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教召與軍隊事務改革

Posted on Updated on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台灣最大的問題就是「漠不關心」


 

兩週過去了,結果沒什麼太大的改變,真相還是不會出現,憤怒只會存留心中。
 
筆者這篇倒不是要講抒情文,要談的有兩件事,一個是上周六的 1985公民教召」,還有「軍隊事務改革」這兩項。
 
星期六早上,筆者跟某個草船醫生一起去踩了馬路,對這場活動的感想大致上是:「不完美但可接受。」
 
畢竟,要一群遊行抗議素人,在短短一周內辦出萬人包圍國防部的活動,數千人的紀念晚會,這成績已經難能可貴了。當然還有另外的原因,從主辦單位非常擔心活動沾染「政治」、「暴力」,略有風吹草動就緊張半天這幾點來看,可以推測出這場活動的發起者乃至參與者,政黨傾向並不顯著。
 
但是,不顯著不代表就不該有政治色彩,打從公民教召的口號出現,這場活動就是不折不扣的政治活動,政治活動需要有明確的目的,這場公民教召的目標是很明確的,只是顯然是經驗不足,所以就以當下的結果來說成效不彰。
 
為何說是成效不彰?因為沒有要官員簽字畫押,只得到口頭承諾,而且當天晚上就被推翻掉。國防部會讓步的理由絕對不是上萬包圍民眾的壓力,而是包括律師、醫師、政治人物,在其專業領域上的施壓,讓國防部不得不一點一滴做出讓步。
 
這兩周,各位讀者都可以看到軍檢擠牙膏的辦案,大致上就是有爆料到哪辦到哪,若是沒爆就當沒看到。當醫師告訴你絕對不是軍方說的那個樣子,軍方就改口找其他說法。當律師告訴你是可以找地檢偵辦的,馬上就改口說可以協辦。當立委跟媒體爆個料,軍方就把爆料的對象收押或是函送。
 
君不見政戰主任是在怎樣狀況下被函送的?有律師告訴我們,湮滅證據可以給地檢辦,結果不待其他人按鈴申告,軍方自己就先一步動作。很明顯的,軍方比你我清楚狀況,連牙膏擠到哪後的SOP都弄得清清楚楚。
 
這件事要有個水落石出,筆者是非常的不樂觀,而且很有可能在這一周的新聞熱度退後,軍方火速的做出偵結,然後裝死到底。(註:燒了十天的新聞,算是超級火熱了。)
 
剩下的方法,大概只有一條,不過應該是不大可能會發生。這方法就是三軍統帥下令,下明確的命令,要求軍方交出該交的人,或是命令將所有證據交付地檢,軍檢改為協辦,而且很清楚的讓每個軍官都知道,要是真相不出現,截至今天所出現的所有證據,例如錄影帶是黑的,戰情官、通信連等相關人等全部都要用最嚴厲失職加以懲處,並保證沒有真相就會下流星雨。
 
但那天,馬總統拜訪洪家後,大概就沒指望了,有了總統背書的「管教不當」,應當就是最後結果。除非,之後有更大的民意壓力,例如來個三十萬人包圍總統府要真相之類的,不然……(攤手)
 
 
 
==============================
 
 
 
本篇另一個要談的,是「軍隊事務改革」這一項,坦白說要解決「虐兵」這種根本現象,真的是非常之難。像是南韓跟俄羅斯,有實際軍事壓力的地方,老兵虐菜鳥、士官虐士兵的現象是屢見不鮮,人家也是拚了命的想要改變,但就跟台灣類似,每個退伍的後備軍人,都帶著無法改變的負面印象離開軍隊,接著數十年的時間,在社會各角落累積這個怨恨。
 
要改變,方法其實也不是說沒有,但也要看施行可能性。像是美軍的老兵欺負菜鳥事件,相對來講就比較少也比較沒那麼狠,雖然並不是沒有。這原因大致上可以分為兩個,第一個是有實戰需求的軍隊,你老兵虐菜太嚴重,在戰場上可是要小心的,子彈並不是只會從前方過來,後方的才是防不勝防。
 
第二個就是司法獨立,軍法只能用在戰場上或是特殊情況,其他的一般性事件,均交由一般司法系統處理,絕對不能讓軍方自己審自己,尤其在軍隊這種階級分明的地方,要讓小軍法官去起訴大將軍,難度太高了。(註:也不是不行,是難度高很多)
 
台灣顯然不大可能有第一種可能,除非總統現在跑去跟美國說,我國軍願意擔負阿富汗的危險任務或是在伊拉克駐軍任務,不然這一條就可以先槓掉不要想了。
 
第二條倒是可以去處理,這只要民間壓力夠大,讓立委去提案修法即可,方法也是沒那麼難。只不過,筆者個人是很懷疑,趁現在民氣可用時提出會有效果。
 
理由有三。其一,國民黨立委此次除少數外幾乎毫無聲音,要求國民黨提此案,去削弱隸屬同黨的國防部權力,筆者認為可能性不大。其二,民進黨立委提案,又是針對行政組織,依照過去經驗,被國民黨團以政黨鬥爭等理由封殺機會很高。其三,目前執政黨對此事件的處理大方向,似乎是要朝向管教不當的個人因素處理,而非是針對制度性的通盤檢討,基調已定的狀況下,恐怕任何針對軍組織的提案,都會被輕描淡寫回應。
 
筆者也不想再講太多,因為一定會被扯凡事愛政治化。但社會上哪一件事情不跟政治有關?更別提這次的「士官之死」,我們幾百萬當過兵的人自己摸著良心說,這是個人道德操守問題,還是軍隊的制度與文化殺人?
 
要改變國家的最大武裝組織,不從政治面下手,逼迫這些政治人物去改革,從立法下手讓軍方再也無能隻手遮天,難道要大發好心的跪求與攔轎伸冤?
 
民主國家有民主的方法,自己的國家需要自己去動手改變,自己的子弟生命要靠我們共同去營救。繼續幻想「政治歸政治,XXXX」,以為可以僅靠技術性的改變去革新制度,恐怕我們以後每年都要上街來一次公民教召。

不過,這次的公民教召,至少教召了一群原本漠不關心的人,讓這些人體認到一些事實,也不算是徹底失敗。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