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運後的一點雜感(4/12增訂)

Posted on Updated on

好了,下周開始恢復寫一些書刊跟戰略文好了,不能老是寫些根本行無關的東西

都破題了,就明說了吧。台灣是個很虛偽的社會,這個虛偽是從小練到大,所以大家對此慣習早已根深蒂固,再加上每個人長大後,就處於這個虛偽社會的上層,人人都變成守舊派。
 
筆者這篇不打算喚醒裝睡的人,只希望有更多的年輕人可以看到,去思考這背後的道理。你們這些剛有投票權,或是快要有投票權的人,才是未來國家二十年的國家骨幹。
 
 
 
虛偽的問題,並不是在於虛偽本身是錯誤的,就以戰爭本身來說,勝利才是最重要,畢竟這不是遊戲,堂堂正正地被殲滅殆盡,還不如虛虛實實的打贏一場戰役。虛偽的問題在於,如果我們面對的是切實的問題,這個問題本身導致了更多的問題,那麼我們是應該面對它,還是繼續裝死下去?
 
一個虛偽的制度,是不會想到面對問題的方法,得過且過的把問題丟給下一個倒楣鬼就好。於是,我們明知道會考的東西生活上用不到,卻還是要每個人都去死念活背;我們明知道兩岸之間的定位問題曖昧難解,卻還是要裝死到底當作問題不存在。於是,我們逼學生去念一堆一輩子都用不到的知識,打的口號是為了你好;我們高舉維持現狀的旗幟,就算中國早說了維持現狀也是獨立,還是一直跳針為了大家好。
 
這次學運,並不存在撕裂國家的問題,這個國家早就被真實與虛偽撕裂很久了。我們大人們打著社會經驗、成熟圓融的口號,逼著下一個世代的年輕人要順從與等待。結果他們發現等不下去了,也不能夠再等了,跳出來指責這些虛偽的存在,換來的是上一個世代嘲諷與貼標籤。
 
筆者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試金石,也是很棒的照妖鏡。讀者可以拿著這次學運過程所學到的,去跟親朋好友聊聊看,就會知道既有世界的框架被打破,會是多麼痛苦,守舊勢力的反抗會是多麼的張牙舞爪。
 
不管我們要處理什麼問題,了解問題的本質是必須的,至於願不願意屈從現狀的邏輯,那是個人的自由。若是我們不願意正視問題的本質,從不去詢問這個問題的來源,那麼問題始終是無法解決,只會持續惡化到爆炸,害死周遭所有人為止。
 
筆者認為,直到今天為止,有幾個值得我們拿來參考與討論的例子。
 
其一,是法治與違法、違憲的問題,這個月來不停地被討論,而且坦白說也是極好的討論點。所謂的法治,是以法來治理,但這個法是由誰去制定的?若這個法本身就違反了立國精神,違反了多數人的認知,我們是否要繼續高呼法治?
 
讀者請了解一個簡單的事實,只有行政機關會違憲,民眾是不會違憲的,民眾只會違反法律。若這個法律違背了憲法精神,自然沒有存在的道理,就拿集會遊行法來說好了,一個憲法標榜有集會結社自由的國家,卻在法律裡面對集會與遊行設下重重限制。這究竟是政府違憲濫權,還是民眾不該上街遊行破壞法律?
 
讀者自己說說看,這種政府虛偽不虛偽?打的口號是什麼?永遠是為了大眾的安全與社會秩序。
 
很好,大眾是誰?秩序又是什麼?這很值得我們去深思。
 
 
 
其二,民意到底是什麼?
 
是民調的數字,還是臉書的按讚次數?筆者在寫下這篇的同時,已經看到所謂的「十萬青年十萬軍,爆肝熬夜來按讚」的荒謬現象,果然媒體很配合的狂報導。這可笑嗎?不僅可笑還令人厭惡。
 
沉默的大眾從來不存在,因為他們在政治上能量極低,太容易被操作。一個人保持沉默,通常是因為他覺得保持沉默的成本比較低,發言跟人吵架或是上街抗議太浪費自己的時間金錢。這種人的政治能量會很高嗎?讀者仔細去思考就會知道,在民主國家一人一票中,這種對他人毫無政治影響力,覺得世界換誰都一樣的人,到底是能產生多少力量。
 
每當政府告訴你有沉默的大眾在支持的時候,只是要對抗已經出現的反對聲音。讀者稍微思考一下就知道,如果是兩黨競爭,那比投票數就好了,有聽過哪一黨宣稱不投票的人都支持他嗎?沉默的民意,有可能是支持你的,也有可能是反對你的,但更多可能是根本不關心的。宣布沉默的大眾屬於單方面,根本是吃人家豆腐。
 
