大差別,就是在於專業領域的判斷上,如3號 直線預測,與實際的專家相差甚遠,但其預測的誤差卻不如專家預測的大,這也並不代表專家比較無法預測問題,這只是代表一個非專業人士在面對其不知道的問 題,仍然依照其人性去做線性的預估,但受限其所知有限,反倒不會預期的太過離譜。這並非是非專業人士知道的太少,而是非專業人士花在各種不同領域的時間, 相對來說較一個專家分配的多,所做的預測之間的「不可知」區域相對較少。但從這裡可以引伸出摩擦的第三個內生性因素,雖然專家可能產生的誤差遠遠高過於非 專業人士的推估,但整個社會的專業人士是少數,「絕大多數」都是屬於非專業人士,這些小小的誤差都代表著小小的「摩擦」產生,就以當事者來說,這個誤差並 不會對其產生太過嚴重的後果,但就以整個團體的累積,這些無數小摩擦累積出的巨大效應,卻遠遠高過於個別專家的錯誤預估,這就是第三個內生性因素產生的摩 擦,群體效應的累積。

  群體效應造成的摩擦之所以難以消除,理由也並非是群體的數量太大,而是在於誘導的效應。以圖十五來說,若專業一與二的誤差,就是線3與專業一、線1與 專業二之間的「不可知」空白,那麼群體來說,這兩者的不可知效應是可能抵銷的。問題出在圖十六的狀況,非專業人士傾向於相信專家的判斷,這是正常人的習 性,如果專家預測的正確,那麼所造成的「不可知」空白就越少,群眾會做出的預測也會傾向專家的判斷,但又不可能真的具有專業人士的能力,就以圖十六來說, 專家預期正確的結果(線1)會影響非專業人士的判斷
(線2),群體效應產生會趨於正面。但如果專家的預期正好是錯誤的呢(線3)?可以看出群體效應產生的空白(線4)會累積出非常巨大的影響。換言之,以社會整體來說,專業人士出錯的問題,並不是在於專家產生的摩擦很大,而是在於專家所能影響而產生的「小摩擦」非常多。

 

 

 

三、完美理論

 

        在 時間總量與管理的概念中,可以瞭解到為什麼完美的統一理論無法出現,這並不是因為這種理論不存在,而是人類的極限無法達到,在歷史上著名的名人中,也沒有 人能夠全知全能,博學多才的萊布尼茲雖然在數學、物理有巨大成就,也同時是著名的政治家與外交官,但除此之外的許多範圍,偉大如牛頓與萊布尼茲一樣幾乎如 幼童般無知,如果連天才如此的人物都無法全知全能,顯然也沒人可以做的到。在此可以推論出,這種必須具備全知全能才能獲得的完美理論,根本上就不可能存 在,如果說人類的電腦科技不斷進步,有沒有可能創造出一台有無限計算能力的「全知電腦」?這個問題就跟「上帝可否創造出他舉不動的石頭」一樣,我們人類可 以創造出突破人類限制的機器,不代表這個機器可以突破上帝的限制,正確的說法是我們根本就不知道完美理論會是什麼樣子,自然無法獲得任何相觀的可能推論。 唯一可說的,就是人類的知識累積,確實是一步步朝著這條完美的理論線前進。

 

  完美理論不可能出現,除了這種哲學性質的推論,其實還存在實際的限制,這種限制也許很小,但確實會對結果造成影響。

  實際的限制出在,無論如何逼近,今天只要存兩種不同的學科,彼此的鴻溝就必定存在。以圖十七為例子,說明兩個學科,學科較為偏向社會科學,學科B偏 向自然科學,即使這兩門學科已經相當接近,兩者的頂點連線趨近直線,但也還是存在兩者間的空白,也就是「不可知」部分,不可知部分的連線無論再怎麼趨近直 線,也還是曲線,人的思考習慣多少還是會造成影響。以物理與化學兩門非常類似的自然學科來說,一個物理博士與化學教授之間的思維模式可能就完全不同,他們 也許有共同的科學語言可以溝通,也有共同的基礎科學作為基礎,但畢竟其專精的項目不同,要兩者整合的困難度依然相當高。若物理與化學都是如此,那可以想見 一個自然學科與社會學科再怎麼接近,也還是有很大的藩籬需要跨越。圖十七的放大部分可以看出,乍看之下學科AB之間的連線已經是直線了,但放大後可以看到還是曲線。

 

        今天的跨學科整合,都存在著本位主義的問題,一個政治學者與一個經濟學者,兩人各寫一本政治跟經濟學的整合書刊,光是標題可能就會分成「政治經濟學」與「經濟對政治的影響」這兩本幾乎是不同分類的書籍。如果我們如圖十八般,試圖在學科AB之間,建立一套新的學科C呢?確實,學科ACCB之間的距離更加的拉近了,其曲線也更接近直線。這代表著雙方的歧見會縮小,共同語言會增加,雙方面的預測也會比較有共識,但我們把部分放大,依然可以看到學科AC之間,還是存在著一定距離的鴻溝。別忘記這條紅色的曲線,是理論上的自然與社會科學關連性,線上每一點都代表著一個學科的極端專業。這也可以導出一個很簡單也符合常識的結論,兩種學科的整合,一定是投入越多的人力與時間,可以獲得最好的效果,因為更多的人力意味著在學科與B之間,可以有更多人去探討其中的關係,建立起學科的新專業,或是學科DEF…。什麼都好,總之可以降低學科AB之間的空白處,也增加了兩者之間互相預期的準確度。這更可以說明,要建構一個趨近完美的理論,並不能爭執何者為主體,因為很可能根本就沒有主體。

