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的真實、虛假的存在(下)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一篇嘛…還要等前輩與學長把理論搞出來,這篇只能算獻醜,真的是很醜。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table.MsoTableGrid
{mso-style-name:表格格線;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priority:59;
mso-style-unhide:no;
border:solid black 1.0pt;
mso-border-alt:solid black .5p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border-insideh:.5pt solid black;
mso-border-insidev:.5pt solid black;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下篇,主要是在講一些沒有統計價值,個人獨斷見解的偏見分析。所以一定會讓很多人不爽,而這就是重點。

 

照例,因為這篇相對其他文章,在閱讀上是「極端不友善」,還沉溺在上篇抒情文居多的讀者,請點上一頁回去,保持良好的回憶。

 

 

 

 

 

 

 

 

 

到了這一行,您還有點上一頁的機會。

 

=======================

 

一、是為了利益還是意識形態?

 

許多人會覺得,外省人似乎只用意識形態看事情,根本就不管事情的真假,顏色對了一切都對了。懷疑此種說法的,請參考台北市歷年的選舉結果,對其他人來說,衝擊最大的當屬陳水扁連任失敗那一次。七成以上的支持度,選舉投票結果卻輸給馬英九,馬英九當時除了形象清新,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實績。(註:偉大的城市會踢掉偉大的市長?又不是邱吉爾,英國人怕死了大權在握者。陳水扁一個市長是能比邱吉爾偉大?)

 

在這邊,筆者直言,的確是血統問題作祟,但更深層的原因出在文化習慣上。這邊又要稍為講古一下。

 

筆者小時候的家庭教育背景,雖說是開放式的,但相對於其他同學而言,自尊心卻特別強。現在回想起來,考試考不好,體育沒一樣行,卻有著莫名優越感,怪不得小時候是一副欠打樣。這對比現在被戲稱的「天龍人」,其實是相同的現象:「輸了不認輸、錯了不認錯、被打臉也不怕、話都是你在講」。(註:網路上諸多天龍人的特性就是這樣,被打臉打到腫了還是認為自己對,這並不是不要臉,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程度在哪,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

 

說白一點,就是沒秤過自己的斤兩,真實能力與自我幻想程度落差很大卻無自覺,自我感覺太過良好。這些症狀在筆者小時候全部都有,到中學都還存在,是在自我啟蒙後才消失的。(註:相信各位都有一些同學,人品不差但態度卻很天龍,而你就是搞不懂他到底為什麼這樣想。)

 

筆者在這邊,跟各位做一些簡單的解釋。

 

筆者小時候,不管是課本還是媒體的宣傳,幾乎都是大中國本位主義,塑造出的「精英形像」,不外乎是:外形清新、咬字清楚、態度端正、品格卓越」。很巧的,可以符合這些特質的多是外省人,筆者從小接觸到的這些訊息,可說在無形中被灌輸了「優秀種族」的觀念。而實際上不管是學校的師長,還是媒體上的治國精英,無一不符合這種形像。若你身處筆者當時的環境,會非常自然的以自己血統為榮,外界的批判與攻擊只會加強你的信念。(註:這是天性,沒有人會喜歡當下等人的。)

 

千萬不要認為,這種想法很可笑。因為在過去的年代,這些特徵有助於你的仕途順遂,政府單位、教育機關中的環境氛圍,只容得下這一種具有「精英特質」的人。若你正好在此環境中,生活圈被限制在背景相同的群體,「大家」都這麼認為,你會認同這種觀點也是很自然的。

 

在這種情境下,你絕對不可能「願意」去相信,一個口音不正的台南人、油嘴滑舌的小立委,能夠是一個稱職的市長。你會找尋所有這個人不適合當市長的證據,然後說服自己此人沒資格。就算事實擺在眼前,七成的台北市民都認為這個市長幹的不錯,甚至連你自己也如此認為,你還是會找理由說他這個人不好。(註:討厭一個人不需要理由,只需要藉口。)

 

