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分鐘內就懂的系列 – 教育的責任歸屬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篇要來討罵。

這兩個月很多新聞事件,都有提到霸凌事件,以及教育這行業的一些問題。筆者看來看去,都覺得其中樂趣很多,把所有人的話歸納翻譯,會得到下段的結果。

 

老師說:「都是手中打人的權力不夠。」警察說:「有備案就會處理。」全教會說:「都是教改害的。」人本:「教育不能只有打罵。」家長:「都是交了壞朋友。」壞朋友的家長:「都是教了更壞的朋友。」更壞的朋友家長:「都是政府的錯。」(註:關我屁事。)

 

當每一個人都站在自己的立場看事情,責任永遠是「灰」不完。但這不是沒辦法討論的事情,問題在於沒有人會願意檢討自己。只要看看上述單位,公教人員是什麼樣子,我們幾十年來心裡都有數;警察平常的事情就很多了,連學校都管會瘋掉;全教全家人本等集團,說來說去都是官方文章;家長則永遠不會有錯,都是其他家長跟社會國家的錯。(註:關我屁事×2。)

 

教育的責任到底歸誰?理論上,是父母、學校、社會都要負責,畢竟一個人的教育與成長,不可能只靠某一方。但就實務上來說,義務教育的部分絕對是政府的責任,我們法律規定小朋友要受義務教育,那這段時間是強迫性的就學,政府理所當然要付起絕大部份責任,不能推給放學後父母不管、電視暴力、亂交朋友。(註:關我屁事×3。)

 

政府要負擔的責任,就是提供安全的環境,不讓校園外的暴力進入,那這當然是要地方警政機關去執行的,這是「治安問題」的一環,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卸責,說是學生自己加入幫派等等。(註:不然要選舉幹嘛?)

 

政府要提供優良的教育師資,老師的責任絕對不是在教出會考試的學生,老師的能力也絕不是把書教好。教書匠跟教師不一樣,學校老師補習班化是政府的責任,學校搞資深資淺制,輕鬆的工作資深的挑,痛苦的工作菜鳥來扛,這當然是教育制度的問題。(註:每次跳出來捍衛利益的都是資深的還資淺的?事情其實沒那麼複雜。)

 

總之,只要學生在學校的時間,是政府強行規定,那麼政府就沒有任何理由推卸責任。教育是一門專業,扣除基本的教學技能外,還包含心理學、社會學等,一個教師可以領穩定的薪水,就是國家與社會,希望教師可以在沒有後顧之憂的狀態下,可以發揮其專業,認真培養下一代。(註:不然付那麼多薪水是付心酸的?)

 

顯然,我們明天在蘋果上作民調,「認為教師領穩定的薪水,卻沒做到教育的專業。」結果應該會很有意思。如果在弄另一份民調,「教師要有退場機制,不適任的可以解職。」支持者應該會多到破表。(註:做做看不就知道了,一個人的評價是由別人給,不是自己給。老師自己說自己認真負責,那是講給自己聽的。)

 

是什麼導致今天教育的專業不受到重視?人必自重而人恆重之,是教師這個行業整體,沒有達到民眾的期望所致。確實,老鼠屎跟制度導致許多認真負責的老師,不是被拖下水一起爛,就是熱情被澆熄到鬱鬱寡歡。但在各行各業也都有一樣的狀況,不是只有教育業才是如此,每個行業都有惡劣份子,也都有「滿懷熱情」卻被「現實無情」的例子。教師每次的抗議,其實就社會其他行業來看,多半都是軟弱無力的。

 

倘若制度逼迫有熱情的教師放棄,流放有能力的教師到邊陲,那麼教師本身就該出來要求改正這個制度,畢竟只有教師自己最了解這個行業。但自己不出來爭取制度上該有的公平,每當調薪、調課等攸關飯碗問題就跳出來大罵,就不要怪一般民眾對教師有「不公平」要求。(註:所以說台灣的社會很奇怪,有錢人就會得到尊敬。看看卡內基在美國的例子,人家獲得尊敬是他當鋼鐵王子時找黑道打員工,還是他退休後到處做善事。當榮譽與金錢劃上等號,這國家一定群魔亂舞。)

 

教育是一門專業,任何人只要在其專業上盡心盡力,都會受到多數人的尊敬。搞到今天這種樣子,只能說教育從業人員的「平均值」,實在不符合專業的期待。(註:故,筆者是不專業的打混員工。)

 

責任的釐清很重要,第一個就是順序問題,政府躲不掉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