五十萬人或是十萬人上街頭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看穿這個政府的虛偽,口口聲聲為了廣大民眾的利益,結果當有數萬群眾高舉反對的旗幟時,我們的政府最喜歡做什麼事情?兩個,一個是把你抹綠,一個是說你只是少數的反對者。為何這樣做?把你抹成民進黨的,就可以用比票數的結果,標榜自己取得多數席次的政權正當性。說你是少數分子,目的在於宣稱自己才有比較多的民意支持,所以為什麼每次政府都要努力地宣稱抗議人數沒那麼多,說穿了就是不肯面對問題,只想硬幹。
 
他奶奶的,一萬個人不是人嗎,他們的意見就活該被抹煞,或者根本不需要考慮,直接硬輾過去?這叫做多數暴力,跟民主的意義相差甚遠,認為多數暴力是正當的,就不要等到哪天換這些「少數派」執政,用同樣的方法回敬,才在那邊哭么。
 
民意是什麼?讀者可以去好好思考這個問題,當有數十萬人願意犧牲假日的時間與金錢,跑到街上去抗議表達訴求,這些真實出現的人頭數量,跟那些用灌水灌出來的按讚次數相比,這種媒體值得你去相信嗎?每個人都要付出自己的成本來表達意見,衝撞體制的人付出的成本最高,站出來表達意見的成本次之,那些用打爆市民專線或是臉書按讚表達支持者,根本就不花什麼成本。
 
讀者請記得,真的願意站出來的人,永遠比出張嘴的人要有政治能量。去看看前兩天的比較就知道,隨便PTT一篇文就糾眾一千多人包圍警局,隔天支持警察的群眾,媒體拉近鏡頭到可以看出每個人的臉長什麼樣子,才能塞滿整個畫面。這群人也有膽說自己代表沉默多數?
 
其他的鬼扯蛋就不多說了,包圍公務機關跟包圍私人住宅根本是兩回事。警察對於同樣妨礙交通者,抗議者舉牌之、支持者擁抱之,雙重標準。
 
 
 
其三,將心比心去面對抗議者,不管他是為了抗議什麼。今天如果是沒有通知周邊的廟會活動,想要把他們祈福的心情傳遞給每個人,結果敲鑼打鼓讓人不得安寧,你是可以去檢舉跟反對這種行為的。但是,對於那些追求自己利益受損的抗議者,我們是沒有要求他們不准抗議的權利,尤其是要求公權力去處理消音。這不是兩套標準,而是很單純的民主國家的運作原則。
 
沒有通知周邊的廟會活動,之所以有反對的正當性,是因為他們將自認的善意強加在周邊所有的人身上。他們可以事先跟周邊群眾溝通,把時間公布出來,儘量讓對此沒興趣的人有迴避的時間。但抗議者是為了自己的權益受損,或是為了他人利益出來表達訴求,你今天因為這活動目標與自己無關,就反對他們的抗議活動,哪天換你自己利益受損,也就沒人會來支持你的抗議了。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民主國家准許民眾集會結社,容許群眾遊行抗議,是因為必須要有一些方法來滿足人民表達自己訴求。若是連這一點都無法滿足,民主不過是定時的選舉大拜拜,以及少數精英份子壟斷權力的合法途徑罷了。
 
最後,筆者想要補充一點,對於那些認為警察很辛苦,所以不該抗議的人,真的可以去撞豆腐自殺了。這個政府有關心過警察的權利嗎?真的在乎的話,應該是鼓勵警察組工會,要求合理的薪資跟工時,拒絕不合理的勤務與支援。警察在目前的制度下,對於上級無拒絕之權力,要是為了警察好,應該要賦予警察對抗上級的權力,而不是只會送花送水。
 
再者,警察的勤務本就包含這一些,也就因為警察的工作繁重,所以我們才會給予高於一般勞動者的薪資,以及保障退休後的福利。任何工作都有其辛苦的一面,沒有哪一個職業特別崇高,盡忠職守只是最低的道德要求,稱不上是犧牲行為。想對警察有具體幫助,去成立個有效的警察工會吧,或者乾脆來招喚八萬警察大軍上街抗議,取消警察不得罷工的法律限制。
 
==========
 
最後是筆者的私人感想
 
那個王炳忠真的是丑角,讀者你們知道嗎?我們外省人根本不會去學口音的好吧。因為外省口音每一個都不一樣,哪有標準口音。他的腔調一聽就知道是學來的,會把自己的根拋棄掉去學別人的,還引以為榮,是真以為哪些當官的會把你當一回事?要真那麼厲害,就去糾集沉默的大眾,來個十萬人上街就好。去發起看看啊,發起給大家瞧瞧啊。
 
筆者的個人經驗,千萬不要相信國民黨高級官員的真誠,全部都是虛的。筆者小時候見過太多這種人,做人越虛偽官越大,而且這種人越會瞧不起別人,覺得別人都是蠢蛋。要不是有成千上萬真誠的中低層官員,真的是兢兢業業克盡職守,國家早就被這些成天上電視節目的王八蛋毀滅殆盡了。
 
