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權穩定論 – 進階概念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一篇講進階概念,大致上有提到一些例子

 

這篇要來談霸權穩定論的進階概念,意即權力的合法性質。在上一篇談到,合法性來自於霸權國家對自己信念與利益的堅持,而霸權國家的霸權兩字,就等同於霸權是一個有極大影響力的國家,而非是一個統治國家。這兩者的意義差別非常大,絕對不能等同在一起。(註:美國政府對台灣有極大影響力,跟美國來台設立州政府是兩回事。)

 

霸權國的出現,是在於主導區域或是全球性的秩序,不僅可以制定秩序,更有能力去維持秩序。這個秩序的認可,是多重性的,並非是單一種暴力行為,或是單純的經濟打算。理論上我們可以宏觀調控一個狀態,但實際上我們並不知道,這個宏觀狀態下的個人,會採取怎樣的行動。

 

直接了當的說,霸權國在一個範圍內有「絕對性的」權威,但不代表有絕對性的能力統治這個範圍。例如羅馬共和初期,集中所有拉丁同盟的兵力,要打下義大利半島並非難事,問題是在於怎麼去統治整個半島。這道理就跟現在一樣,美國有絕對性的能力,可以用軍事力量消滅世界所有政府,但這不代表美國能夠有效的統治全世界。

 

所謂的有效,以台灣為例子,就是政府寄稅單到你家,拿兵單給你,正常人都會乖乖去做,並不需要有警察或軍隊拿槍押你。換言之,在槍口下的統治,不能稱呼為有效,這只有統而沒有治的成分在。故而,我們可以延伸出霸權國的概念,主要是在散播思想,並提供實質的經濟利益,更重要的是有其軍事力量在背後,可以保護上述概念的傳播,也可以直行懲罰。

 

這是互相交錯的一種關係,霸權國給予盟國、附庸國與附屬國實質上的利益,讓這些國家可以真正的享受到實際的好處,從而認同這個霸權的意念與其文化。這也可以反過來說,因為這種文化有吸引力,進而使這個國家採取與霸權國相同的制度,可以享有一樣的利益。(註:美國夢不是只有發生在美國本土,這個夢想代表的意義很多。)

 

在這裡暫停一下,要大略的解釋,霸權穩定論與其他兩種主要的國際體系概念關係。

 

首先,經濟自由主義者認為,霸權的存在是因為提供了一個安全的貿易網路,同時提供了一個安定的市場秩序,故霸權的主要成因,是經濟性質,因為多數人認同這種經濟體制是對大眾有利的。從而產生其後的文化信仰,以及世界秩序等等。

 

這一點,霸權穩定論者是大部分認同的,反對的是這種成因的說法,主要理由是歷史因素。霸權的存在,自由市場與安全的貿易網並非是原因,而是一個國家成立後,逐漸擴大產生的結果。與其說是因為這個自由經濟體制對大家好,不如說是多國競爭的結果。

 

所謂的競爭意思是,兩國相接後有衝突也有合作,交流產生了各種方面的新思維,人會挑選對自己有利的模式去推行,從而使某一種可以通過競爭的觀念留下。不管這個觀念是戰術方法,還是經濟模式,總之競爭的結果,各自以生存為賭注,產生出我們看到的結果。

 

換言之,霸權論者反對這種經濟自由派的理由,不在於其理論錯誤,而在於解釋的切入點錯誤,因果關係被倒置。理由如基礎篇,霸權論者認為,這是因為三百年來,都是由中產階級為主的英美成為霸權,自然會去將這個制度推行出去,而這個制度會出現在英國,各位讀者可以參考中古到近代的歷史,就會知道自由市場的出現,絕非是一種天然的產生,是經過無數人努力與犧牲而來的。

 

霸權論者認為自由市場是好的,但前提是制定規矩的人也是好的,也遵從這個規則進行遊戲。這就是霸權論者,在經濟面上反對類似中國這類國家的理由,因為其市場秩序並不來自於自由競爭,更不是來自於一個世界既有的認知,而是其文化習慣上的潛規則。(註:霸權論者特別重視公務人員的道德操守,以及給予相對的獎賞與懲罰,其來有自。規矩的制定與執行者,本身必須受到制約。)

 

