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學生的一封信

Posted on Updated on

下一篇,將會是很長的社會結構分析與萬言書,所以要慢慢等了

好古老的開頭,這年頭誰真的寫信,改成給學生的公開文可能會好一點。不過這不是重點,所以請容許筆者長話短說。(註:雖然還是很長。)
 
 
這是一封六年級生寫給你們的信,介於兩個學運世代的牆頭草。
 
坦白說,筆者很羨慕你們。野百合的年代,我們還小,不了解發生什麼事情,只知道上學放學幾天後,好像有了什麼重大的改變。那時候我們唯一的印象,大概就是有人去抗議,有人去靜坐,到底這對我們的未來有多大改變,是真的沒有多大的印象。
 
就在懵懂無知中,上了間還可以的大學,開始懂了那一段歷史,於是我們這些未參與者,就真的以為瞭解了學運的意義。我們的父母輩恐懼改變,最後被年輕的學生推動了歷史,等到我們也成了學運世代時,已經沒有什麼好推動的了。
 
是嗎?
 
我們這一代的學生,只是假裝懂而已,沒有體驗的理解,就好比沒有實驗過的理論,再怎麼完美也有缺憾。我們坐享上一世代學生的衝撞果實,我們以為拿著選票就可以改變政治,乾等著政治人物實現未曾實現的口號。於是,政黨輪替又輪替,從希望到失望、失望到絕望。我們從未衝撞過、承擔過、犧牲過、背負過什麼,就以為自己的絕望是有理的。
 
但事實上,這只是犬儒主義的變種,在你們上一代的學生,也就是我們這一代根本就沒有做出什麼改變。或者說,我們以為光是投投票就可以完善公民教育,以為選舉前喊一喊就可以改變國家。但我們這一代學生到底做了什麼?筆者自身觀察,同一世代的同學們投入,只是承接上一代的結果,他們不懂上一代的爭鬥所謂何來,歷史學的一知半解,卻又以為自己懂了。
 
懂了嗎?不懂。
 
所以筆者的同學們,絕大多數都無法穿透藍綠的對立、經濟與環保的對立、效率與公平的對立。我們這代人最後的選擇,就是假裝站在中間,高呼著中立客觀理性。其實,我們的中立只是加起來除以二,我們的客觀只是不做判斷與盲從,我們的理性只是建築在文憑的假象。
 
時間過去了,兩次的政黨輪替,開始出現了不大一樣的狀況。我們這代沉默了,因為年紀也早過三十,現實的壓力讓人喘不過氣。就這樣,在我們還沒有真的體會到民主是來自於爭取的過程中,我們選擇逃避,逃入中立客觀理性的優雅中,拒絕一切的價值判斷,選擇最安全的一條道路。
 
這條道路名為現實,實則怯懦。美國政黨輪替了兩百年還不完善,我們才經歷兩次就覺得大勢已定。法國左右鬥爭了數十年還沒結果,我們不過看看電視的爭辯就想轉台裝死。說到底,不過就是不肯面對,不肯面對我們的制度有缺陷,我們的民主走到了瓶頸。
 
在這十幾年的反民主浪潮中,獨裁者用各種面貌捲土重來,他們利用新興媒體工具,精心打扮與略施小惠,結果我們這一代人就輕易的相信了。當權力被收回,獨裁者的面貌愈發可憎,我們只覺無能為力,轉頭去相信獨裁者的口號,經濟重於環境、效率高於人權,反正只要不是我被傷害就好。
 
風,起了
 
野草莓對你們來說是練兵,對我們來說只是再一次證明你們這一代學生的愚蠢,我們多數人選擇無視你們的犧牲,嘲諷不知現實為何物的你們。但其實在我們心中,是很期待看到一些成果的,畢竟這是我們這一代學生沒有做到,也不能再去做的事情。
 
就這樣,我們看到了五十萬黑衫軍集結,環顧左右才發現,到場的人中並不是只有你們這代學生,彷彿是要取回過去時光一樣,你們的上一代的學生也出現了。只是,你們年輕有意志,而我們在名為現實的生活下已經回不去了,但在黑衫之中我們也看到了,其實我們這一代的理想核心並未消逝,只有表層被壓抑、被消磨的不成形體。
 
