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日本核災看能源問題(3/17補充)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篇很長、非常長,沒耐心的人請不要看

這幾天有關於核電問題,因為日本地震再次被震出來,毫不意外的在網路上,又分為「擁核」跟「反核」兩派,坦白說這種月經問題,筆者看到都煩了,但卻極少有人把問題的核心指出來。

 

反正最後的結論,兩派都可以歸納成一點:「我就是不爽。」當然毫無交集。

 

以下這邊要順著「某一種思路」,去把問題點一一點出來

 

=============================

一、

首先,反核人士指出的是安全性問題,這些安全問題相信讀者從此次日本核能災變,大概從媒體與網路獲得不少概念,筆者就不詳述。但總體來說,核能災變的最大問題,就是輻射物質外洩,對人體造成傷害。(註:要提出真正不同的,不然說房子都會垮下來,那大概只有用氣功發電不會出事。)

 

但問題在於,輻射物質目前人類沒有辦法「完全處理」,不管怎麼去做防護,總是會有廢料沒辦法解決掉。核子廢料不是一般的生物、化學物質,生化物質再怎麼毒,拿去用高溫電漿燒掉,也會全部燒成無害物,只不過成本很高就是。(註:地球上的電漿處理可以到3千度以上,生化物質全部都會被分解成輕元素,但輻射物嘛…)

 

其次,核能電廠萬一發生事故,方圓數十公里內都會受到汙染,反應爐附近的土地更可能永久無法使用。相比其他類型的電廠,就算炸了,土地花時間清理也還是可以用,相較之下核電的風險實在太高。(註:除非人類可以移民外星球,不然地球上可利用土地總量不變。)

 

當然,擁核人士的理由,也是著眼在風險上,只不過通常擁核人士會指出,核電廠根本就沒有反核人士講的那麼危險。第一,核廢料經過妥善處理後,需要的空間其實很小,而且千萬年都不會發生問題,總和起來的廢棄物處理成本,比傳統火力發電等都要好的多,影響生態又不如水力發電大。

 

第二,核子災變的問題並不是核子反應本身的不可預料與高危險性,而多半是出在人為因素上,而經過車諾比等事件,人類已經可以將人為因素降到最低,就算發生爐心熔毀等最嚴重事故,也不會再有另一次車諾比。(註:人永遠是最大的變數,不管什麼事情都一樣。)

 

簡單說,擁核人士提出的,就是風險管理概念,相較傳統的發電方法,核能實在是相對乾淨的環保發電。如果要用數十年前的核能管理當作質疑標準,那麼也應該把數十年前的火力發電等一併提出,而非單方面的批評。(註:某A說收30元以上就是貪污,某B說為什麼另一個候選人300元不用關,某A答曰:「這不能比較」。)

 

這些說法,我們可以統括一下,得出兩方共同點與不同點。共同點在於,都著眼在風險與效率上,不同在於,雙方擔憂的問題不同。意即,擁核者認為工安是可以被有效控制的,而反核者則否。

 

二、

從第一段中,我們可以發現到,雙方並非毫無交集,只是對於擔憂的問題不同。正如筆者在噗浪上提到的,筆者不擔心核能發電非常危險,但筆者完全不相信台灣的工程品質,尤其是戰後各大公共工程,幾乎都是被某一批人掌控下。(註:要筆者相信他們會突然改善,變成世界首屈一指的工安專家,不如先說服筆者,小叮噹的老婆是凱蒂貓。)

 

先扣除這種人為因素來說,筆者要提出一個問題問雙方,「你們的風險怎麼算的?」風險計算並不是光用感覺的,而是要包含時間與空間等等各項因素才知道。例如核能的土地利用,正常可以使用四十年,所以我們可以用廠區面積,還有後來的閒置時間,得到一個土地的利用時間,如果要考慮核災的可能,那麼就需要一些數字,例如發生核災的機率與被核汙染後需要多久時間恢復。這樣我們才能得到一個基本的風險概念。(註:反核人士最常犯的毛病,就是把核汙染的時間當無限大算,所以得到的風險永遠是無限大。)

 

讀者到此,一定會提出反駁,第一段筆者都講了,核災的最大風險是人為問題,這邊怎麼可以扣掉?

