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下士之死看國軍事務改革

Posted on Updated on

重點不是知道,是如何去做到
我們需要大量管理長才,不然軍隊從上到下都會抗拒的


 

藉由這次的【下士之死】,正好可以透過還有人關心這件事,來談一下軍隊事務改革。軍隊事務改革有很多面向,但不管是哪一個面向,基本上都是在探討「文武關係」。我們在此可以簡單的區分,所謂的「文」意即「非軍事關係」,文武關係就是在探討「武裝力量之於社會的關係」。
 
一、對於文武關係的由來與簡介
 
若我們把文武關係,簡化成「軍隊之於社會」,那這種關係的研究,可以追溯到孫子,就算提近代的克勞塞維茲,戰爭論中通篇未提文武關係一字,但細究全書卻是無一不談。也就是說,若從此角度出發,自古以來的政權,不過是在「文人統制 軍人干政」的光譜游移。
 
這在封建時代是十分合理的,但到了近代徵兵制開始,民主國家四起,民主政治下的軍隊干政與否,成了極嚴重的問題。這可以在托克維爾的理論中看到,他對於民主制度中軍隊的運作,以及相關關係的預言,還真的是一語中的。
 
讀者若細心點,會發現到民主制度之起與軍隊是否干預政治,會產生極大矛盾點,是利益的來源並不同,若我們簡化的說,就是階級利益有差。封建體制下的軍隊,貴族擔任軍官、老百姓擔任士兵,雙方的利益反而是調和的,因為貴族不需要靠戰爭謀生,貴族本就有莊園領地,從軍的利益要從文化角度切入。
 
而充當士兵的一般百姓,除了混口飯吃外,不然就多是法律下的拉伕,這種由「死老百姓」擔當基礎兵源的軍隊,不意外的都可以在軍隊中找到類似「督戰隊」的組織。對於一般民眾來說,當兵的利益很低,沒有必要不會主動參與。(註:對貴族來說也不屑死老百姓的主動參與。)
 
那麼古代的專業軍隊呢,其利益在於透過戰爭獲得龐大利潤,藉由對敵人的戰勝,得到土地、金錢、地位,凡是有遠見的貴族都會設計類似的制度,組建具有強大戰鬥力的專業軍團。這種私人軍隊自然容易發起政變,畢竟再也沒有什麼是比合法搶劫更有效率的賺錢法。
 
回到民主制度下,民主國家大都經歷過徵兵制,徵兵制必然要求愛國心,愛國心僅靠洗腦很難達成,還要在社會、文化、教育等各方面著手,培養出人民的愛國心。這不可避免的,就是貴族必須釋放政治權力,讓民主國家的人民產生「國家是自己的」這種歸屬感。(註:就算是騙術也要升級改良,老說一樣的話,再笨的人也會翻桌)
 
讀者到此應該發現差異了,過去的文武關係較為單純,在權力結構上的階級非常明顯。而在現代,強調專業的軍官團,透過軍事學校的培養,幾乎可以說在篩選這一關,已經沒有階級取仕。現代的軍官團要說有階級意識,那也是這個國家的文化,有促成特定階層從軍的背景。
 
但不管如何,民主國家的軍隊與社會牽涉太廣,一個軍人很難從社會中切割獨立。這點在二次大戰後更加明顯,冷戰畢竟並非熱戰,沒有總體戰時的全民一體感,從韓戰到越戰都算是區域戰爭,對於各參戰國的本土影響,是屬於文化性質居多。
 
所以讀者若對軍事改革有興趣,請務必理解這並非是單純提供些許誘因就能達成的,好比台灣的募兵制,絕對不是薪水繼續提高個兩倍就能解決問題。筆者可以向各位保證,這種純粹拿錢來換的結果,只會種下日後更難收拾的毀滅性局面。(註:台灣的問題更加不單純,因為外敵問題。)
 