 

  熟悉物理的人,在這邊或許已經可以聯想
到一個熟悉的名詞量子化。在學科AB之間,無論我們做了多少的切割與放大,還是存在著不可知的範圍,這個範圍到底有多大?最小的範圍有多小?都可能會造成不可知的空白存在,只要這個空白存在,兩者的連線就不會是與理論上的關連相符合,摩擦就必定存在,只要累積夠久,摩擦的效應終究會爆發出來對整體產生影響。

  以 圖十九說明量子化的結果,可以看到五種性質接近但多少有些不同的學科,甚至說是一門學科裡面五種不大相同的研究方向,其間依然會有些許的差異,這個差異存 不存在一個最小的距離範圍?這答案肯定存在,必定存在一個最小的差異性,這個差異性就是最小的元素,無法再被分割,也就是說這個最小的距離就是決定摩擦的 最基本量。這個答案是什麼?其實非常的簡單,因為人才是這個社會的主體,就算雙胞胎也不可能一模一樣,更別提就算同一個領域的研究者,也不會是一模一樣的 複製人。個人與個人之間的微小差異,就是學科無限分割到量子化後的最小間距,這也等於宣告說,一個理論上存在的完美理論之所以不可能存在真實世界的理由, 就在於一條直線在如何的筆直,也不是一條直線,請參照圖二十。每一個點都可以當作一個天才所抵達的顛峰,但就算領域再怎麼接近,研究的方向如何的相同,還 是存在一個「人」與「人」之間的差異,這個差異就是「摩擦」的概念中,第一個的定義:摩擦的產生(不確定因素)來自於人與人之間的差異,無論在怎樣類似的 兩個人,也不會完全一樣。以圖形的概念來說明,就是兩個點之間既然不是直的,那麼「不可知的空白」就會存在,預測的誤差就會存在。

 

  完美理論不可能出現的現實原因,我們已經可以瞭解,這純粹是因為這個世界「本身就不完美」,所以完美的世界僅存在上帝之中,我們僅能盡力趨近於完美,而不可能達到。

 

  從 證明完美理論不可能存在現實中,更可以引伸出一個關於摩擦的定義問題,那就是為什麼就算是在一個專業人士的領域內,也可能出錯?照道理說,一個對其本科有 極度專業的人才,應該是不會對其本科做出超出預期的判斷才是。以圖二十一來說,一個學有專精的專家在他的本行範圍中預測,照理說應該完美無缺,但實際上卻 常常跟實際發生的狀況有所出入,這個問題並不是出在專家本身預測超出其領域外,更不會是專家本身刻意造成。實際上專家會出錯或是與預期有落差的理由,要參 照圖二十二,真實的專家時間分配,根本就不會是鐵板一塊,如圖二十二所示之結果可以看出,只要有些許的誤差存在,理論上會完美的標準預測,就會產生偏差, 這偏差來自於預測線跨越到其不可知的空白,這個空白的產生恰恰好是專家本身太過專業的問題,而不是其不夠專業。

   一個人的學習絕對不可能是連貫的,再怎樣的綿密練習,也不可能達到,我們可以把學習知識當作是在一個罐子內丟入MM巧 克力,不管我們怎麼搖晃均勻,巧克力之間也總會有間隙產生,就算丟入更小號的巧克力也一樣填不滿,這是學習本身的效應問題,這跟方才的量子化概念相同,沒 有兩種知識是可以真的連貫起來讓人學習,更不提每個人學習多少有差異,也會造成學習的效果不同。外在的因素就好比我們抓一把沙往下傾倒澆水建造一座厚實的 土堆,堆出的土堆也許「一開始」會是完美的錐狀,但時間一久,風吹或是雨淋,也許被幾顆石頭撞倒,這個土堆也只是大體上保持「錐狀」,實際上表面必定是千 瘡百孔。一個專家再怎樣的專業,也不可能是與社會完全沒有牽涉,社會對專家造成的影響就如同外在的風吹雨打,或多或少對這位專家本身的專業領域造成些許的 影響。但影響只要是些微的,其預測線就可能會偏移,可想而知的是,專家越是從他最專業的頂峰向下預測,一旦失真所造成的誤差,會遠遠比他用一般人的常識推 斷離譜的多。我們已經看過太多的專家學者,用其專業的知識與理論模擬的預測,最終結果比市場小販的猜測還要差的遠,這當然不代表市場小販比較高明,這只是 說明預測失準的理由還是來自於他不知道的空白,而這個空白的產生,理論上或是現實中也必然會出現。這裡可以引導出「摩擦」的概念中,第二個定義:一個人的 知識絕對不會是完美連貫的,差異只要一點點,影響到的結果也會很巨大。以圖形的概念來說,就是一個理論上完美的曲線,也可能經過許多內在與外在因素變成沒 那麼完美,不完美產生的誤差累積,造成其預測與現實不同。

