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廢死有關的一點想法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周實在忙碌,沒有辦法看書跟思考,只能抓一些想法來寫寫


 

放心,這不是在戰廢死與否,這種月經文要戰起來,本小格大概會翻掉。
 
這裡是一點心得感想,每次看到廢死,筆者想到的不是該不該廢,因為就一個認同戰爭的戰略家來說,本來就支持死刑這種選項,這不是價值觀的問題,是手段或目的的認知不同。
 
筆者想到的是,「廉價正義、專走短線、不問過程」(湊不出16字箴言,失敗)
 
看看我們對各種社會議題的認知就大概有點眉目。政治上,我們要速成的改變,對用一己之力改變周遭,慢慢建築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沒興趣,我們想要選一個人上去,一切就改變。
 
教育上,我們要文憑,對於學生到底學到什麼,什麼是重要的、該學的欠缺認識,也不想去認識,反正考上了再說,所以我們懷念起最廉價的公平 – 聯考制度,對於聯考到底是真公平假公平沒有興趣,反正表面看來公平就好。
 
經濟上,我們要輕鬆賺大錢,想要股票兩萬點,躺著數鈔票到笑死為止,對於技術紮根與競爭力培養缺乏興趣,只想坐享他人之成,別人辛勤耕耘、我歡笑去收割,也難怪代工始終是最大宗,自己去想新的實在太痛苦。也別怪裙帶主義盛行,畢竟可以靠政商關係掠奪賺錢實在很簡單。
 
我們在每一方面都想要走短線,用最快方法得到成效,結果往往是短視近利,長期大家都受害,活脫脫的公有地悲劇。
 
政治上我們永遠不懂,民主是一種生活方式。教育上我們始終不了解,讀書是要學到做事的方法,好應付未來的變化,而非考試與標準答案。經濟上我們老是不願意面對,現實就是國家弱化了,大家都沒有好處。
 
有這麼多短視的想法,正義當然廉價無比,因為我們根本就不在乎過程,只想要快點有一個結果。既然如此,認為要處罪大惡極者、人神共憤者死刑,也不讓人意外了。(註:只不過這個標準始終都是浮動的,結果就是看我們高興決定)
 
只看結果,不論過程的下場,就是我們有一個愛面子的文化,卻沒有對內涵深入的了解。下場如何?
 
筆者這代人大概也無力回天了,只能努力讓狀況不要惡化到無法收拾的地步,寄希望於下一代掌權,可以有新思維新力量去革新,大概還要二十年。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