從杭亭頓開始探討這種關係到現在已經數十年了,之後的范多恩到簡諾維茲探討的已經很多了,再加上法國、英國與美國的軍隊重建經驗,還有近來的亟欲再建軍隊的日本。若我們透過這些歷史,再加上這數十年來的神速發展,使得軍事力量的描述大大不同以往。
 
 
 
二、文武關係的連結
 
由於範圍實在太大,要講完整個文武關係在各方面的連結,就算筆者把相關文獻都濃縮起來,最少也要幾萬字,所以就…挑跟這次主題有關的,如何重建國軍的形象,或是說讓民眾恢復對國軍的信心,並延伸到在台灣的現代軍隊應有的樣貌,以及一些具體的改革方法。(註:其實具體方案,筆者相信這些將軍一定知道,只是不會做,也沒有誘因去做。)
 
對於選擇了政體為民主的國家來說,保護這個制度是理所當然的最優先選項,軍隊最為國家最大的武裝集團,其存在目的就是守護這個民主制度。這是每個人都認同的理念,但作法卻不見得一樣。讀者只要看看土耳其跟埃及,軍方對於維持民主的介入程度之深,在台灣可能難以想像。(註:這跟世俗化的問題有千絲萬縷的關係,這裡就先不提,只提結果。)
 
原因就出在,軍隊認定的民主,很可能跟人民想的不一樣,這其中的差異就是我們要理解的文武關係。為何由人民組成的軍隊,到最後卻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原因多半出自階級利益,若軍隊有歷史淵源,草創初期就是少數菁英領導,軍隊就很容易形成一種特定的利益團體。(註:像是世俗化的伊斯蘭國家。)
 
若我們了解軍隊隨時會叛離民主制度,就不難理解「文人領軍」的重要性,戰爭論開頭就提到,軍事為政治之工具,斷無政治替軍事服務的道理。這已經揭露了現代戰略的本質,將古代戰略的整體思維,切割成「政治之於目的」,「軍事之於手段」。簡單說就是,政治來決定政策,軍事去決定執行方法,政客制定、軍人執行。(註:在古代政治家往往也是軍事家,戰略的開始就是國之生死大事。)
 
講到這終於要講一些比較實際的東西,也就是今天台灣的軍隊,到底該怎麼改革?治病要先知道病根,中華民國軍隊起源自國民革命軍,「本來就是黨軍」,而且以歷史的實際狀況來說,這支軍隊從來就沒有聽過政府的,除非政府領導人就是自己軍隊的領導者。(註:戰亂年代這不見得是錯的,不這樣做很可能早就覆滅。)
 
現實就是,今天的軍隊有數十年的歷史包袱,戒嚴、動員戡亂之下,使得來台的國民黨政權,本身就是高度軍事化的組織,軍隊實際參與了統治。且之後軍隊利用其機械化設備,還有退除役官兵等,實際負擔了部分的國家經濟建設,政府的角色根本就是與軍隊幾乎重疊。再加上政戰制度的建立,軍隊內部的政治工作實際上是作為政治社會化的工具。
 
這產生了我們所謂的「軍隊文化」,且眷屬形成了特殊的「眷村文化」,在初期對於軍隊的社會化有很大的貢獻。但很不幸的,軍隊本身是僵固的組織,加上權力封閉,應對政治、社會變化的能力不足,由上而下的統制注定了「人治」色彩,初期老一輩的軍人還沒退,問題尚且不大,但出身在台灣的新一代軍人陸續進入軍隊,衝突無可避免發生。
 
衝突不見得是顯在的,由於政府政策跟軍隊文化造成的問題,可以實際掌握軍隊的高階軍官,幾乎都是特定階級。我們不能苛刻的說這是兩蔣故意造成的,畢竟這是忠誠考量,但實際上這就是讓軍隊「骨肉分離」的第一步。「軍隊的骨是軍官團,血與肉是從軍的士兵」,在台灣出生長大,甚至帶有反權威性格的青年進入軍隊,必定造成極大衝擊。
 