這就是一種族群意識,「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表現,只不過沒人會承認的。而這也就是為什麼外省人的投票行為這麼單純的理由,因為他們相信「精英特質」,更因為他們的個體行為、群體表徵就是精英特質,沒有任何理由反對自己。同樣的,要他們去贊同無此特質的人具有精英能力,等同否認自己不是精英。

 

這些特質,在筆者出生前,就透過黨國教育灌輸到民眾腦袋裡,對於外省第二代來說,優越是必然的。所以,他們長大成為軍公教人員後,為何會成為死忠鐵票,道理就是這麼簡單。因為文化的慣性,讓他們只能接受具有精英特質的人,只要不符合這種圖像,會本能上的抗拒。(註:筆者抗拒了很多年,當年看到馬英九決定出馬選台北市長,高興到跳起來,認為國家終於有救了,可以回到正軌上。為什麼當時會這樣想?坦白說,筆者現在也覺得很詭異。)

 

筆者會脫離這種想法,原因說來很單純,因為大學從被二一邊緣,一路念書到拿第一名。這中間所花的時間與經歷的痛苦,讓筆者徹底了解到「程度」是什麼。也因為真的花時間苦讀、苦思,才能確實將知識融會貫通,並進一步得以判斷一個人的學識才智,究竟是真是假。(註:說穿了就是經驗,因為有過這種經驗,所以才能判斷出一個人到底是真懂還是假懂,是背多分還是融會貫通。)

 

一但真的經歷過這種學習歷程,回頭看過去的自己:「幹,真他媽的欠打」。明明就不會啊,為什麼以前會裝懂;確實是沒看過啊,為什麼以前會認為沒看過也會;本來就沒學過,以前怎會蠢到認為沒學過也會通。不為什麼,因為在那種環境氛圍下,筆者集「精英特質」於一身,精英怎會能力不足呢?

 

問題就是,依照我們正常的教育體制,會碰到對自我能力徹底檢視的機會嗎?非常少!台灣到今天還有人在吹捧填鴨式教育,靠背多分念書的人,是會有多強?人是要被衝擊到,才會體認自己的渺小與無知,但在接受衝擊前,自己必須要能夠有基礎才會真的感到痛。(註:沒大腦的人,被打成豬頭,也不會腦震盪的。)

 

人是群體的動物,一但這個群體內的數量夠多,成為一個有實力的族群,這種價值觀自然會成為這個族群的客觀標準,若你屬於此族群,且自身的利益與此價值觀相關,想也知道絕對不會承認這個價值觀的錯誤。

 

所以說,這一切都是價值觀的問題?更應該說,這是一種由長期的政治正確、經濟現實、文化價值所累積出的巨大「慣性」。要衝擊價值觀,只要力道夠就可以撞出裂痕;但要改變巨大的慣性,光施予不同方向的力量是不夠的,根據所施的力量和慣性的大小,需要有相對應的時間。(註:J=FT。當J很大的時候,想要靠短時間的一股衝勁就改變,這個衝量的社會學說法叫革命。)

 

想要改變外省族群,從小薰陶出的價值觀,必須赤裸裸的把台灣族群問題的鍋蓋掀開,將一切歷史造成的不公平攤在陽光下,剩下的就是讓時間去改變慣性的方向。我們要做的,只有阻止鍋蓋重新被蓋回去,唯有讓問題攤在陽光下,才能讓整個族群的人,在痛苦中改變。(註:讓德國人民了解到納粹大屠殺有多殘忍,最快的方法就是,讓他們去集中營看、聽、聞,然後強迫他們埋葬被屠殺的猶太人屍體。)

 

改變一定是從個人開始的,如同筆者曾自我毀滅信心過一樣,重建在真實能力上的自信,也許沒有原本幻想的那般強大,但才是貨真價實的。啟蒙要能成功,必須是自我啟動,讀者絕對不要以為可以啟別人的蒙,那不過是另一種洗腦,同樣的惡劣。

 
 

Warning!!Warning!!

請對數字有抗拒反應者儘速跳到下一節。

 

二、什麼是慣性?

