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25 – 一些個人經驗與說法

Posted on Updated on

個人的廢話講太多了,這兩個月工作橋的差不多,要開始比較正常的東西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ont-kerning:1.0pt;}

這一年來碰到不少事,其中有很多新朋友私下在問,為什麼筆者會這麼確定「天龍人」在想什麼?以及其行為習慣的根源?

 

不為什麼,因為筆者從小就是。(苦笑)

 

筆者之前在噗浪上有提到一些,這邊就稍微做一個整理好了。大體上筆者從小的環境,周遭接收到的訊息,全部都是黨國菁英式,在筆者從小到大的認知中,國家菁英、治國能人一定要符合以下的形象。

 

1)外表要溫文儒雅(文人氣息要重)

2)氣質要堅毅信實(裝傻到底就是)

3)講話要咬字清楚(多看四書五經)

4)論證要引經據典(數字鬼扯沒差)

 

無論如何,政治家至少要能夠有以上一種特質,可以有兩種更好,三種就難得了,全部都有根本就是天降聖王,萬民之幸。

 

這種人就算會犯錯,一定都是無心之過,頂多是一時糊塗,再不然就是受壞人影響,至於他本人是絕對不會有錯的。最糟的狀況,他個人的道德操守還是值得肯定。(註:既然本人道德操守良好,所以就原諒他再給一次機會。)

 

讀者有沒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沒錯,這種形像沒有一個屬於「硬」的特質,所謂偏硬的特質,就是擁有非常深的專業知識,具有很扎實的實務經驗,或是他個人的品格在長時間都受到絕大多數人的肯定。若不是真的可以拿出真刀實彈的本領,就必須個人受到長年累月的試煉。很抱歉的是,上面這四種形象,全部都與這些硬的特質無關,都可以被短期塑造。(註:掌握教育與媒體就擁有一半的天下。)

 

換言之,在筆者覺醒前的想像中,一個治國菁英其實不需要有什麼實績,只要衣裝筆挺人模人樣就好。

 

這很奇怪嗎?一點都不奇怪,因為這種特質就是階級的象徵,所謂的品味與時尚,多是由有錢的商人模仿貴族階級而來,一但太多人穿著像貴族、說話像貴族,我們就會看到有人跳出來直斥這為「庸俗」、「浮誇」。這一點,不管在晚清的士大夫群體,德川幕府後期的武士階級,都可以看到「憂國憂民」的「知識份子」,大聲疾呼簡樸與儉約的重要。(註:看看暴坊將軍的橋段就知道了。至於真實歷史?娛樂效果比較重要。)

 

怎麼看這種特徵,一點都不難,只要看看批評者的批評對像就好,他們會去批評大學生不念書、愛玩、瞎鬧,還是罵政治人物嫁女兒冠蓋雲集很浪費?一目了然,幾無例外。這些憂國志士都是在替「下層賤民」不肯專心學習「實業技能」擔心,沒幾個會去罵上流社會浮誇。(註:勞心者治人、勞力者治於人。賤民不去勞力,根本違反天公地道。)

 

再看看媒體的操作以及輿論方向,我們會看到更清楚的現象。當媒體說社會生病了,指的是校園小霸王霸凌同學收取保護費,還是地方政客逼迫農民賤賣農地賺取價差?我們可以看到媒體的報導法,通常會把這兩種事情分開,而無視其中有權力者欺凌弱者的事實。(註:病理學跟生理學不一樣,一個醫生反過來用會死人的。社會病理學跟生理學反過來用,就是不斷的死人。)

 

如果我們再去看媒體報導演藝新聞,塑造的品味與時尚文化,更不難發現這種菁英風範是怎樣被創造出的。掌握媒體的族群,倡導他們自己喜好的文化為主流文化,將小眾喜好汙名化、地方特色斥為低俗。看看綜藝節目主持人開什麼玩笑,搞笑人物哪一些扮演嘲笑者、被嘲笑者是怎樣的形象,這些答案在讀者心中其實早就存在。

 

筆者為什麼要扯到這些?因為,我們的教育業、媒體業,都不斷的在灌輸我們一種框架,這種框架代表一連串的檢驗標準,只要符合這個檢驗標準,此人必定屬於菁英。這種菁英框架,跟數百年來貴族階級努力想要與平民做出「區隔」的基本是相同的。(註:菁英之所與與眾不同,就是因為他們是菁英,非菁英的人就該認命,乖乖接受菁英的領導。)

 

簡單講,「一隻猴子,只要穿上西裝打上領帶,可以說一口流利的國語,然後背誦出一堆沒有意義的數字,就是一個菁英。」

 

台灣這批天龍人,高等的去制定西裝的規格、領帶的長度,低等的學習怎麼穿西裝打領帶。至於崇拜天龍文化的非天龍人,則努力說服自己,只要穿上潔白的襯衫、態度看來溫和、說話聽來堅定,就會高人一等。(註:他們崇拜的是西裝跟領帶,至於講話是不是放錄音帶,數字是不是亂數,一點都不重要。)

 

!猴子就是猴子,他媽的不會變成人啦。

 

 

 

回到最初,筆者是怎麼從這種文化中跳出來的?請讀者記得筆者下面這段話:「會來看這部落格的人,會跟筆者交朋友的人,有哪幾個的程度是PR30以下的?」

 

這世界上有非常多的人,A段班畢業的人一輩子都碰不到的,台灣真的有幾百萬人,是連基本四則運算都不會的。如果筆者當年順著先父最早的規畫,現在可能已經是歸國學人,在國民黨內混一個小議員,或在政府機關當個小官,再不然就是跑到相關企業當主管去。

 

如果筆者個人的性格,不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那一種,如果筆者沒有跑過加工廠,沒有跟那些念沒半本書的人混過。可能根本就無法體會,在台灣有一千多萬人,根本就與我們這些頭腦還不錯的人處於不同的精神世界。(註:能一路念書考到大學的人,最起碼智商不差。)

 

如果,我們所謂的民主,是要這些人去死,那不過就是假民主。讓菁英來治理國家,與只有菁英才能夠獲得權力,是兩碼子事卻很容易被搞混。

 

天龍人心態說穿了,就是「戰不贏事實戰理論,戰不贏理論戰態度。」只要戰到態度,溫文儒雅品行優良的天龍人就絕對會贏,最起碼不會輸!死不認錯並不是不要臉,而是相信這菁英框架的人,字典裡面根本就沒有「我輸了」這三個字。(註:在框架內的就是菁英,菁英怎麼可能會錯,有錯一定是你弄錯,若你沒弄錯則是你態度不好,態度不好就代表你人品不佳,人品不佳就不屬於此框架,不屬於此框架則一定不是菁英,不是菁英怎麼可能會對。以下無限loop)

 

幹,不會就是不會,去學就好了;不懂就是不懂,去問不就得了。筆者會走出這個框架,也不過就只是一個「不甘心」三個字,不甘心自己什麼都不會,所以只好努力去學習讓自己多會一點點東西。然後這麼多年過去了,回首來時路才發現,終於比當年不懂裝懂要好一些。

 

如果讀者你要問,為什麼這些人看不出來,這個框架一點意義都沒有嗎?很簡單,因為這是一種信仰。你要那些在下層的信眾改變信仰,就跟把羅馬時代的基督徒丟到獅子圈裡去的結果一樣,他們會寧死不從。而那些爬到高層的祭司與神職人員,就跟腐敗的中古教會一樣,就算他們早就不相信神的存在,為了自己的利益必須睜眼說瞎話,還是要說。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