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為何輸掉總統大選?(第3)

Posted on Updated on

第三點講的還是偏進一步說明,第四點與第五點才是對應的作法。
理論上,應該星期六會全部貼出來。

 

  1. 教育對於新選舉人的影響

 

讀者很清楚的可以看到,稍微有一點年紀的民進黨支持者,多半來自上段所提到的原生家庭,他們的父執輩經歷過威權恐怖,而且在經濟上不虞匱乏,所以子女可以受到較多父母親的影響,其價值觀繼承了原生家庭的價值。

 

學生在學校教育中,受到的是學校、教師的影響較大。我國的教育從教材、教師的篩選,最初的目的在於培養支持黨國體制的人,這套價值在民主化後被泛藍繼承,至今改變甚微。這套價值是威權時代,教育作為文化再生產的工具,我們捫心自問,除了科學教育以外,人社教育究竟給了我們什麼,這套能訓練出現代社會公民所具備的基本素養嗎?

 

在這裡,我們要把價值的影響一分為二,切割成學校教育跟職場關係。讀者會發現到一個特點,在不考慮原生家庭影響下,在學校教育養成越久的人(所謂教育水準高),進入大企業成為白領受雇者後,再受到職場影響,支持泛藍的比例極高,這一點在陳水扁主政時的調查就已經確認,在傳統上以外省老闆、管理階層為主的大企業,以及依靠黨國時期特許起家的本省籍大企業,其非體力工的受雇者,支持泛藍的比例超過七成。

 

這些人的特點是,受過高等教育、一畢業就進入職場。相反的如果是體力工,大概在高中職階段就會接觸藍領的工作環境,跟白領受雇者的狀況是完全相反。

 

例一:某傳統工廠雇工家庭女兒,家庭價值觀傾向泛綠。成績好,考上第一志願、進入國立大學,全都住校。畢業後受老師推薦,進入支持泛藍的老闆企業,受到學校、職場影響,其價值觀傾向泛藍。在此女兒的價值觀與原生家庭剝離。

 

另一個就是威權時代受到影響較小,接受了這一套價值的中生代,他們出來闖蕩的時期,正好遇到經濟起飛,冷戰結束的全球化高速發展。他們在學校沒有受到太多的威權壓迫,產生不出與原生家庭共同的價值觀,所以之後成為中小企業老闆,本身就不會支持泛綠的價值觀。(註:欠缺體驗,所以對父母的說法無法感受。)

 

例二:某電鍍廠老闆出身農家,原生家庭價值觀為泛綠。在他建立家庭時,受教育影響價值觀偏淺藍,居住在環境偏藍的社區,加上深藍媒體影響,使其不相信泛綠的消息。在此老闆的價值觀受到職場與環境影響,價值觀與原生家庭剝離。

 

這是一個正向回饋的過程,因為外省人的比例是少數,威權時代的後期也要大量晉用本省籍進入1.、2.的階級。這是古今中外統治階級的一貫作法,經由教育的灌輸與考試的篩選,讓統治階級有新血進入,這群人更是會對這個讓他們晉升上層階級的制度忠心耿耿。在缺乏催生民進黨的負面力量下,所謂的「失去中產階級支持」只是一個表面現象,實際上是整個結構性的調整。(註:這就是為何泛藍已不再宣揚黨國的優點,而是以一個共通的價值觀,塑造出不動的上層階級。下層階級只要用大量的錢跟教育灌輸就可以控制了。)

 

讀者一定會開始覺得困惑,教育的影響是否真的如此巨大?筆者必須說,社會很複雜,裡面的原因有很多,不過我們可以切割出幾個面向去看。根據吳乃德做的研究,確認在上層階級,也就是白領受雇與控制者兩個階級以上,其子女繼續成為上層階級的比例,是藍領受雇者、自營業者的數倍。(註:如果考慮省籍因素,這比例更加巨大,階級幾乎是具有僵固性,不過這不是這篇的重點。)

 