從這裡我們可以從完美理論反推得到幾個結論。

1.      每一個專業都不具有涵蓋性,越專業的項目越沒有與他種專業涵蓋的範圍。

2.      不完美的理由來自於沒有兩個人會完全相同。

3.      每一個人的學習也不可能是徹底的連貫。

  因 此,在此可以下一個簡單的結論,一群人的合作成果會比一個天才的智慧要高,並不是因為他們的時間總量差異太大,天才的時間總量也可能比一群平凡人加起來多 (圖二十三),但一群平凡人可以讓其基礎的不可知空白數量降到最低(圖二十四)。換言之,一群平凡人如可以「衷心合作」,其成就超過一個天才的最大理由, 在其犯的錯誤最少。當然,前提是這群人真的可以衷心合作沒有保留,事實上這很難做到。

四、真實世界

 

  理 論上的圖形可以釐清許多概念,但真實世界的樣貌要比想像的殘酷許多。如圖二十五為日本阿蘇山的立體圖,我們可以想像一下,一門學科的真實樣貌比較像是這一 種,整座山就像是這門學科現在的發展,每一座山頭就像是這學科內分門分類的不同領域,距離越遠的差異就越大。我們會稱呼這座山叫做「經濟學」、「政治 學」、「物理學」等等,當然,一門學科所牽涉的範圍越廣,影響越深遠,這就越不像是一座山峰,比較像是一整條山脈。以圖二十六的某地區立體地形俯視圖來 看,更可以來說明學科之間的差異性有多大,在中央的綠色山谷就好比是自然與社會學科的差異,看起來直線距離是不遠,但從這座山頭到另一座山頭可不是搭纜車 就好。在這邊我們用基礎的地球科學常識就可以想像出一些狀況,越是高聳的山脈,通常都是經過板塊擠壓的造山運動經年累月產生,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瑪可不是從 海平面垂直入雲霄,它可是座落在世界屋脊,最大最高的青康藏高原上。換句話說,一個學科要能夠經年累月的成長茁壯到不可動搖的地位,一定需要經過時間、壓 力才能夠產生。但是人的一生時間總量必定有一個上限,那麼我們如何把學術的山脈推向頂峰?套句牛頓的名言,「看的更遠是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們把這 句話略微修正,「我們站的更高是因為踩在無數人的成就與屍體上」。

 

  這 是否意味我們今天的一切,全部來自於這小小的「摩擦」累積?無論累積出的影響是好是壞?這真的很難去證明,我們無從得知一場戰爭的崩潰點,是否來自於某一 個士兵因為身體不適提前陣亡,導致他左右戰友孤立無援被殺,然後從此產生巨大的缺口導致戰爭失敗?如果任何的戰爭、歷史事件都要用這種角度去看,那麼一定 會得到歷史沒有規律,未來無法預測的結論,畢竟個人的影響實在太大了。但事實上這種推論明顯的違反常識,在布涅戰爭中擊敗羅馬大軍的不是迦太基,是漢尼 拔。讓波斯帝國崩潰,皇帝大流士逃竄的不是希臘大軍,是亞歷山大。長驅直入擊敗楚國大軍攻佔楚都的不是吳國,是孫子。以此來看,似乎又好像一個人的影響可 以左右全局了。

  讓 我們回到現實,任何學科都不是由上而下的產生,全部都是從下而上一點一滴累積起來的,我們可以把自然的造山運動在這邊做一個比喻,每一個人都背著一筐土, 到了他畢生經營的事業與領域上,把這筐土倒下完成他一生的任務。那麼當這門學科發揚光大的時候,一定經過無數人的犧牲與奉獻,這狀況比較像是圖二十七所顯 示的。在圖二十七中表示,物理學的發展根據其理論性質與應用方向可以分成很多領域,每一個專家都貢獻其力,產生了我們現在所看到的物理學外貌。對於物理學 行內的人來說,
一個人到底是理論物理還是應用物理的研究者很容易分辨,但對外行人來說全部都是物理,看不出差異在哪。

  圖 二十七表示的是每一個學科的實況,都是由不同領域、研究方向的人,經過「無數人」的努力,才累積出一般人所認識到的印象,但相信一般人都有相同經驗,那就 是在自己專業內要區分誰是哪一方面的專家、專精程度多熟練,並不會很困難。但是隔行如隔山,雖然同一個學科出身,但研究方向不一樣,要瞭解你隔壁研究室的 人研究什麼,可能也只是略知一二,那就更別提跨學科的認識,幾乎可以說跟碰上外星人沒兩樣。但以本節一開始的造山比喻,我們大概就可以瞭解,為什麼就以外 人來看差異不大,在行內的人看起來卻差很多的理由。這就好比一座山裡面有不同的岩石結構、一般人來看,一座山就是一座山,但對地質學家來說,一座山可不僅 僅是一座山而已,其中差異足夠一個地質學者研究一輩子,可能都無法盡其全功。但這引發一個問題,是否每一個人都需要「從頭學習」?

