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析台灣教育制度

Posted on Updated on

文長五千請慎入
廢話很多請小心
推論跳躍請注意
結論簡單請忽略

上一篇提到聯考最公平,然後有人轉了一些評論給筆者看,還不乏同行的。恩恩,這該怎麼說,還是別反批評的好。
 
談解析前,要先瞭解現實,而非幻想一個不存在的空中樓閣。台灣的教育制度沿革自日本,國民黨來台後接手,並沒有作根本性的學制轉變。當政治局勢漸漸穩定後,開始有海外學子返國進入教育體系,開始改變整套教學標準,考試內容等等。
 
很多人說教改搞死很多人,害死小孩沒競爭力,國中教師擔心自己安親化,高中教師覺得學生程度變爛,明星高中害怕不再明星,家長害怕小孩以後念了爛高中上不了好大學。咳,其實九年國教實施時,狀況也是差不多,只是偉大蔣公一聲令下,誰敢說不。
 
但不管如何,現在的教育體系,是權力集中在教育部的管制體制,不管你喜不喜歡,這就是現實。可以對教育部下達絕對命令的,只有總統府裡的那個,除了他以外對教育部還有影響力的團體很多,但只能對細節進行干預,對大方向很難有主導性。其實說到底就是人治,你有辦法去找總統表達意見,上意下達,教育部也只能照辦。
 
當然,教育部陽奉陰違是常態,畢竟教育是一門專業,跟廣大家長想像的完全不同,在教書之外還有很多要考慮。這些不是本文重點,總之中央集權的管制性,就是現今教育的實況。換句話說,如果你無法提出一套可以革命整個體制的方法,就別再說什麼自由化就解決問題了,這不用說大家都知道,問題就是這個體制讓任何人上台後都想要掌權,怎麼可能說放就放?(注:政治問題請政治解決,投票把總統換掉比較快。)
 
 
 
在這種管制體制下,等於教育部要去規劃國家未來二十年的人力,然後配置理想的資源進去,好讓制度可以運作良好。一個國家必然會有菁英,要如何培養菁英,給予菁英資源使其發揮最大的功能,使其致力於社會,造福人群。這群如同軍隊中軍官的腳色,說白了就是大學生,也就是我們到底要有幾間大學?希望每年產出多少大學生?
 
這意思是,我們要決定百分之幾的人,是被認為可以念大學的。這不是開玩笑,重點是你的大學錄取百分比,會決定你整套高中以下教育的方法與方向。(注:以前那年代就是這樣,也無怪筆者的同事一堆都罵現在大學生程度差,這比較基礎不同嘛)
 
如果我們認定大學生必須是萬中取一的菁英,全國大學強制登錄為十間,其餘為專科與職校。那中學教材難度一定要拉很高,反正只有真正聰明的人可以脫穎而出,這些人念啥都沒差,國一教幾何、國二教三角、國三上對數,誰曰不可。至於其他人,反正怎麼念都沒差,看領悟多少去不同的專科職校念,獲取一技之長就好。軍隊不是只要軍官,還要士官與士兵才能打仗,問題不是在該不該人人念大學。
 
這種制度最大問題是階級歧視,高中必然會有明星高中,就算嚴令禁止與強力監察,使得明星高中表面不存在,各校也一定會想盡辦法搞出資優班。在這種考上10%大學為目標的環境中,教師跟家長乃至學生,都會很看重資優班跟明星教師,你怎麼禁止都禁止不了。
 
階級歧視要阻止說來容易做來難,在此狀況下,考不上大學的勢必要選擇職業體系,但台灣根本就不重視這塊,試問教育部有給多少資源在技職體系。或者我們乾脆地說,技職體系的教育內容是否符合學生需求?又或者說,我們的產業界是否有認真的把技職體系,當成預備人才教育訓練所,給錢給人協助,還是乾脆來建教合作趁早壓榨?
 
 
 
倘若我們希望人人有心都可以念大學,把錄取率拉到100%,那麼制度的改變,勢必是入學多元化。因為會念書的學生根本就沒那麼多,你大學的腳色也是要做適應與變化,教育部一定得要把大學分成教學型、研究型還有科大這種注重產業合作的。先不管教育部願不願意放權,就假設理想狀態下應該如何。(注:有放權,今天不會搞到這樣。)
 
為何大學變多,反而教材難易度要下降,還要多元入學,這不是剝奪了會念書的學生權益?這種反對意見筆者聽多了,聽起來就很像「唯有讀書高」的現代版。說的比較明白點,大學教材不可能從二元一次聯立方程式開始教,或是從台灣有幾條河流開始學起,這是中學的責任。但不會念書的人很多啊,你總不能兩手一攤說教不會放棄,去大學自生自滅吧?很多教師都忘記自己是教育系統中的一顆螺絲,以為自己都是操盤手,結果每次改革都因為螺絲掉滿地而搞砸。
 