在民主化時期,我們也經歷的很大的經濟轉型,家庭式代工廠式微,大型工廠與企業出現,這些都在改變整體的階級狀態。若我們將教育因素考慮進去,就會發現接受泛藍價值體系越久的新世代(受較多教育的白領),其價值與原生家庭越剝離。這些被剝離原生家庭價值的世代,成長後就是泛藍價值的堅定支持者。

 

桃園區正好反應出上述的趨勢,傳統的家庭式代工廠,老闆與員工的結合較為緊密,員工價值受老闆影響,工廠區域較多的鄉鎮,泛藍支持者上升的比例就比較小。而在大企業與大工廠較多的鄉鎮,由於管理階層與基層員工切割,造成白領與藍領受雇者支持分流的現象。但因為桃園的大工廠體力工比例仍較高,與他縣市科技園區的狀況不同,整體來說工業區的泛藍支持者上升是比較少的。

 

而在眷村改建區、新建案多的高級住宅區,以及桃園、中壢與周邊住宅區,向來為公教人員群聚的聚落,此處的泛藍支持者增加比例就偏高。如果要細分到村里各投開票所,會發現到白領為主的住宅區、大企業員工較多的住宅區,泛藍支持者的增加比也是偏高,不過因為筆者沒有列出各開票所的資料,就不多提。

 

綜合教育以及住宅區、工業區等分析,可以發現到教育在桃園是普遍形成泛藍支持者增加的主因。因為在桃園,工商業向來是以自營業者、小型工廠居多,但在近十幾年來,小型代工廠式微,進入大企業及其子公司的雇工越來越多。更因為勞工的工時拉長,子女晚上若非待在補習班,就是在家觀看電視與上網,受到父母教育的影響變得非常小。

 

故而桃園縣可以看成,在總統大選這種偏重價值觀取向的選舉上,為什麼桃園區的泛藍支持者,是年年穩定的成長,而泛綠的是停滯。這代表泛綠在桃園遇到了文化因素造成的天花板效應,若不突破此天花板形成的原因,用任何方法想要在桃園突圍,幾乎是不可能的。

 

讓我們把這種效應擴大到全國,為何此次選舉有北部愈藍、南部愈綠的結果?這絕對不是所謂的南北效應,更不是外省本省群聚地的差異。讀者若仔細想想,會發現北二都支持泛綠的有一百多萬人,南二都支持泛藍的一樣超過一百萬人。真正造成越北越藍、越南越綠的,是教育機構產生的效應。

 

台灣的教育機構,教師多半的價值觀都偏泛藍,這是不可迴避的問題,我們不可能要求價值觀屬深藍的教師,會去把一堆帶有非泛藍價值觀的教材教的好,最多是要求上課的公正性,儘量不帶入教師本身的意識形態。

 

以北二都來說,泛綠支持者幾乎毫無成長,泛藍則大幅成長。在南二都,泛藍則小幅成長,這是執政縣市造成的差異。在此筆者不談教育到底教什麼才是對的,純粹就現象來看,只要執政的縣市長是泛綠的,就會降低教育體系「再生產」泛藍支持者的比例。

 

(附註1:要把每一個投開票所都研究,才能得到這次大選最具體且真實的結論,但這需要很多年與很多學者投入。就以現有的研究,階級投票影響更甚於族群,且受到教育與環境的影響,是一個確定的事情。)

(附註2:深藍的家庭不討論的原因,是因為在桃園區向來為公教、眷村區,他們的社經地位平均較高,父母介入子女的教育較多,在學校又接觸較多泛藍價值觀的老師,成長後極少數會轉變為泛綠支持者。)

(附註3:深藍跟深綠家庭在桃園的社經地位,平均來說有差異,深藍的子女受到父母影響較多,深綠的則因為經濟問題介入較少,而雙方在學校接觸的價值觀是較偏藍。所以造成整體而言,新世代的人投票傾向藍綠有差,成長的得票數就慢慢拉開了。)

==========

全文PDF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