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人士往往成不了事的原因

Posted on Updated on

選贏再說很難懂嗎?沒選上就開始擔心,萬一選上後背棄理想怎麼辦?
難怪最後都決定讓王八蛋繼續選上,因為自己還可以罵四年。

筆者這裡的社運界是泛稱,或是自稱為社運人士的都可以算,會發這篇是有點感觸,因為太陽花一年後,已經證明巨大的民意可以推翻政治現狀,讓一個白目市長到處開火,而接著的立委大選涉及到全台各處的利益,比議員還要更多,不意外的開始有人想要收割這些社運的成果。
 
然後就開始內鬥了,先是有人放話要不分區立委,後來有人自己跑去組織第三勢力,第三勢力還沒選就先分裂掉,讓外人看的是丈二金剛摸不著腦袋。最近太陽花一周年,有心選舉的人開始到處收割,或是阻止其他人去收割,這又產生了另一個結果,一群人不想被收割,就對想收割的人開砲去。
 
這個嘛…
 
在談收割與否前,筆者想談談所謂的政治,政治無非就是利益的得失,大家透過一些方式,來談資源的分配。而資源分配必定與權力有關,權力鬥爭的場域自古皆然,只是方式很不一樣。
 
古時候的權力鬥爭,常常是赤裸裸的砍殺,反正把你的人都宰光,就沒有反對者的問題了。這說來簡單做到很難,畢竟敵人也是會反抗的,遇到雙方人數勢力均衡的狀況,想要用屠殺來解決問題,顯然要先惦惦自己的實力。
 
所以才會出現戰略這玩意,人人都要考量自身的實力,做出對資源最有效的分配,對內增加生產力,對外增加競爭力,沒人想在競爭的場域中淪為魚肉。以前爭權奪利到最後,實在談不出所以然,就乾脆用子彈來解決爭端,把你揍扁後就可以來「談判」了。而現在民主國家,黨派之間改用銀彈互丟,用嘴砲打仗。為何不搞大屠殺?拜託,用子彈屠殺萬一沒成功,殘存者是會報仇的。用選票去屠殺對手的支持者,這是嫌自己票太多,打算下次選不上嗎?
 
反觀台灣嘛…
 
先不提八年遺毒後,哪個黨對另一個黨徹底清算鬥爭不留餘地的,也先不論這個政黨是怎樣不顧民意搞到幾十萬北部人上街抗議的,反正這個黨的模式就是選贏就可以亂搞,因為台灣人健忘,只要洗腦你每個黨都很爛就好,催眠你政治好髒髒大家不要談,就會有一狗票白癡以為「人不談政治、政治可以不理你」。
 
那麼社運界人士到底在想什麼?要當永遠的反對黨,一輩子的社會清流嗎?這也不是不可以,那麼就年復一年的去靠腰好了,反正只要政治現狀不改變,問題會得到解決嗎?
 
想要改變台灣的現狀,你就是得從政治著手,只要你不打算革命與內戰,就是得乖乖用選票制裁背離人民的政客。那麼這些打著良心的社運人,是怎麼對待那些想要來收割的政治人物的?是好好談判,用合作換取改變,還是條件交換,用選票換取政黨的政策?
 
可不是嘛,大多都是擺出「兩黨都很爛,我們最清流」,然後開一些很詭異的條件,讓人根本無法接受後,再說你看看果然他們都只為了自己。啊不然呢,政客不為了自己選票,不為了自己選區民眾的利益,跑去聽你的?請問閣下是哪位啊?
 
你的理想不是我的理念,政治是資源分配的一種方式,連被收割都不願意,鬼叫別人不該這樣那樣,那請問一個最基本的概念,現在想要改變政治現狀,你不依靠選舉投票,是要依靠什麼?如果所謂的改變政治現狀,僅僅是要在「自己掌權」的前提下討論,那這種社運人士跟政客一點差別都沒。
 
最好笑的不是這個,台灣幾十年來的政治勢力如何,大家心知肚明,不用鬼扯兩黨一樣爛,或是大家都很會貪污這種事。理性中立客觀幾乎是髒話了,有多少團體是願意公開表示自己的政治傾向與意識形態的?如果民進黨執政時天天反民進黨,國民黨執政時換天天反國民黨,那我們還可以承認這個社運團體是有其理想性在。
 
不過,各位讀者可以回憶看看,台灣絕大多數的這種社運團體,批判的力道是兩邊都一樣嗎?不願意參與有可能改變現狀的政黨,更不接受當個小小人物,連被其他有心參選的人收割都不願意,非常在乎自己內心那小小的神聖火焰。
 
那好吧,筆者只能說祝福你。就一個現實主義的戰略家來說,這種人成不了什麼事的,最多因勢而起,起了之後也沒幾年光景,因為沒有手段沒有方法僅有理想,在人類歷史上只有「被人拿去成事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