 

這邊要上點物理課,重力場的大小,與該點質量成正比、距離平方成反比: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假設某一種價值觀引力場為F,其擁有的整體傳播實力就是質量M,,距離r類比為你「現在」接受此價值觀的「程度」,萬有引力常數G,就先當作修正常數不討論。

 

假如某一種價值觀,可以透過大眾媒體天天播放,或是建構一套消費習慣,來達到影響民眾的目的,價值觀的質量M就會很重,代表引力的強度與影響範圍很大。接受程度跟距離平方成反比,代表若你接受此價值觀,隨著時間拉長,你會越來越相信這一種價值觀。如下左圖示,假設原本你在A點,經過一段時間後到了B點,假設r1是兩倍r2的距離,雖然你對此價值觀的接受程度只增加一倍,但是實際上此價值觀力場對你的吸引力已經是四倍了。(註:如果讀者看不懂,那麻煩把公式遮掉,只看形容詞就好。)

 



 

假如,我們在這個引力場中設定一個Schwarzschild半徑,意即無法逃脫黑洞的最小距離,將此半徑內當成「徹底相信此價值觀的絕對正確」,也就是說當你進入這個黑色的範圍內,將會落入事件的地平線,永不受外界干擾。(註:在政治上這叫作鐵票。)

 

如果我們把這類比到政治、族群的價值體系,讀者應該會比較容易了解,為什麼要改變深受某價值觀影響的人,有這麼的困難,因為其擁有的慣性較大,要改變慣性需要非常大的外力,或削弱、消滅掉這個引力來源,即整個價值體系的崩潰。(註:你能打爆黑洞?很難吧。)

 

當然,事實上不可能只有一種價值體系,每個人都同時受到不同體系的影響,我們就先假設台灣有幾種不同的價值觀,然後分成藍綠兩大體系。如左下圖,代表一個狀態,右下圖表示一般對藍綠的歸類法。(註:都是示意圖,顏色沒跟範圍沒有任何代表意義。)

 


 

簡單的解釋,人是受到多種價值體系的影響的,因為距離越遠、影響越小,超過某一種距離就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力,所以若讀者本身偏好某種體系,自然會對另外一些看法「毫無興趣」。而最大的問題在於,每一種價值觀,都不是處在相同發展條件的。

 

在過去的時代中,外省族群對於精英的看法,透過整個媒體與教育,形成了一個非常廣大的傳播網,這象徵這一價值觀的傳播實力M非常大,若沒有其他相對的價值觀出現,你當然只會受到單一作用力,逐漸的變成這一價值下的鐵票。

 

在這裡,我們就可以把萬有引力中,代表我們自己的質量m代入了。這個質量m就代表你在此價值觀所獲得的利益,此時可以得到一個公式:

意即此價值觀對你個人的吸引力F,等於你所獲得的利益乘以此價值觀產生的輿論實力。(註:利益不是只有錢等顯性的。)

 

這邊只是考慮到力,表示一個慣性的趨勢,如果我們每一個人出生的環境,就是在此引力範圍內呢?這就好比打從你一出生,你就處在這個影響力的範圍內,若是我們外省人,距離中心則更短,受的作用力更大,加上政策上與經濟上略有優勢,等於不斷增加m的質量。

 

在這邊為了方便計算,所以給一些數字化的概念,讓讀者了解一下,許多影響只要不是線性的,差一點會差很多。

 

筆者:出生時距離中心100,利益100

筆者的鄰居:出生時距離中心110,利益90

黨國教育價值體系:質量M=100G常數修正項=1。將數字代入後

 

筆者所受的初期影響:F=1×100×100÷1002=1

筆者的鄰居所受的初期影響:F=1×100×90÷1102=0.74

簡單說,光是兩個小孩,一出生下來的引力差就是4:3,代表我們兩個相信這個體制的加速度比是4:3。假設一切沒有變化的狀態下過了十年,筆者的距離已經靠近到60的地方,鄰居的距離則是70。依照筆者國中分班是靠老爸關係到A段班,鄰居是B段班,利益變為11080,這時候再把公式代一下會得到:

 

筆者經過十年後的影響:F=1×100×110÷602=3

鄰居經過十年後的影響:F=1×100×80÷702=1.63

 