 

  這 個答案我們以圖二十八來說明,的確就一個完全不懂的小孩來說,學習中學的物理就可能讓他精疲力竭,就算中學物理很多都只是三百年前牛頓的簡易版精華,就以 現代人來說要能懂的人還是不能說很多。也因此現代教育會有中學、大學逐漸往上,真的要專業研究某一樣東西,還需要去把這項專業的基礎從頭看一遍,才可能有 點基本的概念。但在這逐漸向上的過程中,我們都知道考試、遴選等不同的淘汰過程,大致上可以把有心也有能力於物理學的學生挑出來,這就是時間總量的天賦概 念,這些對物理特別有天分的學生,跟其他念文學的學生相比,在物理學上的天賦差異,足以讓他們在物理學上所能使用的時間總量差異用指數的數量級來比較。所 以在圖二十八中可以看到,天賦特別好的人,在中學物理到大學基礎之間,所耗費掉的時間總量,幾乎可以當作不存在,這種物理天才就可以在他追求的某領域專業 上,把物理學推向更高的頂峰。那麼天賦不夠的呢?有的人只有大學物理的程度,但中學程度對這位來說已經是游刃有餘,他的時間總量只有在大學以上程度才開始 會消耗,中學以下不會。這位比較沒那麼有物理學天賦的人,未來也可能在職場上發揮所學,更可能設計出許多要依靠物理學才能出現的產品。如果連中學基礎都感 到吃力的人呢?他如果努力認真,那麼也可以達到某一個程度,他或許未來會成為一個中學的物理教師,也可能是工廠的技術人員,對他來說研究宇宙奧秘太遙不可 及,也是能力外的事情,但他可以把學生教育的很好,也可以把工廠的每一台機具都維護良好,幾十年後他累積的經驗也許可以讓他開發出新的課程,造福莘莘學 子,也可能改良許多老舊機器,使其更有效率。

 

  我 們能說這些人哪一個「比較重要」嗎?他們的天賦也許造成了能力的落差,但不代表他們的重要性不一樣,如果這門學科是一座山,那麼我們可以想見的是,越高的 頂峰就代表著更厚實的山腰,厚實的山腰代表著堅固的底盤,每一個人都在這之中發揮功能。簡單說,一個在非洲沙漠的天才,可能因為他的環境什麼都沒有,只好 把他的天分用在求生上。

 

  至 此我們對真實世界的各種學科可以有一個概念,也對複雜程度有一個初步的瞭解,但還是有一個問題無法解答,那就是為什麼直到今日,跨學科的整合還是如此的困 難,難道真的只是本位主義的影響?還是有其他更深入的原因?這個原因是「孤島效應」。在生態上孤島效應指的是兩座被隔離的孤島,各自發展其生態系,其間有 難以跨越的鴻溝存在,在此指的孤島效應,是指每一座學科的山頭都高聳入雲端,在雲端上的各山峰就好比是雲海中的一座座島嶼,如圖二十九所示,看起來直線距 離並不遙遠,就算要下到「雲海」去划船也感覺不會很遠,但這些當然都是錯覺,實際狀況是要走下雲端,從山底在爬上另一座山峰,而事實上兩者到底的時間距離 到底多遠,兩者又有多少重疊相同之處,在雲端上看根本就不會知道,更麻煩的是一個到雲端的人,常常會忘記這門學科可能早就已經發展到跟他當年向上爬完全不 一樣的狀態,如圖三十。

  現在的跨學科整合,多半是為了解決問題才產生的,例如全球氣候暖化,但往往科學家跟經濟學家,甚至是政治家的想法卻南轅北轍。這問題也並不是說雙方各持己見,
比較像是溝通不良的結果,以圖三十來說,當一門更新更適合的學科C出現,學科AB會同意學科C才是真的適合的項目嗎?我們以客觀的角度去看,學科C建築在舊有的AB之上,確實是更適合的方法,但對於以習於在AB頂點的人來說,可能會拒絕承認這結果,因為他們不知道新的雲層之下,到底新的學科C與他們的差異有多少,比較可能的狀況就如同孤島效應一般,他們認為這座新的島嶼,其生態系的發展必定與他們AB兩者大相逕庭。但如果我們從雲端下觀察,就不難看出新的學科C完全是建築在舊有的、B基礎上,所以才能爬的更高看的更遠,並不是憑空冒出。

  以圖三十一來表示,學科C假設是真正可以解決氣候問題的新學科,我們也知道C是建立在AB之 間,換句話說,孤島效應的真正問題,就是學科之間的「不可知」區域,產生出的摩擦,這種摩擦很有可能會致命。因為各學科或是各領域的人各持己見,無論是他 們以專業角度,還是以個人利益為出發點,但結果是產生了幾乎不一樣的結論,兩者相差甚遠的結論,有可能會讓整個國家、社會乃至於世界都被捲入不必要的損失 中。圖三十二其實就是制度上的問題,現今的跨學科整合都面臨到「指揮者」的問題,換言之究竟當某種問題出現的時候,要以哪一門學科為主體?當這種主體的概 念一產生,狀況就如同圖三十二左邊的狀況,主體的學科會以他自己的預測去描繪這條曲線,但我們知道這種孤島效應必定會產生大量的不可知空白,摩擦將會越累 積越多。如果是採用開放的方式,由下而上去建立起這個問題的解答,那就比較像是圖三十二右邊,當有新的發展出現,整個領域就會多出一大塊空白,這個空白是 不可知的區域,但就整體來說,整體的發展是向上了,也向左右拓展了。其實所有發展良好的學科莫不如此,就如同自然界的造山運動一樣,越是平坦的地方,受到 擠壓產生新的山丘機率越高,就算是崇山峻嶺也一樣,受到板塊推擠並不會讓這許多山峰變成一個,而是有更多新的、小的但會讓整個山脈推向更高。圖三十二的真 正問題,正是社會主義最被大力質疑的一點,那就是「標準到底誰來設立」?