 

沒錯,這就是擁核人士一樣會犯的毛病,因為沒有把人為因素計算進去。風險的發生機率,是乘法不是加法,當我們說「某核電廠發生七級災變的機率是億分之一」,正常來說應該是把「人員操作因素」×「地理環境因素」×「天然災害因素」,最後得到這個數字,若不是考量所有可能,光說「億分之一」的機率,這只是在騙普通人。(註:要看一個人是不是外行,只要看他考量的因素到底是什麼就知道。)

 

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就是我們計算所有的風險,都需要資料庫。在「事情沒有發生前」,我們根本就不會知道代入計算的數字到底合不合理。核災的相關問題很多,讀者都可以上網找到資料,例如發生車諾比後,核子專家才發現到新的管理問題,三浬島事件後,才更改設計降低核災機率。人為因素,也是經過許多大大小小問題,我們才會建立起各項的SOP,也是經過許多危機,教科書才會把實際案例一個個
進去。
(註:人類就是這樣慢慢進步的,一步登天的幻想,筆者勸讀者早點放棄,沒這種好事的。)

 

到此為止,讀者應該大概會清楚,問題從來就不是在哪一個比較安全,而是在於我們用什麼樣的角度去估算風險。當我們要去相信某一方提出的數字前,讀者是否可以仔細再想想,這其中是否漏掉什麼?

 

三、

講到這邊,我們終於可以去談其他的替代能源了,讀者若有了風險的概念,下面說的大概也不會有什麼問題。在擁核與反核人士,想要替某種替代方案攻擊或是辯護前,請把理由先多想一想再說出口。(註:不假思索就攻擊與辯護,將反對方先妖魔化再講,這才叫作意識形態作祟。)

 

替代能源之所以叫作替代,一定是有替代的理由,例如「能源使用效率」、「汙染環境程度」等等。我們就先不吹毛求疵講太多其他理由,就先看看這兩個比較常被討論的項目。

 

首先,能源使用的效率,到底哪一個算好?核能與太陽能與風力發電,哪一些的效率比較高?讀者應該可以想到問題所在了,這個「效率」是怎麼算的?是使用面積與發電量的比值,還是能量在轉換中的損失,這都不提出來,根本就沒辦法去估不是嗎?

 

如果讀者說是,那麼就中計了。核能是用核子反應產生的熱,去製造蒸氣推動發電機,風力發電是利用風的動能去推動葉片,讓葉片轉動發電機,太陽能則是直接把光能轉換成電能。機械能轉電能、光能轉電能,根本就是不同的發電法,你怎麼能說「效率比較好」?(註:應該不會有人認為,去曬太陽三小時,身體產生的熱能,就可以少吃一塊馬鈴薯。)

 

比較要有基礎,效率的比較自然要找出共同標準,而不是光用一個能源轉換效率的講法帶過去。如果要用單位面積產生的能量來算,核能的效率當然是最高,風力無疑則是最差。

 

等等,讀者有沒有發現不對勁?沒錯,這是陷阱。因為核能發電需要的總面積很大,風力發電就插一根大電扇就好了,不是嗎?這可不對,我們要插幾根風力發電機才可以抵一座核子反應爐?再說,風力發電不是太陽能板,擺的越密集越好,我們是利用風的動能去推動葉片,每一根都需要相當大的面積,不然風的使用會極端沒有效率。(註:不信邪的去買一百支小風車,然後在地上插的密密麻麻,再拿電風扇去吹,看看會有幾根在動。)

 

呃,讀者應該會開始混亂了,這樣講下去,好像根本就沒有可以比的東西。如果要用使用的時間去算能源產出,核能可以全天候發電,只要燃料足夠跟反應爐沒問題。風力發電則要看有沒有風,時間上好像也不行。

 

