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清楚狀況之「維基解密」

Posted on Updated on

新聞感想:這世界上自以為正義又怕死的人還真不少

「你解密的目的,是為了讓世界更美好,還是讓你自己感覺更良好?」

 
維基解密(wikileaks)2006年成立的時候,只是個爆料媒體,與八卦小報沒有太大的差異,重點在於其關注的方向,不是演藝八卦或照片,而是國際政治等問題。其網站聲勢的高峰,是在4月公佈的「美軍濫殺」影片。(註:有些爆料對這個世界是有正面影響的,像是報導美軍濫殺無辜的新聞,就算是促使軍方改變的正面作法。)
 
的確,這些玩意並不是見不得人的東西,許多外交情報的爆料,在相關的專家眼中早就不是秘密。這對筆者來說倒可以提供一個透視鏡,因為看國際關係,最麻煩的就是你不知道這些相關人的立場跟背景。如果你知道一個人用什麼角度去剖析與檢視他人,你通常也可以反推出這個人的思考模式與價值觀。(註:最痛苦的莫過於不知道,例如我們不知道金正日在想什麼,但假如有人透露可靠消息,說他得了帕金森症,那我們多少都可以了解到,北韓到底還會幹啥蠢事。)
 
不過,最近的發展趨勢,顯然有一點走火了。主因是數十萬筆美國外交資料,以及這兩天的美國倚重據點等,已經開始引發各國的憂慮與憤怒。這是可以理解的事情,因為沒有一個國家會喜歡自己的罩門死角被人公開的。(註:知道卻不能說,這是各行各業都會碰到的,正如同你明知道客戶掌握了你公司產品的成本並要求降價,你還是必須裝死的說「這個價錢不敷成本」。裝死跟真死差很多的。)
 
問題並不在這裡,說句難聽點的,誰不知道美國的電力網中樞在哪?哪個人不知道台灣的海底電纜對網路的重要性?這些問題對於「想要攻擊與破壞」的人來說,一點都不是問題,問題從來都只在「手段與方法」上。
 
例如,你想要炸毀台電的南北傳輸電塔,並不是拿把電線鉗就成,想要作大案就要有好的工具。炸毀一個蓋在山上的電塔,你需要弄到一些炸藥,還要有工具載上去,有人引爆或製作引爆裝置。且在九二一後,台電把風險分散,想要一次摧毀整個電力網,可不是只有炸掉一座就有效。這代表你同時需要一組人,分別在不同的地方同時發動攻擊,需要的破壞工具成倍數成長。(註:持槍槍擊一個政務官是一回事,多人持槍同時槍擊多個政務官又是另一回事,一群人持武器攻擊總統府與陸總部又是另一回事。難度會隨規模呈幾何級數上升,不是直線成長。)
 
工具可不是你想要就搞的到,如果是買大批硝酸銨肥料製作炸彈,你需要的量會大到用噸算。如果是要買C4,那可能在你弄到幾公斤前就被警察盯上了。這也是大型恐怖活動之所以難搞,而自殺炸彈客天天都有的理由,維基解密造成的傷害,說穿了就是降低恐怖活動的門檻,以及提高安全措施的成本。(註:讓一些以為可以拿把槍就去執行正義的笨蛋,突然找到很多可以下手的地方。)
 
筆者並不是說維基解密不道德或是做錯事,這嚴格說叫作白目。一個澳洲籍的年輕記者駭客,加上一個違反機密保護的天兵,把外交界跟情報界許多不能說的公開秘密解開。依照網路上的個人資料來看,這兩個人的等級都算是白目,如果不是天真到搞不清楚狀況,就是背後其實有人指點。(註:查查金主跟金主的背後,常常可以查到很多有趣的訊息,不然就是看看其交友關係。這世界上多數人都跟你我沒兩樣,我們會貪財好色,別人也一樣。)
 
筆者是認為,維基解密已經越來越過火了,根本就已經是公開的間諜活動。那個涉嫌洩密的美軍士兵,會害死多少自己同胞?天曉得,他會被關到死也不過是剛好。任何想要洩密的人,本身就要考量到風險,正如同日本海上保安官把中日撞船影片外流,的確違反了機密保護的法條,而他本人也已經覺悟其後果。(註:不過他是根據自己的良心,認為揭露真實對國民是有益的。這就跟維權人士冒危險揭發中國的人權問題那些人一樣,認為如此作對多數人有益。)
 
那麼,這位有良心」的士兵到底在幹嘛?因為看不慣美國外交政策、看不慣軍方保守心態,所以寧可冒害死同胞的可能,也要把資料外流?拿到這些資料的維基解密創辦者,又是為了全人類而爆料?別鬧了,若他真的認為,美國這些資料損害全世界的利益,寧可冒人身安全危險也要公布,那不如一開始就把資料全數上傳,反正網路時代只要傳出去,就再也不可能封鎖了。(註:順序要搞清楚,把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資料外流給敵對勢力知道,這叫叛國;把可能危害全國民眾的資料流出給百姓知道,這叫愛國;揭發少數政客為了一己之私拖全國民眾下海的行為,是民主國家正常的監督機制。但不管哪一種,本身就要承擔相對應的風險,決定行為的正確性與否,取決於資料本身對多數民眾的整體利益。)
 
這位仁兄,跟你我沒有太大不同,都只想要享受功成名就的快感而已。真的能為理想犧牲的人,是那些綁著炸彈自殺的,是那些不顧自身安全也要揭發獨裁者祕密的。一個會把大批解密資料用擠牙膏,還要篩選過才發布的人,這個人比誰都清楚,「掌聲對死人沒有意義」。
 
我們會對這些機密資料感興趣,純粹是因為「不知道」,這就跟各行各業的專家一樣,許多機密早就不是新聞,只是非專業的人不了解而已。只要政客出現在電視上,總會有醫生會看出他的健康狀態;只要讓軍事專家參觀軍事設備,軍方的本事到哪多少都會被看出來。問題從來就只是資訊的多寡,是否可以作驗證而已。(註:這就跟馬英九總統很親中,全台灣的人都知道一樣,發現他會用skype跟胡錦濤聊天,不過是double check而已。PS:對不起,這一段很可能是誤傳。)
 
再說,一個外國人拿著美國士兵洩密的資料去公布,這跟間諜用方法拿取資料有什麼差別?國軍三不五時就有洩密中國的案子,我們會去說中國情報人員很不道德嗎?如果台灣的情治人員去暗殺了中國的工作人員,我們會說這種行為很不道德,要被嚴禁嗎?解國內的密與解他國的密本來就不一樣。(註:所以,認為爆料美國資料對全世界有益,維基解密的人是英雄,不該受到威脅者。這些人心理上是不是等於認同,美國等於全世界?。)
 
各為其主,又有何錯
 
若他會因解密而亡,算他死得其所,需要鬼叫什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