這個引力差已經將近兩倍了。我們再假設一下,再過十年筆者大學畢業,考上公務員,鄰居則考上高職,畢業後去工廠當作業員。這時候的利益若是13060,距離照上一段的比例減掉後變成3053.7,再代一次會得到:

 

筆者成為公務員後的影響:F=1×100×130÷302=14.4

鄰居成為作業員後的影響:F=1×100×60÷53.72=2.08

 

筆者認為,若這些數字代表著當時受到的慣性大小,小時候只差25%的死黨鄰居,二十年後對政治的看法差別已經是7倍了。這還只是單純看台灣只有黨國體制價值的狀況,若再算下一個十年,筆者已經掉到鐵票的黑洞,怎樣都不可能改變,而筆者的鄰居卻不會徹底相信這一個體系。

 

若我們假設民進黨執政了,算其立刻掌握到原有八成的傳播實力,並把黨國體制的降到六成,而且因為掌握到政權,可以大舉利用行政資源,給與200的利益,並降低國民黨能給的,使其從100降到50。若民進黨價值的中心位置,正好在我們兩人的人生出發點上。參數變化如下(註:這算過度高估DPP與低估KMT的能耐了。)

 

民進黨價值體系:M=80

筆者:r=170m=200F=0.55

筆者的鄰居:r=146.3m=200F=0.75

國民黨價值體系:M=60

筆者:r=30m=50F=3.33

筆者的鄰居:r=53.7m=50F=1.04

合力:筆者F=2.92,筆者的鄰居F=0.48

 

很明顯的,國民黨的價值體系,對筆者還有約+2.78,與十年前變化不大。而鄰居則變為-0.27,慣性方向已經轉變了。讀者可以自己代代看,假設民進黨想要拉攏一個幾乎成為鐵票的筆者轉向,所需要付出的利益是多少。1200!。(註:讀者請想像一下,若DPP調高筆者的薪資10倍,會不會被非公務員的人翻桌。)

 

當然,這都是過度簡化社會各種因素的結果,實際上因為有各種政策,每一個人的社會地位不同,真實的參數要修正,可能如下

 

M=教育掌握程度A+媒體掌握程度B+…

m=社會地位程度Z+薪資水準Y+…

 

每當一種政策出現,例如軍公教薪資全面調漲20%,但民間企業卻只漲10%m的數值變化,在筆者與鄰居的身上就不一樣;若筆者身為一個中間主管的公務員,跟一個在工廠苦幹到課長的鄰居相比,社會地位與觀感在多數人眼中又會不同。(註:正常人會希望兒女,成為一個在工廠生產產品的作業員,還是在公家機關上班的公務員呢?社會地位這玩意是很具體的,只是通常不能公開說。)

 

筆者在這一段,只是想要用高一理化的算式,來大致上跟各位讀者說明,就算是很微小的差距,對於一個人的慣性影響,長年下來是很巨大的。100110的利益差只有1成,這也是許多外省族群的人,常常認為他們與一般非外省族群的差異不大的理由,如果我們只從表面上的實體利益去看,將會忽略掉更多細節。

 

進一步解釋。F=mv=fT,如果每一個政策推出的當下力量是f,持續時間是△T。那想要改變原有的F,所需要付出的若非是效果大,就是長時間。改變一個長期受到某一種價值觀影響的人,一點都不簡單,這也是包括國民兩黨的支持者,很難理解我方已經付出非常大的善意,為什麼對方幾無改變。(註:所以指責對方意識形態作祟是很好用的,可以忽略掉一個族群需要的不只是錢而已,更可能包括其他非經濟性的因素。)

 

筆者個人之所以會跳脫傳統慣性制約的理由,說穿了就是因為經過啟蒙的過程,把價值觀傳播質量M降到最低,使得個人可以用更實際的角度,評估哪一方面可以提供的利益m最大。當M幾乎等於零的時候,就等於此價值體系對筆者來說,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吸引力可言,無論距離r有多近都一樣。(註:其實不一樣,假如可以讓筆者成為K黨的黨主席,那就是距離為零,影響力無限大了。當然這想也知道不可能,通常某一種價值體系,一定有一個核心在,我們只要沒辦法打入核心,距離總是會存在。)