所以,筆者要講更讓人混亂的東西。讀者知道我們的電力輸送,有幾%是被損耗掉的?如果要考慮損耗的問題,那是不是應該家家戶戶都裝太陽能板跟大電扇,反正產生的電直接就傳進來,不需要長途傳送作無謂損失吧。所以,要算這些效率,讀者有沒有發現到一點:

 

「一種發電方式的發電效率,跟電力到我們使用者上的使用效率,根本就不是同一件事。」

 

從這標準看,我們是不是應該要台電,全面更新與改善台灣的電力輸送網,花的錢說不定比核四少,省的電比蓋個電廠多?筆者不是在偷渡概念,要大家不蓋核四,而是這涉及到計算的問題與思路。(註:沒有訓練過思考的人,看見什麼取決於信什麼。)

 

這邊給一個問題讓讀者思考,筆者不打算回答。假設今天台灣的發電量為100,損失量為20,若今天花一樣多的錢、同樣多的時間,多蓋一座電廠可以讓電量從100變成120,也可以讓電力損失從20變成0。讀者你要挑哪一種?(註:這問題可不簡單,背後的思考就跟前面想的一樣很多。)

 

四、

效率的思考,在上一段提到很多,相信混亂的讀者應該不少,而且更多人大概點上一頁不看了。這邊我們要談環境汙染的問題。讀者應該可以習慣這種思考方式了,我們稍微想一下,所謂的環境汙染,到底是「從哪邊開始算」?

 

如果我們的想法是說,只要台灣沒有就好,其他國家再多都跟我們沒關,那麼我們最應該做的,是找一個很窮的邦交國,用金錢賄絡他們的政治人物,把所有的有毒廢棄物全部丟給他們,讓他們去死就好。顯然應該沒人會公開這樣講。(註:但私底下認為這樣最好的人卻一大票。)

 

讓我們不談這種人道問題,只談談生產與使用上的污染。我們是要從哪一段開始計算?是要從挖礦就開始算,還是只看產品的產出?如果從挖礦就開始算,那太陽能需要的半導體材料,以及相關的處理,可是會毒死人,汙染指數破表。如果只看產品的廢棄物,那當然太陽能跟風力發電都是乾淨能源,核能毒死了。

 

這也是擁核反核兩派打最兇的一點,因為不少人之所以會反核,都是著眼在環保問題上。

 

其實,不管是哪一種發電,計算汙染量,絕對不是用上面這樣簡單去計算。如果我們真的很在乎地球,很害怕核能造成的汙染,那麼太陽能發電就還要算使用年限、更換數量、最終廢棄物處理等等,然後拿去比核能四十年基本使用會產出的廢料與廠區廢置處理。要這樣去精算後,才能夠說太陽能的汙染比核能低。(註:再講一次,比較要有基礎,不能拿四十年去比四年,就說四十年好多好毒。)

 

到此為止,讀者應該會非常的困惑,好像每一種發電法,都會有汙染產生嘛。這當然是廢話,人類本身就是地球毒瘤,這種說法難道沒聽過嗎?我們所有的發電法與生活方式,基本上都是在破壞地球,我們講的環保與再生,只不過是要找出一種「對人類比較沒傷害」的方法。

 

既然是如此,我們的焦點就應該放在,這些汙染產物,其質與量到底對人類,最後會影響多少人、傷害有多嚴重,然後從這邊去綜合判斷出一套,對人類傷害較小、對生活有正面影響的方法。不然若要保護自然,應該是要宰掉所有人類才對。(註:另一個在此不予探討的問題,「什麼是自然?」人類今天破壞地球算不算自然的一種?)