你們下一世代,七年級後半到九年級前半的同學,千千萬萬要記得,國民黨不是個好東西,黨的制度會讓任何有心為國者無能為力,只有虛偽狡詐者可以往上爬,越往上層越看血統與派系背景。國民黨該不該被毀掉?筆者認為是不需要,因為中下層的黨員,不管他們身處哪個職業,恪守本分者真的是為數不少,只是這種人根本爬不上去,對國民黨的未來發展根本使不上力。
 
要打破這種國民黨的老人政治,一是內部、二是外部。內部就是李登輝路線,來個徹底的黨內鬥爭與清算,把老頭趕下台,修黨章改制度,讓只有地方選舉有戰功,以及依靠自己能力者才能夠往上爬,這會逼那些政治世家,把小孩丟去接受真實的歷練,從內部把黨改造成符合現代化的民主政黨。外部就比較乾脆點,讓國民黨選舉輸到脫褲子,黨內就會去內鬥了。
 
民黨輸,國家不會沉淪,陳水扁八年有讓台灣沉下去嗎?倒是國民黨的黨內獨裁制度會害死國家,因為只要黨主席是腦殘,而他又身兼總統,那就完了。
 

==========

4月14補充

經過昨天的自由廣場鬧劇,筆者覺得是時候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支持可以路過警局的,跟反對方的意見,為何論述層次差那麼多。

支持可以路過者,通常會提出到憲法層次,就是國家屬於人民的基本概念,並從此出發討論所謂的集遊法問題。反對者的論述,就算碰到憲法層次,但多數用對釋憲案的解釋去解釋。

講白話一點,支持方的論理是最基本的人權,以及國家無權侵害人權。至於秩序的可否破壞,必須從事出有因的角度去出發,亦即當政府違法與毀諾,則破壞方在政府端。

反對方的論理,如果可以稱之為論理,則多半是屬於反對論理的論理。例如秩序要維持,本來就不可以包圍警局,這種根本不能稱之為論理的論理。要談論理,必須舉出整套完整的論述,不然這種本來就不可以,就會變成是直覺式的道德論述,根本禁不起任何進一步的檢驗,唯有靠多數暴力與硬寫入法律來蠻幹。

筆者要說的是,反對方之所以會得到很極端的兩種回應,是因為訴諸最基礎的情感,這合乎多數人習慣制度的直覺。但卻解決不了問題,問題在哪?集遊法到底要不要廢除?警察這個職業需不需要公會保障?工會還是公會?反對方有提出任何解決之道?筆者看過白色正義在自由廣場的演說跟解釋,真他X的好,反正就是不解釋任何問題,只在乎看得到的形式正義。

簡稱,反對方非常的受制於圖騰,他們反對包圍警局、看到冥紙跟寶特瓶就生氣,聽到被暗殺就受不了。那是因為他們非常習慣我們這個制度下,灌輸給我們所謂的善與惡的圖騰。用讀者比較熟悉的講法叫做標籤化,他們無法就問題本身提出根本解決之道,是因為他們必須把反對目標挑上標籤,才可以進行論理。

也就是這種論理架構,是建築在被「臉譜」化的形象,所以才會有支持警察工會的主張,竟然被趕出場這種事情。去看看他們臉書就知道,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唯一的辦法就是叫大家別抗議別抗爭,警察就可以休息。

WTF,這種理論可以成立,才叫做天下大亂。

至於所謂的二十五萬讚,筆者想說的就一點。洪仲丘事件發酵數周,惹起民怨數十萬上街,兩個月後不過收集到二十幾萬讚。今天不過是個警察局被圍,發酵期間一天都沒有,兩天收集到二十五萬讚?

更可笑的是,上街用身體力行表達支持者不過五百,這才是真正的萬人響應一人到場。會去相信這種數字不是被操作的,看到這兩天新聞怎麼導引輿論的,還看不出來政府到底想幹什麼,去撞豆腐好了。

政府的目的就是要抹黑學運,抹黑一切的抗爭合法性,讓下次上街的人數減少。這次五十萬,下次只要沒有那麼多,他們就可以玩弄數字遊戲,聲稱自己的努力已經獲得這些不上街的人諒解。

政府方到現在的論述,都是訴諸情感跟輿論操作,試圖用警察的辛苦與網路的奧援,營造他們才是風向所示。別扯那麼多了,同一天晚上,支持蔡丁貴的群眾,人數是自由廣場的數倍以上,鏡頭還要拉那麼近,才可以看到白色正義的山寨手機燈光。

沒有學過這些情報操作的技巧沒關係,但很多事情用小頭想就可以知道了。十萬青年十萬軍,爆肝熬夜來按讚,按讚次數還是線性方程。少來了啦,半夜爬起來看A片都沒那麼勤快,最好是真的那麼多人支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