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part32 天龍論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是沒有理論基礎的心得感想文
請有問題或是想補充又或是不認同的,在底下的留言回應處討論
謝謝

Normal
0

0
2

false
false
false

EN-US
ZH-TW
X-NONE

/* Style Definitions */
table.MsoNormalTable
{mso-style-name:表格內文;
mso-tstyle-rowband-size:0;
mso-tstyle-colband-size:0;
mso-style-noshow:yes;
mso-style-priority:99;
mso-style-qformat:yes;
mso-style-parent:"";
mso-padding-alt:0cm 5.4pt 0cm 5.4pt;
mso-para-margin:0cm;
mso-para-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widow-orphan;
font-size:10.0pt;
font-family:"Calibri","sans-serif";}

應大仙要求,想了兩天後還是寫一寫好了。想要知道,為什麼會有天龍想法這種玩意出現,讀者必須要知道幾個基本常識。

 

第一,天龍人沒有民主概念,他們的想法來自於過去的「家天下」,必須符合其正統地位才能取得認同。故只要取得正統性地位,其他的民主程序什麼的都可以忽略。

 

第二,天龍人是有等第之分的,在過去的時候界線非常清楚分明,體制外的人要加入,都必須是菁英中的菁英才有機會。現在已經沒有明顯的這種等第區別,但天龍人在心態上表現出的,就是有等第之分。

 

簡單說,天龍人之所以是天龍人,並不是行為舉止像漫畫中的世界貴族,而是其心態與思考慣性,全部來自於國民黨黨國威權時代的遺緒。然而,民主化後的台灣,在理論上,體制是民主國家,一切的施政都是以人民個人的基本權利自由為最高指導原則。但專制威權思想的殘留,讓天龍特質在這個民主時代裡異常突出。

 

故要簡單的說明,今天的天龍人的形成,是很困難的。要從現在的表象去探究原因,保證讀者你完全看不懂,這是只有天龍人出身的人才能懂的心態,別說是什麼一般老百姓,連有地虎人稱的本省菁英一樣不懂。

 

但這不是論文,所以還是必須簡化一些過程,故筆者直接給答案。天龍思想本質上來自兩個很簡單也很重要,但多數人都認為現在不存在,也不需要討論的觀念:

 

1.     階級意識

2.     種族歧視

 

============================

 

不要以為,過去的威權時代,只有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兩種,在統治階級中還是有很明確的區分的。(註:這套階級制度純粹為統治服務,故無法用一般階級理論明顯劃分,純粹是筆者個人的無理論基礎看法。)

 

第一等:蔣家皇族。這就不需要多加解釋了。第二等以下就很麻煩,要看派系政治才能懂,所以筆者簡化一下來說就好。(註:蔣經國死後先後凋零,雖然都是自然死亡,但陰謀論從未間斷過。)

 

第二等:各派系的大老級人物,如中統、軍統與政學系等跟隨來台的重要人物。以及在抗戰、國共內戰期間有戰功的重要將領與眷屬,還有忠心耿耿的家臣大老。他們掌管著軍情各重要部會的職缺。這些人在蔣經國死後,可以簡化成李煥、郝柏村、俞國華三位主要人物,類似日本御三家的角色。(註:主流非主流鬥爭中,這等級耗損非常大,現在留下來的第二代,已無呼風喚雨能力。)

 

第三等:前兩等人物的親屬與下屬,高階將官、政務官員,以及掌控「黨國資本主義」下的各經濟組織的要人。這些人相當於日本幕府的譜代大名與江戶各奉行的地位。(註:現在檯面上很多重要人物都來自於此,因為民主選舉掌握錢就有權。)

 

第四等:政治忠誠無須懷疑的中下級軍官與公教人員,可以說是今天大多數高階公務員,以及有嚴重反民主情節的退休軍公教主力。有些人爬上去,有些人失勢跌下來,但整體上來說,都可以過小康生活不虞匱乏。這相當於幕府時期的直參旗本。(註:先父屬於這一等,但後來失勢被外放那種。當年的同事順利往上爬的,現在都是高階事務官或是政務官退休。)

 

第五等:有黨證的一般外省籍公教人員、老兵。在政治上最沒有活動力的,但根植血統的團體意識很強,有強烈的排他意識與不安全感,類似幕府時代的下級武士。(註:以上皆有黨證,這很重要。)

 

