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為何輸掉總統大選?(第1~第2)

Posted on Updated on

總共有1~6段。
不管如何,沒選上是結果,找出原因才能檢討。
PS:我這排版的笨蛋,校稿能力真差 Orz

 

  1. 簡單的說:會贏才需要去認真檢討台灣出了什麼問題。

 

民進黨輸掉大選並不冤枉,扣掉所謂國民黨的黨產很多、大量收買媒體、提前投票時間等等,讀者可以自己好好想想,這是否可以扭轉八十萬的差距?還是頂多是打到五五波而已?既然頂多是五五波,那民進黨的支持者,要想的是改變這結構上的問題,而不是執著在那1%的勝負上。(註:勉強贏了,狀況很可能只是回到陳水扁八年,民進黨的支持者應該還記得,結構上整個政府機器反對執政黨會產生什麼結果。)

 

 

不過要解決問題的第一步,還是要找出問題,因為筆者對桃園地方比較熟,所以這邊就列出桃園區,04-12三次總統大選得票狀況給讀者做參考,並加以分析解釋。(最後面是全國得票的比較)

第13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

桃園縣各行政區得票數一覽表

第12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

桃園縣各行政區得票數一覽表

第11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

桃園縣各行政區得票數一覽表

行政

區別

各組候選人

得票情形

行政

區別

各組候選人

得票情形

行政

區別

各組候選人

得票情形

(1)
蔡英文
蘇嘉全
(2)
馬英九
吳敦義
(3)
宋楚瑜
林瑞雄
(1)
謝長廷
蘇貞昌
(2)
馬英九
蕭萬長
(1)
陳水扁
呂秀蓮
(2)
連戰
宋楚瑜
總 計 445308 639151 32927 74.69 總 計 379416 693602 77.58 總 計 448770 555688 81.32
桃園市 91421 126560 6685 74.64 桃園市 79120 136775 77.92 桃園市 91005 105941 81.56
龜山鄉 32298 42689 2311 73.55 龜山鄉 27438 46802 76.4 龜山鄉 30194 36020 80.79
八德市 37742 59873 3067 74.54 八德市 32286 65749 78.04 八德市 37925 55297 81.28
蘆竹鄉 35019 39773 1980 75.15 蘆竹鄉 29055 41032 77.21 蘆竹鄉 31090 29220 81.21
大園鄉 21905 21679 1234 73.9 大園鄉 18939 23613 75.59 大園鄉 21812 18467 81.23
大溪鎮 23630 26306 1434 74.47 大溪鎮 21324 29255 77.43 大溪鎮 23562 23140 81.41
復興鄉 1190 3739 203 63.37 復興鄉 1059 4442 70.13 復興鄉 1385 3565 81.64
中壢市 74200 130665 6307 75.61 中壢市 62800 140976 78.76 中壢市 75691 108722 81.82
平鎮市 43252 70070 3600 75.51 平鎮市 36340 76368 78.44 平鎮市 44877 63377 81.43
楊梅鎮 30080 50186 2483 73.97 楊梅鎮 24144 52999 76.62 楊梅鎮 30513 78331 80.94
龍潭鄉 22057 40027 1863 74.11 龍潭鄉 18411 44475 77.73 龍潭鄉 23093 36600 81.45
新屋鄉 14258 13175 759 75.81 新屋鄉 12745 15077 76.09 新屋鄉 15834 11723 81.46
觀音鄉 18256 14409 1001 73.81 觀音鄉 15755 16039 74.98 觀音鄉 18224 11358 81.05

 

第13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

得票數一覽表

第12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

得票數一覽表

第11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候選人

得票數一覽表

行政

區別

各組候選人得票情形

行政

區別

各組候選人得票情形

行政

區別

各組候選人得票情形

(1)
蔡英文
蘇嘉全
(2)
馬英九
吳敦義
(3)
宋楚瑜
林瑞雄
(1)
謝長廷
蘇貞昌
(2)
馬英九
蕭萬長
(1)
陳水扁
呂秀蓮
(2)
連戰
宋楚瑜
總計 6093578 6891139 369588 74.38 總計 5444949 7659014 76.33 總計 6483316 6458561 80.33

