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言論自由被打壓

Posted on Updated on

果然沒念哲學的結果,就是解釋的不清楚

這幾天,成大的南榕事件越搞越大,當然這完全要歸功於教授們的配合演出,尤其是王文霞教授的發言更是驚人。這幾天早有人把他的發言逐字稿拿出來,幾乎是地毯式轟炸的批判,各種角度的都有,這照道理說已經很夠了,也不需要筆者多講一篇。
 
只不過看到網路上的一些回應,實在令人嘆為觀止,尤其有一些所謂言論自由被打壓的怪論。像是王文霞的發言被批判,就指為是他的言論自由受到打壓,或是反倒對葉菊蘭女士批評民主深化不夠之詞,嘲諷為不懂他人發言的自由云云。
 
這說穿了道理也不難懂,但很多人就是習慣把事情過度延伸,以便延伸轉了一大圈,回到可以讓自己心安理得的角度。就先從所謂的王文霞教授言論自由被打壓這點來說,這種批評跟反思簡直是莫名其妙。在以往戒嚴年代,不管是動員戡亂還是刑法一百條諸多條款,都是國家以保護民眾的藉口,限縮與侵害人民權利。當然這涉及到階級問題與殖民心態,反正要講可以講三天三夜,就不講太深入的分析,直接講結果。
 
那就是以往的言論自由是被限制的,在政府准許的範圍內可以無限的言論自由,在政府同意的思想上可以大鳴大放,對政府反對的意見能夠自由自在的批評。問題其實根本沒那麼難懂,以前你亂講話會被抓去關,甚至就這樣人間蒸發。現在你亂講話只是被罵,然後再網路上被噓爆,然後呢,有人會把你宰掉嗎?以前所謂的言論自由被限制,是指你會因為言論受到人身傷害,而不是只有情感受到傷害。今天王文霞覺得他的發言被扭曲,感情很受傷,然後承認自己說話很不得體,也希望外界不要過多解讀。(註:都能照三餐罵總統了,結果還是有奴才說不能侮蔑元首。)
 
幹,這不就是公主病的徵狀,把追求者羞辱一頓後被罵了兩句,就上網討拍說自己也是無心的,當時的說話是有點刺耳,希望大家不要過度聯想,他並沒有人身批評的意思。
 
如果王文霞真覺得自己說錯話,老實道歉說自己說錯話就得了,但他的回應並非道歉,成大後來的聲明也不是道歉,根本就是在推拖。因為他們根本上就不認為自己有說錯什麼,而是在講:「概念沒有錯,只是細節跟禮節上有一些瑕疵,本身沒有任何侮辱的意思。」(註:希特勒說猶太人是垃圾,他自己應該也沒有覺得在侮辱猶太人。)
 
而到今天為止,他們的言論自由正好被證明一點都沒被打壓,因為王文霞沒有被紅衛兵拖出來公開示眾,法院也沒抓他到法庭上強迫認罪,就算千夫所指,只要他本人自己沒有出來道歉,說真的別人能奈他何?他的言論自由沒有受到任何侵害,也沒有人可以逼他說自己不想說的話,除了他自己覺得情感受傷,或是感覺其他人很奇怪以外,大概也不知道犯了什麼錯。最多就是讓我們知道,原來成大裡頭思想迂腐的老番顛很多而已。(註:然後呢?他還是沒有被侵害到什麼,除了自己的感覺以外。)
 
至於葉菊蘭所說民主深化不夠,講了還被人吃豆腐,說是不能容忍反對意見,果然民主未深化。真是笑話,民主國家的言論自由並非毫無限制,理由說到底很簡單,這不是望文生義在那幻想,覺得好像只要受到限制,就不是無限的言論自由,既然沒有真言論自由,所以本來就沒有言論自由。
 
歐洲今天會對種族歧視的言論大肆批判,甚至立法禁止仇恨性言論,絕對不是什麼限制言論自由,而是過去歷史的經驗,讓他們了解到,這種偏見與歧視,讓其自由散播出的仇恨,最終導致的就是歐洲的毀滅與人類的悲劇。如果我們能從歷史中學到教訓,那麼禁止散布種族歧視與仇恨言論,那是理所當然。
 
何謂仇恨性言論,何謂正確的歷史觀,這常被假民主的混蛋,尤其在台灣被大做文章,然後無限延伸,得到歷史是勝利者寫的,仇恨只是個人意見等等的詭辯。
 
我們民主國家,立國的根本是人權與自由,言論自由不光是指個人有自由議論的權利,同時也要保障他人異見的自由,但如果這個異見本身就是抵觸我們民主國家的根,那麼這個就不是異見,這純粹是反民主的論調,假民主之名替獨裁威權政權辯護。
 
極權的本質,不是法律或是暴力的脅迫,而是禁錮你的心靈,讓群眾的心靈被桎梏在小小的鳥籠中,不敢也不願去思索,然後為了求生餬口,喃喃自語著重複的話:「可以吃飽穿暖就好,別想太多。」(註:這句話的現代延伸版就是經濟好就好,其他別想太多。)
 
而鄭南榕打破的,不是制度的牢籠,也不是國家機器的一角,而是這個束縛人心的枷鎖。他用自己的生命告訴台灣人,有些價值遠比生命重要,寧死也不願自己的靈魂屈服。他宣告了這個威權體制,有人的心靈是你無法去威脅控制。熊熊烈火代表的是威權體制已被燒出窟窿,國家力量再大也有無法控制的地方。深化民主,是要把這種價值種下去,讓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對民主、自由的堅持。至於那種反對民主自由,嘲弄為言論自由犧牲的言論,我們對此徹底反對根本就沒錯,而是在捍衛民主自由的價值。
 
 
 
這種人是哪種?筆者不客氣的說,就個人從小到大的經驗,就是服膺過去威權體制所定義出優良思想的人。他們在此體制下,因為思想正確而感覺良好,行為正確而獲得獎勵,而當高牆倒下之時,他們才驚覺世界改變了。在改變之時,台灣轉型正義並未成功,連要還原歷史都被過去的既得利益者阻撓。這些人到死都不會明白,道歉並非是有說說就好,不肯面對現實,活在自我感覺良好的世界,是不會懂「沒有真相就不會有原諒」。
 
這些人不過是屁孩心理,玩遊戲輸了就大喊不公平,別人贏了就說是別人耍詐、隊友太弱。這些反民主自由者,平常說說不過是讓人當笑話看就好,但讓這種政客,或是這種人支持的政客當選,就會開始剷除反對意見,剝奪別人反對的自由。他們現在高喊自己,同路人的言論自由被侵害,不過是要留給自己胡說八道的自由而已。(註:至於別人,當然是不准不說八道,胡說八道的自由只能由它們獨攬。)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