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國內政治分析方法看國際

Posted on Updated on

又是新的一週開始了

這篇算是跟上篇連貫,主因是這周遇到一些朋友,看到一些盲點。盲點就是,講到國內各政黨的鬥爭,或是政黨內部的派系鬥爭,都可以看到這些朋友熟門熟路的探討,諸如這件事情背後是哪個家族在控制,那些金主在介入這些事情,誰掌控了哪個部門,又打算怎麼利用這點來整肅對手。
 
呃,怎麼一談到國際關係,就全部變成美國怎樣那樣、日本那樣怎樣、中國如何如何。奇怪,其他國家難不成是伯格人,全部都是統一思想跟目標的?
 
 
 
這其實涉及到情報量的多寡,像筆者約十年前有大量閱讀解放軍跟共黨派系的東西,也認識一些解放軍的人,可以抓到一個大概的概念跟想法,現在因為這些關係都斷了,所以變成沒辦法第一手消息直接問,要靠其他前輩傳播二手情報。
 
一般人不會有空,就算有閒也不見得有辦法拿到這些資訊,所以大多數的人依靠的都是一種媒體長期給予的概念。通常念國關所或是戰研所的人會比較好,因為他們可以拿到的資訊比較多,研究方法也比一般人優越,雖然這不能代表一定比較強,但至少在分析上會比較有利。
 
回歸正題,讀者請深記一件事,每個人都想要過「好日子」,這個「好」也許定義不見得一樣,但大體上想要提高生活水準與品質,倒是不分中外都一樣。在現代的社會想要過好日子,說到底就是錢的問題,就我們個人來說,要是有幾個億在身上,跑到哪裡都可以過一輩子快樂的生活,但這種問題若放大到群體,乃至於國家戰略上,就變成是資源的獲取問題。
 
例如,四十年前中國想要跟印度談建交,若沒有一點甜頭,怎麼可能把台灣丟了就換選中國。所以中國會拿什麼去交換,這就是重點。舉一些超現實的例子,如「中國打算蓋一條從巴基斯坦經印度到緬甸的輸油管」、「中國打算跟印度進口每年一千萬條印度染布」,沒有訓練或是習慣的人一般人眼裡,似乎就到此為止。
 
但實際上這超級複雜的,先不管油管可不可以通過巴基斯坦,在印度這邊要怎麼通過?要拉一條輸油管,一定會通過很多地,蓋很多硬體設施,還要抽不少稅。關鍵在於,是那些人要去負責處理這些事情?印度的黨派中那些人跟土地利益有關,蓋輸油管線的硬體是不是印度可以生產,若可以的話那些人負責承包,抽的稅要用在哪裡等等。
 
複雜度跟當地國家的民主、廉政等等各種政體有關,假設印度是一個獨裁者統治,那你只要跟這個獨裁者,或是獨裁者的家族談好誰負責啥就可以搞定。反正獨佔事業,拉輸油管線只是理由,一路上獨裁者的弟弟可以找警察去強制拆除沿途需要的所有農田跟藥房,獨裁者的姑丈負責的鋼鐵公司生產一切所需的金屬用品,獨裁者的兒子當名義上的輸油管線部門總經理…
 
若印度是好幾大家族在議會互相抗衡的狀況呢?那就會變成是要每個家族都找來談,各自分配好各自的利益,或是決定找其中兩個大家族談就好,他們去擺平其他小家族的聲音。若印度的廉政程度很好,那就不能直接額外塞錢來打通關節,可能要安排一些複雜的管道,例如北京那邊蓋一棟房子給某印度官員去投資,莫名其妙就兩倍賣出這樣。總之一切合法、謝謝指教。
 
讀者有點概念就會知道,為何政治學上講到美國,根本就可以讓一個人念到博士畢業,其他大國也都差不多,就是因為光是理論的去探討,一個大國內部各地區的異同,還有其產業的興盛或是政治家族的存否,就夠你討論到死了。一旦你畢業又真的去接觸,就會發現實際上還有很多種運作,有些根本就沒辦法寫論文,錢流的奧妙是要跳下去才能體會。
 
回到剛剛的假設,中國最後怎麼跟印度建交的?搞不好真正的理由,是某個家族收了人家幾十億佣金,這個家族就來幫忙編一堆計畫,來說服其他派系家族的勢力,反正最後木已成舟,理由都已經搬出去,中國也不是小國可以忽悠的。實際上沒那麼簡單,所以為何我們要砸大錢培養專業外交官,還有專業的情報人員,甚至是要負責做黑的,私下打通關節塞錢順便喝花酒等等。
 
 
 
讀者也許很氣憤,這不是好像說,政治就是一堆人在分贓?這說實話也沒錯,差別在於制度上的異同,對於民眾的生存當然有很重大的影響。好比一個法規完善、公開透明的制度,當地的政治人物去爭取到跟外國某公司的投資計劃,難道真的就是做辛酸的,純粹領薪水?這十之八九都是有好處才會做,例如家族的企業可以因此獲利。
 
那這個計劃對當地會有幫助嗎?當然會,鋪馬路會有包商、工程人員,蓋大樓需要各種營造施工人員,蓋工廠可以提供不少工作機會,總之只要這邊有資金挹注,幾年內的時間要創造一些產值跟工作機會,來養活很多人家是不成問題的。
 
好的制度就是,這個政治家因為是他爭取的計畫,所以他們家族企業在爭取相關案子時,會比較容易知道政府的想法跟底標,或是說別人有意識到這點讓給他。壞的制度就是,這個政治人物會把所有相關利益統包給自己,不聽話的就警察或黑道處理,或者司法威脅媒體抹黑搞死你。
 
 
 
筆者想講的是,想要看懂美國到底怎麼處理台灣的問題,光從大戰略的情勢去分析,會有見林不見樹的問題,反過來只用自己處理公司的概念去看整個國家運作,就是見樹不見林了。
 
要說有何規則可循,或是歷史的教訓可以知道,那就是不管任何的計劃或是交流,國際之間本就是互通有無,要依靠一些「有力人士」來疏通是正常的,好的制度是我們可以讓大家自由競爭,最強最優秀的得標,壞的制度就是把所有敵對的學者都罵成三七仔,搞到最後原來只是罵的人想要獨占利益而已。
 
獨佔沒問題,看你怎麼獨佔。生產的出超級棒的汽車打趴其他家,這是你們厲害。生產不出個鬼,整天靠關稅跟貨物稅抬高進口車售價,還有種上媒體大談經營方法,這就是依靠裙帶資本主義,不要臉。
 
歷史的教訓是,若我們希望台灣好,家鄉的土地越來越芬芳,人人都掛滿笑容活得充滿希望。那就應該讓這些國際合作,最後都可以帶來本國人的利益。
 
讀者可以好好想想,蓋一個超大的萬戶住商複合中心,每坪賣你五十萬,開個自助餐也要租金二十萬一個月,這種超華麗的「看似」自由經濟的計畫會比較好嗎?還是樸實一點,找一家製造機械零件的外商在本地生產,提供優惠的稅率但要保證雇用五百名本國勞工,這對當地民眾的實際幫助會比較大?
 
很多事情越研究越複雜,就越會發現事情不是我們這些「憨人」想的那麼簡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