第六等:無黨證的一般軍公教人員。職業造成的團體意識很強,排他意識與安全感建築在經濟基礎上,類似幕府時代的江戶平民。(註:低階公教人員跟黨務人員是高度重合但不見得相合,所以在這兩等的差異性沒那麼大。但要分還是可以分的出來)

 

總之,這些類比雖然有點不倫不類,但大體上代表著過去威權時代創造出的一個系統。這個階級系統,是用職業來做區分,而戰後初期可以進入公務體系的,幾乎是以外省籍為主,這些人後來都成為高階官員,型塑出一套官僚文化。現今官僚意識中存在的階級意識,泰半來自於過去遺留的種族歧視。(註:別再看到外省高官很多就覺得不爽,事實就是事實,這是過去維持統治的手段,產生出的特殊階級意識。)

 

在這各種階級裡,不屬於此統治系統者,全部都是「平民」,這些平民想獲得外省族群的支持,想的美。就算是半山,也是要通過整個黨的洗禮,被確定是身心轉換很成功的,才可能獲得支持。即便如此,讀者有興趣可以比較一下0408年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對不起,這邊指的是04與08,非是08與12,筆誤抱歉。),在各眷村等傳統意識最強的地方,兩次得票數到底差多少,心裡就會有個底。(註:簡單說,沒有取得御三家地位,外姓大名再怎麼英明神武與聲威赫赫,就是沒有資格當上幕府將軍。)

 

時至今日,這個系統早就在多次政爭中崩潰了,遺留下來的只有意識形態,那種根據職業產生的優劣情節。例如一樣是代工業,但主流文化就是會把科技代工看成高人一等,就算做的跟傳統代工根本就沒兩樣。而科技代工為什麼會受到特別的推崇?說穿了,不過就是科技代工的老闆們,跟主流媒體都同屬於過去的統治階級。

 

============================

 

種族歧視,源自戰勝國與被收復失土的心態落差。對於外省族群來說,受過皇民教育的台灣人,當然是需要被「再教育」的一群。在此過程中,再教育成為一種類似教育「化外之民」的心態,所有不符大中國意識型態的思想,全部需要拋棄。

 

如果國共內戰失利後,國民黨數百萬軍民來台,可以順利吸收台灣本土菁英,那麼今天也就不會有這些歧視問題。但因為發生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本土菁英幾乎付之一炬,殘存者噤若寒蟬,造成本土派系的斷層。

 

問題來了,在教育上足以反抗這種歧視性「再教育」的人,不是死了就是不敢說話了,剩下的都是本來教育水準就不高的一般民眾。再加上國家政策以大中國為本,推行文化上的禁方言政策,在政治上製造「高等 低俗」的階級。這讓本身就處於「國家刻意建立的優勢文化地位」的外省族群,在沒有多加思考下,輕易的接受了「本土文化 = 低級」的結論。(註:筆者小時候,對台灣人的印象,就是穿汗衫、吃檳榔、說台語,完全不登大雅之堂。我們認為這群人是沒有受到教育的,是一群需要受文化洗禮的野蠻人。)

 

當然,到了今天,已經沒有人敢公開宣稱自己有這種想法,但掌控著教育與媒體的主要人物,全部都是接受這種思想長大的。這在媒體業更加嚴重,次文化、非國語的影劇娛樂,被主流文化徹底妖魔化,威權時代的軍旅、眷村以及軍校式管理的教育,都被神化成「美好年代」。而我們見到的「高級文化活動」,幾乎無一例外都是過去外省族群菁英製造與掌握的產業。

 

這就是一種歧視,母語是本土閩、客語最多的族群,卻連看電影的時候,旁白都必須以國語為正統,只因為以北京話為母語的族群「聽了就討厭」。不相信的看看現在的演藝人員,有多少人是本能性的對台語有歧視言語的,這些演藝人員可不是與生俱來如此,他們是受到整套教育媒體影響,型塑出的階級意識。

 

讀者要是認為,這只是文化上的歧視,算不上種族歧視,大家都是同一國人,何必分這些呢?那就請讀者回顧希特勒怎麼對待自己的「同胞」吧,多少德國猶太人一樣遭受被屠殺的命運。把看不順眼的文化抹黑成低劣、反進步,拿著依法行政的大旗推動合法但不合理的政策,這一點哪裡不同?

