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禽流感看地緣戰略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篇是政治文,想要看到超專業的健康專家建議者請迴避

講了兩次地緣戰略,現在要講一點應用的,雖然說這是早就知道會出的包,不過既然這時候爆了,就打鐵趁熱講一下。基本上,政府防範禽流感的各種作為,這就跟面對軍事威脅時該做的,是一模一樣。

 

先談一談軍事上的,我們要討論軍事威脅,一定會有一個優先順序,而不是什麼都要做。永遠記得孫子兵法中「無所不備則無所不寡」這句話,當你什麼都要準備,就跟什麼都準備不周是一樣的道理。談論威脅,一定要定義幾個項目:

 

1. 威脅的本質是什麼?為什麼我們要擔心這個威脅?

2. 主要威脅是誰?次要的威脅又是誰?比重差多大?

3.在什麼時間開始去預防,又如何去預防?當發生後,又該在什麼時間去治療,如何去治療?

 

簡單說,我們是否要懷疑政府與政客,擁有防衛台灣的決心,不是看他們說什麼,是根據事實,看他們做了什麼。只要中國對台灣武力進犯的可能性沒有消失,削弱台灣的防衛力量,拿經濟跟其他理由宣稱這就可以達成兩岸和平,是他媽的鬼扯。

 

 

禽流感呢?這是讀者多半不會去注意到的項目,但其實不管是禽流感還是美國牛肉這些議題,基本上都可以用相同方法檢視。

 

第一點,禽流感的本質是什麼?本質是一種存在於家禽的流行性感冒,具有極高的傳染性與致死率,對我們人類來說,除了家禽大量損失的經濟部分,還有感染到人的可能性,而且如H5N1高病原性的病毒,會發生傳人的案例,而且致死率達五成。潛在上的威脅是,如果變種成為人傳人的流感病毒,則可能造成大流行,之前國內的預估是,大流行可能造成台灣上萬人死亡的可能。(註:這是採取前幾年比較高估的預估值)

 

換言之,禽流感的威脅是兩方面的,一方面是經濟上的重大損失,另一方面是對國人生命健康安全的危害。

 

第二點,如何界定這個威脅?禽流感的傳染途徑,顧名思義是依靠禽類傳播,所以主要的傳染源,就是來自疫區的禽類。那麼,會出現來自疫區的禽類,或是相關類的物品,主要會是什麼?其一,侯鳥的遷徙,台灣畢竟是中繼站。其二,中國與東南亞的禽類,以及相關的所有產品,包括疫苗在內。

 

簡單說,一種是天空飛的,我們沒辦法擋,另一種是靠人類去帶進來的,這可以擋。

 

第三點,我們該怎麼去預防?去治療?先不談治療的問題,因為依照我們目前可以查到的資料,一但人傳人開始,真的就是自求多福,然後依靠現代醫學的努力,救一個是一個。所以主要目標應該放在預防與檢疫上,治療的部分要盡人事。

 

怎麼去預防?根據與公衛專家在MSNLDS時的說法,可以歸納幾個項目

 

1.基本上感冒的病原體有很多種,所謂的"流感"來自鳥類,經過變種發展出人畜共通、人人共通的病毒株後,就會發展成人傳人的流感造成流行。

2.但流感因為有很多亞型,所以一但有新品種的病毒型態從鳥類產生,就有變成人傳人的版本,新的版本流行起來,大概就跟美洲人第一次跟西班牙人握手然後掛掉95%的狀況差不多,特別是20世紀初幾次的新型流感發生,全球死亡人數都適用百萬甚至千萬當計算單位的。

3.有趣的是,目前的研究認為,中國華南地區傳統上集約式的家禽養殖,不但建構"強大"的新型鳥感冒傳染窩,也構成高頻率的人與動物接觸環境,讓這些病毒有很大的機會產生新的HxNx品種,往外傳播。

4.拿防疫擋農畜產品沒有太大效用,因為候鳥會飛,所以CDC把鳥網歸為防疫物資,之前台灣的養雞場在搶購鳥網,目的就是要避免候鳥帶感冒給我們的養殖場家禽。

5.兩岸走私猖獗,有太多的不確定風險。

6.在政府的預防作為上,馬政府的問題在於,該叮的防疫措施鬆掉。後續的防疫通報與公告也鬆掉或刻意被壓。特別是扁都訂好了CDC,卻沒照作。

 

衛生署H5N1病毒簡介

農委會禽流感防疫措施簡介

防檢局相關措施簡介

 