被徵招入伍的士兵,進入了封閉的軍隊環境,與他所生長的社會幾乎是脫節、斷離的,而軍旅生涯再長也不過數年,退伍後進入社會是幾十年,這些士兵了解到軍隊與社會文化的差距,鮮少有人會對軍隊懷有正面看法。
 
而想要從軍的青年,進入軍官學校後,面臨到軍官團的封閉與特殊文化,只能選擇屈從就是離開。前者造成新血無法帶來新的思想,高階將領思維數十年不變,後者讓更多心懷怨懟的青年軍官退伍後進入社會,這些對軍隊有深刻體認的人,更加深社會整體對軍隊的負面觀感。
 
台灣的軍隊之所以如此,說穿了就是「絕對的權力絕對的腐化」,在戒嚴大旗飄揚,以及兩蔣接連統治下的軍隊,沒有改變的必要。直到解嚴後,警備總部卸除任務,海巡變成內政部的職責,軍隊過度擴張的社會角色終於結束。但這不代表在其中的人腦袋也跟著轉變了,讀者請別忘了,這才是二十年前的事情,當年就服役的軍官,現在可沒全退。
 
讀者請再次注意,李登輝之於郝柏村,陳水扁之於唐飛,都算是文人政府擔心軍事政變的可能,以行政權力做誘餌安撫軍方的作法。這只顯示了一點,那就是政治人物對於軍隊認識不足,也就是說根本就沒有掌控能力,必須藉由軍方高階將領輔助統制。(註:其實到了今天,筆者還是很懷疑馬英九到底能掌握軍方多少。)
 
之後的事情讀者就比較清楚了,國防法修正後,軍隊不能再以軍人身分參與政治,也不能有黨組織的活動。軍政軍令一元化,使得參謀總長不再是總統軍事幕僚長,擁有直接調動軍隊的大權,而是交付到國防部長手上。這代表著文人領軍下,軍權被限縮成行政權下的一支,使得文人控制的法制機能更為強化。
 
但即便如此,制度的表面改變,對於改變內在的社會化是很難有短期效益的,至少在今天我們看不出來。也請讀者給予立委一點掌聲,立委諸公也不是啥事都不幹,這二十年來的修法,中華民國對於國軍的制度規範已經算完善許多了,至少架構上沒有什麼大問題。雖然說要把軍隊「政治中立」化的努力,想也知道如何落實的困難比較大,這就不是光是制度表面的改變可以做到的。(註:架構有了,但有些細部的問題仍需修正,例如監督軍方的機制目前還沒完善。)
 
中華民國軍隊的文武關係,之所以走到今天這田地,最重要的還是出在「主義」上。請讀者再次記得,我們脫離威權時代還不遠,頂多是兩代人的時間,新一代的小朋友也許沒有什麼根深蒂固的意識形態,但老一輩的可是會誓死捍衛,而正巧掌握權力的並非那些還在念書的小鬼。
 
更別提,威權時代把台獨當成三合一敵人,在軍隊教育中將台獨等同共產黨一樣的罪大惡極。結果好笑的是,兩千年陳水扁當選,統獨問題竟然成為軍隊效忠的一大關鍵,這對於標榜軍隊國家化的改革來說,真是莫大的諷刺。雖然最後也沒有出現毀滅性的結局,但軍隊對於政黨立場的偏好還是很明顯,就算是中性的口號依然被保守勢力視作挑戰。(註:為何而戰-為中華民國國家生存發展而戰,為誰而戰-為中華民國百姓安全福祉而戰。這種口號在當年也可以被拿來罵陳水扁,實在是..)
 