 

國民黨價值觀與民進黨價值觀當然不存在,這只是筆者便於解釋才使用。我們生活在社會上,每一種價值觀的體系或多或少都會影響著我們。例如有人認為要深耕台灣,有人則認為要前進世界;有人認為有錢才能過生活,有人認為生活不見得要很有錢。只不過與前幾段的示意圖一樣,某些價值觀會被歸類到泛綠,另一些被歸類到泛藍而已。

 

PS:筆者的程度,只有到這邊,進行最簡單的概念性評估。實際上的真實理論跟架構,只能仰賴各位前輩與學長。小弟的能力遠遠不足。

 

 

 

三、非外省族群為何認同外省族群價值觀?

 

不要懷疑,並不是只有外省人才會有精英優越感,事實上到了今天,台灣的外省本省之別,已經很不明顯了,經過數十年的混血,今天還有多少人可以自稱是「血統純正」?但為什麼這一套為了外省族群設計的精英價值,會被其他族群所接受?

 

道理很簡單,透過教育與媒體,對全國民眾進行思想改造,配合政治上的壓迫與經濟上的引誘,自然就可以吸引到信眾。當然,解嚴後已經不可能在政治上,去刻意的壓迫多元文化,直到今天若有任何政客貶抑其他族裔,都會是政治上的災難。

 

用上一節的簡單概念可以了解到,不同價值觀會有不同的傳播途徑,以及其傳播的適用範圍。例如主流娛樂圈有意無意的貶低非主流文化,其直接影響範圍就包括了年輕族群,間接影響到他們的親友,若是筆者這種完全不看也沒興趣的,娛樂圈的傳播範圍對筆者來說根本就是零。

 

現在除了繼承上一代思想慣性的少數人外,其他的人是透過我們的媒體獲取資訊的。也就是說,解嚴後掌握了媒體的那群人,負責將原先的「主流價值觀」傳播出去。他們除了在政論節目或新聞公開的灌輸外,其他的途徑如娛樂消息、國際新聞,透過塑造主流消費文化,將其價值觀包裝售出。(註:他們也許無意創造一個新的黨國神話,但藉由主導社會的品味、流行,卻可以荷包滿滿。品味當然是推廣自己最熟悉的那一套。)

 

筆者的個人觀察,除了自我覺醒的人以外,因為接觸到不同的媒體訊息,或是實際上拿不到多少好處的人,不少都逐漸轉向反對國民黨及其價值觀,這符合上一節的推測。而會擁護並真心相信國民黨所提倡的各種價值,如文化上塑造「精英特質」、經濟上提倡「積極開放」,也幾乎都是因為多年的「慣性」太大難以改變。(註:這裡純指價值觀問題,不是投票傾向。誠然兩者有關,但不是絕對的。)

 

慣性的累積,除了長時間的影響外,也是需要有實質利益可以推動。這點就在上一節中有提到,基層軍公教相對於一般民眾來說,獲得的實質利益差異也不大。而且說真的,國家公務員有較好的福利,也不是太過份的事情,但這小小的差異,十年以上累積出的慣性也不小。(註:這裡還只是講薪水福利一類的,問問老一輩的人,從前去公家機關辦事,公務員用什麼態度接待民眾…)

 

請不要忘記,舊有的價值體系並沒有因為民進黨執政,就徹底消失,這一套價值體系仍透過國民黨的政治人物、親近的媒體不斷的傳播出去,塑造出一種精英價值,這套套用到現在的台灣社會,相當接近所謂的「都會中產階級」價值。生活在都會區的讀者可以觀察一下,周遭的同事、朋友對於「精英」的形像要求是什麼,跟您老闆同一世代的社會精英,其對於「精英」形像的定義又是什麼。(註:筆者幾乎可以打包票,只要是處在都會區的成功人士,包括企業主管、公教人員,其想像出的精英形像就是筆者從小相信的那一種。)

 

千萬不要以為,這不過就是對於精英的想像差異而已,這反映到政治人物上,就是選票差個幾%,足以讓人落選。這看來會這麼詭異的理由,在於我們多數的人都只懂自己的專業項目,一但跳脫自己的專業,很難去判斷某一個人是不是專家,所以我們會需要一些判斷指標。

 

問題就在這些指標,到底是怎麼來的?