  我們已經證明沒有完美的統一學科,只有上帝才有完美的理論,人類要趨近完美的唯一可能,是不要設限的發展,一旦我們先設立了一條基準線,就等於是我們自封為上帝,企圖自己打造宇宙定律。

 

 

 

        五、簡單與複雜社會的區別

 

  在 完美理論與真實世界中,我們已經可以得到初步的概念,為何一個社會的發展,總是與原本設想的不同。其中原因就出在內生因素產生的摩擦,每一個人小小的摩擦 受到誘導後,會累積出巨大的效應,其結果往往超出最初的設定。但有一個問題需要解決,在古代常常是一個人的決策影響超過一切,雅典的覆滅正好說明了由下而 上的民主方式,似乎遠不如英明領導的指揮統御?

 

  我 們需要對簡單與複雜社會做出一個定義,這定義必須簡單且有普遍適用。如果我們採用「通訊速度」來決定複雜與否,顯然是通訊方式越快速越利於大帝國的統治, 但羅馬帝國時代,羅馬發出的政令,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抵達行省埃及,但羅馬也沒有因此早早崩潰。現代世界的通訊速度幾乎是以光速計,也沒有產生一個全 球的大帝國,反倒有兩百個大小不一的國家存在。顯然,以通訊時間長短作為一個標準,沒有辦法得到統一性的答案。但這裡的定義就失之偏頗,我們要定義的是複 雜社會,並不是國家大小,通訊時間長短也許可以做一個指標,但也不能夠說明社會的複雜程度。

 

  筆 者認為,定義一個社會複雜與否,由此來決定一個團體、組織、國家是否可以由少數人來指導運作良好,其關鍵性因素扣除掉文化背景,有的民族受到地理、歷史等 外生因素的影響,變得比較逆來順受,性
容易服從,「比較」容易產生一人獨裁的國家,但這並不是具有徹底的決定性,不然普魯士的德意志帝國統一道路不會那 麼艱辛,這種文化決定論的缺點,就在於普世性質不高。筆者認為的最關鍵因素,在於科技的進步,此處的科技泛指工程技術與社會制度等,包含自然與社會科學。

 

  我 們稍微研究一下「戴爾理論」,意指電腦的組裝不是一人一地生產,全球各地生產組裝再送出去販賣,所需要經過的不僅僅是管銷通路,其技術成分非常的複雜。僅 僅以電腦主機板為例子,製造主機板的基材是電路板,電路板的材料是玻璃纖維,玻璃纖維的原料來自於不同的化學物質,光是一個基板就需要不下十間「不同專 業」的流程,其中合成玻璃纖維的化工廠,根本就不可能搖身一變把產線直接變成製作電路板,其中的流程不僅僅是一道道連貫的,而且每一道過程都沒有替代性。 換句話說,你可以用車床製造出很多東西,只要是可以被夾上車床又可以被鋼刀切削的的材質均可,但以主機板的製造過程來看,每一道流程的不具有替代性,一間 化學原料製造商不可能把他的產線「簡單」替換成電路板製造,要替換所需要的時間與金錢,還不如直接蓋一座新的。這還只是主機板的基材「電路板」的製作,如 果包括主機板會用到的電阻、電容、晶片等等不同的電子零件,要生產出一個可以裝到電腦上的主機板,所有參與的工廠加起來最少也有數十家。但我們可不能拿主 機板來用,我們還需要螢幕、硬碟、鍵盤等等電腦的組件,這些組件少則需要數家工廠,多則要數十間合作。我們現在可以用的電腦,所經過的流程與合作的廠商不 下上百家。現代的先進社會中,誰敢說可以不依靠電腦,用紙跟筆走老路的?

 

  這 是一個現實問題,現代社會的複雜程度跟古代完全不能比較,中古世紀的農夫看天吃飯,日日辛勤耕作才能換來一家溫飽,但大體上來說,農夫所需的技能並不多, 翻土、播種、施肥都是屬於入門容易精進困難的那一種(參照圖二),也就是說給兩個人一樣肥沃的土地,一個專精的農夫產量可能是另一個剛入門的好幾倍,但入 門的農夫要餓死可能也不容易,農作物的生長看老天爺的臉色比較重要,一旦發生大雨大旱,熟練的農夫也很可能難逃一劫。無論如何,我們如果要定義一個技術的 複雜程度,不能只定義單一項,因為各行各業都有其專業的領域,專業的領域中都可以細分方向,總是可以找到很多理由解釋某些專業非常的「複雜」。我們要定義 複雜,最好的方式是用戴爾供應鍊理論去描述,意即「一個產業與其他產業的關連程度高低」。

 

  很 清楚的,初級產業「農、漁、礦」等與其他產業的相關程度並不會太多,也許農民會採用新式耕耘機,但不會因為沒有耕耘機就不能種田,漁民也許會買聲納探測魚 群,但也不是沒有聲納就捕不到魚,只是工作效率會比沒有這些工具差很多。但我們稍微看一下「稍微高級」點的產業,就算是把礦石冶煉成工具的鐵匠,也不可能 自己去挖挖礦石,自己蓋高溫爐來冶煉金屬,在最初的鐵匠也許是這樣做的,但社會分工稍微複雜一點就不會如此。一個專業的鐵匠,是不會自己去找礦石的,找優 質礦石是專業礦工的工作,這道理就是很基礎的社會分工理論,如果礦工找優質鐵礦的能力遠遠高過鐵匠,那鐵匠何必自己去找?他專心磨練他打造刀劍的技能就 好。可以想見,一副好的刀劍要從專業的鐵匠手中煉出,已經不是他自己一個人可以完成的。在更加複雜一點的工作,例如建築師,一個羅馬時代優秀的建築師,不 需要去懂怎麼切割石塊,不需要去瞭解怎麼找到好的採石場,連石頭怎麼被運送、運用在房屋上都不需要懂,他要懂的是設計怎樣的房子可以堅固耐用,不會來個小 地震就垮,可能還要兼顧通風與採光,還要有些藝術美感,設計出的房屋才會有高價值。