附註:96年第一次總統直選,投票率約76.34%。00年第一次政黨輪替約82.69%

 

首先請讀者看投票率的部分,用總得票數看比較清楚,每一屆都掉了約3%的投票率。但這並非「民主比較成熟,選民會傾向不投票」,原因恰恰相反,在台灣與美國的研究結果是相異的,「政黨意識越濃厚、越偏向高知識分子的投票率比較高。」

 

降低投票率的主因是景氣,根據一些研究指出,認為執政黨促進經濟景氣,且對自己有助益者,會傾向投執政黨。而對未來的經濟抱持悲觀看法者的投票率會顯著下降。在911事件過後的幾年,台灣的景氣大概是這幾次選舉中最好的一段,很明顯的可以看出00-04年的投票率最高,這符合04年來景氣一路下滑,投票率也會降低的論點。(註:大約影響會是3%左右,但實際上要看受影響的群體,所以只能說降低的趨勢是符合的。01年科技泡沫,到03年國際景氣又復甦變好,再加上00跟04年的選舉都非常刺激,也會提高投票率。)

 

筆者選擇桃園區來講,是因為桃園在傳統上就是藍大於綠的格局,而且桃園的宗親、閩客勢力的糾結已久,除了中壢垃圾大戰造成賭爛票大增,使得呂秀蓮當選外,民進黨在此的基本盤原則上沒有變動過。這一點跟全國比一比就很清楚,請讀者將八年來增加8%左右的投票人數,再與投票率相乘後比較,就會發現實際上桃園縣在04、12年,泛綠的支持者數量根本就沒有變動過。

 

08年是一個很好的對照年,因為陳水扁弊案纏身,所以導致桃園許多泛綠支持者投不下去,淺綠的甚至會轉投馬一票。故可以將08年與04年對照,得到泛綠不動的最基本盤,大約就是佔35%。也就是大約有13%的人屬於游離票,換言之04年的泛藍得票數就是一個基準,若將游離票一分為二,我們可以估出桃園縣泛藍基本盤約52%。(註:游離票在桃園很難歸類,不能說有錢就買的到,在桃園要花錢買的是鐵票,他們領不到錢可能會不投。)

 

讀者會發現到泛綠竟然沒有任何成長,大幅成長的是泛藍的選票。除龜山與蘆竹還有小幅成長外,其他地方根本就是零成長,但這其實是一個很弔詭的現象。在桃園縣的地方選舉,泛綠的總票數雖還比不上泛藍,但民代的席次成長相當大,甚至是龍潭大溪等傳統的眷村區,也可以看到有眷村票流向泛綠縣議員。這些泛綠的地方民代長期耕耘,對比泛藍習慣躺著選不幹事的傳統派系勢力,基層民眾是點滴在心頭。既然如此,為何泛綠的總得票還是沒成長?只是席次的分配變化了?

 

這是地方政治的問題,長年以來桃園都是閩客南北對抗的態勢,還有各宗親會的勢力,再加上大批眷村產生的公教鐵票。這些人的意識形態極難改變,在地區性的小選舉,可以看人情與服務轉投其他人,但在大型選舉上就沒什麼空間。這可以解釋傳統的藍綠比,但沒辦法對年輕世代,沒有傳統包袱的新選舉人,為何較多偏向泛藍有合理的說法。

 

讀者請思考一下,桃園縣十數年來的建設是有地方落差的,蘆竹、龜山與八德有新興的住宅區,觀音大園一代的工業區開始沒落,外勞大批進入改變工作環境,社經狀況每一個區塊都有不同的變化。但整體來說卻是「普遍的變藍」,這絕不能用桃園有很多建設跟發展,所以多數人認同泛藍一筆帶過。若是如此,陳水扁主政八年應該會產生不小的影響。

 

十幾年來的這批年輕世代,並沒有根深蒂固的閩客情節,也不會因為兩千塊就被收買,影響他們最深的,是家庭與學校等「社會資本」、「文化資本」因素。

 

(註:其他縣市都有地區性個別的問題,要討論起來會講不完。但整體性的趨勢應該是大致相同,只是桃園區特別明顯。)

==========

 

 

 

  1. 民進黨的支持者與其變化因素

 