唯一的辦法,就是中學系統上比較簡單的教材,把大多數的學生,至少在上大學前,基本的程度都要有。英文至少會查字典,原文書看半天好歹看得懂半頁數學起碼基礎微積分的圖表意思要看的懂,題目會不會算自己努力地理不能連台灣周邊國家有那些都不知道、歷史不能連近代史都毫無概念。反正大學是要考的,考不好的自然到後段的大學,接著就是這些大學自己要去傷腦筋,看是要堅持拉每一個學生,還是教他們基礎能力快快出去找工作。
 
在中學,實施基礎能力教育的教材,一定還是有後段學生讀不起來,所以需要補救教學,有前段學生覺得實在不過癮,所以需要資優教學,這些都是特教生,並沒有前段或是後段誰優誰劣的問題。在這種制度下,優先目的是讓絕大多數人具有一定的學業能力。(注:高唱犧牲自己家裡會讀書小孩的家長,其實照前一種的菁英教育來說,就是國家放棄後面的人,把教育資源投注在前面。)
 
 
 
讓我們面對一下現實吧,教改已經走了一大半,正要驗收初步成果時,又因為馬英九的選舉支票,強迫這個制度大轉到十二年國教。在硬體軟體具欠備的情況下,會出大紕漏是理所當然的,政治問題去投票解決,自己選的別怪人。下面要提現在的一些狀況跟問題。
 
以前的聯考年代,嚴格說算前種菁英教育,國家教育資源盡數投入大學與高中教育中,所以別說是大學少,連高中都少。國中則是九年國教後數十年,早就把各地差異幾乎抹平,明星國中幾乎是鳳毛麟角。教育部的問題在於,沒有給予技職體系足夠更新的能力,也沒有放權下去自我處理,或者說根本就沒有多大的重視。
 
這導致技職系統,在台灣產業發展初期貢獻卓越,但當時代變了,這個系統的變化能力應對不足,以致後來技職體系根本無法面對科技變化,跟產業界脫節。這是技職體系的錯嗎?絕不,這是我們台灣人心中只看得起念大學的人有關,儒教思想殘留。
 
 
但在筆者念書的那個年代,大學逐漸開放名額,雖然多了幾個學院,但筆者考大學時,基本上還是只認那十幾間傳統大學。這段過渡期直到前十年,大學錄取率開始超過80%,大學數量暴增,才開始跟中學教育產生很大的脫節問題。
 
脫節的問題是指,高中生程度似乎不足以面對大學,這不僅僅是後段,前段大學也是有類似的困擾。但這大部分的困擾實在是因為大學開放,教改開始讓教材難度下降,所以轉型期間大家不習慣。
 
但新生代的學生與其說蠢笨,不如說根本沒學過的東西怎麼會有蠢不蠢的問題。到此為止,教育部犯的最大錯誤,是僵化的指導教改,而非積極介入,讓消極以對、不變應萬變看待的中學系統,被迫去做激烈的變革,好讓中學生可以獲得足以面對大學的能力與態度。(注:顯然沒做到)
 
若以制度面來說,就是教育部要把高中普及化,或是把私校辦學權力鬆綁,同時放手讓大學自己訂立招生標準,大學教授也不是笨蛋,輔仁大學不會突然把入學標準跟台大看齊來找麻煩。
 
因為面對大學普及化,一定會有原本的前段與後段之差,差異性絕對存在,教育部沒有掌握這機會放權,發展各校特色,反而強迫大學不分公私立要收費標準齊一、考試題目要在架構下、招生標準要以大考來規範。一旦大學沒有特色化,中學的多元教育會失敗是正常的,尤其是高中的教學目的本就是上大學,大學沒有特色,高中幹嘛要有特色教學。
 
在此狀況下,普設高中的最大目的在於,提供一樣的教育機會。明星高中還是會存在,但我們可以決定是公立還是私立高中擔負這種責任。正常來說,是給予每一間社區高中足夠的教育經費,老師都是大學程度以上受過訓練的專業教師、硬體設備全數給足不分城鄉、軟體需求一應俱全沒有差異,保障每一個在社區高中的小朋友,都可以學到相同的教材,絕對足夠應付大學教育。
 
就算是窮家庭,在社區高中也可獲得同等教育資源,聰慧者自然成績優秀,上頂尖大學沒有困難,不需要去私立高中天天上補習班到半夜。那些花費大量資源培育程度還好的子女,也可以考到私立學校受比較嚴格的集中訓練,一樣有機會上前段大學。(注:至於砸了天價在不怎樣的小孩上,這些家長就看要不要一路砸錢上去或是乾脆出國算了。)
 
