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對現在學生的意義

Posted on Updated on

 結果還是寫了,看來修養還是不大夠

越是八股、越無趣,清晰明白、總有吸引力。
 
這是筆者的親身經驗,對現在的中學生來說,歷史之所以無趣,是因為背誦人名跟事件,不停的考試與不求甚解的答案。只要將具體存在的事實講述出來,多數學生都不會不想聽的。
 
中學生並不蠢,反而因為缺乏足夠的「社會化」,對於事件的是非對錯、公平與正義,會有更直觀的想法。別以為學生邏輯不好,也不需要引導式的發問,228的事件只要攤開來,他們自然有一套想法,而且比我們大人更加的直率,更無法接受鄉愿。
 
228與南京大屠殺,是一個不能提之相比的事件,敵國軍隊屠殺我國民眾,與本國軍隊屠殺本國百姓,筆者還沒聽過哪個學生認為是可以類比的。但如果用人道主義的觀點,那麼每一個學生都認同,使用軍隊暴力屠殺一般民眾,無論人多人少,都是錯誤與邪惡。
 
可我們在網路上看到多少拿來類比,好像你不認同南京大屠殺,就沒資格談228事件。你必須對發生在中國的古老事件感同身受,才有資格談論發生在腳下土地上的歷史。同樣的,筆者的學生,沒有一個覺得這種說法合邏輯。
 
到底228造成台灣多少影響與後續?學生們想知道,但公開的資料足夠卻進不了校園,現在的政府又刻意要壓低228的影響,極力要將此軍隊對民眾的屠殺事件,解釋成為省籍上的普遍災難,前幾天某中研院士,強調不能只看本省籍,也要面對共產黨滲入與外省籍民眾遭難的事實。
 
這是典型的似是而非,228的本質,說穿了就是屠殺鎮壓。歷史上藉由鎮壓來屠殺的事件,幾乎不脫幾個要素。一者卸責,執政者將民眾對政府的不滿,轉成民眾蓄意破壞秩序,藉此推掉本身無能腐敗的責任。二者貪婪,透過血腥鎮壓之手,消滅原本社會上的仕紳與資產階級,巧立名目殺之在前,奪其財產與地位之後。
 
省籍因素?共產黨因素?對此略有研究者,都會發現這幾項因素確實都存在,但都非主要的原因。執政者於此時放任旗下學者,其想法完全可以理解,要國民黨面對過去的錯誤很簡單,推給別人就可以了,但要馬總統以國家領導人身分去徹底道歉與具體補償,不如要他去死。(註:聖牛是不可以被褻瀆的,這是筆者身為前天龍人給讀者的一句話。)
 
筆者現在並不擔心真相不會大白,只要對二戰後各個殖民地有點研究的,都會知道社會結構越是趨近本土,領導階層愈是由本地人構成,結構越是穩定,凡是由外國扶植的菁英,或是直接複製轉換的,無不社會動盪、戰到翻掉。台灣過去的狀況非常特殊,但該來的總是要來,要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台灣現在這個世代,就是我們這個世代,如果再不肯去面對過去歷史,還在那邊堅持要假公平,堅持「相對主義」。具體來說,就是在認同屠殺事件的同時,還要附加但書,例如在討論威權時代到底好不好的同時,還要附加上日領時代也不好的但書。(註:這他媽的是兩回事,日治時代是擺明告訴你台灣是殖民地,二等國民一切照規矩來。國民黨來台後是高呼大家都是一家人,結果特權橫行階級歧視的兇悍。)
 
如果一切都不可比較,凡事都要相對化,每件事情都要反觀。那我們可以把比較政治學、比較文化這些書全部都丟掉了。
 
筆者比較擔心的,是我們現在的教綱,現有的內容已經夠少,課程時間也少到無法討論個什麼,一旦教綱修改到把歷史重修,最糟糕的就是回到筆者那個一切和諧的年代,學生真的會到大學都不知道228的歷史。(註:社會科教師的黨國意識形態已經大大不如以往,重點在主任跟校長有沒主動干預這塊教學。)
 
筆者的經驗是,學生並不會覺得討論這些事情很政治,也不會感到不和諧是很奇怪的事情。對他們來說,有血有肉的歷史人物,利益與權力糾葛的歷史事件,聽來還比較像是真的,善惡觀在現在這些小鬼身上,其實沒有那麼絕對,不管祖父母有沒有外省人,他們自己可是一點都沒有這方面的偏見。
 
所以筆者現在想做的是教育,因為想要去影響長大的大學生實在太難了,大絕招十幾年來從未變過,不外乎:
 
1.要討論A之前就必須討論B你看看B也一樣,所以討論A幹嘛。(無敵相對主義)
2.你超偏激的,我不想不理性的人討論。(遇到反對觀點的制式反應)
 
難怪、難怪
 
小孩念書是為了要面對社會,成年人念書則是為了加強自己的偏見。
 
至少在這群小鬼身上,還是有一些未來的希望在。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