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點出問題就好了嗎?

Posted on Updated on

端午節大家吃粽子團圓快樂喔

這些年最常聽到的說法之一就是:「提出解決方法,不要只是會提問題。」呃,這種說法老實講蠻蠢的,而且通常不是為了解決問題在討論,而是根據意識形態來決定問題的時候。
 
怎麼說呢?讀者在這幾年,尤其是馬政府第二任後,身邊應該多了一大堆焦慮症患者,眼見政府做什麼都被罵,怎樣施政都無法提振經濟,結果長輩朋友們通常都會用這句話來打發你。
 
「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法前,不要只是會找麻煩」
 
這句話才是大多數台灣人,遇到不想面對的問題時心中的話,只是講出來太過分,所以換包裝。提出問題難道就好了嗎?我們不需要提出解決之道,不提出解決方法,老是問問題,挖出問題對現實有幫助嗎?
 
這種問法,筆者個人也見過太多了,絕大部分的情況,都是當事人本身已有定見,覺得你也提不出個好方法,要讓你閉嘴用的。畢竟若你可以反擊他一堆解決之道,十之八九都接不上,然後就轉移話題去。
 
 
 
言歸正傳,找出問題已經是第二步了,提出解決方案更是三四五六七步的事情,台灣多數這種色盲的問題,就是連找問題都不會,也就是第一步「觀察」的功夫都沒有。都講是色盲了,讀者請先心領神會看下去吧。觀察是很重要的功夫,有像筆者這種閒工夫的,就會去找出政商關係跟利益集團,這才是當代政治的運作基礎,沒有那個閒工夫的,請看一下周遭的人有沒過得比較好,不要老是只跟類似的人彼此在網上加強信念。
 
真的、真的,台灣這幾年來大家過得好不好,物價有沒上漲、薪水有沒增加、大家買得起房嗎?這些都是可以去看的,之所以會講出很智障的話,像是沒有不景氣只有不爭氣,扣掉業配文,大多數都只是不肯走出自己的小圈圈。像筆者這些年在學校跑來跑去,很多認真的老師可以看到學生的家境不好,也能夠理解環境造成其未來的不幸,但轉到報紙新聞看,就又都覺得那些貧苦的人自己活該。幾乎每個都一樣,只是年紀越大越嚴重而已。
 
這就是沒辦法把自身看到的經驗,將之與社會連結在一起的結果。這也不是蠢,或是說個性邪惡,純粹是沒有相關訓練,你要這些老師自己去自主訓練也是不實際,結果就是年復一年的越來越糟,直到與真實社會脫節。之後就是等到物價上漲,自己食衣住行出狀況才會發現問題大條了。
 
而政商關係跟利益團體,許多人聽到就皺眉頭,覺得民主國家好像不該有這種玩意。這種想法才是笑話,舉個例子來說,台灣的律師有沒有個幾千上萬個?人家幾千人組各同業公會,去捍衛律師執業的相關權益,只不過因為律師比較有錢又懂法律,可以在立法院長袖善舞,所以爭取到自己的利益比較多。所以律師是壞人?
 
你今天是某個縣市的建設公司,真的有心要把家鄉老舊的房子都更掉,換新屋大房給鄉親,定價跟市價交換比完全合理,但就是遇到一些釘子戶,所以你跑去找縣長跟議員洽談,看有沒辦法處理。所以,你就是個大壞蛋?重點不是你的行為,而是你的行為帶來的後果。畢竟沒人知道你腦袋在想什麼,你的行為到底是對大多數人有益,還是犧牲其他人成就自己,看過去的歷史經驗就可以推出來。
 
簡單說,脈絡很重要,長期觀察才會知道很多團體很多事。你不先觀察,怎麼會知道問題出在哪,不知道問題在哪,怎麼解決問題?台灣教育太成功了,把每個人都練成看到題目就想到答案,哲學跟邏輯又不學,才會變成今天這種奴化教育的結果,或者說根本是悲劇。
 
 
 
回到主題,點出問題很重要嗎?當然重要,可以讓大家思考問題的來源,然後找出可以解決的方法。現在許多人,尤其是某個顏色的,看到當今政府的問題,直接的反應是解決問題嗎?不,是把問題牽拖到其他地方去,然後告訴你「這個問題不是問題,你必須容忍這個問題,如果你不能容忍問題的出現,就提出解決方法,若提不出來就必須容忍,一旦容忍了這個問題,問題就不再是問題。」
 
上述這段話筆者可沒亂講,請讀者自行去這些號稱理性中道的地方,分析他們的討論,就會發現他們只是把問題用這種討論法來擱置,假裝一切不變,事情就會自然解決。但真的會這樣嗎?
 
去年的太陽花,年底縣市長選舉變天,都在在顯示台灣民眾,尤其是年輕世代的意見,與「傳統主流媒體」完全不一樣。這代表問題不僅出現,而且被一整個世代的人很嚴厲的去解讀,對我們這些年紀大一些的人來說,有些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而是知道現實後只能默默承受,但年輕人似乎不怎麼吃這套。
 
而筆者的觀察是,這不是世代戰爭,是不折不扣的階級戰爭,會去替現有狀況辯護者,幾乎多數出身當前的佔優勢階級。而很有趣的是,這些優勢階級出身的人,還不少會跑去替其他人說話。現在還會辯護台灣沒有階級問題,只要你努力就不會不景氣,或是要你不要只會抱怨,多去做點事情的人,已經越來越像是法國大革命前的那些蠢貴族。
 
 
 
筆者想說的是,點出問題已經很不錯了,至少告訴大家有個現象,請讓我們去了解這問題背後的成因,與社會結構的關係,然後才能進入解決問題的方法。在台灣許多人已經被教育到,看到問題就覺得這是要來鬥爭我,你提這問題就代表你的顏色,有政治立場不公正客觀。
 
筆者對這類人是沒啥好話,社會學去多看一些,其實大部分都在教你觀察跟解構,解決方法很多是靠自己的經驗去想的,不代表就是真理。更重要的是,社會學的東西拿來分析,找到了問題之後,只會告訴你因果關聯,還有歷史上類似狀況會如何。中產階級的安定感,菁英階級的優越感,都不構成問題可以自動消滅的理由,你總是要解決,不然就是別人替你解決。
 
被選票與鈔票清算,總是比用子彈跟鮮血清算來的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