民進黨的支持者,以族群區分來說,是以福佬人的比例最高,外省人的比例最低。根據林宗弘等各學者的研究,在台灣的族群投票傾向,向來沒有改變,也就是外省人投民進黨的比例依然最低。這表示十幾年來的解嚴開放到今天,經過了大大小小風風雨雨,族群投票傾向依然沒有改變,這一點無庸置疑。(註:不要再相信撕裂族群的鬼話了,因為從來就沒合起來過。)

 

但如果族群投票沒有變化,則我們不可能得到桃園縣的投票結果,照理講應會看到雙方支持者的增加比例相同,這顯然沒有。但如果我們用階級投票傾向去解釋就合理了。

 

「民進黨的支持者最早是非勞動力人口、中產階級,在民主深化後的中產階級支持度就下降,工農的支持度翻轉上升。」這種講法常出現在媒體跟各大部落格上,但這是很粗糙的分類,且在90年代後的實證證明,這用來解釋全球化現象後,各階級投票趨向的能力是非常薄弱,甚至是不可信的。

 

社會階層化的理論,現在大致上會把階級區分為五大類、七大類,各家學派略有不同。但取最簡化的說法,我們在此區分為1. 控制者、2. 白領受雇、3.自營業者、4. 藍領受雇、5.農民。研究的結果顯示,民進黨的支持率在1.是逐漸下降,在2.、3.、4.、5.是逐步上升。但有一個決定性的不同,就是在傳統上的中產階級,白領受雇者跟自營業者是一分為二,白領受雇者的支持率只是從30%上升到37%,自營業者則是45%上升到65%。而藍領受雇者與農民也上升了20%。(註:泛藍的支持者以1.與2.為最多。)

 

這是為何民進黨得到的支持率,以工農角度解釋軟弱無力的理由。因為藍領受雇指的是體力工為主的工作,而台灣的經濟型態轉變,外勞數量增加,藍領工人的實際數量是下降的。而大企業的員工、公教人員屬於白領受雇,數量則是不停上升。如果我們採用更嚴格的階級區分法,則會更進一步將大企業的高層管理、中階幹部、基層員工、雇員區分開來,這種趨勢變化會更加明顯。(註:農民變的更少,主要是新生代跟原生家庭的切割。)

 

但這如果要用不同階層的利益解釋,一樣說不通,因為台灣近年來的經濟變化,是除了公教人員的鐵飯碗穩定以外,其他的白領受雇者薪資與福利是全面下降,如果看的是絕對的薪資水準來決定投票傾向,那這次的勝利者應該是宋楚瑜才對。(註:「薪水超過五萬的,就放心的去投馬吧。」)

 

但如果從教育、文化等角度切入,我們會發現階級投票中最大的影響因素就顯而易見:「教育造成新生代與原生家庭的剝離。」

 

傳統上的中小企業、自營業者,也就是民進黨最大的支持者,讀者可以看一看蔡英文跟其他民進黨的中生代家庭,數十年前可都是白手起家。在他們受教育的年齡,家庭狀況頂多是中產階級中較富裕的一群,好一點的如蔡英文的父親,有自己的產業。但相對於現在的大財團來說,在當年黨外(國民黨外)的支持者,並不能算是「財團」。

 

他們支持民進黨的因素很多,但從教育文化的觀點來看,可以歸納到很簡單的一句話:「不甘心」。他們有的是白色恐怖的受害者,有的則是在念書的過程中飽受歧視(省籍、政治受害者身分、國台語政策),又或者是能力強但卻因背景、關係不好,無法獲得相對稱的地位與報酬。我們若以五大類階級分類來看,就可以發現到在過去,屬於1.與2.中比例上最多的,就是外省人。(註:這是威權時代的現實,我們不需要去迴避,畢竟現在的狀況並不是如此,承認過去有省籍造成的階級,並不會減低你現在的成就。)

 

在80年代後,省籍造成的公開歧視已經不見容於社會了,所以包括我們在內的新生代,感受不到這種促使民進黨出現的負面力量。所以新生代的投票傾向,絕對不能用簡單的省籍去畫分,用省籍去二分法這是很有問題的,我們要把重點放在威權時代產生的因素 – 「義務教育」。

==========

全文PDF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