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龍人的治國觀

Posted on Updated on

喔耶,下周可以寫後續觀察,真開心

咳咳!這篇要來講一些讓人不怎麼愉快的事情,因為會讓人不愉快,所以筆者一開始就把對象講清楚,本篇天龍人泛指血統上是高級天龍,不是筆者這種中間以下的天龍賤民,以及血統屬於地虎的半山或本省,但早就投靠偉大的黨國機器那一批。絕對沒有指一般辛勤工作,努力上進的台北人。(註:請不要再自動對號入座了,每次看到無數人好像被戳到跳起來,筆者這外省二代都看的好奇怪。)
 
會有這一篇,是因為某位六號台北市長候選人,幾個月來的政見跟願景,都發夢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不管是談挖一個超大的地下道,還是某個島嶼可以當金融中心,直到最近改路名之類等等,很多朋友不可思議地跑來問筆者,開口就是「天龍人腦袋有洞嗎?」
 
呃,不是天龍人腦袋有洞,這也無關所謂的天龍文化,台北人習慣的那種文化,雖說源頭是黨國時期刻意培養出的文化優越感,但本質上算是菁英主義,講求專家跟菁英定義話語權。也就是說,想在台北市當到大頭,必須要有契合這種形象的符號。而筆者之前講過,連勝文是在挑戰台北人對於傳統菁英觀的下限,沒學歷更沒經歷,就想一次挑戰市長。
 
回到治國觀點,身邊有類似的人都可以問問,他們對於都市發展的想像是怎樣?這是一個很重要的點,詢問他們對於區域發展跟公共建設到底該怎麼去做,可以對他的大腦得到很清晰的圖像。通常都是沒概念,只是對某一種印象有很模糊的想像。但對於受過訓練的菁英,或是在所謂黨政資歷完整的那些人手上,狀況可會完全不同。
 
對於那些自幼讀貴族學校,長大後唸名門大學,接著有父執輩培養進入公職系統,一輩子沒在基層走跳過的,這種人腦袋瓜的治國想像,基本上是所謂的「模擬城市」建設觀。反倒是在基層待過很多年的民代,被請去擔任政務官員,往往還不會把蓋城市當打遊戲看。
 
這最大的差別在於,一生挫折沒在基層歷練的人,他會脫節到以為這就跟打電動沒差 – 「拉幾條馬路,規畫幾塊區域,把電線水管接好,警察局消防局蓋好,接著就可以看到房子一棟棟蓋起來,很簡單嘛。」
 
是啊,都市發展的確是這樣沒錯,基礎建設弄的好,未來發展沒煩惱。問題是,台北市今天是一塊荒地嗎?任何都市都有其發展的歷史,市長是要去承接這塊歷史,拿到手上的不是一大片森林河流任你開發,地圖上滿滿的都是住宅區跟商業工業區,各種公家機關依照某一種歷史軌跡分布。如果把這當模擬城市去規劃,災難就會開始。
 
別的不說,馬英九就是這種典型人物,一輩子順遂沒經歷風浪,根本沒在基層歷練,靠派系背景三級跳到法務部長,去選台北市長也是一大群人為之策畫,到這邊都還沒問題,一旦他當上總統大權在握,制衡之人不再,各種光怪陸離的災難就發生了。
 
他為何認為施政良好,經濟數字良好,政府建設一切順利,這難道是他活在幻想之中嗎?這可不,對他來講,他是很認真地想要規劃國家,經濟發展到各種指標突破天際,還要獲得歷史美名。讀者若覺得很矛盾,或是沒玩過遊戲搞不懂,筆者這邊先解釋一下。
 
玩模擬城市,其實沒有什麼固定發展方針,你可以蓋出國際大都會,市政收入爆表,想蓋什麼就蓋什麼。也可以在諾大的土地上,靜靜地發展成一望無際的農村莊園,偶而點綴著幾台車輛經過,要發展一個大海港也可以,要挑戰一串小島的發展也可以。總之,要先決定發展方針,畢竟蓋一個農村,市政收入是不會多的。
 
國民黨傳統的經濟發展思維,就是蓋很多東西,弄很多區域發展,經濟繁榮稅收變高後就有更多錢,更多錢可以蓋更多東西,弄更多發展,繁榮後又有更多的稅收。然後,發展的人在中間抽點成,過快樂的日子也是合理的,造福國人享有榮華生活為何不行?
 
