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醒,從跳出自身階級看世界開始

Posted on Updated on

 為什麼又感冒了…

最近幾個月寫的好像都是在罵人,筆者也發現到許多人沒有看出文章的脈絡,通常是以自身經驗或個案來判斷,然後直接比對再下判斷。坦白說,這種方法沒有錯,在某一行業裡面,老經驗總是可以知道實際做法跟狀況,但這不代表可以把自己待過的經驗拿去否定別人的。
 
這並不是說我們都不用做研究跟思考了,筆者想要強調的是,如何跳出自己的階級看事情,是非常重要的,這可以說是覺醒的第一步。筆者從不認為覺醒是一種技能,經驗到了點按鈕就可以解開,這需要長時間的觀察跟反省,而且往往要自己有過很大的衝撞,才會領悟到一些事情。
 
從洪仲丘開始,台灣尤其是大台北地區,整個氣氛開始變了,年輕世代發現到有一些地方怪怪的,而這種覺得怪的感受,在老一輩對太陽花的怒罵斥責聲中更明顯。光是網路上的文章,無論是理論出發還是個人經驗,這種世代衝突的例子太多了,在我們身邊也隨處可見類似的情景。
 
筆者為何標題要下跳出自身階級看世界?因為大多數的人,包括筆者早年也做不到,窩在自己的小圈圈內,跟差不多背景的人吃飯,跟學歷差不多的人聊天,然後接受一些所謂的長輩,跟你也是差不多背景與學歷的前輩講經驗,你我都覺得世界就該這樣,繞著一個固定的軌道走,順著某一個方向轉。是嗎?
 
筆者也不贊同某一些文章所說,要徹底剝離自己的立場,以純然的客觀中立角度去看事情。以科學家的背景來說,更反對那些打著科學名號,企圖用科學中立的方法解析世界上的一切。理由沒有太多,因為這都是一種傲慢,試圖在這混沌複雜的世界中,找到一塊真理碑,然後自己踏於碑上,睥睨一切。
 
 
 
好了,講這麼多前提,重點在於,怎樣跳出自己的階級?方法也不難,先看看自己客觀的生活環境跟條件如何吧,然後不要用我覺得、我認為去判斷自己所處的環境優劣。別忘了,現在有個選台北市長的,也是講了十幾年一身挫折跟募資半年才幾億台幣。用個人的經驗去情緒化描述一件事情,描述出來的絕對是合於自我的道理,但同樣的情感經驗你是否可以等同其他人也如此?
 
曾有不少部落格,就是白領中產階級人士,大力鼓吹沒有不景氣這種事情,到處都有機會。還有人拿出計算機,替工地工人精算他一個月的菸酒錢可以省多少,拿去投資的機會有多大,幾年後就可以翻身買房子等等。
 
然後,還有更多的網路個人經驗,拿自己過去中學同學的例子,認為「不讀書都是自己的事情,念不念的好都是個人的努力,他不讀書所以落後,落後到只能做艱苦的工作,這難道不是自己找的嗎?」
 
接著,也有不少的過來人,指出現有的一切都是自己賺到的,留給下一代天經地義。更有自己享有上一代的天經地義者,跑出來說佔有優勢也是當然的,從既有優勢往上爬乃人之常情。接著反過來指責那些在社會底層的人,全部都是自己造成的苦果。
 
讀者看多了有沒發現?他們所闡述的都是「事實」,基於自身經驗產出的「事實」,但這能夠具有普遍性嗎?要真有大專程度以上的投資理財能力,他何必去工地做甘苦人?筆者對他們這種說法從不正面回覆,因為「人要上進先讀書」這是一點也不錯的事情,沒有什麼要回覆的理由。問題是,你跟同學的立足點、起跑點會一樣嗎?佔有上一代的優勢,跟同學站在不一樣的起跑點,跑贏了才說人家不努力,這有道理?
 
跳出自身階級的第一步一點都不難,問題在於你有沒先入為主的觀念,把自己的經驗投射到其他人身上。筆者就舉個個人例子,給讀者做一點參考,大致上就可以理解這並非很困難的事情。
 
筆者畢業後聽聞國中同學有人入監服刑,一打聽下發現就是那個混了三年,一臉看起來就是小混混的樣子。但他家庭背景可不好,父親也坐監中,母親好像很早就不在,都是外公在隔代教養,從小沒有父母的愛,家裡除了打罵以外什麼都沒有。所以,在他拿起武器捅人之前,是他自己的選擇還是環境造成的?
 
