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課綱的重點不在內容

Posted on Updated on

頭發熱,隨意寫寫
總之,不要對統派有幻想,直接用選票殺爆他們,讓他們成為歷史餘燼最快

不在內容,而是一個過程跟慣例。筆者知道有不少人,覺得反正明年國民黨大概也下台定了,屆時改掉不就得了,何必現在讓學生去衝個頭破血流?這種論調,學生自己也有反駁,只能說下一世代的高中生比我們想像的要堅強與有思想,筆者就先不論了。
 
這篇要提的是其他事情。
 
首先,政大的勢力勢必全面退出教育部,依照目前的各政黨狀況來看,除非是馬欽定的洪秀柱當選,繼續沿用同一批人。不論是蔡英文還是朱立倫,主要的政治人物,教育的幕僚跟用人大部分都是師大出身。也就是只要拖到明年總統交接完,現有的政策不只是課綱,可能連十二年國教這種被馬英九亂搞的都要全面檢討。
 
也就是說,除非發生更重大的事件,不然教育部主事者目前絕對不會讓步,因為這就是背水一戰了,更別提從蔣偉寧開始,教育部實際上就等於是總統欽定人馬去強行控制的狀態。既然是這樣,反課綱的情形可想而知,若非學生力竭退出,就是出現另外的狀況,反課綱被激化到更高的政治問題,才會被政治性解決。
 
這個課綱到底多扯,筆者也不想多說太多,已經太多人講了。馬英九已經示範一個最神奇的論點,自己反對自己的101課綱,還說這是台獨課綱,笑死人。真正扯的,是被霸王硬上弓的十二年國教,與被律定要修的十二年國教教綱。依照目前的狀況來說,若在明年總統交接前被強行通過,下任總統沒有修掉十二年國教教綱的權力,除非學馬英九違法程序硬幹。
 
 
 
筆者不曉得有多少讀者發現到重點,就是現在的政府,或者說總統府內的那幾位,鐵了心要行使國家權力去修他們想修的事情。即使程序違法也無所謂,就算實際違法也沒關係,反正行政權力就先通過實施,司法訴訟敗訴就繼續上訴,一來一往也要好幾年,判完早就下台了。
 
請問各位讀者,如果當現在的政府,擺明就是要用這方法硬幹,而且保證該做的都有做,像是公聽會都有開,意見產生都有民主表決等等,的確是合法但實際上根本只是作作樣子。這種程序明顯有瑕疵,甚至有違法的嫌疑,但基本上合法,我們該怎麼做?
 
或者說,下任總統該怎麼做?
 
如果我們覺得,下任總統就給他違法程序硬幹一次回來,不就得了?那這就犯了跟今天馬英九一樣的錯誤,此慣例一形成,日後只要政黨輪替,是否都要來一次意識形態總檢查?
 
再者,國民黨有非常多的外圍組織,包括各式各樣的教育相關大小團體,其中不少隸屬馬英九的派系,明年倘若民進黨執政,民進黨要採取民主公開的態度,各位相信這些團體會照規矩辦事,還是利用公開民主的程序給你黨同伐異亂到底?
 
問題可複雜了,今天若我們不能在此,把這套程序有瑕疵的課綱擋下,把時程至少拖過一年以上。明年換人執政,豈不是同樣要程序瑕疵的去蠻幹回來?此例一成,國家教育是永無寧日。
 
今天把問題拖到立法院,筆者認為就道理來說是不大好,畢竟教綱並非法律層面的問題。但換個方式講,如果立法院可以拿來立法處理,也不是壞事,筆者非常支持立法院立法,明定教綱純粹是參考用,考試內容與範圍不需要依照教綱指示。反正都是要考大學了,各大學自己拿出特色來招生豈不是比考單一題型來得好?
 
 
 
 
 
最後,筆者想說的是,太多讀者都不是鐵藍家庭出身的,像筆者這種背景純正的,很能清楚這些反反課綱的人在想什麼。
 
很多人之所以支持課綱修正,其實也是根本搞不清楚這在吵什麼,單純的是因為國民黨支持課綱,所以我也要支持。而這當中又有不少人,會對這次高中生上街頭很反彈,主要原因是保守心態,認為高中生就該乖乖念書,要有倫理規範,簡稱儒毒太深。
 
但是,操控這一切,想要把課綱爭議導成藍綠與統獨之爭的,是少數中的少數,簡稱統派。這些統派的大中國史觀,是一種極端的信仰與意識形態,對於宗教狂信者來說,課綱修訂就是一場戰爭,是寸土不能讓的死戰,戰爭死幾個人不算什麼,更何況死的是敵人。
 
若你還想對統派講道理,筆者勸你先用冰水沖頭冷靜一下,若還是熱血沸騰,那不如去路上找條狗來說理,再不然乾脆撞牆撞到昏。歷史證明,直接殺爆他們最快,對這些極端狂信者來說,非我族類、殺之可也,對他們仁慈就是對我
們廣大的普通人殘酷。對統派來說,「不是朋友、就是敵人。」
 
 
 
對統派講多元觀點的道理?你會去跟希特勒談與猶太人和平共存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