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24 – 有關陰謀論

Posted on Updated on

從戰略學的角度上看,都是一種求生存的鬥爭,你不想統一卻老選擇會統一的路走,旁人來看就叫做:【嘴巴說不要,身體倒挺老實的嘛】


v\:* {behavior:url(#default#VML);}
o\:* {behavior:url(#default#VML);}
w\:* {behavior:url(#default#VML);}
.shape {behavior:url(#default#VML);}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最近遇到一些狀況,不少朋友都認為,要看一個人的行為而非揣測其動機。這道理當然是有意義的,也符合一般人的思維:「聽其言、觀其行。」

 

也就是說,他們不怎麼相信陰謀論,並認為要看具體的數字來決定執政的良莠,不能光看感覺。當然啦,四年前同一批人可不是這樣說,認為民眾感覺很重要,不能光美化數字。這算換了位子換腦袋?(註:數字可以作假,出社會到公司上班後,還會天真的認為政府不會造假數字,這不是天真就是瞎眼。)

 

意思是一種對指標的選擇,我們在判斷一件事情、一個政黨、一個人的時候,採取哪種指標當作標準。指標的選擇當然是隨人,也沒有絕對一定的對錯,但讓人厭惡的是兩套標準:「我喜歡的用這一套,我討厭的用那一套。」

 

事實上呢?如果用戰略學的概念去看,筆者根本上就不相信這一種說法。戰略是「思考」+「行動」,行動的結果產生一個新的情勢,再根據此制定一個新的戰略。可想而知,思考會產生遠、近不同程度的目標,衡量能力做出綜合判斷後加以實踐,這當中本就是一種靜態與動態的混合,根本就不能畫出一個界線。

 

所以,讀者若問筆者,為什麼很常去推估其他人的思維,查閱當事者的背景,調查別人的生長歷程?原因不過就是想要去了解此人的思想,從而判斷此人將會如何行動,或是觀察其行動目的,判斷出其戰略。從戰略更可推測其真正目標與可能手段。

 

這邊用下圖來大概解釋一下流程,雖然並不是絕對如此。

 

意即,根據我們的目標帶出一個戰略,在戰略中有天時地利人和等因素,影響我們的思考,然後制定出幾個可行方案,最後採取其中一個加以執行,此行動將會影響到我們的目標,這個目標的改變會帶出另一個新的戰略。

 

以筆者的角度來說,要筆者只看人家行動的結果來判斷,根本就不可能。講白話一點,光看行動是很難知道其真正的目標在哪,因為行動有成有敗,成功也有大成功跟小勝利,失敗也有分慘敗與小輸,每一種結果都會造成原先目標的變化。

 

既然如此,我們怎麼會知道,目前這個團體行動後得到的結果,就是他們所要的?還是因為行動失敗,迫使他們修正了原先的目標?在此要跟讀者說清楚,目標是主觀的,並非是客觀結果。你的目標是想要藉由放消息操作股價,來收購股份達成控制公司的目的,結果是你沒拿到絕對多數的股份,但在買賣過程中賺到一大筆錢。所以,我們從結果判斷認為,你只是一個死要錢的小股東?

 

要怎樣去判斷出,某人某黨某派,到底想要幹嘛,並不是光看結果而已。我們要從其行動的方向,或是有無其他備案,判斷出其可能的思考邏輯,順此邏輯並配合其思考的時空背景,推斷出其戰略規畫的整體性,再從其戰略反推其目標。

 

所以,在戰略上,若我們雙方都很清楚知道對方的目標是什麼,那剩下的就只是手段的運用。以三國時代的魏與蜀當作例子,彼此的最終目標就是徹底消滅對方,這是大家都知道的,剩下的就是一般所稱呼的戰略目標與戰術目標,雙方藉由各場戰爭來達成其短期目標,一步步逼近最終目標。

 

所以諸葛亮五次北伐,並不是每一次的目標都是攻下長安、直指洛陽,他可能根本就沒有這樣考慮過。只要我們估計蜀漢的軍事力量,以及每次諸葛亮帶的軍隊數目與進軍方向,就不難看出其以攻為守的作戰思維,具體行動以出斜谷、圖朧右,切斷涼州與中原的連繫,並獲得小麥產地以減輕蜀漢壓力為目標。其大方向,多少都可以看出,諸葛亮並不期望一次北伐就成功,他的短期目標是獲得戰略防守要地,中期目標應當是獲得糧食產區與馬匹來源,長程目標才是攻下長安,在這些過程中,若可以的話則殲滅魏國野戰軍,並最大可能減少蜀軍損失。(註:這是筆者個人武斷且沒有根據的說法,加減看看就可以。)

 

回到現代的台灣,我們看到某黨某人的作為,是否要徹底的陰謀論?當然不用,因為根本就沒什麼陰謀。以筆者個人為例子,先父死前沒要筆者答應化獨漸統,他要筆者自己選擇自己的未來,所以今天筆者一步步走到被歸類為綠營的部落格,也是很正常的。(註:反正在台灣,只要你反對統一,就先被貼綠了,至於你支不支持獨,那又是另一回事。這其實都是定義問題,但政客跟它們的打手就是希望保持這種模糊,好多面得利。)

 

一個人的生長背景,他念的學校跟遇到的老師,在大學交的朋友跟混的社團組織,這些本來就會影響到他出社會後所做的決定。在加上他實際遇到的朋友,環境給與的支持或限制,每一項因素都是彼此影響,並非獨立。在此狀況下,要說我們可以獨立出其行動,然後就說他的目的就是這樣,這種思維在筆者眼中才詭異。

 

說到這邊,筆者想說的是,沒有什麼陰謀論正不正確的問題,策略本身就有陽有陰,有檯面上光明的一面,也有檯面下黑暗的一面。某人根據他的利益去做計畫,且很不幸的這計畫對你有害,故不告訴你,所以這就是卑劣的陰謀?只因為你我看不透人家想什麼,就說搞陰謀很卑劣,那還真的是「大杯無鹽」。(註:哪來那麼多理由,不就是你賭爛他嘛。)

 

筆者的意思,若以我們政壇上的來比較說明,也沒有那麼難懂。如果你的最終目標是統一,那儘管去選某一黨,若你最終目標是獨立,那就去投另一個黨。若你只想要搞曖昧,賺夠錢出國當美國人,那就閉嘴賺你的錢,賺夠快走。

 

若某人的兒子在中國上班,女兒嫁給中國人,作為政府高官天天制定與推動與中國交往的政策,政策中的兩岸對口機關內都是他的學生,相關產業的公司高層與大股東全是他的親友。然後你跟我們大家說:「他說他反對統一,我反對統一也相信他反對,他的一切作為都是為台灣好,只拼經濟不問政治,你不要意識形態,就事論事很難嗎?」幹,這不是莊孝維是什麼。

 

這人是錯的嗎?當然不是,這是一種做事的方法跟選擇,只不過多數人稱呼這種人為王八蛋而已。(註:會去相信王八蛋說的話,這算什麼蛋?。)

 

是不是陰謀論?哪有,陽謀的很,一切端看你自己願意相信什麼而已。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