 

  換 句話說,我們要判斷一個社會究竟屬於複雜社會,還是簡單社會,去觀察這個社會「目前的日常生活技術與用具」,需要經過多少人之手。很顯然的,一個美國母親 上超市買菜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跟一個肯亞婦女要自己種菜的「複雜」相比,實在輕鬆太多,但沒人會認為肯亞的社會組織、技術水準會比美國複雜吧。那是 因為太多不同的專業人士,貢獻他們所學,將之用在社會,讓整個社會的基礎水準拉高,所以一個美國母親不需要花時間去種菜,他可以把更多時間花在其他地方, 種菜的事情就交給農夫吧。換言之,社會越複雜,每個人所要學習的事情就越單純,一個社會越是簡單,要求生存的技能就需要學的更多。

 

  用 圖形化的表示,就是如圖三十三,一個簡單社會要求生存,所需要學習的東西太多了。他需要學種田,不然明年的基本食物沒著落,他也需要去打獵,偶爾打到一些 野味就足夠一家人飽足一天,他也需要知道去哪搞到柴火,在那邊的水源比較充足,更需要基本的防衛技巧,在沒有國家機關的司法體制下,非自然死亡率通常都比 較高。

  圖 三十四是一個複雜社會的實況,這個社會基礎中有無數的專業工作者,整個社會分工合作促使了整體的進步,使得這位母親,很可能是教師、會計員等等,只需要專 注在他的專業上就好,他晚餐想吃什麼,可以去超市慢慢挑,不需要跑到大草原上自己想辦法,這些工作就交給專業的農夫跟獵人就好。別把圖三十三跟圖三十四的 大小搞混了,人的時間總量大體上來說都不會相差太多,這也是當社會越來越複雜,就會出現專業的士兵一樣,畢竟整天練習殺人的技巧的專家,去打仗總是會比臨 時抓來的農民兵要強的多吧。

 

  讓 我們回到一開始,為何看似複雜的社會可以被少數人所統治?別忘了科技的進步不僅僅帶來統治者的便利,也會促使統治理論的進步,我們只需要觀察一點就好。一 個社會會不會因為領導人難產,馬上就陷入分崩離析?當一個社會制度也進步到一個程度,就算今天沒有領導者,其運作依然可以很順暢,這才是社會制度的進步。 不然我們可以逆向的拆解,每一個城市都可以自己獨力運作良好,每一個村莊都可以獨自生活的很好,每一家庭都可以自給自足,每一個人都可以過的逍遙。社會制 度越是進步完善,就越不會發生「組織崩潰,只有個人逍遙」這種事情,這不僅僅是理論的描述,也是客觀的事實。一個社會分工如果夠細,那麼就一定會產生某種 的秩序,當一個人不能再自給自足,他必須依靠他人才能過生活,其他人也是一樣的狀況時,自然就會產生一個如生命共同體的狀態。所以工人會持續去上工工作, 並不是因為他的責任感驅使,而是因為他只會做這件事情,他只能依靠這份工作養家活口,跟這份工作有關連的其他人,也基於相同的理由去完成自己的工作,一個 基本的社會運作就產生了,今天就算沒有警察,自然會有自發性的團體擔任警察的工作,因為秩序的維持才能保證這種複雜的制度得以運行,不會無端遭受干擾與破 壞。

 

  所 以說,我們看起來是某些統治者由上而下的去進行統治,整個國家似乎都必須屈從在他的意志之下,但實際上的狀況卻是整個國家是由下而上建立起來,他只是因為 「時勢」或是他本身的手段處在那個統治者的位子。我們總是想像獨裁者一個人說了算,但實際上獨裁者往往不能真的恣意妄為,一個「好獨裁者」也必須要常常傾 聽民意,不時要給廣大的民眾好處,才能維持他的統治,不然一旦發生民變造反,他本身也完了。「壞獨裁者」是正好相反的例子,但壞的獨裁者之所以能夠過的逍 遙,也往往是他把國家弄得一窮二白,整個社會組織崩潰,根本就產生不了自發性的秩序,這時候壞獨裁者只要好好的掌握住暴力機關,並給予這些人特權與利益, 其統治就可以維持住了。但請注意,這是獨裁者本身自己毀壞基礎得來的,並不是社會本身造成的效應。

 

  今 天我們要探討的是,為何複雜社會的運作,根本上不能由上而下的去進行強制管理,如獨裁者的例子,等到真的可以由上而下的強力管理,這國家社會也變得不那麼 複雜了。一個越複雜的社會,越會產生自發性的秩序來維持其運作,正如同簡單社會,一個家庭的保衛是整個家庭的事情,一個村莊的防衛是整個村子的共同事情, 當社會複雜到一個程度,這種秩序的維持就可以交給專業的治安機關去負責,這當然也是一種社會分工的結果。