筆者不想說樂觀的話,也不願意說悲觀的評語。
 
面對政府你們的勝算真的很小,他們只要拖下去,終究你們還是得面臨現實生活的挑戰,還有支持群眾的灰心喪志。
 
面對政府數十年如一日的分化,你們能夠撐到最後的機會真的不高,並不是意志不堅,而是支持者並不能像你們學生一樣,有青春可以揮霍。
 
面對新型態的獨裁政權,你們成功的機率真的很低,因為他們掌握的不僅是我們上一代的話語權,還有更上一代的輿論詮釋。
 
筆者並非說戰爭已經失敗,事實上真正的戰爭才要開始。你們這一代的大學生,已將我們這一代的犬儒主義踩在腳下,證明了有活力跟動力的是你們。只是筆者忝為知識分子,也曾在幾個產業待過,看過許多低下階層的狀況,深深地以為這場運動不能僅僅是學運。
 
在新形態的獨裁者統治下,從北非到南美,只有學運是不可能成功的,政府只需要耗著就可以。你們必須發揮知識分子的論述能力,深入社會中下層,用簡單的圖表與清晰的語言,打破政府美麗而空洞的口號。
 
許多勞工根本無能力去判斷,因為在每日十幾小時的工作中早已身心俱疲,你們需要主動踏入每個工業區,在勞工社區中用誠摯的語言告訴他們,這個政府聯合財團要把你們賣了。
 
各地的小型自營商,無論是美容美髮業還是零售餐飲業,他們的資訊來源大多來自於輕鬆八卦的雜誌,消息來自巷議街談,還有工會成員的橫向聯繫。媒體的鋪天蓋地宣傳成效不見得良好,學生的訴求再怎麼有力也難以撼動他們用人際網絡堆出的偏見。你們需要主動出擊,用時間與耐心,用真實資訊與事件,化成簡約有效的文宣,讓他們知道政府打算把他們賣給中國了。
 
台灣有太多的人欠缺資訊整合能力,極容易受到政府單一的口號與美麗的詞藻欺騙,加上教育與媒體從小到大的訓練,並沒有訓練出獨立思考與懷疑的精神。
 
同學們,請靜下心來思考,你們的論述是正確的,為什麼卻少見這些街頭巷尾的支援?這不是你們的錯,是台灣社會裡,有太多人是真心相信新聞媒體的宣傳,太容易被二分法的操弄對立。如果連我們這一代學生與中產階級,受過大量教育的都會如此,你又怎能責怪這些在社會各個巷弄的人,他們的語言跟行動是如此矛盾?
 
真正的戰場已經開啟,政府早已展開正規作戰,這次的太陽花學運,終究會落幕。但是政府的作戰絕對不會停止,還會利用我們繳的稅去洗我們的腦,真正可以抗拒政府到死的人畢竟是少數。
 
但是,同學你們不一樣,筆者身為教育從業人員,深信教改對於心靈的解放是成功的。你們不可能在正規作戰上打敗政府,但不要忘記其他國家是如何推翻獨裁者的,正規軍打不贏就該展開無限制的游擊戰,政府再有錢也不可能養幾萬個名嘴,政府再怎樣蠻橫禁止,也阻止不了無數學生在家鄉的道路上講話。
 
時間站在你們這邊,但絕對不是代表勝利終將屬於你們。要問筆者,筆者必須說,教師的戰場在教室,筆者已經見到太多同樣世代的教師,根本不照政府的口調宣傳。而你們學生的戰場是未來,現在所有的行動都將變成經驗化為你們的血肉。
 
不要害怕在家鄉與人爭辯,把事實告訴他們,身為知識分子就是最大的武器。不要害怕失敗,年輕無畏就是你們的本錢,唯有把你們的觀點傳播到社會各階層與角落,讓每個人都發覺到政府就是問題之所在,這場民主的戰爭才會勝利。這不是世代鬥爭,這是極少數統治階級與其他廣大民眾的鬥爭,用心爭取,朋友將會比敵人遠遠的多。
 
最後容我引用與略為修改邱吉爾的名言
 
「我們將戰鬥到底。我們將在網路上作戰,我們將在媒體上作戰,我們將以越來越強大的信心與力量在社會輿論中作戰。我們將不惜一切代價保衛民主不受獨裁者侵略,我們將在校園作戰,我們將在家鄉作戰,我們將在街道與店家潛作戰,我們將在台灣每個角落裡向獨裁者宣戰。我們絕不投降!」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