再者,霸權論者認為,一但現今的自由市場出現,就不在只是一種單純的手段,而會反過來影響歷史,這是一種相互影響的結果,並不存在一個絕對的先後關係。故認為經濟自由主義者的論述方向錯誤,理由即在此。

 

有關世界體系論者,意即認為這個世界是由統治與被統治階級構成,現代的全球化體系,不過是強國國內的階級,拉開到全世界去。所以形成了中心 – 邊陲的經濟體系,這個體系來自於強國對弱國的壓迫。

 

關於這類論述,霸權論者基本上認同,因為人類打有歷史開始,就是不停的鬥爭,生存的鬥爭永無止境,與天爭到跟人爭,所謂的相親相愛,很難出現在兩大集團的對立上。

 

不過,霸權論者反對這種論述的理由,跟與經濟自由主義論者一樣,認為因果關係的順序不大對。階級本身確實存在,但我們不能說英國的窮人就跟台灣的窮人是同一個階級,認為美國的工人與中國的工人階級相同,顯然是很荒謬的。這種全球工人一同的想法,過度忽略掉每一個國家的相異點。(註:美國定義的窮人線,比中國的中產階級還高。)

 

霸權論者認為,強國向外推行符合自己利益的意識型態,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所謂的弱國很可憐,只是一種現象闡述,不能作為強國很惡劣的證明。歷史上多的是原本的弱國翻身後,幹同樣事情的例子。

 

如果要將國內的階級論點,也就是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分開,這道理上是說的通的。但硬要把各國的統治階級扯在一起,被統治階級拉在一起,是嚴重忽略現實的做法,別的不說,墨西哥紡織工人罵工作機會被中國工人搶走,這能說兩者是相同階級嗎?還是要罵資本家都一樣?

 

在此上,霸權穩定論者比較傾向屆於民族主義與階級之間的說法,也就是認為要談論世界體系的階級論,一定要比對各國文化差異。不能一概而論認為歷史走向就是統治者壓迫被統治者。

 

回到秩序問題,霸權論者認為,秩序的推動與維持,是霸權的主要任務,因為這個秩序有助於霸權國的利益。但利益是交換來的,並不是單純的給予或是獲取,故霸權國都有責任與義務的概念。也就是霸權國家提供武力安全與保護,被保護國要提供經濟上的利益,並且禁止搭便車的行為。(註:不要想不跟美國買武器,只靠台灣很重要所以美國一定要保護,搭便車的行為,是會被查票跟罰錢的。)

 

簡單的說,霸權國會要求其霸權範圍內的國家,在社會目標上是一致的,在這個標準上,中國會反對接受普世人權,理由就很清楚了,這代表中國對美國俯首稱臣,成為霸權體系下的一份子。

 

這是文化上的理由,實際上霸權論者關心的,還是在於霸權國內的各集團利益衝突。但要注意的是,當霸權國內部,就算對霸權的利益定義不一致,也不會因為其他集團當權,就加以暗中破壞或是公開反對。因為霸權的存在對於各集團的利益來說,基本上是大前提,霸權的消失是各集團與組織的利益極小化。

 

這就是為什麼美國利益很難在現在的世界,被清楚的定義,各黨各派各州個組織團體,都認為他們才是美國利益的代表。但美國遭受恐怖攻擊,這就絕對沒得談,大家意見一致。

 

從這邊可以得到一個概念,中國如果對美國進行威脅,美國內部會有人將之視為一種國內競爭籌碼,但中國對美國進行攻擊,則是完全不同的一回事。霸權不能容許的,是其他國家對秩序的破壞,而非是要求秩序的修正與調整。中國要求與美國討論台灣問題,是一種對現存秩序的修正,但中國決定武力進攻台灣,是破壞現存的秩序。(註:無論你喜不喜歡,中國對台政策,都要找美國談。單方面宣布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美國不會鳥你,該賣的武器還是會賣,該做的生意照做。)

 

 

 

進階部分到此為止,主要是基礎的延伸,之後要談的是一些案例,畢竟有理論沒例子解說,多半初學者都不懂。在此也要順便解釋一下,真正的高手,不管是經濟自由主義派,還是談世界體系的馬克思思想者,基本上都可以接近完美的解釋,以及將上述提到的霸權穩定論論點反駁。

 

現存的事實就是事實,手持一套理論就說其他人錯誤,這是中古世紀的異端審判官幹的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