也許你認為不應該凡事政治化,但你不能否認中華民國國軍,過去數十年的時間,黨軍的色彩無法一夕之間卸除。只要這種黨軍的標籤沒辦法拿下,軍隊自己也不試圖去拿下,那台灣的文武關係,軍隊與社會必定會持續斷離,除非回到真的又是黨軍的年代,才可能一致性。(註:只是現在這可能嗎?)
 
 
 
三、具體改革方案
 
其實改革方案無甚高論,從杭廷頓開始到現在,早有多種理論齊備,且美軍自己就試驗過,明擺著的案例就在眼前,實在沒有必要自己再去發明一套。
 
一言以蔽之,就是國軍需要「軍隊國家化、軍隊專業化」。
 
這聽來是廢話,但實際上卻不是。因為軍隊國家化根本就還沒完成,軍隊竟然還會面臨到為何而戰的問題,這顯示思想教育在國軍內部根本還是「古代」,一點民主制度下的思考都沒有
 
軍隊為何而戰?我們不需要什麼主義、國家、領袖之類的洗腦,其實問問你周邊的人,保護自己所愛的家人,保衛自己生長的家鄉,這理由已經非常足夠。自己實實在在生存的環境,自己熟悉的制度,難道不需要我們用生命去捍衛?
 
軍隊今天的思想教育,與其說是要去中國化還是本土化之類的,不如說要回歸本質,也就是「人文教育」上。軍官需要的是哲學基礎,去思考去中國化還是本土化是否合理,一個生長在台灣的人是否要守護台灣等。這些都是很基本的哲學訓練,不需要灌輸什麼簡單的口號與符號,今天台灣到處都是大學生,軍官的素質不會差的,會差是被僵固的制度洗腦洗到笨。
 
而且軍隊若要高度社會化,就不能不理解現實發生的各種政治爭議,以及各類價值觀,更不用說什麼國際觀問題。但要可以去理解上述的這些話題,就無可避免的要改變我們的軍官教育,讓他們去思考與沉澱,而不是上官指導下屬的對錯問題。
 
要讓軍隊可以國家化,讓軍隊與社會連結,必須配合另一個條件,也就是一開始提的「軍隊專業化」。
 
文人相輕、自古皆然。一個有專業能力的人必然有傲氣,軍官作為軍事專家,照理說應該是要對各種軍事理論嫻熟,各所屬兵科的專業技能極高,且以身作則、身體力行才是。但只要當過兵的人,大概對於上述的回答,大概都是三字經罵出口。
 
簡單說,軍官得不到尊敬,是因為「根本不專業」。試想一下,一個警察盡責的追緝歹徒,不幸殉職,我們會不會肅然起敬?一個消防隊員在救火的過程中,因無可避免的意外殉職,我們看到家屬是否也會把頭低下致意?但今天的軍隊是否有足夠的專業化,專業到讓我們當過兵的人,對這些「專業軍官」有崇高的敬意?
 
筆者不需要講下去,我們幾百萬人都見證過,除了海空軍等一些技術兵種,至少在陸軍上這是根本不及格。一個不專業的專家是得不到尊敬的,這個假專家集團只會離社會越來越遠,最後軍官團就只好窩在自己的小天地,找一堆理由證明自己其實不差,都是別人的錯,結果與民眾越來越遠。
 
要打破這無窮迴圈,其實也不難,端看執政者有多少決心,又或者說我們民眾支持的力量有多強,有多能夠放下政黨歧見。
 
做法要從兩方面著手,先從現有制度開始,把軍事審判一般化,也就是沒有戰爭的時候,軍人犯法交由一般司法機關處理。
 
建立軍方各軍種,獨立向立法院報告的制度,軍隊要取得預算就必須通過這關,目的為促成軍種間的競爭,使得軍隊內部可以更加透明化。
 
建立軍人卸任後,必須多等幾年才可轉投政界的法條,避免將軍脫下軍服,轉個身就變成高階政務官或民意代表,形成文人統制的假象。
 
另一方面要從內部開始,也就是改變新一代的軍官,改變他們的思維與習慣。這不需要建立什麼洗腦教育,其實只要專業化就好了。具體來說,就是三軍官校的校長、主任,不管是不是由將軍出任,都必須對軍官畢業的素質嚴格把關,體能不到就延畢,專業技能不足就當掉,再不過就退學。且這些考試必須公平公開,至少在初期,為了取信社會,每次體能測驗與專業技能考試,全部都對外開放,甚至邀請媒體作證都可以。
 