到此,筆者聽過許多人的結論,就是在他決定拿刀捅人之前,是有很多機會,是他自己放棄的。這種自由意志論的說法相當普遍,不用去做田野調查,上一下各大新聞網站,每當有社會案件出現,家庭背景不好的人作案被抓,新聞回應大概是怎樣?同情他的人眾,認為他還是有選擇機會的人更多。大致上理由不脫,他在那個時間點下,是可以選擇不要一刀捅進去的,既然做了就要負責任,沒有道理可講,每年都有無數的人面臨這個抉擇,他並沒有特別不一樣。
 
確實,拿刀捅了人就沒什麼好講,但認定這是自我意志選擇的人,請多想一想。在他走到了名為不歸路的分岔點前,他是否有夠多的機會,夠多的引路人,可以指引他不要走到這裡? 若他有個好家庭,父母給予了巨大的關懷,指導與培育茁壯,一路考上了不差的學校,出來找個還不錯的工作,那麼他是否會走到這條路上?
 
這是沒有答案的,因為人生沒有那麼多的如果。解答是需要大量的閱讀,這需要很長的時間,廣泛的吸收資訊,自己還要有一個堅定的核心價值,不停地累積才能解構這個社會,分析其發生原因,進而找到解答。讀者其實也不需要做到這樣,因為這是一個要花一輩子的工作,但可以從第一步跨出,走出自己階級,不要單純地用自己生活的眼光去看,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一旦跳出,這個世界就是混沌的,你會發現沒有標準的解答,也沒有絕對的對錯,所以筆者才說要有堅定的價值,這個價值來自於人文素養,也就是對這個世界的關懷,對社會其他人的關心,對弱勢的關愛。一旦擁有,那麼在這混沌不清的世界,你還是可以找到一條積極的道路,也許路非坦然,但至少充滿希望。
 
窩在自己佔據優勢的階級內,每天上網分享著食衣住行的小確幸,放假再去參加慈善活動,這不過就是王八蛋買贖罪卷。而躲在自己屈居劣勢的階級內,成天自怨自艾,覺得一切都是別人的錯,自己不思任何改變跟上進的方法,連常識都沒有過,這就別怪他人漠不關心了。
 
只有踏出這第一步,你所學的一切,不管是經濟、社會、文化等等各種學說,才會是真實的,貼近所有台灣人的,了解台灣的各階級過的生活並不一樣,分享的經驗也不同。到此一步,你提出的所有改革建議才有血肉,不會淪為冷氣辦公室幻想決策。
 
被罵不要緊,筆者十幾年來在網路上筆戰或是被打臉也不是只有一次,你處在一個有很多異見之處才合理,因為任何的改革建議與方案,必然會刺激到既得利益者,也絕對會引起反撲。當你處在一個沒有人反對你,全部的人都支持你的狀況下,這才該擔心是不是進入一言堂了。
 
但不管怎麼說,台灣的經濟弱化是事實,某些特定利益階級擁有優於其他人的利基也是事實,而在文化上有掌握話語權者不停對其他族群攻擊,許許多多都是現實發生的事實,這個事實需要你我共同去理解。說到這,發現再講下去又是千言萬語,筆者覺得還是用一點比較簡單的方法結束這篇。
 
筆者直接一點的問,你為何不願意談論政治問題?談論政治覺得骯髒,經濟可以跟政治切割,文化歸文化政治歸政治?你為何如此天真?面對弱勢者的處境,你是否替他找尋解決方法,還是只想替自己找個心安理得的藉口?面對弱勢者的選擇,你是否想過他其實毫無選擇,還是因為你不需要面對,所以完全迴避?
 
政治就是人類活動後產生的行為,是我們用來調和、解決各種問題的場所,談論階級的現象,不是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而是正視事實的根源,而如何解決需要我們在政治面上進行協調。在冬天夜裡用水柱把遊民沖走,只是把問題丟給鄰居,解決不了問題本身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