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與重點整理- 「德國與中華民國」之八與結尾

Posted on Updated on

Over,下周起其他寫作正常。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

第八章 尾聲

==========

 

此章將總結過去幾章,在1937年中日正式爆發戰爭後,1939歐戰爆發,讓局勢更加複雜,1941年美國參戰,一切都不同了。

 

 

第一部分  中日戰爭爆發

 

1. 局勢概觀:

日本的勢如破竹,以及蔣介石的精銳中央軍潰敗,使得德國面臨不一樣的遠東關係。外交部始終都希望保持遠東的平衡,不介入任何一邊,而希特勒本人應該說不怎感興趣,既保持與日本的關係,同時又默許中國的合約,持續運送武器給中國。德國中的親日派,則趁此機會擴大其利益,如同親中派與國民政府的交往,親中派在滿州國與華北的運作也是有其基礎的。

 

2. 日本的進展與矛盾:

日本雖然取得初步的勝利,並且控制了沿海一帶。但香港仍然屬於英國,德國的貨船仍通過香港運送給國民政府軍備。中國主要的鐵路線仍然暢通,直到武漢被攻下後,中國的礦業與加工業才遭受到極大衝擊,但要真正的斷絕中國對外的礦產出口,要到41年間日本真正的控制贛南才成立。滿州國的穩定與華北占領,加上沿海地區的獲得,照道理來說日本是可以給與德國更多東西,但因為日本本身也在進行擴張,德國需要的資源多半日本也需要,滿州國提供的大豆油品與毛製品,並非擴張的德國亟需的。至於德國出口的產品,需要的市場是工業產品類,但華北的天災與人禍,1937-1939年間,基本上日本控制區內需要的是糧食。

 

3. 希特勒的選擇:

希特勒在對中國關係上的態度反覆,可以說明他本人對中國應該是帶有成見,而且不屑一顧。但中國可以提供德國軍事發展重要的有色金屬,以及消化多餘的工業產品,德國始終都有強大的親華勢力在運作。希特勒本人一開始,是給與日本相當大的優遇,但日本給與的回報相對的很少,使得希特勒對日本越來越不表示期待。中德關係在此段期間雖然面臨低潮,但並非毫無進展,德國方面對蔣介石始終都保持興趣。狀況在1939年發生變化,德蘇互不侵犯條約簽訂,震撼遠東,中國開始大力運作恢復中德關係,日德的溫度降到冰點。無論這是否為日本無法達成希特勒的預期作用,還是因為德國入侵波蘭的需要。總之,在歐戰爆發到德國入侵蘇俄前,中國輸送貨物到德國,多了中亞與西伯利亞兩路線。

 

 

第二部分  歐戰爆發

 

1.中德貿易量的下降

理由很簡單,日本可控制範圍變大,中南半島在英法控制下,不可能利用此條路線,所以僅剩下走蘇俄,所以兩國間實際上的貿易降低是正常的。其次,歐戰爆發讓德國不大可能持續提供大批武器給中國,許多波蘭的繳獲品質量不如德制,讓蔣介石越來越不滿。隨著中德關係惡化,與德日關係的進展,德國顧問被召回國,迫使蔣介石尋求蘇俄的協助。

 

2.德國內的親華路線

經過兩年的震盪期,德國親華派已經適應了這種狀況,並且持續的向德國高層施壓,這讓外交與經濟部兩勢力幾乎槓上。為了適應這種變局,多數軍備以零件送到中國,再加以組裝起來,以規避日本對外交部的施壓。這是德國外交的多元性,好聽點叫八面玲瓏,但以日本來看就是很難聽的吃裡扒外,重慶被轟炸的時候,德國公使館順便被炸了就是一例,這也說明了日本雖然是新興強國,但外交手腕顯然是很

 

3.搞不清楚狀況的外交部

德國外交部在遠東上的運作一直很拙劣,但並不能說毫無作為,面對國內要求調解中日戰爭的壓力,外交部也有提出許許多多的方案。例如拉攏中國與日本,共同成立反共戰線,結果日本不買單,中國共產黨也以此批評國民黨,手法笨拙簡直愚不可及。在上海戰事結束後,透過德國的關係,中國提出承認滿州國、日本佔領華北為條件,換取日軍全面撤出中國,日本政府買單結果軍方不買帳,把南京打下來還順便屠城,新開的條件中國根本不可能接受,這次是日本自己砸鍋。最後,日本威脅德國去施壓中國,說不投降就要承認汪精衛代表全中國,結果呢?請看下節。

 

 

4.美國與民主陣營

一直到1940年為止,所謂的民主陣營根本就不鳥中國,實際上也沒有理由去在呼,此時中國根本就不被當成民主陣營,跟德國關係良好是公開的秘密。但隨著歐戰的進行,在不列顛空戰失敗後,德國重新拉攏日本,想開啟兩面戰線迫使美國不參戰。日本在此種氛圍下,聯合德國對中國施壓,其條件就是國民政府原先不可能接受的那種,當然這使得中德之間最後的斡旋失敗,德國隨即承認滿州國,中國斷絕與德國的外交關係。美國呢,馬上給中國大筆信用貸款,從此中國投入美國懷抱,成為民主陣營的一員。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後,美國取代德國,成為了中國資金與武器的最大資助國,中德關係數十年的經營到此結束。

 

5.結尾

公開關係結束,跟個人關係結束不同,直到戰爭結束,多數在華德國人都是親中的,不少德國顧問違反命令,留在中國持續支持國民政府。但我們從這幾段歷史可以看到,大時代的結果雖然如此,但實際上還是由無數個人努力而來。日本內部的和戰派爭鬥,浪費了許多鞏固戰果的機會。德國內部的派系鬥爭,也使得德國沒辦法徹底支持中國。中國內部的派系與政黨鬥爭,我們都念過很多,不需要多提一次。