問題在於,這種沒在基層待過的人,根本不具有同理心,他完全無法體會這個社會有非常多的人,想法與他並非一致。就因為他無法體會,所以馬英九這種天龍人治國,會採取蠻幹的手法,因為對他來講,為了發展某一個區域,使用推土機功能直接剷掉舊有住宅,發放一筆補助金,接著把整塊改成商業區,插滿一堆公共建設提高滿意度,再把捷運拉過去,多完美啊。
 
若這是遊戲,他再蓋個機場,蓋個港口,拉快速道路到規畫好的高級商業區,高級商辦大樓會一棟棟出現,稅收就好像開金手指一樣源源不絕。有了錢之後,就可以在更多地方發展經濟跟建設,反覆如此國家繁榮指日可期。他看的是報表跟數字,看到稅收變多舉債變容易,數字顯示整體經濟發展快速,沒有道理認為台灣正在沉淪。
 
「嗯,所以抗議的一定都是民進黨派來的,都是企圖破壞國家經濟發展的罪人,動用警察直接抬走,偶爾縱容黑道打人也是必要的,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我一切都是為了國家好。」
 
天龍人的治國觀就是這麼簡單,他以為在玩遊戲,數字報表漂亮,施政滿意度超高,一切都非常美好。遊戲中的抗議人群,把警車開幾台過去就消失了,這是必要的不愉快經驗。
 
讀者到此應該會發現,天龍人的治國觀中不存在人民,他們覺得人民就跟模擬城市的電腦居民一樣,只要你做了某個措施或是多蓋幾間警局,就可以輕易地打消負評。
 
但真的歷練基層的人,是不會這樣想的,他很清楚每一棟被推土機推掉的房子,裡面都有成千上百的居民,其身家背景都不一樣。擔任過民代的人會知道,開發一塊商業區,拉條馬路或捷運進去,要搞定的地主跟資金來源麻煩的要死,每一家銀行跟每個地主都有利益要橋,原住戶哪會那麼甘心離開,現在又不是獨裁統治逆我者亡,事情哪有這麼簡單。
 
連公子不過是這種富二代的代表人物,他的朋友群也都差不多是這類人,根本沒在基層歷練,而且因為家境優渥,阿諛奉承者眾,早就失去判斷力,沒辦法理解小老百姓的需求。在他們的腦袋中,發展建設就是在地圖上畫來指去,好比玩遊戲一樣簡單,至於生活在其中的人民,不存在於地圖上。
 
 
 
該收尾了,反正下周就知道結果,也不必在此去替誰辯護什麼,覺得筆者是在苦費心機的實在想太多。寫作部落格不過就是筆者的假日閑趣,要不是連公子表現太低能,不戳他幾下對不起自己,筆者寧可去寫教育制度、戰略觀察等等,最近IS也很值得寫,何苦寫台北市的選情跟族群分析?(筆者又不在台北投票)
 
說實在的,直到今天筆者都認為柯的機會不高,在台北市吃國民黨飯的人太多了,唯一可以左右選情到柯會贏的機會,就是大約以前都屬於泛藍票的兩成空氣票,這些人呼吸台北的空氣,享受台北的文化,心理堅信個人的專業價值,在台北沒有很多棟房子,期待下一代可以在台北活出希望的那一些人。
 
這些人加上已經被徹底激怒的年輕世代,勝負在投票率的高低,柯要獲勝除了降低連的投票率,也要提高上述這些人的投票意願。這次選舉,原本會是投票率很低的一次,沒想到連公子賣力演出,大大超出三個月前兩黨選情專家的意外。
 
此次台北市長選舉,跟以往不同的點在於,是一次可以徹底檢驗所謂國民黨鐵票,利益綁在一起不可分割,以及含淚含血看到黨徽就要投的那些人,到底數量有多少。正常智力的人,青年世代以下還在努力過日子的人,以及各種被連陣營用八小時打臉的專業白領人士,基本上投連是投不下去的。
 
這個數字可以檢證很多事情,選舉依靠的是過去的資料,不是躲在美國幻想某些神奇場景。政黨認同版圖移動是很緩慢,而且常常是以世代作為劃分,不要以為國民黨會因為連勝文的激情演出,因此大敗幾十萬票於台北,未來還有一周,連陣營會盡一切力量,把各種族群標籤、階級符號,努力地塗抹在柯的身上,讓上述那兩成可以決定勝負的人,最後選擇放棄這種選舉。
 
所以筆者還是很樂觀的期待有未來四年笑話可以看,慣習是一件很難改變的事情。
 
 
 
 
 
喔,有人很生氣的指著筆者罵,說怎麼可以把台北人都當白痴?難道投國民黨的都是白癡嗎?
 
筆者可沒這樣說,我的台北同胞們啊,你們真的都不覺得,連公子這種表現還可以拿個幾十萬票,甚至很高機率可以當市長,難道不是一件值得你們掩面的事嗎?
 
更不用說,台灣其他縣市等著看台北笑話的人有多少,當全台灣多數人都覺得台北人到最後的最後,還是會咬牙含淚把血吞的票投連勝文。親愛的台北同胞,你覺得上了高速公路後,全部的車都逆向,問題是出在誰身上?
 
標籤往往是自己往身上貼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