對於未來肩負軍隊重建任務的新一代軍官,務必要求最高水準的專業技能,目的說穿了很簡單,培養他們的匠氣。一個真正的專家是無法容忍自已的專業被玷汙,只要新一代的軍官數量夠多,就足以讓軍隊換血。這同時也代表現在在任的軍官,同樣要以相同標準加以檢驗,在有外界監督與觀察下舉辦鑑測,體能標準不到就記大過,半年後再不過就降階強迫退伍,專業技能比照辦理。反正除了技能專業度極高的兵種,其他一般性專業也沒多機密到不可見人,當過兵的幾百萬,別把大眾當白痴。(註:不能求快,美軍越戰後改革了十幾年才有成效,這還是下了壯士斷腕的決心。)
 
這初期絕對會造成新任軍官數量大減,以及大量汰除不適任軍官,造成軍官嚴重缺額。這也無妨,不足額的軍官就從軍校外,向各大專院校徵才,啟動ROTC計畫,反正現在失業率高、景氣不佳,只要軍隊可以提供真的專業化技能,八年軍旅生涯足以培養包括管理等各種專業,就算不留下來的軍官,出了社會也是極佳的管理高手,生存不成問題。
 
簡單說,把軍隊與社會結合,打破封閉的體系。先藉由這次「下士之死」,引出軍事審判,以及鑑測根本普遍造假等問題,迫使軍隊透明化。其次改造下一代軍官,使其思想自由化、技能專業化,這才是真的提升軍官在國人心目中地位的唯一方法。
 
 
 
四、結語
 
請不要忘了,當年九二一地震,不出半小時,國軍就依照計畫建立了初步的反應系統。數小時內已經可以空降通信兵去涵蓋災區,第二天拂曉就有先遣部隊抵達災區了。當年的民調,軍隊在人民心中是第一名。
 
人民希望看到的軍隊,不是志願役軍士官,只會叫義務役拿掃把去清理善後。我們希望看到在通信斷絕時,擁有強度較高的通信兵可以挺進災區建立通信網;在路塌橋斷時,訓練有素的工兵可以立即建立簡易交通網。這才是專業軍隊,救災與作戰結合一體,才像個「樣子」。光是去幫忙掃地,還覺得老百姓很煩只會指使人,本末倒置。
 
今天會淪落至此,軍隊絕對沒有抱怨的理由,不管是政黨輪替,還是軍隊國家化的步調,這都無關軍隊專業能力的建立,以此抱怨才是意識形態作祟。台灣少子化現象早就出現,現代化軍隊的組建需求,軍隊會縮編是理所當然的,汰弱留強更是舉世皆然,但台灣的精實案,上層將軍越裁越多,下層人力越弄越少,留下的軍官團骨幹現在是什麼樣子,軍方有臉說這都是政治干預的錯?
 
民主國家的軍隊,政治中立不涉入黨派之爭,以守護國家與制度為目的。軍隊的現代化,早就不需要不合理的訓練是磨練的屁話,科學化管理更符合時代,專業化的技能不需要大吼大叫,將軍們要以身作則表現其戰略規劃、技術專業實力,西方各國數十年來早就證明可行了,只是自己願不願意而已。
 
都不願意,裝死擺爛,被罵掛牌的黑社會,活該。
 
讀者請記得:「沒有既得利益者會改革自己的,民主國家的主人是我們自己,要軍隊改革,拿選票去逼政客就夠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