 

相信讀者應該可以理解,環保與汙染等問題,最終還是要回歸到計算上。計算需要資料庫,我們不僅僅需要對各種發電的生產方式、使用狀況等有所了解,計算的時間基礎來自於我們看待世界的方法,簡單說這些問題統稱「政治問題」。

 

五、

問題根本就不是出在技術上,因為從擁核與反核人士的邏輯去推,我們應該會得到以下幾種結論。

 

擁核派既然知道問題都不是核能反應爐不安全,那就應該要提出「降低人為因素」的保證,提出「天災發生的應對策略」。但從這次日本核災我們可以有一個比較基礎:

 

如果連日本的人員素質,都會隱瞞核能災害的發生,我們憑什麼相信台灣的從業人員,會每一個都一本良心,決不隱瞞事實?如果連日本的工程水準,都會
想到、也沒辦法保護設備被海嘯破壞,我們憑什麼相信台電跟新亞的程度,會比日本的能耐高?擁核派沒辦法解決這種人為問題,就別光提技術上的安全性了。

 

反核派也別高興,除非是想要台灣過點蠟燭的生活,那麼總是要提出一套發電替代方案,這個方案的汙染、效率等等比核能好。但從歷年來這些反核人士的說法,我們也可以得知道一些訊息

 

反核人士多半就不知道,到底哪一種替代方案,可以在兼顧安全與環保的情況下,達到發電量足以滿足台灣的使用。如果配套方案就是要民眾節約用電、減少物欲,任何方案再一百年都不會通過。

 

六、

筆者無意擁護與反對核能,以個人立場來說,筆者的想法是支持核能發電的。但這個前提是「台灣的工程品質與能力讓人有信心」,這點倒要反問問讀者,到底有幾個人真心相信中華民國政府的施工品質?(註:這就是政治問題,為什麼我們要給新亞作?不乾脆發包給國外公司直接蓋?說穿了還不就是利益問題,有一塊大餅可以吃,肥水不落外人田。至於「外人」怎麼去定義?讀者自己去問老K,他們搞了幾十年,電力跟建設的人都是他們的。)

 

扣掉人為因素,筆者認為要用正面的思考去看核電,人類到今天為止所有的發電法,都只是兩害相權取其輕,挑選比較沒傷害的方式,又可以兼顧人類生活水準的提升。與其擔心核子汙染永遠不可能清除,不然努力發明可以「處理核廢料」與「清除輻射物」的技術,現在沒有不代表一百年後沒有。但如果今天我們就此中斷相關研究,則永遠都不會有。

 

筆者在此反問反核派一個問題,倘若十年後美國發現某種方法,可以徹底清除輻射汙染,你們是否還是要反對下去?如果因為夠安全就不反核,那麼這套邏輯就不是「堅決反對核能發電」,而是「反對不安全的發電」。(註:安不安全的定義,是另外一件事。)

 

人類的科技始終是往前進的,數十年內我們也許會在月球跟火星建立基地,筆者目前想不到,除了核能外我們還有什麼好方法,可以達到上面的目標。但若有讀者認為,「人類在地球上好好跟大自然和平共處就好,不需要往宇宙發展。」那這就是筆者絕對反對的事情。

 

但,筆者同樣也要質問現在的擁核派,你們就真的對人的問題這麼有信心?

 

七、

在最後,筆者對現在台灣的能源發展,是想要說一些比較政治性的東西。那些認為發電是技術問題,不是政治問題的人,基本是如果不是相關利益人員,就是腦袋有洞。不然請給一個解釋,為什麼地球上會蓋電廠的人那麼多,蓋的技術更好的也不少,偏偏我們要挑這幾家?

 

這種選擇就是一種價值觀,不管你是否認為,發電是戰略產業,中華民國要有自製與維修能力。還是認為民眾的安全最重要,在台灣沒有足夠能力前,最好還是做中學,別一次搞太大。這些難道不是意識型態的一種?這種選擇難道就不政治?

 

思考需要訓練,價值觀的培養要靠自己去努力,筆者不想在這邊講這些。但台灣的能源問題,絕對不是單純的技術問題,更不是什麼安全問題,這些問題攤開來看,通通是政治選擇,更應該說我們民主制度下,民眾選擇哪一種方案,本來就是一種政治參與,各方人馬的爭執就是政治鬥爭。

 

當有人努力的想告訴你,這些能源問題純粹是經濟問題、技術問題、工安問題,跟政治完全沒有關係,你不要把事情政治化。這通常只代表一件事,這位仁兄是依靠政治方法去獲利的既得利益者,把事情政治化對他不利。

