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真正問題是科層文化

Posted on Updated on

 這篇也算是戰文,第三篇也該要有人戰下去了吧
不然某寒波太寂寞也不好


 

別再鬼扯了。
 
筆者最近看到一些傳來傳去的文章,不外乎認為愛的教育導致學生管教不了,教改改到學生程度變差,或是老師教的很痛苦,覺得不如歸去等等。或者是反過來,罵這些教師草莓族,或是認為以往也是有特權存在。坦白說,感覺真的是很…OOXX
 
因為反對教育改革是好的人,大概全部會歸納到李遠哲跟人本身上。雖然這兩大迷思早就被打爆,不過包括大部分同僚跟其他認識的家長,都被媒體洗腦誤導到以為原因就出在這兩個身上。筆者就不提迷思的部分,總之教改被汙名化跟腦補得很嚴重,需要釐清的請自行搜尋資料。筆者這邊要提的不是這一些。
 
首先,要先把幾個迷思先提清楚,不然討論永遠是鬼打牆。第一個要講的,就是「本來就該常常教改」,認為教育制度不可任意更動的,都忽略掉教育本身也是需要進步的,教材要改進、教學法要改變,當然制度也可以改。不能改才奇怪,不僅該改還要天天改。(註:時代在變,教育制度可以不變,還不覺得這有問題的人才奇怪。)

這邊忘了補充,其實教改一直都有在做,是大家都針對制度,更正確地說是考試制度。光是教材內容變化,只要沒有太大,家長根本就不怎麼在乎。如果把教材跟一些教學現場的技巧,還有法令規章算進去,教改根本就是年年改,只是一般人不覺得這算改就是了。可見大家在乎的是升官圖下的考試制度,可不可以讓我家小孩進第一志願,其他的根本就不管。
 
生產線有問題都要時刻調整了,教育制度居然不准更動,教材改變最好不要。這是哪門子鬼想法,跟八股取士如出一轍,根本適應不了現代社會的變化。
 
教改的方向,一直是從統一錄取不笨的學優生,朝向各校各自挑選適合的人才加以訓練的方向。只不過這問題跟政治與科層文化扯在一起,全部都亂了。跟政治扯在一起,就是抹黑跟造謠,反正就是教改一定是錯的,為什麼是錯的,這跟誰執政有關。我執政就是對的,你執政就是錯的,然後互罵到死。
 
真的問題是科層文化,也是本篇主要要說的。台灣的教育組織是很龐大的,龐大的組織必有制度,制度的推行需要人的實踐,一旦人在此科層文化中,就會受到整個制度的制約。你如果想要脫離,就會變得「特立獨行」,保證升遷無望,資深老師資深到退休。
 
筆者不擬討論整個龐大的架構,這實際上複雜到要寫一本書出來。只挑一些常見的問題來解析,讀者有一點概念的,很快就會抓到這就是公務體系的問題。
 
第一個,就是體罰與管教學生的問題。不少老師都在感嘆,學生管不動,又不能體罰讓他害怕,又有怪物家長介入等等。反對方常常指出,真的有背景的、大尾的,老師反而不敢動手,所以結果就是跟過去沒兩樣。
 
管教的確不需要動手打人,那只是讓學生怕你而不是服你。中二小鬼基本上是很難理解法律等等概念的,你若不是跟他「做兄弟」,要不就是當「孩子王」,再不就是拿出真材實料讓學生「服你」。光是「諄諄教誨」是一點屁用都沒有。那你說,真的遇到冥頑不靈的要怎麼處理?(註:第一線經驗無比珍貴,以前當學生跟後來當老師是不同的。)
 
別想太多,真的帶刀帶槍來恐嚇的,叫警察處理吧。
 
但實際上這不大可能,主任、校長通常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學生教不聽送去學務處,學務處比較兇也兇不怕,輔導室也輔導無效,學校處理不了,是導師要去面對問題,還是主管學校的校長要去扛?別鬧了,到今天筆者還沒見過有哪個校長要扛的,都是要老師吞下去的居多,久了老師習慣了,也就乾脆把這種學生當空氣,反正你出學校怎麼死的不關我的事。教書一教還有幾十年,沒差這兩年的時間。(註:你就上課睡覺別吵就好。)
 