 

 

 

==========

簡析

==========

 

在尾聲,筆者拿這一本書來分章導讀,主要是想讓讀者知道幾件事。

 

第一,歷史的洪流下,仍是個人在其中運作,並非全然為大時代的不得已。

 

第二,事後諸葛看歷史,總會覺得有最佳選擇,但實際上在當下,每一個人都會有對國家利益不同的看法,每一個派系與每一個人都有各自的想法,要說誰私心自用,誰又是真正為國為民,評斷不要下的太早。

 

第三,權力並不是一個人講話,大家就要聽的。權力從成型到鞏固,是需要利益交換、實績展示等等,你必須讓人家真的可以心服口服,不然權力基礎是不穩固的。在此下要輕易的把一個時代的失敗,歸咎到個人的失敗,心情上可以理解,但事實上很難這樣說。

 

德國對中國的關係,從地緣政治來說,是典型的彼此有需求卻沒有衝突的例子,就以此點來說,中國跟日本對德國來講都一樣。但從Seeckt將軍的觀察,可以看出德國人多數親華的道理。在經濟利益上,德國跟中國有互補關係,跟日本較少;在軍事上,德國跟誰結盟都不會有損失,但跟中國結盟,中國得勝後德國會有莫大的利益;在外交上,日本人根本就不是希特勒所想的堅決反共分子,日本的目標是建立排他的大東亞共榮圈,德國完全拿不到好處。

 

從國際關係來說,德國跟中國在1914年後幾乎立場平等,就算是在俾斯麥的時代,德國也幾乎沒有用帝國主義的方法跟中國打交道。在處境相同下,兩國之間會有心理上的同情,是可以想見的。就算在今天,台灣人多半會同情巴勒斯坦,很輕易的接受美國侵略中東的觀念,在此層面上就容易被理解。

 

==========

私人唬爛

==========


接著,我們來談談本篇主旨,派系與權力鬥爭。就以中國派系鬥爭來看,最大的問題在於不團結,團結不是用嘴巴說,每一個人所說的團結,指的是【我來統治】的團結,這當然是先打一架再說。但這要怎麼說?中國從來就沒有Leader的觀念,只有當Ruler的慾望,直到今天為止,不管在中國還是台灣的官場上、企業文化上,極少有人對「領導者」的特質「具有魅力的領袖」可以心領神會,多半都是高壓、非你死便我亡的統治者心態。

 

這是千年帝制的問題,我們不能怪當代的蔣介石、李宗仁、毛澤東這些人不進步,事實上就算是最有民主思想的胡適,他在當時所發表的民主理論也相當軟弱無力。所以,中國欠缺的是強有力的統治者,而這需要有強大的武力做後盾,武力不僅僅是對內掃蕩,更重要的是對外抗敵。在實力不足以對抗日本前,輕啟戰端的結果是災難性的。

 

蔣介石以此觀念組建中央軍,在剿滅共產黨的時候運用地方部隊,黃埔系的主力與德制陸軍師,則極力避免與日本正面衝突。即使是在張學良於延安圍剿共產黨時,蔣介石也始終沒有動用中央軍,這可能是他在保存對抗日本的本錢,但在其他人眼中就是私心自用,保存實力來鞏固大權了。

 

但我們以結果論看,松滬會戰下來,蔣介石培養十年的精銳幾乎崩潰,中國從此失去穩固領導中心的可能。之後我們會看到很多例子,蔣介石增援張自忠的部隊不及也不足,之後不得不花園口決堤堵塞日軍,毛澤東的七分壯大方針早就是我們耳熟能詳,李宗仁將台兒莊的功勞多少比例說成自己的?但他是否降低湯恩伯所率的中央軍影響?這就我們來看,各方人馬優先加強自己實力,簡直就是棄國家
存亡於不顧,但就當時的人來看,利益怎麼考量又是另外一回事。
(註:蔣介石哭張自忠到底是假哭,還是真的帶有幾分真誠,在那戰亂年代,這要怎麼去說?留給上帝去判斷吧。)

 

讀者看歷史,當然需要一些背景,或是史觀來避免造成混亂,但更重要的是,不需要太過急躁蓋棺論定。每一個人要實踐其理想,一定需要某種程度的權力,畢竟我們不是超人,我們需要團隊,我們需要追隨者,我們需要支持者。在獲取權力的過程中,如何去行使才重要,怎樣獲得並不重要,這是結果論。

 

就算你有天大理想,莫大抱負要去實踐,而且你的理念是真的可以救萬民於水火,但在獲取可以實踐的權力前,你必須殘殺無辜之人,甚至構陷忠良,你做不做?或許,你認為一旦在手段上妥協,則與自己要改革的對象無異,但你不做則一切都不會改變,還可能更糟。那麼,你的作為到底是好是壞,誰知道?

 

我們都太擅長事後論斷功過,事實上功過真的這麼好論斷?讀者可以試圖自己去推演一下「如果歷史改變」,如果在那個時候,蔣介石沒有下令中央軍部隊進入上海如果共產黨在延安就被殲滅如果張自忠第一時間獲得中央增援那麼,一切是否不同?

 

讀者請試著去推演看看,盡全力考慮包括國內外各種因素與可能,就會發現想要推導出一個確實的結果,困難的勒。若一個人可以輕易的判斷,在歷史上的某一個時刻,某個人物的決定是萬不得已的,或是可以輕易的翻案,認為某個人物的決定改變,將會影響歷史。那親愛的讀者,可以對此人的歷史觀,抱持著健康的懷疑態度。

 

筆者想說的,其實只有一個:一個人是不是王八蛋,跟此人能否同時是一個偉大領袖,是兩件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