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對還是問錯問題

Posted on Updated on

問對問題,通常比解的出問題要重要
可惜,台灣的教育沒教我們問問題,多半的人也認為這不重要
結果多數民眾的價值觀,就被他人牢牢掌握了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2.0pt;
mso-bidi-font-size:11.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mso-ascii-font-family:Calibri;
mso-ascii-theme-font:minor-latin;
mso-fareast-font-family:新細明體;
mso-fareast-theme-font:minor-fareast;
mso-hansi-font-family:Calibri;
mso-hansi-theme-font:minor-latin;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mso-bidi-theme-font:minor-bidi;
mso-font-kerning:1.0pt;}

邏輯通了,所以一切都通了,是嗎?根本就不是這樣,如果前提是錯誤的,思考的主體是被扭曲的,那不管你的邏輯再如何的正確,結果都不會是對的。

 

很多人總以為,自己想到的東西很多,想到的範圍很深入,那些政客跟專家都是笨蛋,竟然想不到自己想到的。真的嗎?很多時候,不過是人家考慮事情的先後順序、價值觀體系完全不同而已。

 

簡單說,會覺得人家很笨,真正的理由可能是:你問錯問題。

 

==========

 

ABC是某一件事情的流程,A是現象,B是根據現象的邏輯推導,C是推導出的結論。DEF則是另一件事情的流程,一個正常的大學生,都看的出來,兩者完全不相關,要拿EB嚴謹,去推翻A的結論,是很奇怪的事情。

 

真的很奇怪嗎?我們把上述兩個過程,以實際的事件來代換。

 

「美國牛肉含有的瘦肉精含量低於10ppb → 根據科學驗證,含量低到不足以造成人體危害 → 依照驗證結果,正常吃是不會造成健康憂慮的。」

 

「飼養牛不應該添加瘦肉精 → 就算10ppb還是有 → 我們不該進口含有瘦肉精的牛肉。」

 

這兩個是明顯根本不一樣的事情,第一個是根據科學的驗證,證明這含量下的瘦肉精對人體無害。但也僅僅說明到此,這段說明並沒有表示任何「支持開放含有瘦肉精牛肉」的意圖。

 

第二個是對飼養牛隻的看法,認為本就不該加,根據這價值觀所以無論如何都反對進口含瘦肉精的牛肉。但也僅僅說明到此,這對說明完全沒有提到,是因為瘦肉精對人體有危害所以反對。結果呢?各位可以到千羽宗次郎的這篇「淺談瘦肉精」,去看看回應的人到底在想什麼。

 

美國牛肉含有瘦肉精,這是客觀的事實,我們該不該吃含有瘦肉精的牛肉,是個人的選擇問題,以及我們看待畜牧業的價值觀問題。用「反正更毒的都吃了,沒差這一點比較不毒」的理由反駁,只是一種傲慢而已。(註:因為這不過是強加自己單方面的標準給人而已,科學並不是用來告訴你該做什麼,而是告訴你這是什麼的學問。至於該不該做,多半是政治問題)

 

美國牛肉的問題到底在哪?現在已經變成了口水戰,雙方都不怎麼想要把事情說清楚。不過讀者如果有追相關新聞,應該會發現,這本質上是台灣畜牧業的生存問題,以及我們到底對「食品」有什麼看法。(註:這跟宗教沒什麼差別,想要讓科學去跟宗教對談,可難了)

 

而這些問題,最終都會回到「政治問題」上,也就是我們到底要用什麼樣的角度,來面對這個美國牛肉的問題?這絕對不會沒有共識的,國家內部會沒有共識,主要是因為政客在呼攏你,讓你搞不清楚狀況。

 

不管是支持開放或是反對,都有一個交集在,那就是「資訊公開」。支持者並不是無條件認為,開放後就算反對者吃了也不會怎樣,所以不讓你知道也沒差。反對者也不是說一定死命反對到底,重點是他們要有可以選擇不吃的權力。

 

但說真的,這種要公開資訊的議題,檯面上有多少人在討論?還不都在談開放或是不開放、檢出或是不檢出,有多少人去關心資訊開放這回事?還是說,真的要將一切對消費者不利的資訊也公布,對哪些人是不利的?(註:結果好笑了,今天竟然看到中央政府不准地方自訂標準的新聞,有意思)

 

說到這,讀者你真的認為,你有問對問題嗎?這些政府官員跟專家學者一點都不笨的,他們也許不是笨蛋,但不代表他們不是王八蛋。

 

==========

 

上面是用美牛當例子,筆者只是想說,一個真正的科學家,不會拿著自己的科學數據,去逼你接受公共政策的,會這麼做的都是外行人。科學家是告訴你「這是什麼」,不是告訴你「應該作什麼」或是「要做什麼」。

 

應該做、必須要做,這些是政治上的考量。除非是一翻兩瞪眼的危機,例如彗星撞地球,是否要使用核武盡人事到底,還是要堅持反核到人類滅亡,這根本連想都不用想。(註:確實是有人認為寧可滅亡比較好,不過在這節骨眼,這種人會少到不需要在乎)

 

但多半的公共議題,是有前提的。不僅僅有前提,就算有資料,這些資料本身也不會多純淨,只要扯到利益,任何的科學數據都值得我們去懷疑,但懷疑並不代表反對,這是兩碼子事。

 

拿著數據去嘲笑反對者無知,例如「10ppb對人體無害所以反對者很笨」這種講法,本質上跟他嘲笑的無知者沒什麼兩樣。科學只會告訴你10ppb在某些條件下對人體無害,而不會告訴你反對者很笨。很笨是你個人的想法,一點都不科學。

 

所以,你確定你問對問題了嗎?還是到頭來,對公共政策其實一點討論的意願都沒有?問問題不過只是一種抹殺他人意見的過程?你真的確定,別人的價值觀一定比你的差?你真的肯定,他人的考量點絕對比你的低?

 

先搞清楚自己到底想問什麼問題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