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下一次,台灣可以承受的住

Posted on Updated on

坦白說,筆者沒有自信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本來,是想寫一些預定的東西,不過日本發生地震與海嘯的災情,有一些感觸想提一下。

 

讀者應該還記得這一篇「為何不可原諒」,筆者當時之所以會這麼憤怒,其實問題並不是台灣什麼防災措施都沒有,而是一個很單純的疑問:「指揮體系死到哪去?」(註:筆者從未認為,救災的人搶救不力。)

 

筆者想對讀者說的是,台灣並不是沒有做好防災準備,更不是從沒人想過,有想過且有提過的人更多,實際去推行的也不少。請讀者千萬不要每次發生地震颱風,就先怪災民「為什麼要住在不安全的地方。」再來怪「怎麼都沒有防災計畫。」

 

請看看這次日本,防災預算數倍於台灣,訓練與計畫比台灣紮實十倍有餘,民眾防災與應對觀念更是完全不能比。結果呢?看起來除非發明預測地震的機器,不然依照這次的災害後的反應時間來看,根本躲不掉。難道,我們民眾還是要堅持,這些日本沿海居民,「住在不安全的地方」嗎?(註:安全是相對概念,你找不到一塊絕對安全的風水寶地的。)

 

標題寫「下一次」,意思就是說絕對會有下一場巨大災害,從小到大,我們經歷過幾場大型天災?八八風災是前年,九二一也不過是十幾年前的事情,在我們的一生中,類似的大型天災起碼還會碰到三五次,若我們永遠都只聚焦在眼前的事件,那就不會記取任何教訓。(註:所以,人類從來都學不到教訓。)

 

北台灣很幸運,淹掉三分之一的莫拉克風災,發生在南部;震垮中台灣的九二一在中部。北台灣除了一個納利淹掉台北市以外,根本就沒遇到這種死傷數以千計的災害,使我們很容易產生安全的錯覺。別鬧了,台北市是盆地,豪雨、海嘯引發海水倒灌一定淹水;在盆地地震會有放大效果,在台北市發生大地震只會比其他地方更慘。(註:真要說安全也應該說桃園台地,至少高多了。)

 

事情也發生一年多了,筆者就把莫拉克當時之所以憤怒,但卻沒講的理由講一下好了,在當時說的話會被批評搞政治,所以有些東西就不講了。(註:哪見公眾事情不算政治?台灣被洗腦的人真不少。)

 

莫拉克當時,筆者跟幾個朋友求證,為什麼政府早就有一套,類似當時網路即時災情回報與標定的設備,官員沒有使用?雖然這套設備跟網路的即時性比起來,還是差很大,但至少不會讓這些官員對外表現太差吧。答案出乎意料,因為公務體系沒有讓政務官知道這些東西,為什麼不知道?P黨有沒有確實交接,筆者不知道,但筆者知道的是K黨政務官不相信P黨執政時的公務員,這造成發生災害時,這批高階官員根本就是狀況外。這是哪一黨的錯?並不是,這只是我們傳統文化中,黨同伐異的具體表現。(註:你說好好交接不就得了?你要是懂鬥爭是無所不鬥,就會知道熱心告知的下場,搞不好是死的更慘,裝死是自保的好方法。)

 

其次,黨同伐異的具體表現,反應在不同黨派的政務官與地方首長上。講白一點,當災害發生時的第一反應,是透過自己的人馬,在資源上給敵人捉襟見肘,在媒體上大肆批判無能。總之,利用災難打擊對手才是目的,就算要救災,也要利用自己的體系,絕對不給對手任何機會。(註:兩個黨都在幹類似的事情,差別在於手上資源的多寡,造成我們看到好像一面倒的,都是某黨在搞反對黨。)

 

這結果是什麼?結果是當災害超乎預期時,卻根本沒有相對應的計畫,每一個上層官員想到的,都是怎樣保住自己的官位,維護自己體系的利益,「多做多錯、少做少錯。」真的事到臨頭再說,反正頂罪的中下層公務員多的很。這問題出在哪?出在我們根本就沒有責任政治的概念,當自己鍾愛的政治人物失職,支持者只想找藉口,來替自己心中的恐懼找理由。(註:什麼恐懼?恐懼自己是愚蠢的笨蛋,恐懼自己選錯人很笨。)

 

如果每一次災害發生,我們民眾就很乾脆的要負責人滾蛋下台。橋在未達使用期限或上限前,被水一沖就斷了,現任官員督導不周、下台;前任監造官員,還在當官的撤職查辦,已經下台的追究責任到底。這些人敢亂蓋?上層政務官,一次事故算你督導不嚴,留校察看,再一次事故就是你混,滾蛋。不下台?讓你下一次選不上,連同支持你的政黨一起下台。你看看還有哪些人敢裝死。(註:在民主政治中,政務官的無能是民眾的錯。)

 

回到莫拉克的問題上,筆者真的會擔心的,並不是台灣沒有救災能力,更不是我們沒有救災計畫。而是,我們民眾沒有那個能力,去就事論事,每次要論事就非得比爛不可。真的要比爛,這些喊的人敢真的比嗎?每一次都是懶叫比雞腿,讓張飛去打岳飛,打的滿天飛。

 

所以,筆者在當年之所以很憤怒,原因就是在K黨重返執政後,完全不肯相信前朝官員,總覺得這些人都不可信,欲去之而後快。講好聽點是這樣,難聽點的說法就是要安插自己人馬。結果當天災發生的時候,想到的第一件事居然是要利用災害把擋路的石頭踢掉,當發現問題失去控制,想到的還是保自己的官位,推卸責任到底。

 

將帥無能,累死三軍。當我們看到第一線的救災人員,累個半死卻像是無頭蒼蠅,就該想到指揮體系癱瘓了。讓我們看看這次的日本震撼,他們的執政黨正面臨到政治風暴,在野黨也不是說不想趁此機會搞掉執政黨。但當災害毀天滅地而來時,他們有藉此機會互鬥嗎?(註:要鬥也是救完災再說,不是邊救災邊搞你。)

 

為什麼?日本可以做到這樣?

 

看看日本黑道這次怎麼處理的,就該知道日本人,基本上不分哪個黨派,都認為自己屬於自己的國家、腳下的土地,當自己所屬的國家覆滅、大地不存,又有什麼可以讓自己立足的地方?搞鬥爭的結果若連自己的家園都毀了,意義在哪?

 

事情只要反過來想,很多事情都會想的通。若我們始終都沒辦法執行這些防災計畫,每一個保護土地的措施都被擱置,民眾除了多賺兩塊錢以外對一切事情毫無興趣

 

我們就該知道,這些人打一開始,就沒打算留在這土地上,這些人不過是過客,撈夠就走,管你其他人去死。

 

責任政治,不是用說的,是用做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