 

  複 雜社會無法被由上而下管理的理由,主因在於每一個人的「時間總量」是固定的,一個天才的統治者也不可能擁有所有管理社會的技能,就算是亞歷山大大帝,也需 要將軍來幫他負責不是他眼睛可及之處,而且在那個時代,一旦亞歷山大逝世,帝國馬上就分崩離析,這是很典型的由上而下統治的例子,亞歷山大還沒時間去鞏固 他的帝國,讓帝國產生由下而上的秩序,一旦他死了,帝國也完了。羅馬就是一個相反的例子,從台伯河的小村莊開始,羅馬就不是一個由強力領導者終身統治的制 度,就算到了凱薩獲得羅馬的實權,當安東尼把王冠放到凱薩頭上,民眾噓聲四起,凱薩還是得從善如流的把王冠拿下,得到民眾的掌聲,一連三次皆是如此。凱薩 很清楚,羅馬的公民並不是奴隸,他的權力必須建立在羅馬人的認同上,而奧古斯都後的羅馬更加的證明這種由下而上建立的制度可長可久,羅馬皇帝死於非命者數 十人,但帝國依然存續了數百年。

 

  換 言之,複雜制度之所以沒辦法被由上而下的統治,原因並不只是單純的箝制進步(如圖三十二),而由下而上的可以刺激進步,真正的問題在於由上而下的制度正好 就是一個「超級專家」指揮一切的結果,在圖十六
解釋了為何專家造成的效應很巨大,是因為專家會引導絕大多數的一般人去製造並累積無數的「小摩擦」,一個 絕對的統治者如果真的英明神武,那麼他比較不會錯誤的引導民眾,萬一這個領導者恰巧不怎麼高明,那問題就大了。因為每一個政策與每一個執政方向,都引導著 民眾去製造無數的摩擦,不間斷的累積產生了不斷的問題,這些問題更進一步的削弱了社會,使得社會由下而上的秩序逐漸衰弱,進而危及統治基礎。

 

  一 個由下而上建築的社會,就恰好如同圖二十四所指,多數人也許不夠聰明,但多數人互動下可以產生最少的「不可知空白」,而且產生的空白引發的摩擦相對較小, 容易控制,在自然無引導的狀況下,各種不同方向累積的摩擦,引發的效應就如同果凍一樣,搖晃幾下後就恢復原狀,可以把損傷降到最小。在一個由上而下強力統 治的國家中,統治者就算是天才,也會發生如圖二十三的狀況,少數人所能涵蓋掉的空白也就越少,產生的「不可知空白」就多。

 

  當 一個國家長期由少數人執政,就算他們天縱英才,其創造與累積的摩擦都會趨向特定的模式與方向,直到爆發巨大的效應,使其喪失統治資格,這時候換一個新的統 治階級,往好的方面來說,就是他們產生的摩擦將是另一個方向的,若能夠抵銷這個效應則罷,但問題常常是解決了一個,產生了一個新的,見圖三十五的狀況,理 論上可以產生另一個完全相反的效應來抵銷負面效果,但其實往往不會,如圖三十六。這狀況就好比說原先統治者籠絡某一個階級的民眾,結果另一個階級的不滿推 翻掉他,新的統治者給予這個階級新的利益,但舊的那一批就被犧牲了,這兩個負面之間怎麼可能會剛剛好抵銷?就算雙方人數一模一樣多,每一個人可以接受的程 度也不同,我們根本就無從得知怎樣做可以達到那個平衡點。

  真 實的狀況更遠遠比這複雜,引發的問題絕對不會剛剛好是在相反的兩側,常常是只是角度略有不同,結果是累積的問題大過於消除的問題。一個由上而下的統治,在 簡單社會中也許可以奏效,這是因為社會的組織並不嚴密,每一種專業的橫向關係也不深入,統治者可以依賴少數人就可以全盤掌握並瞭解。但在複雜社會中專業分 工極細又精,一個統治者必須仰賴大量的官僚才能加以統治,但別忘了每一個人都是最小的「摩擦」發生源,一個官僚體系中必定人人不同,絕對不會同心一氣的跟 統治者「完全一樣」,其引發的效應只不過是長期或是短期而已。

 

  實際的狀況差異,能夠引發的問題遠遠超過我們的想像,這又源自完美理論的不可能存在,我們根本上就不可能去探知自身專業外太多的區域,這也是現代社會需要學有專精的專家的理由。但我們可否讓某個專家去解決某個特定問題?如 果這個問題與他的專業相符合,多半的人都不會有意見,但是現代社會的複雜程度已經遠遠超過簡單社會,每一種學科或是專業彼此之間都或多或少有所關聯繫性, 在這種狀況下要找出一個專業的專家解決這些問題,無異於緣木求魚,更現實的問題是專家間會彼此爭奪對特定議題的主導權,這是人性而非是科學。

 