 

 

 

四、真實與虛假

 

行文至此,解決了一個問題卻延伸更多的疑問,但若我們不先把問題複雜化,將之分析解構,又如何可以找到簡化的答案?

 

外省人的血統並不是原罪,只是一個歷史造成的結果,歷史讓不同的人處在不同的價值體系中,這些體系藉由各種方法聚集民眾。方法非常多,在經濟面上給與較好的待遇、社會面上給予較高的地位,結合成一個具有強大內聚力的群體。

 

我們依照層次一層層來看,兩個國家的強弱關係,促使強國可以利用弱國的資源,這兩個國家會各自形成很強的國家認同,一方面是得利者,另一方面則是受迫者。放到一個國家內,就可分是否為既有利益族群。放到一個公司內,不同的部門一樣會有受重視的程度差異。我們硬是要否定這些表像的「不公平」,其實會製造更多問題,必須先解構出問題本身的來源,才能去找出解決之道。(註:歷史上告訴我們,光想要維持表面的和諧,常引發更血腥的戰爭。)

 

這些公平的問題,到頭來都是如何去定義。如果一個公司的不同單位,受老闆重視的程度不同,是因為某個部門的績效特別好,而不是因為老闆的情婦在這部門,那還是說得過去的。同樣的道理,台灣今天的族群問題,難道是因為某族群較優越,多拿一點不過剛好?這絕對不會有人敢承認的,但只要看這些處於文化、經濟優勢的人實際上怎麼作,以及其無意間流露出的態度,其實答案很清楚。

 

而什麼是真實?

 

外省第一代大多數都因戰亂而離開自己的故鄉,這是事實。無論是否為時代必然,兩蔣執政的數十年間,實施威權統治,這是事實。威權統治時期,施行黨國教育灌輸國民思想,這也是事實。這些黨國教育的思
文化,以外省族群的文化習慣為主,這還是事實。而多數外省族群的生活,並沒有特別優渥,這仍然是事實。
(註:多數外省族群的生活其實也很清苦,許多後來老兵的補助,還是民進黨的立委去爭取來的。外省老兵跟外省權貴差的可遠了。)

 

這些事實,形成了今天我們所見到的「優勢」,認為些微的優勢不足以構成慣性,自己的成就完全是自身努力而來,這種說法太過高估自己在大環境下的力量。

 

筆者以曾是一個天龍人的身份來講,對於那一些死都不肯相信民進黨懂「治理」國家,無論如何就是看「本土性格」不爽的都會中產階級,以及聽兩句粗話就覺得沒辦法教育小孩的「慣父母」。這些人,你改變不了的,對這些人來說,所謂的精英就必須符合他們習慣的精英形像,就如同古代「蠻族」要統治中國,就必須學習漢文化一樣。(註:他們的慣性早就強到進入價值觀的黑洞之中,想依靠外力作用推出去是無效的,你只有縮小黑洞半徑一途 削弱此價值觀的擴散源。不然就只能一個一個的去敲醒,這很累的。)

 

真實往往隱藏在虛假的背後,要找出來其實並不困難,通常都是因為懶惰,加上真實往往讓人痛苦,就如同民進黨許多支持者相信陳水扁,卻要非常痛苦的接受他貪汙的事實。但反過來說,就是因為主流媒體與執政當局刻意將事實揭露出來,反而讓支持者很快接受事實,一但接受了事實,陳水扁貪汙就不過只是個司法案件,現在民進黨的支持者,有多少人在乎他要被關多久?(註:哪些人最在乎?恨死他的那些人。)

 

筆者必須說,許多偏綠的朋友,很難想像這些偏藍的人,心中的信仰是很脆弱的。在民族主義的敘述中,筆者已經講過,國民黨宣傳的文化價值,是一套「既非民族、更不是主義、只剩中國」的中國民族主義,僅能依靠修正數字,以及祈禱中國持續成長。中國無疑的會繼續成長好一陣子,然後呢?世界上沒有永遠的繁榮,當中國的經濟泡沫崩潰,他們又該相信什麼?

