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為何輸掉總統大選?(第5~結)

Posted on Updated on

總之,筆者在意的,是整個結構性的問題。
想要公平正義的社會,需要大家日子都過的不錯,只有在多數人都認知到此點,才有可能打破整個,由舊黨國體制建立出的「國家特許資本主義」。在這些依靠政府扶植、減稅、補貼賺錢的壟斷財團結構消失前,談論一個有競爭力的市場、一個沒有政府介入的自由市場,是緣木求魚。

 

  1. 民進黨需要認真的經營教育業

 

前幾段提到了這種文化再生產的過程,我們都很清楚,現在泛藍的增加是因為價值體系的灌輸,並不是真的執政多有能力。但為何泛藍的支持者會相信他們的論述?說白了就是大家關心的焦點不一樣。(註:讀者自己觀察,是否泛藍的支持者,考量一個人的能力,順序跟泛綠的是否很不一樣?)

 

這不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對與錯需要的是科學與客觀的判斷。但就以價值體系所創造出的關注焦點來說,泛綠在沒有取得媒體與教育的優勢前,想光靠用說的去改變一個人的思想,簡直是作夢。(註:做了十幾年夢,各位也該醒了。)

 

教育在這十幾年,改變了很多,12年國教也要上路了,依照目前的會考狀況來說,學生的學習壓力會更大。可以想見的是,每一個小朋友受到學校的影響會增加,跟原生家庭的切割會越來越大。

 

在目前的教育制度下,補習可以讓一個不及格的小孩及格,及格的小孩變優異。這是事實,再說這次民進黨也沒選上,教育整體的改變是連談都不用談,階級複製的效果會被現今考試制度放大效果。(註:這是第一線人員的觀察,總之窮人想靠教育翻身的機會將會越來越小。)

 

如果我們還在執著表面的改變,不去從根源著手,那麼「失去中產階級支持」將會在每一次選舉不停的被提出,而且我們會發現,泛綠怎麼改變自己都沒有用。這是價值觀的定義問題,當中產階級跟高品味,是由泛藍價值主導的體系所定義,在外面嘶吼有什麼用?難道泛綠的支持者有種流血革命嗎?(註:嚴格說,現在的中生代以下,不管泛藍還泛綠,基本的價值觀重疊的部分很多。)

 

既然做不到,就需要改變這個體制,在前幾段我們也提到,只要是泛綠的執政縣市,泛藍的支持者上升比例就比較低,這主要是因為教師本身比較不敢主動灌輸自己的價值觀,以及家長會的組成較多元,會去關注上課灌輸偏藍思想的老師,教育局受到壓力也會處理。(註:也就是比較會去要求老師,專注在教學而非教育一些主觀的意識形態。)

 

但在北二都就並非如此,在台北市有老師反對一綱一本,就被教育局整掉,這是整個結構都支持灌輸泛藍價值觀的狀況。如果不取得地方執政權,或是民代的監督權,這是不可能會加以逆轉的。(註:極少的家長去聲援,就代表結構上這些反對聲音出不來。)

 

如果泛綠的支持者真的想要改變一切,那麼請多主動些。若有餘力,參與家長會,監督與糾正教師在意識形態上的不公正宣傳;或自己成為學校教師,只要教學良好、學生喜愛,就算不配合宣傳價值觀,其他人也整不掉你。但也請記得,保持中立而非反過來灌輸自己的意識形態,只要行得正作的端,學生自然會認同你的價值。

 

如果是泛綠的金主,那麼就請買下績效不好的私校吧,台灣多的是有理想有熱血的流浪教師,多的是可以堅持專業、不灌輸特定意識形態的老師,只要認真興學,不出十年就可以成為明星學校、貴族學校。這不僅可以成為收益頗豐的事業,也可以提供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工作,更可以阻斷泛藍數十年來的文化再生產工作。

 

這是在學校教育上可以做的,在學校之外的社會教育呢?別忘了現在的經濟狀況,會讓越來越多的家庭沒有辦法讓小孩補習,考不上好的大學就等於失去翻身的機會。但家長真的願意嗎?

 

所以泛綠要切入弱勢家庭教育,就算在台北市也是有低收入戶,泛綠的支持者可以成立基金會、成立協會,聘請有能力的教師,配合泛綠的金主與民意代表,在基層各處開辦課後輔導。讓能力好的小孩可以擺脫家庭困境,考上好的大學,取得晉升上層階級的門票,讓能力不足的小孩,能夠進入訓練完整的專科職校,儘早進入職場負擔家計。(註:這不僅真的幫助到弱勢,也對自己選情有幫助,何樂而不為?)

 

一枝草一點露,只要真的用心在弱勢家庭上,改善了他們的處境,改變了下一代的未來,這些人會認同你的價值觀,不會去相信那個拒絕與否定他們的體制。更重要的是,窮人的小孩在智力的分配上與有錢人的小孩是一樣的,這可以培養出下一代的中產階級,改變「中產階級投藍」的現象。

 

民進黨的支持者,是希望從根改變,還是辦辦嘉年華會,就以為會獲得其他人認同嗎?

==========

 

 

 

  1. 結語

 

從支持率跟票數分析,我們可以發現泛綠的支持者,在人數上成長非常緩慢,而泛藍的則是穩定增加,這個問題是出在台灣的經濟結構改變,造成下一代受到學校教育、職場文化的影響,與原生家庭的價值觀剝離所產生的結果。既然知道問題所在,就要對症下藥。

 

在消極面上,民進黨的支持者要深耕基層,該服務的有服務到,就算是眷村鐵票也會生鏽。一步步的擴大議員、縣市長的席次,在執政縣市下,教師不會主動的宣揚泛藍的文化價值觀,可以降低泛藍支持者的增加比例。娛樂文化上,利用網路的優勢,將具有競爭力的歐美日娛樂引入,打擊以泛藍控制的媒體娛樂業,反正他們本來就沒有競爭力,早點使其消亡才是正途。

 

在積極面上,民進黨的基層,要進入教師體系,以及成立與參與社福團體。中小學的學生、弱勢家庭對於這種教育與社福照顧,是最能夠建立新價值觀的階層。在文化業上,基層支持者要提供能量,將源源不絕的創意轉化成具體的娛樂項目,吸引年輕世代,建立類似的價值觀。

 

而民進黨的高層,以及支持泛綠的金主,不能再執迷於辦大型晚會,訴諸受難者的感性訴求,或是把資源都投在怎樣想獨立建國的機會上。民族國家的建立是由基層往上,這些活動不是不能辦,但不能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

 

興辦學校、買下績效不好的私校,大量啟用沒有背景,但卻實力堅強的流浪教師回到教職,在下一代身上建立起民族共識。投入資金建構創意平台,整合DPP年輕人的能量,將之轉化成具有經濟價值的商品,配合海內外人脈將之推展到全世界,只要可以賺錢,除了深藍以外都會轉向支持的。

 

總之,在消極面上,減低黨國體系已降的泛藍社會資本。積極面上則是創造泛綠的社會資本,並將之轉化成經濟資本,有錢就會有人氣,有人氣就會創造更多財富,公平正義的社會是建立在大家都過的很幸福的基礎上。
==========
全文PDF檔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