 

============================

 

階級意識根源自職業的機會不平等,種族歧視來自於文化上的刻意為之,時至今日這些來源早就模糊在歷史之中,我們現在看到的天龍思想,是這兩種觀念殘餘的混合體。

 

擁有這種天龍特徵的人,不外乎幾個特點:

 

1.我最聰明最厲害,跟我想的不一樣就是錯的。(所謂的正確就是課本說的,還有自己碰到的)

2.我的出身好是我父母的努力,你是出身不好才在那邊酸葡萄。(認為階級差異是理所當然應該繼承的)

3.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你們會淪落到做工種田都是自己不努力。(至於自己沒有成功,則都是大環境造成)

4.可憐之人必有可惡之處,你們會生活困苦都是自己的問題。至於我,那當然是因為自己努力得到的,跟家庭背景沒關係。(隱瞞自己在闖出名號前都是靠爸一族,強調自己白手起家,刻意在現在與過去畫出界線以證明自己很強)

5.當什麼台客、說什麼方言,都是低俗與被淘汰的,這天公地道無需證明。(排斥多元文化觀)

6.對你施捨是看得起你,你應該要心懷感激的接受,還嫌什麼態度不好。(把你們當人看的具體表現)

7.我們領國家社會補助是理所當然,對國家社會有貢獻,領點小小福利很合理。(在嗟來食毫無自覺)

 

真正的天龍思想,才不會管你怎麼想,他會認為這些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會在那邊努力跟你解釋,「說他的血統跟大家一樣都是台灣人,也都跟大家一樣很努力沒有歧視心態,只是……因為這樣那樣,所以你看這種當然比較差」的人,根本就不是天龍人。

 

這充其量是地虎人。在文化上,因為過去時代所產生出的優勢文化,西瓜當然是偎大邊。還有喜歡這種假民主之名,創造出的反民主政治觀。地虎人的特點就是,血統跟天龍完全沒關係,但很喜歡這套「主流文化」,而且嘴巴一定要跟你講沒有這回事,他們非常的熱愛多元。(註:這點很容易易看,網路上那些把自己的信仰,包裝成理性公正很邏輯客觀。以及非常喜歡用相對主義,來掩蓋自己本身有極端信仰的那種人。真正的多元,是不會避諱自己有價值觀的,不需要證明自己沒有特定立場。這是【白玫瑰法則】)

 

具體舉例來說,就是拿相對性去偷渡支持多元文化。例如喜歡喝茶的人罵不喜歡的人是不懂品味,一受到回擊後,他們不是針對品味或是喝茶本身,而是回嗆「你們喝咖啡的也一樣啊,幹嘛不罵喝咖啡的。」把問題導向鬥爭,然後就可以說「大家一樣爛,繼續支持罵不喜歡喝茶的人」。把咖啡跟茶換成政治,就更加清楚明白,幾乎所有的人事物都可以代換,徹底牽拖到底。

 

是嗎?真正的多元文化,是站在否定別人為基礎上嗎?數學自然等硬科學已經寫很清楚的就不用多說,對不同意見的「尊重」都做不到,將各種職業貼上高低的標籤,這活生生的就是天龍文化的遺毒。所以才叫作地虎人,這種崇拜過去文化的心態,被教育洗腦到不知道什麼叫做尊重多元的神態,去問已經「脫天龍」的人最清楚。(註:看看那拿藍白拖當作愛台灣的Symbol,就該知道天龍心態是認為自己降低水準配合台灣人。米酒降價,不過代表天龍人是用什麼觀點在看台灣人的需求。)

 

別鬧了,如果我們相信的是基本人權與自由,那麼民主就是我們保障自由的工具。若輕易的以「公利」與「法制」作為剝奪他人權利的藉口,這本質上就是過去「黨國資本主義」思維,談什麼自由市場都是「唬爛」的。(註:看不穿這種黨國資本主義,被洗腦到以為台灣經濟就是自由市場的,幾乎都有這種思想殘留)

 

若我們真的相信多元文化,認同多元價值會帶來最大的福祉。那麼就不會有一狗票人,認為文史教育是不重要的,只要背一背就好。而那些可以教育小朋友有多元史觀,能夠掌握人文科學的基本方法的制度,卻根本上反對。(註:要了解社會科學的第一步,就是掌握現狀的邏輯,不是在那邊幻想一套不存在的現實,並以此去邏輯推導。社會科學是很難的。)

 

告訴你「應該怎麼做比較好」,跟告訴你「不做就是白癡」,是兩件事。建議跟命令是不同的。讀者自己看看周遭,閱讀一下網路上的一堆「真知灼見」,一目了然。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