換句話說,有些嚴重到是法律問題的,本就不是老師要去處理的。但直屬的主任跟校長,真的會挺老師嗎?如果鬧出這種事情,會影響主管的考績跟升遷,聰明的讀者您自己想想看會怎樣。更重要的一點是,老師受到聘用的保障,只要沒出什麼性侵害等大問題,就算被抓去記過,還是可以一路到退休,熱血老師幹到心會冷,不是只有學生的問題,多的是科層文化上根本就不挺。(註:所以乾脆當天和尚撞天鐘。別以為每個老師都是一進去都想混的。)
 
至於怪物家長,坦白說真的是黑道或是議員的這狀況反而少,真的黑道也很少希望小孩長大也去混江湖的,更別提真的大黑道會去選舉,他們很清楚政府才是台灣最大的黑道。誰希望小孩在學校惹事生非?那種為了成績一分兩分斤斤計較到要跟你翻桌告老師的才麻煩,尤其是前些年有免試升學,每一次段考都會被這種家長抓出來一條條題目檢視。(註:那種小咖的,就看學校主管願不願意去找上級跟管區處理了。)
 
第二個,所謂的教改越改越亂,不知道該怎麼教,筆者見過很多有熱情的老師被搞到心灰意冷。當然,也見過更多人認為教師太草莓,抗壓性不足,改個教材就不會教。事實上,教師都受過訓練,哪個年輕教師不會教?問題通常出在老師都是師大畢業,而常態編班的學生程度落差太大,沒經驗的老師很容易教到有挫折感。(註:然後資深老師告訴你的方法,說白了大部分都是…呃)
 
這不是大問題,問題大的地方在於「慣性」,除非學校實在太小,不然每一間學校的各領域,都會有三個以上的老師,老師一定會有分資深資淺,教學方法也一定都不同。只要你教學沒有太離經叛道、憤世忌俗,或是整天講政治跟宗教到學生自己都受不了,通常你要怎麼活潑或是死板教學,沒人會鳥你。
 
但這顯然是被控制在一個「框架」下,在此框架下你的改變都可以被接受。但想要改大一點呢?例如,原本四選一的單一選擇題,你想要改成簡答題然後分段給分,保證馬上就有資深老師來找你「商談」。或者考試出一堆有趣但很難的題目,一樣會被主任噹到爆炸。學校沒有實驗傳統,你跑去做實驗會被其他人念。學校有教考試範圍外習慣的,你不教會被罵到翻。總之,框架跟慣性很重,一個老師很難反抗的。
 
要反抗也不是不可以,就跟當兵一樣,你要有黑到退伍的打算。若你想要做行政職,去受主任訓,未來想要更上一層樓,那想當然政通人和、「喬事情」比較重要。講白了就是搞政治,除非你不想在學校裡混了,或是打算一輩子沒朋友黑到底,不然就有更硬的後台。(註:很多人討論政治跟社會侃侃而談,一講到教育現場文化就好像教育業可以脫離政治影響。)
 
很顯然的,老師也是一般人,絕大部分人會選擇接受這個文化,並且融入其中,最後形成一個小圈圈,也就是我們今天在罵的。
 
 
 
但不要忘了,這是科層文化所致,科層文化在乎的是合乎制度,不管這個制度合理與否,總之就是工作要固定化、組織化,權責要區分清楚,權力的控制跟劃分一目瞭然。各有本分、各盡其職。理論上這是穩定的架構,但實際上穩定過久就會僵化,僵久了就殭屍化。(註:經濟學家會告訴你,讓這個鐵飯碗變成隨時會破的飯碗,自然就不會僵化了。)
 
想也知道,這種科層文化,不鼓勵老師去創新、去改變,是保守的。保守的文化要去推行創新的教育改革,實在是想太多。教師群會依照上級指示,照章行事不會想惹事,沒事就是好事,平安退休最好。
 
 
 
結論其實很簡單,教師不過就是公務員,上班下班做好份內的事,如此而已。教得很好,依法你也不能跑去陳立那邊賺外快,教得很差,依法也不能把你解聘防止繼續誤人子弟。
 
至於教師很辛苦很累很操……這個嘛。筆者在補習班教過,也在產業界跑過FAE跟業務,教師的日子算是相對來說「輕鬆愉快沒壓力」了。至於教師很多會幻想補習班超好賺,或是產業界賺很大,這也是別提了,會賺大錢的就那一些,工作的CP值拿來一筆,老師算很爽了。
 
(註:順便一提,認為不分貧富貴賤,唸書機會與立足點都均等的是現代教育體系,會去決定你書是否念太多的是卡斯特體系。沒搞懂的,其他細節的就甭提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