說白了很簡單,宣導民眾少接觸候鳥,會有接觸可能的民眾,要多注意衛生消毒,避免感染。禽類養殖業者要做好防疫工作,並拒絕走私品帶來的不確定風險。政府該做的是,把來自疫區的所有可能的汙染品隔離,從源頭去斷絕台灣禽流感的發生可能。並做好該做的防檢疫措施,該監督的就該監督,該執法就該執法。

 

 

回到地緣戰略的概念上,台灣今天身處海島,位居東亞太平洋上,然後屬於疫區的中國與東南亞就好比鉗型攻勢般兩面夾擊。若我們認為禽流感是威脅,則台灣處在非常不利的地理環境下,但好在我們有大海的屏障,所以照道理說,只要可以有效控管對中國與東南亞的禽鳥類進口與走私,剩下的是候鳥類的不可預期因素。

 

所以,只要可以控管外部的威脅,將之降低到可受控制的程度,疫情基本上就可以完全公布。我們只消把資訊公開,讓民眾了解現在的狀況,就可以做到「全民國防」,有效防範禽流感對一般民眾的威脅。

 

因為民眾在乎禽流感,政府也做好強力控管與查緝,相關業者就沒有誘因,會去走私東南亞與中國的相關低價畜產品。一但業者本身不會走私進口,消費者也不敢貪圖便宜,這些高風險產品威脅台灣的可能性就會大幅降低。

 

今天,如果我們把禽流感看成一場軍事行動,那麼這場行動在七、八年以前就開始了。起初只是少部分的第五縱隊在台活動,到處找尋可以破壞、干擾的目標,等待接應主力部隊入侵的時機。所以這裡有一個問題出現,為什麼這兩年的禽流感消息,幾乎在新聞媒體上徹底消失?直到這兩個月才越弄越大,直到掩蓋不了爆發為止?

 

在前些年,我們可以在新聞上看到禽流感的消息,政府還要勸導民眾少去疫區,如果接觸了禽鳥的分泌物,就該馬上洗手,若出現症狀就該及早就醫。這些措施,就好比是「全民國防」,當全國民眾都有警覺心,第五縱隊可以活動的空間就小,當國民都很在乎禽流感對健康的危害,第五縱隊就沒有可以破壞的地方。

 

這幾年來,媒體上禽流感的消息幾乎是消失了,有出現也是零星的,或是官員出來滅火的消息。讓我們「事後諸葛」來反證一下,今天疫情爆發到防檢局長下台,是真的一無所知,還是根本就是推拖怕事?若這兩年沒有半個人去追蹤禽流感就算了,但實際上不僅有人追蹤,連記錄片都拍了。(註:讀者你信不信紀錄片的內容是另一回事,這只說明並不是沒人在乎。)

 

別忘了,從地緣戰略上看,台灣根本就不怎麼需要擔心禽流感的人為因素,只有天然的侯鳥會有較高的威脅性。今天會走到疫情大爆發這種地步,馬政府官員處理事情的態度才是主因。若08年以後,在政策上落實控管中國與東南亞疫區的相關產品進口;在媒體上,任何相關的疫情資料都公開處理,政府能負責任的宣導;對相關業者,官員可以在疫情出現徵兆後更積極輔導處理

 

若要說這問題是扁政府時代就存在,那麼當時好歹還開過國安會議,對處在嚴重疫區的中國進行管制,政府會依照CDC流程把該做事做好,真出了事情媒體還會強力監督,官員會出來宣導並強力對出事的業者執法。不管如何,至少沒有發生過人傳人的大規模流行,最少沒有讓國內的相關業者受到毀滅性的打擊。(註:簡單說,政府該做的事情沒做,只想把責任推出去。)

 

 

馬政府這些年的作法,根本就是粉飾太平,原本大海是最佳的屏障,但在這時候卻成為了拖延的最好藉口。馬政府忽略、推拖、隱瞞、掩蓋,把絕佳的地理優勢消耗殆盡,這如果放在戰爭中,就是主帥對外消極無作為,放任戰略優勢消失。會這麼作的主帥,通常只有兩種,一種是徹底的無能,另一種就是通敵。

 

在禽流感、美國牛肉上,馬政府的最大問題,就是在沒有責任政治的概念,將一切的責任都推給專家、學者、在野黨,然後徹底規避自己做為政治家,最應該做的事情 「做決定並負起決策後的責任」。以上的問題,包括其他的經濟政策跟對外協定,基本上也是一樣,馬政府早就做好決定,但又不想擔責任,每次都把好幾個不相關的問題混在一起,健康問題混經濟、經濟問題混兩岸安全、兩岸安全混國內政治協商、國內政治協商則完全裝死。

 

總之,推責任到底就對了。如果發生了最壞的狀況,我們也可以完全預見,馬政府會把責任繼續推給前八年,仿佛這四年什麼事情都不存在一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