  所 以在簡單社會中的專家可以解決很多問題,理由並不是出在它本身的專業能力太強,而是社會結構的橫向關聯性不若我們現在熟知的複雜社會多,所需要顧慮到的 「非專業」問題相對較少,所做出的決定自然比較不會偏離他的預測,造成的摩擦也就相對小的多,對一個簡單社會來說這種摩擦小,群體累積的摩擦也就不會太 大,所造成的負面效應也就很難在短期內被看出來。但對於複雜社會來說,預測造成的不可知部分會因為其所處之複雜社會的橫向關聯太多而被放大,所造成的摩擦 就會較多,形成的負面影響就比較容易被凸顯出來,原因就出在複雜社會中,某一個解決特定問題的好方法,很可能在其他方面來說是非常糟糕的方法,而複雜社會 中的各行各業專家比較多,相對容易被其他人看出其不可行的部分,或者說被看出有其負面影響的部分,這種反面的意見會抵消原有的負面影響,短期來說對於一個 社會似乎造成較多的負面效應,因為這讓多數非專業的民眾無所適從,但長期來說就因為這種多元化的發展,整個社會的整體發展也會較為堅實,一座金字塔要倒塌 的可能,遠比摩天大樓要來的低,但就以高度來說,可能要好幾個金字塔才能比一棟百層摩天樓高。

 

  這差異在何處?在 於複雜社會與簡單社會,對於摩擦產生的負面效應處理的過程與方法不同,解決問題與危機的能力也就有落差,更好的說法是,複雜社會的「自然狀態」不容易讓整 個社會產生徹底的崩解。一個複雜的社會可能會因為一些危機裂解成幾個較小的社群,但每一個社群要崩解成一個個單獨的個體則近乎不可能,這個崩解後的最小單 位就代表著一個國家的複雜程度,越是複雜的社會會基於其本身需求,自然的去找出每一個社群之間的相關關係,這不需要統治者指導就可形成。歷史上的大帝國確 實有千萬人口卻不需要層層管制的,但細分其各種形式,卻都可以發現這類大帝國往往極容易陷入內戰與分裂,如亞歷山大死後,帝國隨即被其將領分而治之,又或 是古中國各朝代興盛衰敗,幾乎都是裂解成以地區、族群區分的諸小國。這種狀況恰恰好反映出簡單社會其實一點都不簡單,這些大帝國幾乎都只能依照簡單的原則 與教條進行統治,要對細節部分進行精細的管理根本就不可能。

 

  摩 擦的證明正好提供我們對於社會複雜程度的了解,並進一步得知複雜社會之成型是一種趨近自然的狀態,外加的政治條件越是僵固,這個社會累積的摩擦就越多也越 快,越容易促成其社會的崩解,這個崩解會趨近於社會負責程度所對應的大小。就如同鐵器時代要進行統治的工具,跟現代有網路與衛星相比,其對應的社會最小組 織也有所不同。現代歐洲的統合並不是由於幾個領導者強力的推動,而是有其經濟、文化上相對應的關係存在,今天歐洲共同體就算崩解,也不會崩解到中古世紀的 城邦,但中古世紀的一個王國崩解,就可能裂解成數以百計貴族的莊園與城堡,其道理就在此。這完全是因為累積的摩擦,在質與量以及可以抵銷與緩衝的機制完全 不同所致。

 

 

        六、結論

 

 

  從 時間總量的概念來看,我們可以很確定不可能存在完美的理論,這是因為每個個人本身就會與其他人產生不同大小的摩擦,一個社會越是龐大,其摩擦產生的程度就 會越多。摩擦的出線是必然且無法避免的,由於不可能存在完美理論,也就不會有完美的社會制度可以將摩擦抵銷,這也注定越龐大且複雜的組織,愈發不可能由一 個人做全盤的規劃與管理。由於科技的進步,使得每一個人可以管理的部分也越來越多,可以影響的層面也越廣,這會促使每一個個人互相進行社會契約的締結,無 論是有形還是無形的契約,會將許多個人依照其需求組織成最小的群體,這個最小的群體規模決定了一個社會彼此間連繫的強弱,讓越複雜的社會可以越簡單的運 作。但其本質上仍然是複雜社會,越是龐大複雜的社會,其管理制度就越偏向於某種價值與教條。

  所 以,我們可以很確定的是,一個龐大的國家之所以可以被簡單治理,絕對不是因為其制度的複雜可以因應,而是一個統一的價值觀,促使社會中的個人可以在普遍類 似的社會價值下,與他人進行社會契約的締結,進而形成一個群體,這個群體具有內部的彈性,可以化消內部的摩擦,同時降低了龐大社會中的複雜度,使得複雜社 會可以被簡單的原理所統一管理。一個龐大的國家但卻看起來簡單,通常只代表這個國家欠缺從下而上建構起的群體組織,使得每個人彼此產生的摩擦在龐大的組織 下被強硬的隱藏,一旦這個國家失去強有力的領導者,或是摩擦持續累積,如同被封閉的火山口一樣。若一個龐大的國家被專制的統治,強制性的將民眾灌輸成統一 的價值觀,也只是表面上看起來很堅強,實但與複雜制度的國家相比,就失去了彈性,面對單一危機可以處哩,但面對瞬息萬變的情勢則無法運作。

 

  在 世界上的國家,多半都是介於簡單與複雜兩種制度間,論理上存在極端但實際上不可能存在,這也是因為摩擦的產生會導致完美理論之不可能。故在治理上,一個越 能夠促進內部摩擦表現的國家,就越具有環境的適應與處理的能力,這表示絕對的專制政體確實不可能長久存在,摩擦的累積勢必會導致「實際上」的民主化,權力 也一定會從單一個人轉移到多數治理上,這個治理的程度,端視於這個社會的最小群體規模。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