 
 
簡單的說,教育部不放權」是最大的問題,而且面對龐大的問題,又很喜歡耍權要求齊一化,導致辦學成效被削弱,資源的分配不均。這長期以來造成教改所需要的多元化環境根本不成熟,光一個社區高中普設就做的不夠,結果突然因政治因素要強推十二年國教,矛盾更加劇烈,未來兩年全國家長都會遭到震撼,舊觀念跟新制度的不合,舊硬體跟新軟體的不相容,會有更多不知道的問題跑出來。
 
至於我們國人,放棄不了儒家思想的萬事唯有讀書好,打仗打輸了不去思考戰略戰術問題,只覺得士兵待遇變差,所以自己小孩考軍官最好,結果就是軍隊只剩下軍官,第一線的戰鬥專家士官所剩無幾,士兵意興闌珊無心作戰,這國家的戰力會弱是理所當然的。
 
教育部都是那些將軍,自己戰略無能、指揮失當、管理錯誤,一概不提的只想保住自己退休俸,培養出一堆無能軍官也是理所當然。這時候要解決這種問題,說穿了就是最上層的政治家有無遠見,有無徹底執行改革的決心。
 
「顯然沒有」
 
筆者已經說了,兩種制度擺在這,讀者可以自己判斷看看。筆者只是想說,前一種菁英教育,在理論上是要在技職體系上給予一樣多的資源,打仗不是只看軍官,士官兵也是要重視的,而我們花了三十年以上的時間,證明了國家高層乃至基層民眾,都是毀滅技職體系的兇手與幫兇,此聯考菁英制度確定於整體社會面不可行,別再幻想了。(注:另外的證據就是,聯考制度培養出的這批人都當總統做大官了,顯然救不了台灣,保守觀念反而害大家過更慘。)
 
多元制度,理論上要拉起全國學子的教育水準,但是當然也要有特殊學校應付特教生,所謂的特教就是前5%與後5%這種。家長要能理解一件事,教育資源是要給全體學生有最大效益的,不是只給前面幾個會念書的就好,時代早就要變了。
 
特教學校,政府是可以自己來辦的,尤其是後段的補教教學這塊。前段的資優教學也不是不可以,舉例來說就是一個縣市,或是一定的人口,只能有一間教育部核可的菁英學校,其他只要是公立的一律是社區高中,且不得有巧立名目成立資優班的事實。
 
至於私立學校則放權,要辦菁英還是一般還是技職,隨便他們,但收費自行決定,若倒閉則政府不負責擦屁股,還要追究校方與董事會責任與高額罰款,逼這些慣老闆面對現實,花錢找真正的教育專家來處理。這些私校真的要砸大錢,把補習街的名師全部高薪聘請,那是他家的事,管這些人有沒教師證,反正辦學成績沒出來,自然沒人念。
 
 
 
目前的教育體制是徹底被教育部管制的,而且權力結構讓教育制度極易受到上級機關影響。教育體系可以消極處理已對,就像現在這樣,但大方向訂了總是要面對現實,拖著不處理並非好事。
 
筆者是希望讀者可以認知到,聯考菁英制度只有對少數人來說是好處,對其他人而言並非只有學歷問題,而是在整體社會上有不利的影響,且影響到我們民主制度的根本性,再說幾十年來也證明菁英教育的技職配套徹底失敗,沒有用的。
 
普設大學的開放式看來不好,這不是這種制度很差,國外多的是成功多年,國人留學趨之若鶩的地方,每個國家或有不同,但概念上都要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也就是
 
「自由競爭」
 
不管是讓大學去爭,還是讓公私立去爭,總之利用競爭產生活性化是必須的,在台灣這種中央集權死不放權的教育體制中更重要,就算只有開放一點點,也有活性化的效果。
 
但回到權力結構上,教育部是不可能違抗總統命令的,別幻想乞求保守的現任執政黨會做出什麼有效的決定,筆者只期望未來幾年別再出餿主意就好。至於下任會不會更好,請各位讀者自己決定吧,筆者只能說
 
保守的政黨不會提出激進的主張,提了也不會去做的。激進的政黨也不會提出反動的政策,就算提了同樣不會去做。
 
兩個都很保守,就選比較不保守的,或者逼他們開放一點,改革本來就非一步登天,想要改變國家、改變社會、改變生活,是要從自己的身邊做起,從一張選票的審慎開始做起。
 
你說筆者又把問題政治化?政治就是利益的分配,教育政策難道是一群仁厚君子,懷著憂國憂民之心,焚膏繼晷肝腦塗地去制定的?
 
想太多了啦!不常常逼官員下台,他們不會改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