 

至於這件事到底對大眾有沒有利?這絕對不是他關心的事情。

===========
3/17補充

看來,根據回文的狀況,好像不給一點個人的意見,這種戰爭論體裁的文少寫,多寫族群衝突的罵文好像比較受歡迎。

 

基本上,筆者個人是支持核能發電的,但支持核能發電不等於支持台灣蓋核四,這是兩碼子事情。任何做過專案分析,或是在一般公司行號負責過跨部門整合專案的人,應該都會知道這種整合工作之痛苦,需要的專業之強悍,根本就不是工程師負責解決一個專門問題的檔次。

 

要問現在核四停不停工?筆者不支持,因為現在的狀況幾乎是騎虎難下,不蓋到完也不行。誠然,其他的替代方案,包括替代能源發電、電力系統改良,理論上都可以取代蓋核四廠。但實際上可能嗎?

 

不可能,理由有三個:

 

1-任一替代方案從計畫到實行都曠日廢時,在核一、核二廠必須除役的前提下,台灣民眾不可能願意等下去。除非要甘冒老舊核電廠延後除役的更大風險,或是提高其他電廠的發電效率,再不然就是補貼太陽能、風力的小型發電,降低大型電廠的負擔。

 

2-台灣的電力相關人才,全部都在台電裡面,民間機構的電力人才,沒有足夠的能力支撐一個新興電力產業,除非拆解台電,不然現在只能要台電去作,不然就是政策開放,讓國外企業來台投資。

 

3-既有的電力系統與相關產業鏈,已經投入太多資源在裡面,業者是絕對不可能放棄的,他們在政治上的能量太大。除非台灣民眾有一致共識,或是乾脆公投過關直接廢掉,但在公投已經被汙名化的現在,這些選擇一定變成藍綠對決。

 

簡單說,牽扯利益太大,相關人員太多,早就是政治問題。真的想要反核,發展替代能源的作法,絕對不是順著現在的電力狀態去思考。要反過來去想:

 

「為什麼我們會走到今天非蓋核四不可的地步?」

 

這才值得我們去反思,為什麼我們這一套價值觀,會導致我們的選擇少得可憐。換言之,替代能源需要的是新思維,建構一套新的電力系統,不是光在那邊吵效率跟汙染,你順著某一套發展思維,一定會落入唯一選擇的陷阱。

 

怎麼改變?

 

第一,年底立委DPP要過半,這不是藍綠問題,是因為擁有蓋核四相關利益的人,絕大多數都屬於KMT的系統,你不去換另一個沒有相關利益系統的人上台,他怎麼可能去支持替代方案?或是更加嚴格的替核四把關?你會去相信三民主義老師說,學三民主義可以提升道德、減少霸凌事件嗎?

 

第二,明年總統要換DPP的人,這一樣不是藍綠對決的戲碼,會這樣想就代表你已經被媒體洗腦綁架。問題在於台灣的電力系統架構,目前是無法允許外國企業直接來作的,政策開放的前提是台灣人可以接受電力系統被外國人控制。

 

若作不到,我們只能讓台電去作,因為只有他們有人、有經驗、有技術,可以維護好一個新的電力系統。台電現在是誰管的?你管他總統專不專業,專業是台電自己再講的,總統下令要實行新的能源政策,不配合就滾,你說台電上下會不會乖乖去作?台灣的公務員心態,我們自己國民還不了解喔。

 

如果,今天筆者在談「哪一種替代能源比較有前瞻性。」那筆者不會講這麼政治問題,講理論、套公式、算風險、估價值,這純粹是學術討論,當然沒有問題。問題在於今天我們談的是實行的問題,談實行問題卻不談人的問題,不談相關業者的態度、不談既有系統的惰性、不談派系利益的鬥爭,這不是莊孝維是什麼?

 

再講一次,筆者支持核能發電,但現在要筆者支持無條件蓋好核四,做
不到。

 

「出社會以前會相信中華民國政府工程的品質,是天真;出社會後還繼續相信的,是愚蠢。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