 

 

 

五、附錄

 

行文至此,也掰不下去了,所以說一點故事。

 

筆者曾與先父聊過不少事件,這差不多都在他過世前一年,也正好是國民新三黨在台灣政壇鬥爭最激烈的時候。在這邊跟各位分享一下,讓讀者能夠了解,對一些經歷過當代歷史的人,站在什麼角度觀察。

 

1.「二二八事件」

筆者當年是針對民進黨提出的二二八事件,詢問先父相關的看法,因為在當時的狀況,筆者個人是第一次聽到,而且認為二二八事件被過度誇大。

 

先父表示,事件發生的時候他在大陸,他們軍官所聽到的消息是:「台灣有共產黨滲透,引發暴動」。就以國共內戰的狀況來說,共黨滲透城鎮的狀況非常嚴重,常常一不注意,自己的弟兄在城鎮中就被摸掉了,他們對此是深惡痛絕。依照筆者對先父的認識,當他不想提,通常代表這些回憶不大好。(註:再根據當年的狀況,反制法很可能是進行清鄉。筆者是認為,幾十年後回想當年,有無辜百姓可能因此被殺,對軍官來說並不是光彩的事情。)

 

他也表示,後來他到高雄,聽到的很多在地消息,跟在大陸聽到的狀況很不一樣,但因為事情發生的時候不在台灣,不能夠確認到底實況如何。筆者有詢問過他對這兩個人的印象,陳儀與彭孟緝。(註:這兩個人幹過什麼事情不需要說了。)

 

先父對此兩人的看法是,陳儀是一個混蛋,欺上瞞下害死無辜百姓,死有餘辜。彭孟緝則是一個治軍還不錯的將領,砲擊高雄是軍事上的選擇,換他作也是一樣。至於二二八的屠殺問題,先父的意思是,換陳誠或是孫立人來接管台灣,這些悲劇就不會發生,總之交給陳儀就是最大的錯誤。至於彭孟緝,他只能站在一個軍人的角度,去思考當時的做法會是什麼。(註:筆者認為,先父的意思是,當時國軍對暴動的做法就是那一套,換誰來都一樣,只不過彭在那個位子。但他並沒有下對錯的評斷。)

 

2.白色恐怖

這個問題筆者問的不多,先父對於民進黨提的白色恐怖,表達的是不以為然的意見。他認為時代的背景,必須對共產黨嚴加防範的,因此實行言論檢查,甚至抓幾個人起來「處置」,對於整體國家穩定是有必要性。

 

他有提到,戒嚴時的做法,跟解嚴後的做法當然不一樣,作為一個國家公務員,他有執行法律的義務。但執行法律跟公報私仇不一樣,有證據就是有證據,沒有就是沒有,該辦就要辦,不該辦的就不要辦。

 

在此點上,筆者有順便提到某位許姓前主席,先父是說這人的私德不好,私下收的錢應該很多,但沒有證據就不能抓他。他也提到,不能因為個人私德不好,黨就不准他去選,照規矩來說是不能不准他去選的。(註:後來才知道,原來他們兩個互相拍桌很多次。難怪他每次提到這位前主席都在罵人。)

 

3.李登輝

這點要先說明,先父去世的時候還沒民選總統。當時國新兩黨的主流非主流之爭,先父是很關注的,只不過關注不久就住院了。

 

筆者問的問題是很蠢的,「李登輝總統是不是好人」跟「李登輝是不是黑金」。先父的回答很簡短乾脆,「一個好人是沒辦法拉下李煥跟郝柏村的,這人不簡單」。以及「王昇比李登輝黑多了」。(註:以上的話不確定完整,因為有些東西記不起來,但大意是對的。順便一提,筆者當時的回答是:王昇是誰?XD)

 

 

 

這幾個小故事,讓各位讀者參考一下,或許有助於理解外省第一代人,當年到底是怎樣看事情。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